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悲催的邰家(下)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来到书房前的那个结界才看到了红心知、堕翼、白灵三个人的身影。

    当时这三个人整站在路中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冰血很奇怪的走到白灵的身边,十分认真的看着白灵,幽幽的说道:“白灵,你已经是魂体了,是没有呼吸的,你再跟着喘什么啊!”

    白灵顿时浑身一僵,憋着嘴满脸委屈的看着冰血,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少主……你……你……你太黑了。”

    冰血微微一笑,轻柔的说道:“谢谢。”

    白灵顿时翻了个白眼,险些再死一次,满脸扭曲的瞪了冰血一眼,身形一闪,回到了冰血的蓝魔之戒中。

    他惹不起这位爷,他还躲不起吗。虽然……躲来躲去,他还是只能躲到这位爷的地盘上去。

    冰血看着那边还惊魂未定的红心知、堕翼两个人,鄙视的摇了摇头,随即先一步快速向着书房闪身而去。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冰血再次出现在了红心知与堕翼的身边,拍了拍二人的肩膀,满脸戏谑的说道:“搞定了,走吧。”

    红心知与堕翼站起身,看着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么快!”红心知看着冰血两手空空,猜想必定是将东西放到空间戒指内了,也没有多问。

    冰血点了点头,摸了摸左手手指上的黑晶戒子微微一笑:“当然,不过是几个简单的机关罢了。而且看样子,连邰家的人都不知道书墙后面有机会呢,里面估计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人打开过了。”

    “邰家人不知道!”红心知惊讶的看着冰血,随即低头仔细一想,心中得到了一个答案,随即抬起头看向冰血说道:“那个书房最早的主人是邰家的那名结界大师,估计是他离开后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子孙,而邰家从他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位结界师,哪怕是有点这方面天赋点都没有,看不出那面墙的奇特也不足为奇,如果不是你和堕翼闻到了奇怪的味道,估计就算是我能过的了这个结界进入书房也没有办法看出那面墙的不同。”

    冰血点了点头,算是认同红心知的说完。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那面墙内设有机关。而正因为她和堕翼是魔族中人,可以闻到魔气,才发现的不同,而这因为如此冰血对于那名邰家的结界大师多少有些钦佩的感觉了。

    这时冰血看向红心知,双眉一挑,邪恶的一笑,说道:“不过我在二楼右侧的那个架子上发现了另一个暗格,而那个暗格我可以肯定是邰家家主所用,在里面我可是发现了一个不错的东西呢。”

    红心知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接着说道:“时间差不多了,现在还不是跟邰家正面交锋的时候,我们先离开,回去再说。”

    “好!”冰血点了点头,随即脚下轻轻一点,刚刚在脚边的石头快速飞入手中,随即冰血将手中的石头轻轻向后一抛,连看都没有看,跟着红心知与堕翼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飞驰而去。

    当冰血他们回到公会之时,天空已经出现了一缕蓝色的光亮,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潮湿的气息,一道道清爽的冷风吹过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舒适感。

    三个人没有各回个的房间,而且再次来到了冰血的房间内。期间没有打扰到任何人,就连在夜间巡逻的守卫都被冰血三人刻意避开。

    因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先瞒过自己人,才可以更好的瞒过敌人。

    现在谁都不能保证,他们公会内没有邰家的细作,所以防患于未然是必须要做到的。

    红心知刚刚坐下,便看向冰血,双眼铮亮的说道:“小师弟,你最后向结界里面丢了那个石头不是随意丢的吧,你到底做了什么?”

    冰血看着红心知那双写满“告诉我吧,告诉我吧,我好想知道”的眼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的形象算是完全破功了。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身体慵懒的靠在床上,懒散的说道:“那个结界在我破的时候便被我随后改了一下,而那个石头则是正式开启了开动后的结界。”

    红心知听到这里,双眼顿时睁的老大,满脸惊喜的看着冰血。他就知道跟着自家的这个变态小师弟准没错,真是处处有惊喜,处处有意外啊。

    “那如果他们有人触动了那个结界后果会如何呢?”红心知赶忙问道。

    冰血上手一摊,有些失望的说道:“时间太短,改动过后的结界级别不高,不过是将进去的人困在里面十天半个月的吧,凭借着进入的人的心智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幻术攻击。不过如果那个地方只有邰家家主的话,以他的实力。估计也就十多天,而幻术对他来说影响也不是很大。但是……”冰血说道这里,狡诈的一笑,接着说道:“但是……足够让邰家家主丢丢他那张老脸了。”

