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一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应该是我在等你吧,你应该还知道我要跟你合作的目的。 请使用访问本站。”邰寻开门见山的对着冰血说道,脸上也升起了几分认真。

    既然邰寻已经决定开门见山的说,那么冰血自然也不会跟他拐弯抹角。

    冰血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当然知道。所以……你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是知道我来利用的。”

    邰寻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随即接着说道:“我可以帮你们对方轲牯炼药师公会。”

    冰血双手环胸坐在椅子上,对着邰寻高傲的说道:“一个小小的轲牯炼药师公会,本少可是从来没有看在眼里的。”

    “那你说……你到底想要什么?”邰寻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冰血斜靠在椅背上,双腿挡在另一边的扶手上,双手在随意的摆弄手指头。

    这时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邰寻,冷声说道:“我心火要公会要你们邰家所有股份中的大头股。”大头股!“邰寻猛地站起身,不可思议的看着冰血。”没错!“冰血狡诈的一笑,丝毫不着急。”我邰家在这库洛城第一大家族,就算整个幻景地域内也是一个世人瞩目的上品大家族,这么大的一块肥肉你确定吃得下吗?“邰寻收回有些激动的神情,靠坐在椅子上,认真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上位者的强势。

    不过邰寻的这种强势气息对于冰血来说没有任何一丝影响。强者她见多了,她的魔蓝之戒内此时就拥有者一只强大的万兽之主,又怎么会被这小小的势压给压住。

    冰血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绝美的脸上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容,看着邰寻随意的说道:”我既然敢来,又怎么会吃不下。本少的胃口可是一直很好的。“”你……“邰寻眉头微微一皱,刚要说些什么,便被冰血接下来的话给噎了回去。”你也可以不同意,本少也未必只能跟你合作。库洛城也不是只有你一家是上品家族。赤子繁的赤家,常浩友的常家虽然实力上比你们邰家低了几分,但是如果加上我们心火公会的全力支持,想要取代你的邰家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别说是一个上品家族,就算是一个中品家族得到一个在炼药界有着一定地位的炼药师公会的支持,我想发展起来也是很容易的吧。毕竟炼药师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不用我说你也很了解,更何况是我们心火。“

    邰寻冷冷的看着冰血,双眼一眯,闪过一抹狠厉,冷声说道:”阁下是否忘记了,这炼药师界的龙头可不是你们心火公会,你们可是还有一个强敌,金木。“”呵呵!“冰血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满脸戏谑的看着邰寻,轻蔑的说道:”邰少主,金木现在是谁在当家!“”自然是郑家家主咯。“邰寻没好气的白了冰血一眼,脸上摆出一副”你说的是废话“的表情。

    然而冰血却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眼中带着几分狡诈的光芒看向邰寻,语气中带着几分诡异:”是吗!“

    明明是一句疑问,但是却让邰寻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满脸诧异的看向冰血,双眸扩大,难以自信的说道:”你……说的是郑川。“”呵呵!“

    此时的冰血竟然让邰寻有种猫捉老鼠的错觉,而自己……便是那只被猫随意玩耍的老鼠。

    邰寻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冰血,强忍着心中的慌乱说道:”郑川,还只是郑家的少主,更是郑家家主不受宠的儿子。你觉得,他做的了金木的主。“

    冰血缓缓的抬起头眼皮,一脸邪魅的看向邰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幽幽的说道:”此时的邰家,好像而是邰大少主在主持吧。“冰血说完这里停顿了一下,那双充满了邪气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邰寻,接着说道:”邰少主与郑川的地位没有什么两样吧。“”你……“邰寻猛地睁大双眼,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冰血,他……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对于他的事情如此了解。

    要知道郑川的不受宠在幻景地域中根本不是秘密,几乎每个知道他的人都了解。

    可是……自己却不同,无论是在外界还是在邰寻内部,只有是有外人在,那么父亲对他的态度永远都是宠爱有加的,这件事不知道得到了多少人的羡慕,但是实际上,他从小到大重来没有得到过一丝的父爱。

