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九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走到心火公会的位置,随即将手中的冠军得分徽章丢到了堕翼的手里。<最快更新请到>接着好像没骨头一般,慵懒的窝在了椅子上,好在这里是贵宾区,椅子比普通观众区的都大上许多,而且是用特别软的软绵制作的。

    这时红心知一脸好奇的凑到了冰血的身边,对着冰血妩媚的眨了一下眼睛,阴柔的说道:“我说小师弟,你这神火也太吓人了吧。你看……”红心知抬手指向评审台上的几个老头,接着说道:“那几个老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呢。”

    冰血微微眯着眼睛,满脸困意的看着红心知,慵懒的样子好似一只在晒太阳的小猫,眼中带着几分不满。

    然而红心知却自动忽略了那几分不满,依旧笑眯眯的说道:“小师弟,你那个紫火是十大神火中的第几?”

    冰血看着红心知那一双满是好奇的目光,突然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轻声说道:“紫……不是上古十大神火。”

    “怎么可能?”红心知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根本不敢接受这样的答案。

    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正当红心知想要再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绿色的光芒从堕翼的肩膀上飞出,快速落到了冰血的怀里,随即一道稚嫩的声音嚣张的对着红心知低吼道:“喂,我说你这个叽叽咋咋烦个不停的红毛人,我主人都说了紫是主人的本命火。我家主人才十七岁,本命火怎么可能是千万年前的上古神火。还有,不要再我主人想要休息的时候打扰她,不然我咬你哦!”

    “你……”红心知满脸挫败的指着小玄武,咬牙切齿的说道:“就你这么个小乌龟,能咬的了本少。”

    “哼!”小玄武一脸高傲的抬起头,得意的说道:“谁说小武就咬不了然!”

    小玄武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红光在小玄武的背后闪出,“嗤嗤”的声音随即而来,只见一条腥红色的小蛇突然之间出现在小玄武的背上,然而奇怪的是竟然只有一半的身子,就好像小红蛇是从小玄武的龟壳中长出来的一样。

    然而小红色那一双充满阴狠毒辣的绿眸,尖尖的舌头和那一对闪烁着寒光的利齿,时刻像红心知表示着自己的剧毒属性。

    红心知嘴角一抽,身体微微向后退了几分,充满哀怨的看向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是世风日下啊,一只魔兽现在都敢跟自己对呛,更可气的是……自己最后……竟然还落了个下风。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红心知,紫真的只是我的本命火。”

    红心知终于放弃的点了点头,随即也接受了这么个十分变态的事实。

    随即红心知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有些哀怨的看了变态一眼,小声嘟囔道:“也不知道二师叔从哪里挖来的小变态……真是……真是……真是太变态了。”

    冰血嘴角忍不住一抽,白了一眼红心知。

    擂台上的评审员正滔滔不绝的讲着预选赛结束语,这时一道青黑色的身影突然来到了冰血的面前,就这样低着头愣愣的看着冰血,不说一句话。

    冰血其实早在他向着这边走的时候,便已经根据他双脚所走的方向锁定了他要去往的方向,同时她也感到了几分困惑。冰血不明白,他为何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冰血一手支着头,双眉微挑,带着几分懒散的语气轻声问道:“欧阳立旬,你有事?”

    欧阳立旬双眸中突然出现一道纠结的神情,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语气依旧如他的人一般呆愣:“我,要跟着你。”

    “哈?”

    欧阳立旬的这一句话瞬间让冰血愣了几秒钟。冰血坐直身体,满脸困惑的看着欧阳立旬,嘴角跟着一阵抽动。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魅力怎么大。能让一个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的对手说要跟着自己。

    冰血双手环胸,靠在椅背上,抬头看着欧阳立旬,表情清冷,目光傲然,没有一丝仰望他人的感觉,反倒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狂傲霸气。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着我?我又为何要让你跟?”

    让个为什么,两个问句,很明显让有些呆板的欧阳立旬有些反应不过来。

    冰血也不着急,就这样坐在位置上等着欧阳立旬说明白。

    在沉默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欧阳立旬终于开口道:“母亲大人让立旬跟着可以打败立旬的人。”

    欧阳立旬的回答刚刚出口,一排黑线瞬间在冰血以及她身边的所有人的头顶滑下。

    这是那门子的答案。

    这下子哪里是一根筋啊,简直就是缺心眼。

    冰血表情依然清冷,淡然的看着欧阳立旬:“我仅仅只是火焰比你强而已。其他方面也未必会胜得过你。你不需要跟着我。”

    “你赢了。”欧阳立旬在看着冰血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坚定。

    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奈:“比赛还没有结束,现在……也不过刚刚过了预选赛而已。”