    红心知听完后满脸激动外加兴奋的看着冰血:“预选赛已经结束,明天将会正式进入炼药师大会的比赛。而明天这样的场合邰家家主是必须参加的,我想他今天一早一定会从他修炼的后山出来,而他每次下山最先要去的地方便是书房,从来没有一次例外的时候。我想……”红心知妖异的一笑,阴柔的说道:“我想一会的比赛我们将会看不到这位一家之主了。”

    冰血微微一笑,随即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了一个类似账本的东西和一枚空间戒指,冰血将两样东西都交到了红心知的说中说道:“这个就是我在二楼暗格中发现的东西,这枚空间戒指很奇怪,没有认主,不过却需要大量的精神力才可以将神识渗透进去。我猜想可能是邰家家主精神力不够,所以才没有让这枚戒指认主。”

    红心知看着手中的这枚戒指,随即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邰家虽然曾经出了一位需要强大精神力才能胜任的结界大师,但是从那位结界师出现以后,便再也没有过一名子弟的精神力达到符合的标准,就连炼药师也只有邰珠稍稍及格。就连邰家家主和邰寻他们两个人都也只是普通的魔法师罢了。”

    冰血讽刺的一笑,双手一摊,戏谑的说道:“结果弄到最后,这邰珠还不是邰家嫡系的种,不过是一个庶子勾搭了一个外家小妾所生的罢了。”

    红心知此时都可以多多少少想象的到,那邰家老头被困在结界中出不来的场景。

    一定很精彩!

    这时红心知低下头翻开冰血交给他的那本类似账簿的东西,然而在他翻开后更是越看越惊讶。

    过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红心知“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账簿,满脸阴冷的看着冰血,冷声说道:“邰家这个老鬼竟然敢勾结轲牯炼药师公会制作假丹药控制购买他们丹药的魔法师与武士。而且还利用那些含量不够的各类型丹药,通过售卖的方式大势敛钱,完全不顾那些人的死活。”

    红心知面色狰狞的将手中的账簿狠狠的摔在了茶几上,阴冷的说道:“这上面记入着他与轲牯炼药师公会的每一笔交易,还有他们所配置的假药所有的配方,那些丹药一旦炼制出来虽然味道与初始效果差不多,但是一般修为低的普通魔法师与武士根本发现不了。他们通过各种渠道秘密发放出去,甚至这里面记入着几个方法药品的黑市,避过了所有炼药师公会的查验。那些售卖的地方,根本没有几个有能力的人可以查出这些丹药有问题。而且……而且就算查不出来了,也很难查到他们的身上去,还真是好计谋,好阴险的计划。”

    冰血皱着眉头看向红心知,虽然对于那些吃了假药之人的死活,她根本不关系。毕竟都是一群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对于陌生人,她从来都是冷血的。但是她却明白红心知此时的心理。

    对于冰血她自己来说,她根本不是一名正规的炼药师,她只不过凑巧会这个技能而已,跟红心知这样的一生以炼药为职业,以炼药为生命的炼药师完全不同。

    在看到有人用假药去危害普通人,所以红心知才会如此气愤。不能说红心知善良,关爱平民百姓。因为估计就连红心知他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是一名普度众生的好人。他气愤是有人竟然拿他所热爱的职业去做如此下流的事情,他气愤的是有人赎渎他用生命去热闹的事物。

    冰血仔细的想了一下,随即看向红心知说道:“天一亮你便派人去查现在幻景地域中是否有人出现吃过假药后的不良状况。如果有人,那么就顺藤摸瓜查出假药所贩卖的地方,努力将这条贩卖的路截下来。我猜想现在这些要应该还没有贩卖出去。制作假药可不容易,很容易就会出现炸炉的情况,丹药可不比药液,这个你应该很明白。而这本账簿上所记载的日期距离现在不长,所以他们的速度应该没有这么快。人手上也没有那么充足,毕竟轲牯炼药师公会可不想我们心火或者是金木公会这样人才济济。他们不过是一个还没有正式发展起来的小公会罢了,哪有那么多人手,我猜想他们很有可能想要借助这次的比赛拉楼或者是直接收买控制更多的炼药师为他们炼制假药,所以很有可能这些假药没有流入到市场中。”

    红心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狂躁的情绪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头脑也随之清醒了许多。

    红心知感激的看着冰血,随即点了点头,冷声说道:“你说得对,谢谢你,小师弟。”

    谢谢你,为了我而去帮助那些你从不在意死活的陌生人。

    冰血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们是同门,何来谢之说。”

    红心知微微一笑,对着冰血点了点头,也不再说多少什么,而是快速站起身看着冰血说道:“我现在就去给大师兄传音,顺便将这件事告诉师父和几位师叔,这件事事关重大,看来必须要麻烦他们一下了,你留在这里休息一会,还有几个小时就要比赛了,安心比赛,这些事情就交给我们这些师兄去般吧。至于比赛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冰血点了点头,自信的一笑,眼中充满了狂傲之色,轻声说道:“师兄放心去吧,这届比赛的最终冠军,我墨心齐必定为心火拿回来。”

