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四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突然坐在冰血的叶客心转着头,目光看向广场大门处,这边伸出手轻轻的拉了一下冰血的衣袖,声音中充满的无语:“还真的……来了。”

    “心齐阁下!”一道甜美的声音从贵宾区旁边的过道内传出。

    冰血眉头微微一皱,眼中快速闪过一抹不耐烦的神情,然而却在她转过头的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翠绿,目光顺着那一席翠绿长纱裙而上,看到的是一张笑的一脸温柔可人的清秀容颜。

    来人不等冰血开口说些什么,连忙双手优雅的抬起蓬蓬裙边,带着几分激动的神情快步走到了冰血的面前。

    “心齐阁下,真的是你。太好了,终于又见到您了。”

    冰血看着眼前的人儿,嘴角一勾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对着眼前的人幽幽的说道:“司城小姐别来无恙啊!”

    当冰血的这句话落下之后,司城美千瞬间愣在了原地,那双满含柔情的眼眸中闪烁着慌张的神情,脸色苍白的看向冰血,满脸委屈的说道:“原来……原来你已经……已经知道了!”

    冰血冷冷的一笑,语气中完全听不出她心中的意思:“原本不放心小姐,生怕那些人过后再寻小姐的麻烦,所以拍了人去保护小姐,没想到……却看到小姐入了司城府宅。稍后大厅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小姐竟然是司城家的千金,看来是墨某多虑了。”

    冰血对着司城美千轻轻弯了下腰,明明是礼仪有加的动作,此时在司城美千眼里却变得极为的讽刺。

    “不是这样的,心齐阁下,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我确实是司城家族的千金司城美千,但是……但是我更加是江英碧。我真的没有可以欺骗你,我真的是江英碧。”

    司城美千慌张的看向冰血,脸色十分的难看,焦急的想要解释,却越急越乱,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下去了。

    冰血冷冷的一笑,满脸讽刺的看着司城美千,邪邪的说道:“小姐到底是谁,本少已经不关心了。此时本少是心火公会的弟子,而小姐是司城家族的千金,更是本少对手的姐姐。所以……还是避嫌一些的好。”冰血说完,随即挥开手,伸向身侧,同时对着司城美千说道:“小姐还是会到司城家族的位置吧军婚,娇妻撩人最新章节。本少可不想招惹太多的误会。”

    “心齐!”听到冰血竟然主动跟自己下了逐客令,司城美千满脸煞白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浓浓的委屈与哀怨。

    冰血不屑的一笑,也不再理会司城美千,双手环胸坐在椅子上,双眼缓缓的闭了起来,紧接着身体一歪,靠在了千代茵的肩膀上。

    千代茵瞄了将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某小孩,嘴角一抽,无语的看向司城美千,毫不意外的对上了一双充满的愤怒的眼神。

    千代茵双眉一挑,表情顺便变冷,对着司城美千冷声说道:“司城小姐为何这般看着在下。刚刚我小师弟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我两个势力此时为对手,所以还是请司城小姐先行离开,免得被外人说闲话。”

    “你……”本就看千代茵不顺眼的司城美千,在听到千代茵这句恶意挑衅的话之后,原本因为冰血的话而弄得脸色苍白的司城美千顿时涨红了一张小脸,满脸愤怒的看着千代茵,咬牙切齿的一跺脚,离开了心火公会的区域。

    当司城美千离开后,千代茵满脸无语的看向靠在自己身上的某小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小子,竟然姐姐我填麻烦。”

    冰血慵懒的张开双眼,懒散的看向千代茵,嘴角一抽,无辜的说道:“我哪有,谁知道那个司城美千发什么神经。”

    “哈哈,你这小子啊。惹了桃花债还不自知,这一点你可赶不上你红师兄啊,不过倒是跟大师兄有一拼。”

    当叶客心说道这句话时候,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千代茵,眼中充满了戏谑。

    “叶师兄!”千代茵咬牙切齿的看向叶客心,眼中难得出现了几分火热,不过确实怒气的火热。

    叶客心双手一摊,无辜的耸了耸肩膀。

    “大师兄?”冰血有些不解的看了叶客心一眼,随即目光转向千代茵,随即一脸的恍然大悟,拉着声音说道:“哦……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你个头啦!”千代茵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冰血,白皙的脸颊上出现了两团可疑的红晕。狠狠的白了一眼冰血后,随即带着几分宠溺的语气说道:“还不起来,准备上台比赛了。”

