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不一样的唐恩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都已经跟到这里了,还不出来吗?”冰血刚刚走进房间,双手背后,面对房间内的书桌,背对房门口,声音低沉。

    而此时整个房间内却只有冰血一人,就好像冰血此时正对这空气说完一般。

    然而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一道湛蓝的身影快速从微微开启的窗户外翻身而入,轻巧无声落到了房间的地面上。

    “你到底是谁?”唐恩冰冷低沉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阴冷,一身湛蓝色的长袍穿在身上,更为他整个人添加了几分冰寒。

    一身迫人的强大气势,快速扩散到整个房间内,却被他高强的精神力很好的控制住,没有流出房间一丝一毫。

    然而同样站在房间内的冰血却没有因为唐恩散发出来的那股迫人之势影响半分。这让的情况,让唐恩对于冰血的身份更好的好奇起来,眼中甚至升起了几分凝重的谨慎。

    冰血缓缓的转过身,嘴角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容,眼中闪烁着比唐恩更加阴森冰冷的寒光。

    当唐恩的双眼对上冰血那双幽深阴寒的眼眸之时,顿时浑身一震,眉头紧张,垂在两侧的双拳猛地紧握成拳,隐隐约约还带着几分颤抖。

    唐恩之前是有想过,自己五分的势压对于这个拥有强大精神力的神秘少年来说可能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却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被她的势压给压住。更重要的是,唐恩觉得,此时冰血所释放出来的势压根本不是她全部的实力。

    她……竟然还有所保留。

    “你到底是谁?”唐恩再次开口问出同样的问题,隐隐约约中可以听说,唐恩的声音中竟然带着咬牙切齿的语气。

    “呵!”冰血冷笑一声,随即收回了刚刚释放出来的那一丝势压,随即转过头走到椅子前坐下,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同于常人的邪气。

    “墨心齐!”冰血双眉微微一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算是回答了唐恩的话。

    唐恩眉头紧皱,丝毫没有因为冰血收回势压而放松一分,谨慎的看着冰血,眼中划过一抹疑惑。

    “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拐弯抹角吧。”

    冰血看着唐恩神情中带着几分无辜,双手一摊,无奈的耸了耸肩,慵懒邪魅的说道:“本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拐弯抹角。”

    听到冰血这句近似于无赖的话,唐恩的眼中划过一抹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应该明白我再问你什么?”

    冰血冷冷的勾起嘴角,无耻的说道:“那又如何!”

    “你……”唐恩脸色一变,心中一阵气节。他终于可以体会到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今天的心情了。墨心齐这小子真的有把圣人都逼疯的本事,何况他们根本不是圣人呢。

    “别急嘛!”冰血笑的一脸无耻。

    然而冰血的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安慰唐恩,殊不知却起了一个很大的反效果。唐恩此时的脸色更加的难看的几分。

    唐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稍稍的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算是弄明白了,只要不是墨心齐这小子认可的人,那么无论是在在她面前玩心机的话,最后都会被这小子给活活的气死。无乱口才多好,最后的结果都是毋庸置疑的。

    唐恩平服了自己的心齐,随即直奔主题,不在跟冰血玩无聊的口才游戏。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冷声说道:“你炼制的精神承元丹的丹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然而唐恩的话刚刚说出,这下到换成了冰血变了脸色。

    冰血收起了所有的笑容,面色阴冷的看着唐恩,声音低沉带着阴森的寒意:“本少已经在赛场上解释过了,唐大人再来问一遍,不觉得浪费时间吗!”

    唐恩冷哼一声,接着开口说道:“哼!小子,别以为你能骗得了那些无知的人类,就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欺瞒我。我告诉你,没用!”

    冰血突然双眼一眯,一道阴冷的紫色光芒快速划过,速度之快竟然连一直盯着她看的唐恩都没有发现。

    紧接着冰血再次恢复了之间的那份慵懒邪魅的身影,懒散的靠在椅背上,邪恶的一笑:“怎么唐大人的这话听起来这么别扭呢。说得好像……唐大人不是人类一样。”

    “墨心齐,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唐恩一声怒喝,可以看出此时的他,耐心已经快被冰血给磨没了。

    冰血不屑的笑了笑,冷冷的看着唐恩说道:“呵呵,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冰血说完,脸色瞬间一变,变得面无表情,双眸中的杀意毫不遮掩的显露出来。

    然而当唐恩看到冰血眼中的杀意之后,没有任何慌张,狂傲的说道:“墨心齐,你虽然天赋比一般的天才都高,但是你觉得你打的过我,杀得了我吗?”

