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气死人的天才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预选赛第一场,当所有人四周的结界都升起之后,每个参赛人员就好似被关在了一个透明的单间中一样。而每个单间中的空间足够五六个人同时站起去,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参赛者会感觉到拥挤而影响了各自的发挥。

    而每个参赛人员均是面对这观众席站立,方便贵宾与观众们可以清楚的看见每个参赛者的动作。

    当第一场比赛的锣声响起,一阵“轰轰”声从每个参赛人员的隔间中响起,紧接着在参赛人员的面前升起了一个平台,平台上放着十种罕见的草药和五瓶五颜六色的药液。而那些草药中有珍贵的,也有日常很难用到的却不是很珍贵的草药,重要的是这十种草药都是十分罕见的。

    这些草药的旁边放着一个本子,需要每一次参赛者准确的写出每种草药的名字和两种炼制出的丹药的名字。

    而另外五个瓶子上面没有任何标签和提示。单凭药液的颜色和味道来让每一位参赛者准确的写出药液中所含有的草药和药液的性能。

    当所有人纷纷拿起草药细闻之时,冰血却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面前高台子上的十种草药,在外人眼里,冰血此时的样子就好似完全不认识这些草药一样,站在原地发呆。

    场下议论纷纷,有的参赛选手也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露出了几分鄙视不屑的目光。

    “哼,什么神火炼药师啊,竟然连几株草药都不认识,光有神火有个屁用。”

    结界不过是很普通的结界,毕竟这种由结界卷轴发动的结界价格十分昂贵,无论是哪个财大气粗的势力都不可能大批运用。所以在这样的结界内,根本无法隔间外界的声音,其属性不过是用来减少气压和势压的。

    但是冰血此时却好似完全没有听到那些充满鄙视的话语一样,依然淡然的站在原地,看着桌面上的草药。

    突然原本面无表情的冰血,嘴角缓缓上扬勾起了一抹冷笑,轻轻的抬起头目光竟然直接看向下方观众席位的轲牯炼药师公会,眼中划过一抹邪气。

    随即冰血单手一会,放在高台案子上的笔直犹如长了翅膀一般,轻飘飘的来到了冰血的手中。

    接下来冰血连一眼都没有看向那十株草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将手中的笔纸再次放到了桌面上校园极品公子。

    “我靠,那个十七岁的神火炼药师怎么写的那么快,她到底认不认识那十株草药啊。”

    “不知道啊,看她盯着那些草药那么久,都没拿起来过就去动手写了,谁知道她写的什么啊。”

    “我看她是嚣张的没了边,以为有了神火就厉害了,果然是太过年轻啊。”

    “喂,你可别忘记了,她炼药师的等级可是上品炼药宗师》”

    一道道议论声从观众席上传出,几乎每个人口中所议论的对象都变成了那个史上最年轻的上品炼药宗师。

    这时自从坐下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赤子繁突然侧过头,贴近常浩右的耳边不知道说了。常浩右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位置。

    一直坐在他们二人身后的邰珠看到常浩友起身离开,眼睛突然闪过了一抹惊慌的神情,随即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的对着赤子繁说道:“赤子繁,你让常浩友做什么去?”

    赤子繁冷冷的转过头看着邰珠,足足看了她有十几秒的时间,原本还故作镇定的邰珠被赤子繁那双冰冷无情的目光看的浑身汗毛直立,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赤子繁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赤子繁冷哼一声,对着邰珠冷声说道:“邰珠,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赤子繁,你别忘记了。我们才是同门师兄妹,而且我们两家还是世交,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这么跟我讲话。”邰珠好似被赤子繁激怒了一般,猛地站起身,对着赤子繁就是一顿刺耳的吼叫,完全没有了豪门千金该有的样子。

    赤子繁看到如此激动的邰珠,不屑的冷哼一声:“看来,你还真是做得什么了?”