    冰血双眉一挑,无辜的嘟了嘟嘴,随即坐直身体,懒散的伸了个懒腰。

    “我上去了。”冰血说完,便站起身,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冰血依旧一阵风消失在了原地。

    千代茵与叶客心看着突然冲劲十足的冰血,微微一愣,随即两个人对视一眼,纷纷无奈的笑了笑。

    这次的冰血一反常态,竟然是第一个登上擂台的人,而不像之前那两场,每次都是所有人都上去了之后,她才慢悠悠的走上去。

    没错,确实是走上去了,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飞身而上。就算是飞,她也是一段台阶一段台阶的飞,弄得自己好像实力完全不足一样。

    然而冰血这样神奇的速度让几个一直默默观察她的人,心中十分的震惊。

    这样的速度,足以比拟神宗级别的高手。

    但是如果现在有人告诉他们其实冰血就是神宗级别的高手,估计没有一个人相信吧。

    因为……那实在是太逆天了。

    这场比赛相对于上一场比赛来说,参赛人员已经少了将近一半。

    其他的人都已经在上一场比赛结束后被淘汰了出去清宫升级记。

    此时虽然没有达到最后的总决赛,但是整个赛场的气氛已经提升到了一定的**。

    下面的喧嚣声越来越热烈,特别是当所有人都登上擂台之后,一片欢呼声响起。每个人观众都在奋力的高呼着自己所支持的参赛者。

    而冰血与欧阳立旬更是其中之最。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欧阳立旬,双眉一挑,轻声问道:“你发什么呆?”

    欧阳立旬呆呆的抬起头看向冰血,眼中闪烁着纠结的目光,随即对着冰血木然的说道:“母亲大人说,一旦确定了自己所要跟随的人,便要奉上绝对的忠心与真诚,当她是自己最为亲近的家人伙伴。不得争抢,但是我现在却在跟心齐你对雷比赛,我是不是应该……”

    不等欧阳立旬说完,冰血便冷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欧阳立旬,如果你想要跟在我身边,那么就要拥有绝对的实力保护你自己和你身边的伙伴。如果你现在退出,将会背负一个不战而退的懦弱骂名,我的身边不需要这样的人。”

    “这是你的比赛,无论这场比赛是你胜还是我胜,都不会影响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因为此时我们已经是伙伴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无法改变。所以尽情的去努力释放吧,让大家看到你的光芒,看到你是有资格陪同我一起前进,一起向着巅峰进发的人。”

    “我不需要你永远都跟在我的身后,我与我的伙伴都是共同成长,共同努力的。没有谁跟着谁的道理,因为我们是站在换一条线上的人,从来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这……就是我墨心齐伙伴的地位。”

    欧阳立旬满脸迷茫的看着冰血,轻声喃喃道:“伙……伴!”

    “没错,你不是属下,更不是跟班。如果你想要来到我的身边,那么就只有一个身份,我墨心齐并肩作战的伙伴。”

    冰血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坚定狂傲的笑容,震慑了欧阳立旬那颗木然的心。

    突然满脸呆然麻木的欧阳立旬竟然对着冰血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虽然依然有些僵硬,依然有些不自然,但是这份笑容确实真实的。

    冰血看着欧阳立旬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跟我一起加油吧。”

    “是!心齐!”欧阳立旬的声音依然充满的呆板的感觉,但是此时却多了几分温度,是十分温暖温柔的温度。

    这一场比赛的规则很简单,需要参赛人员利用主办方所准备的材料去炼制一种丹药。每一层的擂台上的参赛人员面前的草药都是同等级别的,只不过这些草药之间的都是无法连接在一起的。在大众药方内根本无法炼制出任何一种丹药。但是这次的比赛却要求所有的参赛人员利用眼前的所有草药来炼制丹药。哪个炼药师所炼制出来的丹药等级高品阶好便赢,正式进入到最后一场的总决赛。

    而这一场比赛考研的便是每个炼药师的临场发挥能力和创造力。

    当然了这些草药看起来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融合改变的关系,实际上他们之间却有着某些隐在的相连。而成功最主要的问题所在就在于,投放材料的先后顺序与草药之间的融合。

    冰血看着眼前的高台,看着高台上的哪几种草药和材料,嘴角一抽,满脸的无奈。

    她只想说,这些出题的评审员,真损啊!

    ------题外话------

    (*^__^*)嘻嘻……猫猫明天订婚哦!所以白天都不在家,晚上不一定几点回来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