    这……就是他的悲哀。

    这……就是他所有耀眼光环下的龌蹉。

    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仅仅见过两面的外人给拆穿了。”你不用管我是如何知道的,对于你的秘密和你们邰家的秘密,我是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那个心思去到处宣扬。今日我来,不过是想跟你谈合作的。对于共同的敌人,我想我们之间还是有共同话题的。“

    此时的冰血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冰冷淡漠,完全是一副商业战士摸样,处理事情起来狡猾多端而且机制冷静,对于困难阻碍同样解决的游刃有余。

    这样的冰血……便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另一面,一张名为商场狐狸的面具。

    没有规定杀手拥有都是冰冷无情的,更没有人规定杀手就一定要生活在黑暗中的。

    像冰血和玄这样的杀手之王,虽然更加的适合黑暗的世界,但是他们却拥有着无数张类型不同的面具。帮他们很好的伪装起来,混入任何适用的场合,达到最终目的。

    而此时的冰血,看似轻松自在,却是警惕性最高之时。在这种情况的合作力,是没有任何信任可言的。他们之间有的只是合作,互惠互利的合作。没有绝对的信任,更加没有诚恳的未来。有的仅仅只是在达成协议目的前的交际。

    然而这种没有任何刀光剑影的战斗确实更加危险的,一个弄不好丢掉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荣誉。

    此次的行动,冰血会更加的谨慎。因为她所代表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她背后的整个心火。

    既然说过她会陪同心火一起走向巅峰,那么她便会努力的去实现这个诺言。

    而……邰家,便是第一步。

    邰寻仔细的想了一下,随即抬起头看向冰血,说道:”你为何如此确定金木的郑川不会联合我们邰家一起对付你们心火。心火与金木明争暗斗已经许多年,这件事在幻景地域可不是秘密。“”呵!“冰血冷笑一声,对着邰寻翻了个白眼,满脸鄙视的看着邰寻,幽幽的说道:”你别告诉我,你会不知道,郑川是绝对不会伤害我师兄红心知的。“”你……“邰寻听了冰血的话顿时一愣。

    邰寻承认,冰血说得对。但是这件事可是绝对是一件大秘密。就连他也不过是通过了种种资料和讯息才猜出来的。但是这种猜测却没有得到任何有利的证据来证明是对的。

    但是邰寻却不是傻瓜,而且他对于自己的情报网也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从来没有参与过挑破金木与心火关系的计划。

    每一次邰家与轲牯炼药师公会想要借这个来打压心火的时候,他都会十分高调的离开库洛城,找机会去般别的事情。

    但是每一次,轲牯炼药师公会都会招来莫名其妙的攻击。

    所以,邰寻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太想你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冰血说道:”我不懂,你们炼药师可是从来不缺钱的,随随便便一颗丹药便可以养活一个下品家族,更何况是你,一名年仅十七岁的神火上品炼药宗师。加上你那几个天才师兄师姐,根本不需要你们的师父在出面,便可以让心火保持不变的位置,何必……要跨界呢。“邰寻已经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恢复了平日里的优雅沉稳,但是那双不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眼眸,却揭露了他心里的波涛。

    冰血看着邰寻,嘴角挂着一抹邪笑,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幽幽的说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父亲在打什么主意。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难不成,心火还坐等你父亲上门收了我们。“

    邰寻眉头一皱,微微低下头,有些沉闷的说道:”我知道这件事,不过……我做不了主。邰家只有邰珠是炼药师,所以轲牯炼药师公会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插手。“

    冰血冷哼一声,戏谑的看向邰寻:”你是没有办法插手,还是……没有找到机会插手。“

    邰寻快速抬起头看向冰血,眼中带着震惊。足足过了能有十几秒的事情,邰寻终于笑了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冰血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敬佩:”我跟你合作,因为……做的你敌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冰血邪气的勾起嘴角,看向邰寻,笑着说道:”我想这会是你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我想也是!“邰寻长舒了一口气,笑着看向冰血,同时眼中的敌意完全消失不见。而心里竟然突然升起了一抹淡淡的后怕感。

    他可以很确信的告诉自己,这抹后怕感必定是这位浑身都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墨心齐让自己不知不觉中产生的恐惧。但是却在决定合作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才让这抹恐惧感体现出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