    赤子繁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在理会身后跳脚的邰珠。不过心里有鬼的邰珠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赤子繁与邰珠之间的对话,坐在他们不远处的邰寻一字不漏的听得清清楚楚。

    邰寻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随即侧过头对着身后的男子说了一句话,男子随后转身离开,而他所去的方向竟然和常浩友完全相同。

    这时一声惊呼从观众席上传来:“我的天啊,墨心齐阁下完成了。”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向比赛台三层中央的位置,一个个面色惊讶的看着从结界中走出的冰血,看着那张淡然自若,面无表情的绝美容颜,所有的心在那一刹那间快速跳动了几下。

    众人从那张绝美的容颜中看出了那份骄傲,那份自信,那份狂傲完全不是刻意表露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是无论何时何地都去不掉,舍不弃的,是任何人都无法模仿出来的。

    “墨心齐,你都写完了?”擂台旁边的评论员区域中站起一名老者,满脸高傲的看着冰血,根本不相信她能这么快就将所有的答案都写出来。第三层这些草药可是他们是个评委苦思冥想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准备出来的,那些药液更是有几种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所研制出来的,不过却还没有得到广泛流传,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见过。

    怎么可能有人在这么短的时候内写出答案,在他看来冰血不过是胡乱写了一通后,便想随意交出答案的。

    然而这时,又一道银光在擂台第三层中闪出,所有人的目光条件反射的看向闪出银光的位置。只见另外一名神火炼药师缓缓的从结界中走出,手里拿着一张白纸。冷冷的看着评论台。

    冰血侧过头看向欧阳立旬,嘴角微微上扬,邪邪的一笑。心中竟然突然升起了一抹战意黑手党先生,离婚吧全文阅读。

    在炼药方面,冰血还是第一次遇到同辈对手呢。

    看来……这次的比赛不会太沉闷。

    冰血淡淡的一笑,带着那一身的邪恶之气,慵懒的走到评论台,将手中的白纸放在了桌面上,一手拄着桌面,微微贴近刚刚质疑自己的那个老头,戏谑的说道:“与其有时间坐在这里怀疑本少,不如您老亲自去看看。是否都写完了,是对是错,难道您老还看不出来吗!”

    冰血悠然的说完这句话后,看着那被自己气的满脸涨红的老头,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随即直起身头也不回的向着心火公会所在的方向走去。

    而那个被冰血气的险些脑淤血的老头,正手里紧紧的攥着冰血交出的那张白纸,满脸扭曲的飞身上了擂台第三层。

    不得不同情这位可怜的老爷爷,既然能被库洛城请来当这次比赛的评委,实力和身份在幻境地域中自然不会差,可是冰血刚刚的那句话明显是在质疑老则的实力,笑话他只会原地乱叫,却根本没有本事去看出对错。

    这时老者身边的另一位评审员拉了拉老者的衣袖,示意他注意身份,不好跟小辈一般见识,不过那眼中偶尔流入出的幸灾乐祸却泄露了这位评审员的心情。

    两个人先后飞身上了擂台第三层,此时距离比赛规定的结束时间竟然还有大半。

    两个人先是来到冰血的位置,认真仔细的核对着冰血写出的答案是否正确。

    然而越到最后两个人表情越发的扭曲,带二人放下最后一瓶药液之时,两个人的脸上依旧呈现出难以言语的激动神情。

    “都……都对,都对。墨心齐小友给出的答案完全正确,而且竟然还举一反三得出了我们之前所没有想到的结论。虽然还没有得到最后验证,但是却是在我们所结论出的正确答案之外更多的新发现。天才……简直就是天才。”

    原本还对冰血抱有很大成见的老者此时早已忘记了冰血之前对于自己的不敬,激动地连说出来的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这跟他以往保持的强者形象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可想而知冰血那张白纸上所写出的东西让他到底有多么的惊讶与惊喜。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件事触及到了老者用生命去热爱的炼药事业,所以才会如此的不顾形象吧。

    而另一位评论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众人轻声说道:“我宣布墨心齐阁下所给出的答案完全正确,至于那些还没有得到最后证实的丹药配方属于额外答案,对错与否都不影响墨心齐阁下这次比赛的成绩。”

    顿时一阵热烈的呐喊声从观众席上爆发开,每个人都激动的站起身,呐喊着。

    无论是先前鄙视冰血的,又或者是完全不认识冰血的人,此时都没有了任何成见。在这里他们只会看到成绩,而根本不会在意那些虚无的东西。

    这就是强则为尊的世界。

    这时欧阳立旬的成绩也随之公布的出来。

    全场再一次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题外话------

    艾玛,婆婆发高烧。今天一早就去医院了,家里就猫猫和婆婆两个人。又是入伏的节日,东北这边要包饺子。好在猫猫的手艺这段时间也连出来的。就是……额……馅闲了!⊙﹏⊙b汗。话说今天去医院看到好多生病的,所以宝贝们记住哦,出了一身汗之后,绝对不可以马上睡觉,或者去对着电风扇和空调吹。今天一问全是这样生病的,乃们要乖乖听话哦。明天家里就有人了,猫猫会继续努力码字滴。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