    冰血的话让欧阳立旬纠结的皱了皱眉头,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他多多少少也懂得了冰血的意思,随即开口说道:“那我等到决赛结束。”

    冰血咬了咬牙,双目等着欧阳立旬,冷声说道:“即使结束,我也不会让你跟着。我不喜欢陌生人跟在身边,你去找其他比你强的好了。”

    不等欧阳立旬开口,冰血便站起身潇洒的向着赛场大门口走去,与此同时擂台之上的评审员正式宣布了退场。

    而堕翼在冰血站起身的下一秒也跟着站起,嘴角带着几分温柔的笑容,淡淡的看着一眼愣在原地的欧阳立旬,随即跟着冰血走出了场外。

    红心知缓缓的站起身,拍了拍欧阳立旬的肩膀,笑的一脸狡诈,语气戏谑的说道:“小子,我小师弟的身后可不是随便谁都有资格跟的。”

    欧阳立旬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看向红心知,眨了眨眼睛,随即好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快速转过头看向冰血消失的方向,坚定的说道:“我可以的。”说完,便抬脚离开的赛场。

    红心知看着欧阳立旬的背影,嘴角边的笑容缓缓消失不见,冰冷的容颜,带着几分阴冷的气息,看着欧阳立旬最后消失在赛场的大门口。

    “心知!”大长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红心知闻声转过身,脸上的阴冷瞬间消失不见,带着几分恭敬的笑容看向大长老,低头说道:“师父。”

    “最近多注意一下你师弟的安全,防着点那些人,估计现在已经盯上小齐了。”大长老看着红心知,表情淡然,无声的传音着。

    “是,师父!”红心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过向着冰血所去的方向快速走去。

    看到红心知消失的速度,几个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相识一笑。

    “还真难得心知这小子能这么快接受一个人,而且竟然还承诺照顾小齐。”疯二虽然口气中有些无语,但是那眼中却带着满满的得意,毕竟是自己的徒弟魅力大,有哪个师父不得意的。

    大长老微微侧过头看向其他几个公会的方向,那双沉着稳重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抹狠厉,随即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几个兄弟,轻声说道:“看来这幻境地域以后会越来越热闹了,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也是时候出去走动走动了,不然……有些人还真的以为,我们家的孩子们好欺负呢。”

    “哈哈,大哥说得对。心火自然便是心中的火焰,可以温柔人心的同时也可以烧毁人心,不过看现在的样子,是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了。”

    “急什么,我们家的那些小家伙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什么时候把那几个孩子都惹毛了,估计那些人就有的哭了。”疯二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随即缓缓的站起身,冷冷的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几个公会,长袖一挥,跟着大长老几人带着心火的其他弟子悠然自得的离开了赛场。

    而此时心火在众人的心中的位置视乎更加的高了一些。

    冰血从赛场出来并没有回到那个破旧的公会,现在他才知道,原来那是是心火公会分布原本在库洛城的旧居,不过后来所有人都般离了那里,去了距离城主府很近的城东,而城东也是库洛城最为繁华的地方。不过素来个性怪异的疯二却选择了留在旧居生活,只是偶尔回一次城东的分部。

    估计是冰血正好走到了那里,所以城民才会误以为她是来找疯二的。毕竟大多数的人都知道心火公会分部的新地址,毕竟已经搬过去几百年了。这真是这个误会,让冰血认识了疯二这个疯癫的可爱的老头。

    此时冰血刚刚走到城东的公会门口,一道呼声从身后传来:“心齐。”

    冰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向着她这边跑来的赤子繁:“有事?”

    赤子繁满脸歉意的看着冰血,眉头紧皱,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竟然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冰血双眉微微一挑,有些不懂赤子繁的歉意从何而来。

    “我刚刚让常浩右去查了,原来是邰珠利用她家族的关系买通了城主府负责准备预选赛所用药材的人员,让他们再你考核的药材上喷了芜幻药水,只要轻轻一闻变回出现幻觉,不过却只能坚持十五分钟的药效,从药材从擂台中升起到第一场比赛结束,足够让你失败,评审员又很难察觉出来。”赤子繁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冰血的眼中满是歉意,双拳紧握,越说越生气,心中又充满了后怕,好在心齐没有去闻那些药材,不然……中了芜幻的毒,后果不堪设想。赛场上那么多人,如同心齐真的中了幻术,她和心火的名誉都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听到赤子繁的话,冰血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跟你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又何必来跟我道歉。我已经想到是邰珠做的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也懒得理会她。不过,你最好提醒她一下,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会让她好好尝尝招惹我的后果。”