    没有狂妄的嚣张,没有狂傲的自大,有的只是自信和自然。

    “好!师兄等着!”红心知骄傲的微微一笑,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师弟而骄傲,为他们心火拥有这样的墨心齐而骄傲。

    没有怀疑,没哟敷衍。红心知绝对的相信,墨心齐所承诺的,那么就绝对可以实现。

    红心知离开后,冰血看向堕翼,轻声说道:“堕翼,我在书墙后面发现了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跟你破蛋而出之前我所得到的石头很相似,我想你应该需要吧。”

    冰血说完先是在房间内部设置了一个高级空间结界,防止魔气外漏,随即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头,当这枚石头出现在冰血的手中之时,一股较浓郁的魔气缓缓从石头中流出,然而这股魔气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向着四周扩散,而且十分有规律的进入到了堕翼的身体内,最后被他完全吸收。

    堕翼看着冰血手中的黑色石头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想到竟然是一块魔石。”

    冰血将魔石交给堕翼后,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何人类的世界里会多次出现魔石。”

    堕翼握着手中的魔石却没有急于吸收,而是看向冰血解释道:“在几万年前魔界曾经与同为最高位面的神阶发生过一场魔神大战,那场魔神大战主要是因为魔界出现夺位大战而引发的。魔族的叛徒勾结神阶之神,最终却落得个惨败,虽然魔族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但是却让神族的落败退兵,几万年之内再无侵犯的机会。而那些魔石估计是那个时候因为那些魔族的叛徒逃到低等位面之时带来的。”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既然这些魔石可以让你吸收从而治疗旧伤,那么对于那些受伤逃到这里的魔族应该同样有效才对啊,怎么会落到人类的手中。”

    然而堕翼却摇了摇头,说道:“不一样,这些魔石大多数都是从那些魔族的幻器中掉落下来的,里面自然含有少量的魔气,对于真正的魔族是没有用的。而我是属于落堕与魔界的神人,加上我家族中独有的秘法,才可以吸收里面的魔气来治疗旧伤。”

    冰血顿时恍然大悟,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么说来……这个位面应该依旧存在着魔族吧。”

    堕翼不屑的说道,柔声说道:“就算有也不过是落败残兵罢了,据说当年叛徒魔君已经被老魔王亲手解决,其余的叛徒将领也纷纷死于那场战斗,就算现在这个位面依然存在着魔族的叛徒,也不过是一些只能在人界逞能的废物罢了,主人根本无需担心,那些叛徒遇到您或者是您的父亲,连你们父女两一丝丝的魔气威压都受不住的。”

    “这么厉害。”冰血惊讶的看着堕翼,随即微微一笑,心中的担忧也随之放心了下来。

    堕翼自然也明白,冰血根本不是担心她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那不知在何处的父亲墨天鹰的安危。毕竟冰血此时根本不知道她父亲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如果当年受的伤为痊愈,再遇到这里的魔族叛徒,身份被揭穿,很容易招到那些魔族叛徒的迫害。

    “这么看来,就算是拥有魔石的人也未必是当年魔族的叛徒喽。”冰血有些失望的说道。

    她到不是想要为魔族清理门户,毕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和她老爸在魔界到底拥有着什么身份。不过对于同一个种族的魔,她还是比较好奇的。

    然而堕翼却微微一笑,看着冰血说道:“主人放心吧,以您的魔族血脉,只要是魔出现在面前,不用问,用鼻子闻一闻,无论他如果的改变身份,隐藏气息都是没用的。”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接受的这个事实。

    感情……他们魔族跟那个“汪汪”是同宗啊。

    冰血靠着床榻之上,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侧过头对着堕翼说道:“你近蓝魔之戒指吸收魔石去吧,我休息一会便要准备去比赛了。”

    堕翼笑着点了点头,应声说道:“是,主人!您自己小心。”

    在冰血点头过后,堕翼便瞬间消失在了房间内。

    冰血将空间结界撤掉之后,看了看时间距离去赛场还有三个小时的时候,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和衣躺在了床榻上休息。

    就在冰血闭上的眼睛的一瞬间,空气中那些右眼完全看不到的魔法元素顺着冰血的毛细孔排列有序依次进入到了冰血的体内。

    而此时邰家的奴仆正缓缓的从睡梦中醒来,等待他们整个邰家的将会是一场狂烈的暴风雨。

    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整个库洛城逐渐热闹了起来,每个人都带着一副精神抖擞的神情,眼中夹杂了兴奋激动的光芒接二连三的从家门走出,向着库洛城中最大的广场而去。

    而此时的冰血正平静的躺在床榻上,均匀的呼吸让她看起来睡的很香甜。然而外人却不知道此时的她正式警惕性十足的时候。

    四周无论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瞬间清醒过来,做出最为有利的战斗姿态。

    这时一道轻微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当那道脚步声来到冰血的门口之时,原本还睡得一脸平静的冰血猛地双开双眼,一道狠厉的精光快速划过双眸,随即轻柔的敲门声从房门口传来。

    “扣扣扣!心齐师弟,你起来了吗?”

