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主人,白灵回来了。《纯》”堕翼的话刚刚说完,随即一道阴风从门外吹入房中,紧接着一道半透明的白衣男子出现在了冰血与堕翼的面前。

    “小少主!”白灵站在冰血的面前,恭敬的对着点了点头。

    冰血慵懒的靠着椅子上,侧着身体,一手支着头,微眯着双眼看向白灵,懒散的说道:“说。”

    白灵微微低下头,用那空灵中带着几分阴森的声音说道:“刚刚我去邰家之时刚好看到邰家少主邰寻在教训邰家大小姐邰珠。原来邰家的家规森严,特别为了惩治触犯家规的人而设置了一个惩戒室。而且在邰家长幼等级明确,敵庶区分严格。而邰寻正是邰家的敵长子,不过据我了解,邰寻的生母也是就邰家的大夫人不知去向,很有可能在邰寻极小的时候便已经去世了。而邰寻多年以来则是由邰珠的母亲,邰家家住的小妾舒姨娘抚养。很有可能这就是邰寻对待邰珠特别宠爱的原因。另外我还差到这舒姨娘正是邰家现任家主最为宠爱的小妾,所以这么多年来邰珠才会以一个庶女的身份在邰家横行霸道多年。”

    白灵说道这里顿了顿,看了冰血一眼,接着说道:“还有一点发现,不过这却是我自己根据他们的对话所猜想出来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说!”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毫不迟疑的对着白灵说道。白灵虽然是空间魔法师,但是这不过是他化形后的身份,他的真身可是魔兽接有名的种族中的成员,狐狸……如果一只狡猾的狐狸连根据人类的表情与对话都无法做出争取的判断,那么白灵的祖先估计要从土里爬出来拍这个丢人子孙了。

    “是。”白灵快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怀疑邰寻已经查出了自己母亲的事情,很有可能这邰家大夫人早已去世,而这罪魁祸首就是舒姨娘。”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白灵,随即点了点头,慵懒的说道:“接着说。”

    “现在邰家家主估计是有意要提舒姨娘为正式,而这样邰珠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嫡系大小姐,身份地位会提升许多个层次。而邰寻对此却十分不满,舒姨娘也很怕这件事让邰寻知道,估计是怕邰寻阻碍的自己晋升为正室的原因。而邰珠因为勾结库洛城在比赛上动手脚,邰寻一起之下将她押如惩戒室,重打两百家棍。”

    “两百啊。”冰血讽刺的一笑,单手一会一个黑色瓷瓶出现在了手中,冰血看着手中的瓷瓶,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一抹嗜血的神情从冰血的双眸中快速闪过:“晚上我们去邰家的惩戒室逛逛。”

    听到冰血的这句话,堕翼先是微微一笑,看着冰血的眼神依旧是那般的温柔,其中带着几分宠溺。就好似冰血刚刚说的那句话不过是普通的想要去大街上逛逛而已,根本不是私自去库洛城上品家族去逛。

    而另一边的白灵则是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轻声叹了口气,但是那双有些透明的眼中却充满的兴奋。

    突然一道阴柔中带着几分无赖语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顿时让屋子里的两人一魂脸色瞬变。

    “小师弟,你晚上要去哪里啊,也带师兄去玩玩呗。”

    冰血双眸一冷,眉头轻轻皱了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刚刚走到门口的红心知,心中却有些震惊。

    她竟然没有发现红心知的靠近。

    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堕翼,然而堕翼此时同样一脸凝重的看着房门,随即对着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人竟然能听到我们对话。”白灵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还未开启的房门,紧接着便想要向前飘几分。

    然而就在这时,冰血快速阻止了白灵,传音道:“这人很奇怪,你先回魔蓝之戒,免得被他感应出来,招惹麻烦。”

    白灵有些疑惑地的看了看门外,有些惊讶的硕大:“竟然如此厉害,我们都没有发现他,他反倒有可能发现我。”白灵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白灵消失的后一秒中,红心知慢悠悠的从门口晃了进来。

