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家是用来守护的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白灵回来了!”堕翼话让冰血和红心知停下来对话,纷纷抬起头看向前方。只见一个半透明的男子正飘然而来,脸上带着几分无聊的神情。

    “怎么样?找到邰珠了吗?”冰血悠然的坐在树干上,随机的晃动着双腿,看着白灵,语气闲的相当随意。

    白灵瘪了瘪嘴角,竖起大拇指对着身后指了指,一脸鄙视的说道:“那个女人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精气神好的很呢。在里面大喊大叫的,根本不用可以去找,在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声音,烦死人了,难怪四周都没有守卫,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双腿踏空一跃,轻飘飘的站到的树枝上,侧过头满眼戏谑的看着堕翼、红心知,双眉微微一挑,轻声说道:“走吧,我们进去问候一下那位大小姐。”

    几个人相视一笑,那一双双神情各异的眼眸中同时划过一抹狠厉。

    三道身影快速越过惩戒室外的围墙,速度极快如同鬼魅,竟然连一丝风都没有带动起来。

    如白灵所说,当冰血三个人来到惩戒室最里面的小阁楼之时,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叫嚣声,那声音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刚被用完刑的人该有的气度。

    “难怪那舒姨娘还有心情会情郎,原来这边早就已经打点好了啊。”红心知阴柔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不屑与鄙夷,双目阴冷看着前方唯一亮着灯的房间。

    “看来邰寻在邰家也不过如此,不过是表面上的少家主罢了。”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对于这种充满了勾心斗角毫无亲情的大家族感到深深的不屑。、

    他们墨岛在浩瀚大陆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但是却从来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家人们互敬互爱,仆人诚恳忠心。没有人回去为了那个位置而用尽心机,反倒是为了如何躲避接受爷爷的岛主之位而一个个东躲西藏。就连几位叔叔伯伯都一直能拖就拖,爷爷为此还经常发脾气说他们一副穷苦心,连送到手的大势力都不要。

    然而这样的家人却为了给他们一家三口报仇,而不断的扩大势力,储蓄能力。殊不知,墨岛之人最为喜爱的不过是一方安宁的寸土,可以和家人幸福开心的生活在一起罢了。

    可惜,世事无常。这些最为简单的幸福,对于他们来说却十分的艰难。、

    但是有些人却为了财务势力丢了那些他们墨岛极力争取的幸福。

    “邰寻的母亲是邰家老太爷私自做主给邰家家主娶回来的,自然不得邰家家主爱戴,据说当年因为这件事邰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最终当时还是少主的邰家家主为了顺利得到家主之位妥协了。一年后邰寻便出生了,可惜却在当天晚上邰家主母因难产去世。然而这邰家主母头七还为过呢,邰家家主便风风光光的将这舒姨娘娶进了门。我听师父说,本来是不应该的。可是在邰寻即将出生的时候,极为护着邰家主母的邰老太爷在外游玩,而邰家家主为将主母即将临产的消息封锁了。直到舒姨娘进门半个月后,邰家的老太爷才回来。”

    红心知说着这些,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亲情在这冷血的大家族中早就越来越淡薄,更何况还是一个自己百般不愿娶的女人呢。

    冰血嘴角一抽,有些诧异的转过头看向红心知,满脸惊讶的说道:“我的天啊,我从来不知道,大师伯原来还是一个如此八卦的人,这件事都过去多少年了,竟然还记得。”

    红心知看着冰血没有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对着冰血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当每个人都像你这个变态一样,才十七岁就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吗。对于幻景地域的人来说,千年不过一晃而过的时间,根本没有几个人在意的。大街上随即拉着几个人,估计能有一般人的年龄接近千岁了。而邰寻今年也不过才两百多岁而已,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自然不算久远了。况且当年邰家的事情可是闹得整个库洛城都众所周知了,自然记忆犹新。”

    冰血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黑线,对于幻景地域的平均年龄,她还是不能太好的适应啊。

    “这么说来,邰寻当上这邰家少主也是他爷爷的功劳喽。”冰血双眉微微一挑,似乎想到了某些好玩的东西。

    红心知点了点头:“没错,当年在邰家老太爷将家主之位传给邰寻的父亲之前,曾说过,无论邰家主母所生是儿是女,都会成为邰家下任少家主,如果这个孩子不幸夭折的话,那么就连邰寻的父亲将会立刻失去邰家家主之位由邰家二老爷接位。”

    “所以,邰家家主不得不保护好邰寻,这样才能守住自己的位置。”冰血不等红心知说完,便接下了话。

    红心知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没错。”

    冰血这时又奇怪的看向红心知说道:“师兄,这些都应该是邰家不外传的机密吧。你怎么知道?”

    红心知早就猜到,以冰血的聪慧,自然什么都无法瞒得了她,只好无奈的说道:“本来疯师叔不想你参与这件事的,想着比赛结束就让你出去历练,做自己的事情。不过我看啊,是瞒不下去了。”

    冰血听到红心知如此说,顿时脸色一变,冷声说道:“到底什么事?”

