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二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看着眼前的三层独楼,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眼前的这栋建筑十分简单精致,高雅却不显得奢华。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很舒服,跟邰家现在的状况还真有点不搭配。

    说它是独楼一点都不为过,因为这栋三层小楼四周除了花园再无其他建筑,距离这里最近的阁楼也在百米以外的地方,足以证明这里的特别。

    然而这邰家大家长的书房却坐落在邰家本宅中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看样子平时也根本没有什么会来这里。有点思想的人都会明白这里必定有猫腻。

    而邰家仗着有前面那个结界的守护,这里竟然连个守卫都不设置。估计是认准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破的开那个结界。

    可惜……今日这个结界却遇到了它的终极克星。

    红心知看着冰血盯着这栋楼看着许久,心中疑惑不解,微微上前,轻声问道:“小师弟,怎么了?这里又有结界?”

    “你感受到了?”冰血淡然的转过头,冷声问着红心知,一脸的认知。

    红心知一阵迷茫,呆呆的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没有!”

    然而冰血却双眉一挑,双眸快速闪过一抹戏谑,随即说了一句让红心知想要吐血的话:“哦,那就没有,进去吧。”

    红心知顿时气节,咬牙切齿的看着前方那个纤细的背影,不停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她是师弟,自己要让着她,不能跟她一般见识,要冷静,冷静。吸气、呼吸、吸气、呼气。

    站在红心知身边的堕翼,笑的一脸温雅的看着不停催眠自己的红心知,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冰血走了进去。

    红心知侧过头看着堕翼的背影,没有一皱,眼中划过一抹沉思。

    红心知总是能从堕翼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气息。但是那种气息也不过是一晃神之间的事情,之后就在也没有感受不到了。再一看这人的脸,就会觉得这人绝对是善良无害的,甚至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慈爱的圣洁之光。

    但是红心知自认为他看人的感觉从未出过错,既然堕翼能让自己感受到异样的感觉,那么这个感觉就绝对不是错觉。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这人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更确切的说这人根本就是一个外力不一的人。

    这边的红心知还一个人愣在外面,那边已经传来了冰血清脆的声音:“师兄,不用把风,快进来吧。”

    “哦,来了。”红心知应了一声便快步走了进去,随即也将刚刚自己的想法从脑海中甩了出去。

    其实堕翼是不是什么人根本不重要,红心知相信冰血也从不在乎。因为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默契与情谊。那是一种超越了血缘的情谊。是任何人都无法分开的情谊。是完全可以将背后放心的交给对方的情谊。

    既然如此,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去猜想堕翼的身份,因为在红心知看来,只要冰血信任的人,那么就值得他信任。只要对冰血好的人,只要是在乎冰血的人,那么就是自己人。

    “哇,这里倒是有不少宝贝啊?”当红心知刚刚踏入独楼的大门之时,顿时眼前一亮,嘴角一阵猛抽。

    冰血微微挑动双眉,看着四周墙壁上的名画与架子上的古董玩物,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些东西能有什么用啊,浪费地方。”

    听到冰血的话,红心知顿时有种抬手扶额的冲动:这小子是根本没有一点钱财意识啊。

    “这些字画可都是出自名家之手,随随便便一张就够养活一个三品家族了五年了。那些古董更是大势力家族抢着收藏的珍宝,自然珍贵无比了。”

    红心知有些兴奋的看着四周的古董字画,但是冰血和堕翼对于红心知的转变却没有一丝的反感,因为他们在红心知的眼中没有看到一丝贪婪的神情,那么是一闪而过的贪婪都没有。有的不过是欣赏,满满的欣赏,这足以证明红心知不过是单纯的喜爱欣赏这些东西罢了,却没有想要占为己有的冲动。

    “师兄喜欢,可以拿走?”冰血淡然的声音让红心知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思议的看着冰血。

    然而冰血却一脸的坦然自若,轻声说道:“我们本来就是进来要顺手牵羊的,又不是来参观的。”

    冰血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啊,险些让红心知绝对他要是不拿走几样,都对不起这家的主人。

    红心知嘴角一抽,无奈的看着冰血,最后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算了吧,这些东西虽然珍贵却华而不实,放在我这里不过是压箱底的命,还是留给他们的有缘人吧。我不合适,还不如顺一些丹药幻器来的好用。”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十分赞同的说道:“没错,没错。这些东西在我看来唯一的用处就是生火。”

    红心知再次扶额长叹,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这小师弟的脑子一定跟人类不一样,就连不正常的人类都不一样。因为这小子已经完全跳出了人类所涉及的思想以外了。

    这时堕翼微微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楼梯前,仰着头看向二楼,轻声说道:“主人楼上有东西!”