    赤子繁看到冰血嘴角的那一邪笑,心中一颤,虽然早就知道冰血的不凡与狠辣,但依然无法克服心中那股想要臣服的冲动,估计……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帝王之威吧。哪怕只是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依然可以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心齐,邰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即使你身后有心火公会,也不要轻易去招惹邰家。他们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赤子繁多少也了解了一些冰血的个性,明白如果她决定了的事情,无论别人说什么都没用。而且她更是一个有仇报仇的人。但是他已经想要阻止冰血,毕竟对于邰家,他比外人了解的都多。

    然而冰血却不屑的一笑,对着赤子繁冷声说道:“赤子繁,你绝的我墨心齐就是好招惹的人吗。”随即冰血淡淡的看了赤子繁一眼,接着说道:“还有,现在不是我去招惹她邰家,而是她邰家的人主动招惹我。事情复杂我嫌麻烦,但是并不代表我怕麻烦!”

    赤子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我明白。我赤子繁的命是你墨心齐救的。一旦你有一日遇到麻烦,我赤子繁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冰血看着赤子繁那一脸郑重的样子,无语的犯了个白眼:“我都说了那是我们互惠互利,你不欠我什么。所以不用想法设法的来还。”

    赤子繁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表情冰冷,双眸中却充满的坚定:“我说过的话从来都没有收回去的道理。”,这句话刚说完,便冷冷的转过身,向着左边的街道走去。

    冰血站在原地,嘴角一抽,对于赤子繁的倔强有些无奈。

    堕翼站在冰血的身影,温柔的看着冰血,轻声问道:“主人?评审团的那些老家伙会察觉不错来那些药材被动了手脚吗?”

    冰血冷冷的一笑,满是鄙夷的说道:“呵!除非那几个老家伙是炼器师而并非炼药师。”

    “那他们为何不揭发那个讨厌的女人,这场比赛不是很严厉吗?”小玄武满脸愤愤不平的看着冰血,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哼!”冰血冷哼一声,接着说道:“邰珠买通的必定不是个小人物,能在擂台下动手脚的人,又怎么会让评审员揭发呢。况且一旦揭发,不仅邰家会遭受到各方鄙视不屑,就连这场比赛的主办方库洛城也会招来白眼。这样不仅仅是库洛城名誉受损,还要接受邰家的指责与抱负,他们又不傻!”

    “主人,我们就这样放过那个女人?”堕翼的脸上依旧挂着温暖如春的笑容,眼神圣洁温柔,却没有人看出他眼底的冰冷与血腥。

    冰血邪气的一笑,缓缓的转过头向着大门内走去,口中轻声说道:“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现在本少可没有时间去管她。不过以后……倒是可以找她玩玩。”

    而此时在同一条街道却相隔较远的邰家大宅内正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硝烟。

    “邰珠,你好大的胆子。”邰寻坐在少主专属位置上,冷冷的看着站在大厅中央一脸倔强的邰珠,语气中充满了愤怒与指着。

    邰珠满脸委屈的看着邰寻,气的胸口上下起伏,愤怒的厚道:“大哥,我才是你的亲妹妹。我受了委屈你不帮我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在这里为了一个外人指着我。”

    “碰!”的一声响,邰寻一掌狠狠的拍在了茶几上,看着邰珠怒目而瞪:“邰株,你身为邰家大小姐竟然敢做如此损我邰家名誉的事情,现在竟然还不知悔改,在这里跟我顶嘴,看来平日里我们大家都太宠你了,以至于让你忘了邰家的规矩。”

    “大哥……”邰珠终于看出了自己大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立刻心虚了起来,眼中充满了震惊与……弄弄的惧怕。

    不等邰珠说完,邰寻对着大厅外一声低吼:“来人,将大小姐带到惩戒室,封闭灵力,杖责一百。”

    邰珠听到邰寻的话完全吓傻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平日里最为宠爱自己的大哥,完全不敢相信,一天之内竟然……全都变了样。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尖锐的哭喊从门外传来,随即一道粉红色的身影突然从大厅外冲了进来,挡在邰珠的身前,满脸哀求的看着邰寻:“不要啊,少主!求求您,不要打珠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要打就打我好了,都怪我平日里将珠儿怪惯坏了。少主,求您看在珠儿跟您是亲兄妹的份儿上,饶了她吧,她还小,经不起这么打啊。”

    邰寻冷冷的看着跑进来的女子,竟然没有一丝动容。

    “舒姨娘,这大厅可不是你一个姨娘可以来的地方。”

    着冰冷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情谊,冰冷的让人心寒。舒姨娘满脸青色的看着邰寻,竟然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题外话------

    有点卡,少一千,稍后补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