    冰血悠悠的站起身,双手背后,一点都不担心唐恩口中的话,笑的一脸不屑,四周不断地散发着诡异的邪恶气息:“是吗!唐恩,这里可是心火公会,你可能不知道吧。本少的师父疯二这几天担心有一些虫子来骚扰他徒弟,特意搬到了旁边的院子住,而懒师叔每天都想跟家事一起喝喝酒,也跟着搬到了后面的院子。另外几位师叔一个人住着无聊,想找人偶尔切磋一下,就一同搬到了另外一边的院子。另外……叶师兄与千代师姐两个人为了照顾本少,也在前天搬来跟本少一起住了,就在这间房的对面哦。”

    冰血说道这里,看着唐恩微微一笑,眼中带着几分狡诈的神情,接着说道:“还有啊……唐恩大人应该也听说了,欧阳立旬跟着本少一起回来心火公会,心火公会虽然家大业大,但是欧阳立旬那小子倔得很,哪个院子都不去,偏偏要跟着本少来这个院子住。现在他人……”

    冰血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缓缓的抬起头看向紧闭的房门,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阴冷:“现在他人就在门外。”

    唐恩听到这里,双眸猛地一缩,快速转过头看向房门,突然一股强悍的精神力猛地从,门外窜入,瞬间锁定了唐恩。

    唐恩呼吸一滞,脸色摆满了难以自信。

    欧阳立旬天赋极高,这他知道。在上一场比赛结束后便跟着心火公会的人来到这里,他也听说了。但让他震惊的是,欧阳立旬的精神力竟然比在他之下,甚至……比他的还要高出几分。

    唐恩想到这里,嘴角一抽,额头泛起了一层冷汗。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口,随即唐恩转过头又看了看一脸邪笑的冰血,心中不由自主的想着: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都变态成这样,这……这还让他们这些老前辈活不活了。

    不过,此时的情况让唐恩快速收起了这些没用的想法。

    唐恩转过头看向冰血,缓缓的收起了那一身的煞气。他虽然平日里十分高傲甚至带着几分张狂,但是却不是一个没有自知自明的人。

    这种情况下,就算他速度够快,也无法一举擒下墨心齐,毕竟墨心齐能在小小年纪便成为一名上品炼药宗师,她的魔法修为必定同样让人震惊。如果真的打起来,再加上门外的欧阳立旬,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响动,如果惊动了那几个老家伙的话,他今晚估计就要折这里了。

    毕竟心火公会也不是好惹的。

    唐恩低头仔细的盘算了一番后,随即抬起头看向冰血,眼神平静,声音淡然的说道:“我认识精神承元,我不管你承不承认。精神承元根本不是一个人类可以炼制出来的。更加不可能有人类知道这枚丹药。因为……它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人类生活的地方。”

    唐恩说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双冰冷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失落,随即接着说道:“精神承元,就算其他宗族的成员都无法炼制,哪怕是高位面的神族之人也没有这个资格。因为……这枚丹药,至于魔族才有资格和能力炼制出来。”

    “魔族!”冰血微微眯起双眼,冷冷的看着唐恩,声音平静淡然,让人听出来任何话外的意思,甚至无法分辨这句话到底是疑问句,还是感叹句。

    唐恩始终盯着冰血的双眼看,想要找到一丝能让自己得到线索的蛛丝马迹,但是最后他却失望了,冰血的那双眼中,除了平静淡然再无其他。

    唐恩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只有魔族之人的双手才能炼制出真正的精神承元丹。就算其他人类的位面有过这种丹药,也不过是一些无耻的炼药师模仿而来的,副作用大到可以毁了一个天才。但是你的却不知道,我试过了,你今天炼制的才是真正的精神承元。”

    冰血冷哼一声,不屑看着唐恩说道:“你又怎么这么敢肯定我炼制的精神承元丹是真的。或什么人类的世界不可能有,只要去仔细的查找传奇丹药书籍,一定可以找到精神承元的丹方,你真当本少年纪小见识也小吗。”

    “错了,这里流传的那些精神承元丹方都是假的,假的。那些假药根本不配叫做精神承元,不配!他们不配!不配!”

    歇斯底里的怒吼在冰血的房间内响起,此时的唐恩满脸涨红,双眸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甚至忘记了用精神力包裹这句话,而导致了怒吼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心火公会后院之中。

    到底是什么又原因,让这样的唐恩出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