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震惊全场的上古神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满脸涨红的站在原地,指着冰血怒声喝道:“先人前辈留下的遗物本就是所有炼药师的,你没有资格自己私藏,那是所有炼药师的财产。如果不想成为全炼药师界的罪人,在下奉劝你还是将你脑海里的丹方写出来。”

    冰血冷冷的看着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当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看到冰血脸上的那抹诡异的笑容之时,突然浑身一抖,额头竟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层冷汗。

    紧接着冰血的一句话让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整张脸“唰”的一下变的惨白一片。

    冰血从唐恩的手中拿过那银白色的盒子,随意的把玩着,一抹狡诈的光芒快速从冰血的眼中划过,阴森冰冷的声音缓缓而出:“魔兽界有上古神兽,丹药界自然也有上古神丹。而本少所炼制出来的这枚丹药正式一颗上古神丹,虽然等级不是很高,只有七阶而已,但是品质确实一枚上品丹药,最重要的是它的属性是现今七阶丹药都无法比拟的。”

    冰血说完这句话,缓缓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擂台下方那一张张满脸震惊、激动的脸,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枚丹药名为精神承元,相信大家在闻到这枚丹药所散发出来的香气就已经知道了它的神情功效。它……可以让神阶以上的所有等级修炼者的精神力提升整整两个阶级以上,天赋越高的人,提升的越高。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最重要的是,凡是因为服用了精神承元的修炼者所提升的精神力都是永久性的,拥有都不会在恢复成原来的等级。”

    当冰血的话说完以后,一片倒吸气声从擂台下方传出,所以人睁大双眼,目瞪口呆的看着冰血以及她手中那颗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上古神丹。

    就在此时,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阴冷笑容,眼中充满了浓浓的肃杀之意,完全没有任何的隐藏。

    在冰血毫不保留的露出杀意之后,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心中那叫不好,可惜此时……已经为时已晚。

    被恶魔盯上的人,最后的结果注定是悲哀凄凉惨痛的。

    冰血从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的那双眼睛中看出了一股很浓的恐惧之意。

    冰血嗜血因子好似突然爆发了一般,一股股冰冷阴森的杀气不断地从体内迸发而出,好在此时有刻意的控制,才没有让杀气实体化。

    冰血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此时的心意让外人知道,诡异的看着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幽幽的说道:“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你说……如果本少此时用这枚丹药作为杀你的酬劳的话,在场之人会有多少人飞扑过去呢。”

    “你……你……”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满脸铁青的看着冰血,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气的,浑身上下颤抖不止,指着冰血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无耻,墨心齐,你这个小人,小人。”

    “哈哈哈!”冰血仰头大笑,那样子好似得到了自己最为喜欢的称赞一般。

    笑声缓缓减弱直至消失,冰血慢慢的低下头看着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嘴角依旧带着那抹嗜血阴森的笑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让人身心胆寒的邪气,给她整个人增添了一股即神秘又可怕又阴森的气息。

    “还真是谢谢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的夸奖,本少不敢当啊!”

    “你……你……”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颤抖的指着冰血,双腿不由自主的向后猛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已经无法再用言语可以清楚的表达出来了。

    这时一直站在唐恩身边的那位老者,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轲牯炼药师公会会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随即转过头笑眯眯的看向冰血,变脸速度可谓惊奇。

    随即老者十分和蔼的说道:“心齐小友别跟他一般见识,不过是小肚鸡肠的人罢了。既然我们接了来这场比赛当评审的工作,自然会为每一位参赛者尽到应尽的责任。我老头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但是这张老脸在整个幻境大陆还是有些面子的,老头今日就在这里放下话,哪个不知死活的人还打墨心齐阁下的注意,那么就是跟我们整个评审员的人过不去,如果有谁想要挑战一下我们评审团的权威的话,大可来试试。”

    老者的话刚刚落下,场下的气氛瞬间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所有人都强制的将心底那份贪婪与妄想压了回去,怯怯的看了一眼老者与唐恩,随即纷纷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时唐恩一转身,快速站到了冰血的身边,对着场下的所有人冷声说道:“谁改动他,先来找我唐恩。”

    然而唐恩说完这句话,冰血双眉一挑,有些奇怪的看向唐恩,眼中划过一抹疑惑。

    那名老者虽然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她的人,但是冰血心里很明白,他无非是看中了自己的天赋和会炼制上古神丹这一特质,然而唐恩给冰血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他……是真心在维护自己。

    没错,就是自己,而不是因为丹药。

    这是为什么?

