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七章 )噬血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天啊,好漂亮的炼丹炉。”

    一阵喧嚣声从擂台下方的观众席位上传出,引来了所有人的瞩目,就连其他的十几名参赛人员都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向那个让人如果震惊的炼丹炉。

    突然一道有着几分苍老的声音从评审台中发出,竟然带着几分激动的颤抖。“我的老天啊,那是……那是……是凤纹炉?”

    紧接着旁边的人也跟着颤颤抖抖的站起身,着欧阳立旬身前的那鼎炼丹炉激动的说道:“蓝鼎红纹,凤头四朝,凤尾绕身。真的……真的是上古神器,凤纹炉,真的是。”

    “没想到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可以让我一眼凤纹炉,此时无憾,此生无憾啊。”

    冰血着那一张张激动的神情,嘴角一抽,甚至连自家的几位师父师叔也是一脸热烈的着那个凤纹炉。

    冰血无语的叹了一口气,真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在几个什么,不过是一个经过了几十万年历史的炼丹炉,而刚巧他的主人在当年很出名,所以才带动了这鼎炼丹炉的名声。虽然它可以承载神火,但是据说当时可以承载神火的炼丹炉有许多,毕竟当时的拥有神火的人也不像现在这样稀有。

    不过就因为这样便将这稍有名气的凤纹炉当做难得一见的上古神器会不会……夸张了些。

    然而在此之人中,此时不仅仅只有冰血鄙视众人的大惊小怪,就连着凤纹炉的主人欧阳立旬也是双眸闪烁着不解的神情着激动的众人。

    明明他已经听从娘亲的话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可太过招摇,所以他这次比赛才会将最为普通的一个炼丹炉拿出来使用。可是……为何依然会照成这样的效果呢。

    欧阳立旬被下面的人弄的满头雾水,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安,连忙转过头向冰血,当他到冰血那双淡然无波的眼眸之时,心中的不安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就好似在他害怕之时到了母亲的目光一样。

    而冰血原本就是在盯着欧阳立旬的,当到他突然转过头来之时,双眼中那一闪而逝的不安,顿时让冰血一愣。然而那种不安也仅仅是一瞬间的罢了。

    冰血有些奇怪的着突然间从一个木头块变得情绪泼动特别大的欧阳立旬,无语的摇了摇头。

    冰血觉得底下的那些老头子估计一时半会很难从激动的情绪中缓解过来。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黑乌乌的炼丹炉,这鼎炼丹炉的外表十分的平凡,平凡到连丢在大街上都没有人捡的地步。外表没有任何花纹,更像是因为常年不清理而形成的黑色泥垢。甚至还有点点铜色锈迹。

    整个炼丹炉起来十分笨重,而且款式老的连许多炼药师老头子都没有见过,与欧阳立旬的凤纹炉那精巧精致的外表完全不一样。

    而是众人甚至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尘土吸气从炼丹炉内飘出。这样的炼丹炉,基本上是没有人用的,因为如果炼丹炉生出了异味的话,会给丹药照成很大的影响。

    所有人都皱着眉头向冰血,心中对于她拿出这样的炼丹炉而感到困惑,甚至带着深深的鄙视与不屑。

    “小子,你别告诉我,你就用这个炼丹炉来参赛比赛。”

    郑川冷着一张脸向冰血,然而语气中却没有带着让人听起来十分不舒服的鄙视。

    因为红心知突然退出比赛的缘故,所以原本站着红心知身边的郑川向前移动了一个位置,改为站在冰血的身边。所以他与冰血另一边的欧阳立旬是的最清楚的一个。

    冰血有些无语的白了一眼郑川,随即了自己手边的炼丹炉,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平时她炼制丹药都是直接去魔幻殿堂的,那里的炼丹房有着一鼎真正的上古神情炼丹炉。

    如果仅仅只是炼制几颗毒药的话,她甚至连炼丹炉都不需要,直接配合空间魔法悬空炼制便可。

    但是今日却不同,她需要拿出一鼎可以承受的了紫火又不会照成太大轰动的炼丹炉来。

    然而……这个黑鼎,是最为合适的。

    郑川冰血只知道低头傻笑却不理会自己,眉头一皱,冷声低吼道:“喂,小子。在你是红心知师弟的份上。我手上有一鼎可以承受的了神火的炼丹炉。可以……可以暂时借给你。”

    冰血听到郑川的话,有些奇怪的转过头向他,双眉一挑,满脸戏谑的说道:“你和我师兄不是一见面就吵个不停吗。甚至有的时候会动手,怎么……现在竟然会在我师兄的面子上借给我如此珍贵的炼丹炉。”