    冰血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头看向堕翼,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冰血刚刚放下的物品竟然跟拿起来时的位置分毫不差,甚至连角度都没有任何差别,就好似从来没有人动过一样。

    冰血走到堕翼的身边,仰头看着二楼,顿时一道紫色光芒快速划过双眸,顿时冰血双眼一亮,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真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个东西。”

    “什么东西?”红心知疑惑的看着冰血和堕翼。越发觉得这两个人太过神秘,一个两个都让自己看不透,甚至完全看不懂。

    “上去就知道了!”冰血嘴角边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兴奋,随即快速踏上楼梯向着二楼走去,而每走一步,身后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让跟在她身后的红心知越走越心惊,这时他才想到,刚刚自己为了避免日后邰家家主发现有人经过动过他的东西,所以他没有去触碰任何物品,但是冰血却随意的把玩过几个,但是在放下之后,竟然让他有种那件物品从来没有被动过的痕迹。现在看到冰血的脚下,才猛然发现不同。

    一个人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基本上冰血没走过的地方都跟白灵飘过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冰血做过的地方连空气都没有任何变化,而白灵所过之处都会留下一丝丝阴冷的气息。

    要不是红心知知道冰血的存在,他都会以为其实来这里的不过是他和堕翼两个人外加白灵那只生魂。

    红心知压下自己心中的惊讶,无奈的笑了笑,真的越跟墨心齐这个小子接触,心中耐压力就要越强悍。不然早晚有一天会被打压的疯掉或者是自杀的。

    因为这小子绝对有本事让任何一个天才人物羞愧的自杀身亡,不死不休。

    当几个人踏上二楼之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书墙。

    这面书墙让人看了第一眼就有种震撼的心理产生。

    二楼没有一间封闭式的房间,这个一百多平方米的二楼是完全开放式的,只要站在楼梯口就能一眼看遍二楼所以的角落。

    而楼梯口的正前方是一面高五米十米的高墙,然而整面墙上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

    这样的书墙,只能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那就是……壮观。

    虽然随随便便去到一个大势力家主的书房,里面的书或许跟这里差不多,但是那些书如果被摆放在几个较小的书架上就不会出现这种感觉。但是像是这样将一面硕大的墙壁摆满,又会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邰家的人品味竟然突然独特,不过这样的设计,本少喜欢!”冰血看着那面书墙,嘴角勾起一抹欣赏的笑容。

    霸气,狂傲,唯舞独尊,就是这面书墙给冰血的感觉。

    然而这种感觉确实是冰血所喜爱的。

    “没想到,这邰家老头子品味还是不错的。”红心知同样满目欣赏的看着前方的书墙,微微一笑。

    堕翼上上下下看了一眼书墙,随即说道:“看着面墙应该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个邰家家主上位也不过百年,看样子这面书墙应该是前邰家家主所设计的吧。”

    红心知认同的点了点头,认同的说道:“应该是么错!”随即红心知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讽刺不屑的表情,接着说道:“看这面墙就知道设计之人必定有些雄才大略的野心与大气爽朗的气质,就邰家现在的那个老头……估计重新投胎都未必有这样的气度。”

    冰血微微侧过头看向红心知微微一笑:“师兄对邰家的家主很了解。”

    红心知不屑的冷哼一声:“库洛城有一般的信仰是我们工会的,所以邰家一直和我们工会过不去,而这些都是因为那个小肚鸡肠,毫无度量又没有自知自明的白痴邰家主。”

    这时堕翼的声音从书架前方传来:“主人,那个东西就在书架后面?”

    冰血和红心知同时转过头看向堕翼,随即顺着堕翼的手看了过去。

    冰血眼中带着几分好奇,好奇这次又会是什么东西。而红心知则是奇怪冰血和堕翼到底是找什么东西。

    冰血走到书架前方,身体微微向前倾斜,鼻头轻轻一动,快速皱了皱鼻梁,仔仔细细的闻着面前的书架。

    红心知看着冰血奇怪的动作,好奇心瞬间爆棚。他还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好奇心竟然如此之重。

    红心知轻轻的向着冰血身边凑了凑,学着冰血的样子仔仔细细的闻面前的书架,但是除了书籍的沉厚味道,红心知没有味道一异常。

    但是当红心知侧过头看向冰血的时候,明显的从冰血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兴奋的神情。

    “小师弟,你到底在闻什么东西,为什么我除了书的味道,什么也没有闻到?”红心知看着冰血,终于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冰血侧过头对着红心知神秘的一笑,却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不过红心知也没有在开口问第二遍,毕竟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几个属于自己的秘密,不告诉你并不代表不信任,而是时间不对,又或者是心情不对。

    红心知也没有任何急于知道的想法,他相信终有一天,墨心齐会告诉他,只是不是时候。

    然而此时的冰血所想的确实另外一件事。

    从她在一楼的时候就突然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就好似早已融入的骨血,让她有着莫名的归属感。

    当她走上二楼的时候,却因为红心知的打岔没有来得及去寻找那个味道的由来。

    不过当冰血走近这面书墙之时,那个熟悉的味道突然随着一阵清风扑面而来,让她突然有种身心舒畅的感觉,比打坐一天一夜都还要舒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