    “你知道轲牯炼药师公会吧。”红心知看着冰血,原本戏谑的表情瞬间变得一脸的认真与凝重。

    冰血点了点头,心中已经多少明白了有些。

    红心知接着说道:“轲牯炼药师公会背后的大主家便是这邰家,而邰家多次勾结库洛城的几个高层挤兑我们心火公会将要将心火公会永远逐出这库洛城。原本我们是不在意的,心火公会的总部本就不在这里,但是他们却多次当面挑衅,伤我同门。而真正的目的竟然想要在炼药师界让我们心火永远消失,最后取而代之。然而库洛城的心火虽然不是总部,但也是我们心火重要分部之一,一旦推出将会我们损失的将不仅仅是一个分部,而是我们心火在幻景地域的名誉。所以邰家与心火之间的战争终有一天会正式打响的。”

    冰血看着红心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声说道:“不过是一品家族而已,想要动师父师伯师叔们用心守护的心火,简直是早死。”

    红心知看着这样的冰血,顿时一愣。看着那冰血那双幽深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阴森煞气,心再次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突然觉得……在这夜晚中的冰血更加的真实,真实到让红心知以为自己眼前的师弟根本就是为黑夜而生的。

    冰血丝毫不建议真正的自己在红心知面前表露出来,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前方的惩戒室,最近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阴森的说道:“原本还只是想要跟邰珠玩玩罢了。不过现在既然是这样的,不如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师弟!”红心知眉头微微一皱,之前没有告诉冰血正是因为疯师叔是过,小师弟是来寻人的,而且是对她十分重要的人,而冰血和她所要找的人之间也是被迫分开的。虽然小师弟没有直说,但是他们都猜到了,小师弟的背后必定有着一个很强的对手,不然以这小子的脾气和天赋又怎么能做到隐忍多年而没有被地域中人所发现还有如此的鬼才人物。

    所以他们才一致决定,比赛结束便让小师弟离开去做他自己的事情,等心火的事情结束后,大家再说找她,帮着她一起寻人。

    不过……他们却也知道,墨心齐这小子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还带着几分邪恶的阴森之气,对待敌人更是冷血无情,但是对待自己人却是绝对的护短,哪怕付出一切也不允许自己人受到一丝的伤害。

    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想要好好的保护这个最为真实的小子。

    原本还在观察四周情况的冰血,突然转过头看向半天没有说话的红心知,当冰血看到红心知眼里那慢慢的心疼之时,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师兄,心齐既然成为了心火的人,那么心火便是心齐的另一个家,守护自己的家是心齐最大的愿望,无论是哪个家,只要是心齐认定的,那么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去伤害。除非……你们不当心齐是心火的家人。”

    “怎么会!”听到冰血说的话,红心知立刻焦急的反驳道。随即无奈的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的路就让他们一起并肩行走吧。

    冰血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向前方:“白灵,好在刚刚你没有进去看情况,这道门里面有卷魔法结界卷轴,已经被开启了。虽然你可以直接传入,但是你的灵魂中依然有灵力的灵力波动,一旦你穿过去,你的灵力波动便会影响到里面的结界。”冰血说完侧过头满脸戏谑的看着白灵。

    白灵浑身一抖,拉着个脸看着冰血,弱弱的问道:“小……小少主,那个……那个是什么结界。”

    冰血戏谑的呵呵一笑,说了几个字:“雷电结界!”

    顿时白灵这个人都躲到了堕翼的身后,一脸的扭曲:“混蛋,那个王八蛋竟然把这么个结界藏在门里,不知道老子最怕雷电啊!”

    白灵的话刚给说完,冰血、堕翼、红心知三个人顿时一脸黑线,十分默契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笨蛋,人家设置结界不就是为了防你这种偷偷进去的人吗!

    红心知刚想转过头问冰血能不能破这个结界,不过话刚到嘴边便被他给噎了回去。最近一抽,心中一阵无语。

    一个能轻轻松松把邰家最引以为傲最难的结界破了人,这么一个小结界在破不了,那就真的是个玩笑了。

    不亏是成为了一家人,红心知刚给想完这句话,冰血便快速上前一步,双手对着前方的大门快速打出了几个手势,紧接着一个手掌大小的紫色法阵顿时凭空出现在身前,随即冰血双手轻轻向前一送,紫色法阵快速飞向前方大门,眨眼间便融入到了大门之内。

    随即大门发出一阵极为弱小的紫色光芒,在这昏暗的夜空下,如不仔细看的话,基本上是无法发现的。

    这时冰血缓缓放下双手,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解开了,走吧。”

    此时的红心知唯一能做的就是点头了,对于这种无形的打击,他已经慢慢的从无奈到麻木了。

    冰血大大方方的打开门,好似进自己家一样,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邰珠是吵累了还是无聊了,此时里面已经没有了任何叫嚣的声音。

    里面很空档,除了几个刑罚木台和一套座椅以外,就剩下被供在高台上的一根圆仗。估计这便是邰家所谓的家法吧。

    里面灯火通亮,却总是透着一股阴森森的冷气,估计在这里丢了性命的人不再少数。不过在这里受罚的大多都是邰家奴仆或者是姨娘小妾所生的庶子庶女。而犯了错的嫡系大多都是在邰家专门供奉祖宗牌位的宗祠。

    冰血轻轻一低头,顿时最近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哼,还真是享受啊!”

    只见大厅中央的地上竟然用软绵绵的床被铺除了一个厚厚的床榻,而邰珠此时正在上面睡的香甜,估计是喊累了,连冰血他们走这么进了都不知道。

    冰血走道邰珠身边,在邰珠的脸上一挥手,顿时邰珠头一歪,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什么东西?”红心知有些好奇的看着冰血,疑惑的问着。

    冰血十分自然的说了一句:“没什么不过是普普通通的迷药罢了!”

    红心知嘴角一抽,无语的叹了一口气,不愧是自家疯二师叔的徒弟,能把炼药师迷昏的药竟然还是什么普通的迷药。

    冰血缓缓蹲下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邰珠阴森森的说道:“开始吧!”

    ------题外话------

    今天猫猫家的宝贝嫂子过生日,所以猫猫一大早就来了。(*^__^*)嘻嘻!今天先这些哦,明天猫猫继续努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