    然而冰血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玩笑性质的一番话竟然能让外表充满男子气概,拥有着一副标准壮汉体型的郑川瞬间红了脸。

    到那张英俊的脸上被自己的一句话弄得满面赤红,冰血顿时愣了一下,嘴角一抽,额头一排黑线滑下。

    这个……这个应该可以不怪她胡思乱想吧。

    这……基情的味道,她连隔着结界都闻到了啊。

    冰血无意思的咽了口口水,嘴角一抽,向郑川说道:“谢谢阁下好意。不过不用了。这鼎……”冰血低头着自己手边的黑鼎,微微一笑,轻柔的摸着黑鼎的壁沿,轻声说道:“这是在下父亲送给在下的,一定可以帮助我炼制出最好的丹药。”

    郑川见冰血都如此说了,便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便祝你好运了。”

    冰血淡笑着点了点头,此时其他的参赛人员已经逐渐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冰血略微思考的一下,便决定了自己即将要炼制的丹药。

    擂台第三层的比赛中,这一场为自由比赛,可以自行决定自己所要炼制的丹药。

    而丹药的等级为五级。

    五级的丹药虽然算不上什么名贵珍惜的丹药,就连有些大型的拍卖行中,也不过是在放在柜台中售卖的。不会搬到拍卖会上拍卖,但是也有一些很难炼制的五级丹药是被允许放在拍卖会上拍卖的,有的时候所拍出来的价格比一些六级丹药还要高。

    而冰血所选的自然就是这些五级当中的特质品阶丹药。

    噬血丹,顾名思义。噬人血液,让人生不如死。

    这种丹药是一种十分罕见的五级毒药,甚至连上品炼药宗师都无法炼制出来的毒药。

    一旦有人服下,体内所有的血液变回慢慢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似在人体内完全被蒸发了一样。

    大会上并没有规定不可以炼制毒药。想要在同等级的丹药取胜,那么冰血就必须挑选那些同等级的炼药师完全没有办法炼制出来的丹药。

    而作为一名毒药的熟练度比治疗辅助丹药熟练度高出许多的奇葩炼药师,想要取胜,那么就只能用毒药了。

    虽然这个方法有些阴损,但是冰血人为……这才是一只专业恶魔该有的品性。

    噬血丹的材料十分特殊,它所用的每一种药草中都不含有毒药,甚至有的还带着治疗伤口,止血化瘀的作用。但是与其他几种草药混合在一起便会变成一种十分罕见的毒药。

    当冰血从黑晶戒指中拿出这几张草药之时,不仅仅是观众,就连几个一直观察她的参赛人员和评审员都露出了一幅不解的表情。

    他们此时都任何冰血不会释放神火来炼制丹药,毕竟她的那个黑鼎怎么都不像是能承受的了神火的炼丹炉。

    而此时在到冰血拿出了几把完全不搭配的草药出来,而且这些草药都十分的普通。更加不像是要炼制特殊丹药的样子。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认为冰血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才会得到那么特殊的神火,然而她却将神火彻底糟蹋了。

    估计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冰血的师父疯二才多多少少明白一些自己家的徒弟所要炼制的丹药到底什么是什么?

    不过这次冰血并没有大量炼制,仅仅只是准备了刚刚好够炼制一颗噬血丹的草药,毕竟是毒药,如果被大会都收去的话,最后可能会引火烧身。毕竟此时的库洛城还是跟邰家合作的。

    而邰家的最大敌人,便是他们心火公会。

    不过冰血炼制丹药的手法依然吓坏了大家。

    只见冰血将手中的六珠不同种类的草药一同握在手里,随即另一只手的手掌心中“噗”的一声冒出一团很小的紫火,然而在冰血的紫火出现的一瞬间,擂台一层、二层的火焰竟然同时熄灭。

    此时整个参赛中一片死寂,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近乎惊恐的表情着冰血手中紫火。

    此时在场中的人有许多已经是多次来观炼药师大会比赛了。但是却从未见过有人的火焰能在结界升起后依然让比她的火焰等级低许多的火焰熄灭。

    然而……这是第一次。

    就连郑川和另外几个人的天火都险险的减弱了几分。

    此时唯一没有什么反应的便是欧阳立旬的水炎心。

    因为一层、二层的比赛只要被迫暂停。然而冰血对于这些却毫不在意。

    此时的她正专心致志的往炼丹炉内……丢草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