    不过冰血心里很明白,此时不是追问心中疑惑的时候,眼光一闪,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紧接着唐恩的话再次响起:“我宣布,今日比赛到此为止,三层冠军为墨心齐。”

    唐恩的话落下,场内一片寂静,然而这份寂静却维持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便瞬间爆出了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响彻在整片库洛城的上空。

    另外几组成绩都是由裁判宣布,当这场比赛正式结束后,冰血快速回到了心火公会,随着大家一同向着公会走去。

    然而再回去了路上,冰血明显的感受到了四周或暗或明跟着十多波的人。

    不过对于这些人,冰血根本没有看在眼里,喜欢跟就跟,不怕死的就来,她一定会好好的款待这些人。

    另外,当冰血看到心火公会众人在回去了路上所做的表现之后,淡然到几乎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在回到心火公会的一路上,心火公会的所有人成员,包括了自家的师父、师叔们还有各位师哥师姐们,竟然自动自觉的将她围在了队伍的中间,一路护送。

    “你们不用这样,不会有事的!”冰血无奈的笑了笑,可是那双清冷平静的眼眸中却划过一抹温暖的情意。

    “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疯子,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不怕死的人,防不胜防。小师弟,你还是乖乖走在师兄们的中间,这样比较安全。”叶客心满脸认真的看着冰血,刚说完便再次转过头谨慎的观察着四周,不让任何陌生人有接近冰血的可能。

    “是啊,你乖乖的。”千代茵满脸冰冷的看着冰血,声音中却带着满满的温柔与担忧。

    “你说你,就算比赛输了也没有关系,何必赌这么大呢。突然来了一个这么重的炸弹,底牌是用来防范的,你却自己给揭了出来。人心难测啊。”

    “放心吧!”冰血随意的将手臂搭在了比自己矮一些的千代茵的肩膀上,随即毫不在意的说道:“既然我敢拿出来,自然就有自保的能力,更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们心火公会一分一毫。”随即冰血满脸狂傲的扬起下巴,邪邪的说道:“既然我敢拿出这么吓人的丹药,自然还有更大的底牌在后面防着,所以……师姐师兄就安心吧。我既然答应会将这届比赛的冠军带回去,就一定会兑现的。”

    “谁要你这么拼命的争夺那个冠军,师姐师兄们只想你平平安安。”千代茵转过头狠狠的白了一眼冰血。

    然而冰血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这孩子,冠军可没有你的安全重要,对我们心火来说,同门伙伴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大长老转过头看向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但是那双沉稳的眼中却带着满满的宠爱与骄傲。

    “是,大师伯,心齐记住了。”冰血微微一笑,对于真心疼爱自己的长辈,在说这样的话时,冰血是不会做出任何反驳的。更何况,这句话对于冰血来说一直都是自己最重要的原则。

    就算是自己的生命,都没有家人伙伴重要。

    “看什么?”冰血疑惑的转过头看向一直紧紧的跟在自己身边的欧阳立旬,双眉一挑。

    “守着你!”呆愣的声音却带着满满的真诚,然而说这么句的欧阳立旬虽然脸上依然满脸的呆愣,这份呆愣底下却深深的刻着认真。

    冰血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欧阳立旬,轻声说道:“我不会有事。”

    欧阳立旬依然固执的看着冰血,随即仅说了简单的两个字:“有人!”

    冰血眉角一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知道,随他们去吧。无所谓,只要别来烦我就好!”

    对于欧阳立旬能发现四周的异样,冰血丝毫不感觉到奇怪。即使那些跟踪的人隐藏的很好,而且距离他们的位置都较远,但是欧阳立旬的精神力冰血早已明了,绝对不比红心知的差,甚至更高。

    相比此时除了冰血和欧阳立旬意外,也只有几位长老能发现了。

    不过冰血却有些奇怪,那个人为何也一直跟着他们呢?

    ------题外话------

    今天真的是累惨猫猫了。走了一天材料市场,结果下午才买回来沙子和水泥,最重要的是,没有雇到搬运工。

    丫的,跟小山一样的沙子堆,猫猫和老公,还有姐夫一锹一锹的装袋,然后搬到九楼,好在有电梯,不然估计你们就见不到猫猫了!~(>_<)~听说,明天晚上下半夜两点还有一千六百多块砖头,大半夜的依然没有搬运工,我们要一点一点的搬上去啊啊啊啊啊!

    猫猫睡觉去了,已经快散架了……。晚安。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