    而此时在看冰血,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眸中哪里还有什么狠厉的精光,一副完全没有睡醒的慵懒样,配上那张绝美可人的容颜,让人根本狠不下心来去打扰。

    冰血缓缓的坐起身,随意的揉了揉有些凌乱的长发。在门外之人打算再次敲响房门之时,冰血起身来到了房门口。

    “吱嘎!”一声,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阳光瞬间洒入方向,温暖明亮的阳光照耀在带着几分迷茫慵懒的冰血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

    这样的冰血,少了几分平日里的冰冷与邪气,多了几分可爱柔美。

    竟然让门外之人有了一瞬间的愣神,就这样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就连她所前来的目的都忘得一干二净。

    冰血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姑娘,当这位眼前的这位姑娘回过神来之后,对着冰血微微一笑,大方得体,即使刚刚那样盯着自己看,也不会让冰血的心中产生一丝反感。

    而冰血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位姑娘确实十分标准的美人儿。

    雅致的玉颜上雕刻着清晰的五官,水色的双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但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小巧精致的鼻子。如樱桃般轻薄如翼的小嘴,荡漾在精致无暇的脸上的笑颜。

    一身洁白的长纱裙上没有任何其他色彩的点缀,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纹路,就是一条简单的连衣白纱群,明明是一条看上去有些单调的长裙却被她传出一种不一样的美感。

    长裙外披着一件淡蓝色的短外搭,又给她添加了几分英气。

    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三千青丝用一根淡蓝色的水晶簪子微微别住,流露出一种淡然的清香。

    冰血对着眼前的这位女人微微一笑,不为别的,只为她给自己一种十分舒畅的感觉。

    虽然同为女子,冰血身边的要好的姑娘也很少,除了火云、怪羽、怪柔以外,就只有紫级班里面那几个少的可怜的丫头了。

    除了冰血自家的那几个姑娘和两位墨家姐姐以外,很难遇到让自己看着舒服的女子。

    而眼前的女子却是唯一的一个,第一眼便看着就舒服的人。

    所以此的冰血并没有因为对方是陌生人而升起一贯的冰冷,而是对着她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姑娘找在下有事?”

    然而眼前的这位姑娘却温柔的一笑,仰着头对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冰血说道:“二师伯说小师弟的记忆力特别好,唯独不记得人。看来是真的了。”

    “额……”冰血嘴角一抽,暗叹自家师父竟然掀她老底。

    “呵呵!”女子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是你三师叔的徒弟,我叫千代茵!”

    “懒师叔的徒弟。”冰血有些迷茫的看着千代茵,仔细回想起昨天出现在心火队伍中的人,才猛然想起红心知到赛场的时候身后好像是跟着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穿着白衣的人。原来……额……那个人是女的。

    冰血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看着千代茵轻声说道:“不好意思茵师姐。”

    千代茵笑着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没关系。”

    冰血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应该还没到去赛场的时间,所以有些奇怪的问道:“茵师姐来找心齐有事?”

    “红师兄今天一大早有事离开了,临走前特意嘱咐我,让我好好照顾你。早餐我已经做好了,吃点一点我们再去比赛场,早餐不吃对肠胃可是很不好的哦。”

    千代茵的口气好似一位在哄着自家宝宝吃饭的母亲,那温柔的语气与宠溺是很难可以假装出来的。这样的千代茵让冰血更加的轻松与喜爱。

    冰血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点了点头。

    毕竟自家的姑娘除了小心导师以外,有哪一个不是领出来可以当几十个男人用的彪悍女人,所以突然之间来了一个这么温柔的姑娘,反倒让冰血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但是突然之间被一个好像母亲一个的姐姐宠溺着,感觉……好不懒。

    ------题外话------

    补齐了!六十五和六十四是一章哦。(*^__^*)嘻嘻……这算万更了吧!额……本来应该放在一起传的,不过因为后面的一半审核没有通过,需要改。所以猫猫就先传了三千多。这两章加起来一共是一万零点。嘿嘿……猫猫会继续加油努力地!╭(╯3╰)╮大家晚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