(第八十一章)第一个真正的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唐恩走了以后,堕翼立刻从魔蓝之戒中出来,转过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神识扩散察觉四周已经没有其他人后,快速来到冰血的身边,先是上上下下检测了一下冰血,发现没有受伤,这才放下了悬着心。

    “主人,有没有怎么样?”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转过头看向魔魅,轻声问道:“魔魅叔叔,他到底是谁?是父亲的契约兽?”

    魔魅走到椅子旁边,适宜冰血和堕翼坐下,轻声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他不是魔兽,不过却和主人有着契约关系。他原本是魔界的一位将领,不过却被陷害险些丧命。后来被主人救了以后,便一直跟在主人的身边做护卫,后来直接恳请主人与他契约,成为了主人的守护魔。”

    冰血微微皱起眉头,转过头看向窗外,此时的唐恩应该已经出了心火公会吧。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魔。是自己在这个大陆中见过的第一个真正的魔族。

    唐恩不同于魔魅与堕翼。唐恩才是真正的魔,毕竟魔魅虽然之前一直跟着魔天鹰生活在魔界,但是他的种族确实魔兽一族,而堕翼他虽然堕翼魔界,体内的血液与灵力都发生了变异,但是依然是本根依然是神族。

    而怪妖与怪羽,虽然体内同样拥有着魔族血脉,但却不纯粹,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来至他们母亲家族的血脉,只能算是半魔。

    所以算起来,唐恩才是冰血见过的第一个真正的魔族。

    “守护魔!”冰血轻轻的说了三个字,随即转过头看向魔魅说道:“那他怎么会在这里,看样子他并不知道父亲已经来到了幻景地域。”

    魔魅点了点头,笑容中带着几分无奈,轻声说道:“千年前,魔族内乱再次爆发,虽然不严重,但是却给有些人挤出了一些可乘之机。当时我和主人在其他位面,而唐恩正巧被安排留在魔族处理事务,当我们回去的时候,唐恩竟然被人设计陷害。封了魔力,打入了魔狱,原本他是要等着我们回去救他的,但是当时的情况根本来不及。好在老魔主明白主人的心理,没有处死他,而是将他发配到了一个低等位面去。但是当主人回到魔族后,依然为了此事将整个魔族闹了一个天翻地覆,最终带着我们去了低等位面,从此再也没有回过魔族。但是没有想到,唐恩竟然来了幻景地域这样一个特殊的空间。”

    冰血听完这些话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魔魅,随即低下头,脑海中反反复复的捋着魔魅刚刚的那番话。

    最后结论是,她老爹在魔界一定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人物。唐恩被陷害,想必是对方想要借着唐恩来打击父亲。父亲将魔界闹了个天翻地覆,最后还能大大方方安安全全的带着人出来找唐恩。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名字,魔天鹰的身份不同凡响,甚至极为惊人。

    再加上魔魅不让自己轻易动用魔力,无论如何都要控制魔性,不要让外人擦觉出自己是半魔,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姓魔。

    在加上刚刚堕翼在知道自己遇到魔族之时的急迫担忧的反应。

    这种种原因都说明一点,此时他们的最大的地方是魔族的人,而且是父亲在魔族的地方,却不是整个魔族。

    冰血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左手手指上的黑晶戒指,同时转过头看向堕翼,奇怪的问道:“堕翼,你不是也跟在父亲身边很长时间了吗,怎么没有见过唐恩。”

    堕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想了想,接着开口说道:“我很早之前就自我封闭了起来,所以才没有见过他吧。天鹰大人身边的人,我只见过魔魅而已。”

    “哦。”冰血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的魔石头吸收了,感觉怎么样?”