    “你耳朵够长的了。”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红心知,没有一丝邀请他入座的意思。

    然而对于冰血的冷漠,红心知不以为然,自顾自的坐到了位置上,还顺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红心知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后,随即无赖的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耸了耸肩说道:“小师弟这可不能怪我啊,要知道你师兄我长得如此魅惑人心,魅力无限,有多少人抢破脑袋的想要往你师兄我身边凑合,为了避开那些麻烦,你师兄我只好将神识随即开放,来确保周围没有讨厌的人。而你师兄我呢,刚好又是一位集美貌与智慧、天赋三者并存的超级天才,所以精神力自然比正常人高出许多,而你们刚刚的对话又没有加设什么防线,自然会被我无意当中听得一清二楚。”

    红心知侧过头看向冰血,身体微微向着冰血倾去,一手支着下巴,满脸无辜的说道:“小师弟你不会怪为兄吧。当然啦,我知道小师弟你的心肠最好了,怎么又舍得怪如此完美的师兄呢。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小师弟,这隔墙有耳的说道可不是出现了一天两天了。况且在这幻景地域中,缺什么都不会缺天才和强者,所以小师弟无论做什么都要小心谨慎才好啊。不过啊……小师弟你放心,只要有师兄活着的一天,师兄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一分一毫。”

    红心知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便直直的看着冰血,脸上少了几分平日里的无赖戏谑,多了几分很少在他脸上能看到的真诚。

    而冰血就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之时,缓缓的侧过头看向红心知,看着那双异常漆黑的双眸,看着那眼中的真诚,突然冰血原本冰冷的嘴角缓缓的上扬,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然而就是这个淡淡的笑容,竟然让红心知觉得,他所坚持的是对的。

    这个人绝对值得自己对守护。

    “对了,小师弟。你晚上就带我一起去吧。”红心知一副耍赖的样子,勾着冰血的衣袖,势必死缠到底。

    然而冰血却依旧紧紧的盯着红心知看,好似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一样,看的红心知浑身直发毛,鸡皮疙瘩整片整片的起。

    红心知微微向后挪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弱弱的问道:“小……小师弟你……你这样看着师兄做什么?”

    冰血双眉一挑,这次换成她微微向前倾斜,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轻声问道:“红心知,就连比我等级高出许多的师父来到附近我都可以察觉的到,为何你都已经走到了门口,我还没有察觉呢。别用什么精神力高来敷衍我,我可以保证,你的精神力绝对没有我的高。”

    这绝对不是冰血夸大其词,狂妄自大,她的灵魂可是在现代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经过了无数次生死之战,常年游走于高危地区,爬行在枪林弹雨之下,灵魂早已雄厚。再经过了穿越时空之时的空间逆流洗礼,与这个世界的自己结合,灵魂更加强悍到了逆天的地步,如果说有人可以用精神力与自己比较的话,那么唯有一人可以,那就是跟自己有着同样经历的玄。

    她可不相信,随随便便都有人可以穿越时空,哪怕是真的有人从现代穿越到了这里,那么那个人也未必有她前世的经历。

    杀手之王可不是随随便便叫的。

    虽然现在的她因为魔幻之纹被无数道封印封锁着,影响到了她发挥,导致她的精神力和灵力只能施展百分之五左右,但是她的敏锐度依然还在。

    但是却无法察觉红心知,那么这个问题就绝对是红心知的了。能有一个红心知,那么接下来还有可能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无数个。如果不找到愿意,那么她的身边将会存在无数个不定时炸弹,这是她绝对不予许的。