    堕翼微微一笑,让着昏暗的夜多了几分耀眼的光彩:“旧伤虽然恢复的缓慢,但是这次吸收已经又好了一些,实力也恢复了一点。虽然不多,但是对方先进我们遇到的这些人足够了。”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因此而感到欣喜,而依然坦然自若的看着堕翼说道:“那就好,最重要的是你的伤。至于其他,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你还是不要插手。我希望我自己成长。”

    “我明白,主人!”堕翼有些无奈的看着冰血,心疼着她的坚强,同样欣慰着她的勇敢。

    魔魅眼中带着浓浓的骄傲看向冰血,笑的一脸慈爱与宠溺,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却包含了他所有的关心:“少主,三天后便是总决赛了,万事小心。这几天那几个公会势必会来找麻烦的。”

    冰血点了点头,笑着应声道:“放心吧,魔魅叔叔,你安心在魔蓝之戒中修养,外面的事情我也会处理好的,你只要安心的等待与父亲见面的那一天就好了。”

    魔魅欣慰的看着冰血,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相信少主。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就叫白灵,他虽然是魂体,但是却是强大的魂体,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毁灭他。”

    冰血双眉一挑,有些惊讶的看向魔魅,原来白灵那厮竟然大有来头啊。可惜那狐狸总是一问三不知,就算知道也是模模糊糊的,当魂体当得跟老年痴呆似的,以前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有的时候连魔法都是随机发的,每次都看到冰血眼皮直抽抽。

    魔魅看懂了冰血的表情,无奈的笑了笑:“他是魔兽,却失去了本体,当初为了活命,利用秘法将灵魂与魔晶丹元结合,耗费太大精神力,所以才会弄成了这个样子。”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玄了,都来了这么多年,依然有许多事情是她不明白的。不过,没有关系,许多事情,根本不需要她去真正的弄明白,因为她不是一个人。

    所以就算如此,她依然可以走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她对自己有信心,对他们更加有信心。

    “魔魅叔叔,你放心。我一定会为白灵重塑真身,就算想不起来以前,但我会送他一个未来。”

    魔魅温柔的看着冰血,笑着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此时也不需要说什么,因为他相信,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刚亮起,心火公会的门前便挤满了人。而这些人却不是来闹事或者是看热闹的,而是来……串门子的。

    一大早,心火公会的前院便热闹非凡,弄得整个心火公会分会大宅都呈现出一片喧嚣的场面。

    而后院却是一片宁静祥和,所有人就连走路都轻飘飘的,甚至已经到了小心翼翼的阶段。甚至有一次阁楼院子四周方圆十米之内看不到一个人。有的人就算要路过那里,也宁愿绕个大弯,也坚决不从那个院子的四周走。

    直到时间接近上午十点的时候,才看到一个玫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院子内,手里轻巧的托着一个大大的托盘,一股股饭菜的香气从托盘上飘出。

    一身玫红色长纱裙的千代茵缓缓的走到冰血的房门前,正巧看到了只从来到这里,每天天一亮便会守在冰血门口当柱子的欧阳立旬。

    “吃早餐了!”千代茵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欧阳立旬,这跟木头还真是死心眼,都说了早上不用守在这里,但是却从来不听。无论如何都会坚持的在天亮后守着,而且风雨无阻。

    欧阳立旬站起身,看了一眼千代茵手中的托盘,随即僵硬的抬起头看向千代茵,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随即千代茵向着房门走了一小步,抬起头轻轻的敲了两下,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

    千代茵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再继续敲门了。而是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身后跟着满脸呆然的欧阳立旬。

    “小师弟,吃早餐了。”

    千代茵的声音刚刚落下,床幔后那高高隆起的被子微微动了一下,却依然没有回应。

    千代茵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后,紧接着转过头向着睡床走去,便走便无语的说着,声音也跟着响亮的许多。

    “明明在我走进院子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却总是要等我来拉你的时候才爬起来。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前院都要忙死了,我想要让其他师妹帮我给你送早餐,说是只要交给门口的立旬就好了,可是问了十个人,跑了十二个,你到底是有多恐怖啊!”

    “十二?”

    呆然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让千代茵脚下一顿,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转过头看向欧阳立旬。

    好在千代茵可以确信房间内除了她和床上躺着的那位以外,就只剩下欧阳立旬一个人了。不然以欧阳立旬那让人听了完全找不出来个什么方向的独特声音,千代茵都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千代茵无语的叹了一口气,对着欧阳立旬说道:“可不就十二个吗。因为我问的时候,有两个师妹的身边还站在另一位师妹,在听完我的话后就都跑了啊。”

    “哦!”欧阳立旬僵硬的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接着再次转过头对着那个托盘发起呆来。

    千代茵看着欧阳立旬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一道慵懒的声音从床上传出,带着几分邪魅:“前院怎么了?”

    ------题外话------

    宝贝们,情人节快乐呦!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