    看到冰血越来越认真的表情,红心知无奈的叹了口气,眼中划过一抹落寞的神情,轻声叹了口气,说道:“好啦,我告诉你就是了。其实……我的灵魂是残缺的,在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找到了仇敌的迫害,但是母亲为了让我活下来,动用家族秘法耗尽全身灵力与精神力让我活了下来,但是我的灵魂却因为那场追杀而有了很大的损伤。但是我却意外的吸收了母亲的精神力与灵力,以至于我从刚刚出生便带着强大的灵力与精神力,这也使得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没有因为灵魂缺失而变得痴傻。但是却随着年龄的增长灵力与精神力耗损的也越来越大。一次机遇让我找到了重获新生的机会。不需要在用灵力和精神力去支撑那残破的灵魂。那个方法是一个很古老的秘法,我不断地修炼着那个秘法,实力也跟着快速提升,但是气息却越来越弱,身体也越来越冰冷,就好似……一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没有心跳,没有脉搏,没有气息,没有任何活人该有的东西,就连血液都被正常人流动的满,而且是冰冷的。只有精神力异常强大的人才能感觉到了我的存在,但是你刚刚的神识只是外放到这个屋子四周开外五米的地方。而且所停留的地方刚好在你神识意外的范围。加上我的精神力异常,所以才能听到你们的谈话,其实并没有听得很清楚,因为我刚刚在回来的时候派人去查了今天送发生的事情,才会猜到你们所讨论的对象正是邰家和邰家大小姐邰珠。”

    冰血震惊的而看着红心知,她玩玩没有想到答案竟然是如此的血淋淋。她本以为红心知身上有什么独特的高级幻器,所以才想诈出来研究一下的。

    但是……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冰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竟然揭了红心知的伤疤。

    “好啦……师兄没事的。”红心知看出了冰血心中的自责,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冰血突然脸色一变,一个阴冷的杀气突然从她体内迸发而出,不断地环绕在周身,让红心知一愣,就在红心知想要开口询问之时,竟然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一句让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话。

    “谁伤的你,天涯海角,我给你找出来,必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红心知傻了,整个人都傻了,呆呆的坐着位置上,看着冰血,四周的空气因为冰血所释放出来的杀气变得很冷,冷的刺骨。但是此时的红心知竟然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这种暖意是从心底最深处迸发出来的,是那样的突然,让他措手不及,但是却又让他……感觉到幸福。

    整个天下,除了自己的师父还从来没有人给过自己这样的感觉。

    这就是……师父所说的情谊吗。

    “小师弟!”红心知笑了,原来在那张阴柔妖异的脸上还可以看到如此温暖的笑容,如同夏日的阳光般。

    “红师兄,这是心齐的承诺。如有如他师兄得到了那些人的消息,无论心齐在何处,都会赶过去。”

    “好!哈哈哈!好,让我们兄弟并肩作战,同样的话,师兄今日也放在这里了,无论他日师弟你要做什么,要与谁为敌,哪怕是整个天下,哪怕是一切诸神,你的身边必定有我红心知在。”

    时间从来不是约束情谊的法则,有的时候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只要稍稍的一个眼神,哪怕只有相识一分钟,都会生成出一份撼天动地的情谊,这样的情谊犹如一座最为坚固的城堡,无论有多少敌军,无论有多少威力强悍的武器都无法摧毁这样的城堡。

    之后的时间里,没有人再说些什么,只是舒舒服服的享受着难得清净的下午时光。因为一旦过了就会再次回到那个无形的战场中,不断地奋斗,不断地努力,不断的攻克所有障碍,坚持向前迈进。

    当夜幕降临,这份平静也随之结束。

    热闹的库洛城内此时正处在一片喧嚣之后,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前来游街的人群。每个人的脸上依旧还可以看到白日里还未消散的兴奋。

    而就在这时,三道身影速度从屋顶上穿过,如同鬼魅一般,竟然无一人发现,而他们的方向正是不远处的邰家大宅,一个库洛城内没有人敢招惹的地方。

    ------题外话------

    看了一天的稿子,累死喵喵了。现在才发现,猫猫竟然写了这么多!⊙﹏⊙b汗!而且看自己的稿子,好无聊哦!~(>_

    不过……一万二的催更票,宝贝乃太凶残了啊!好吧,猫猫努力,猫猫加油,猫猫争取明天把这一万二的催更票收入囊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