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两个神火炼药师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整个会场内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抹兴奋的表情,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他们所熟悉的炼药师。

    会场的四周是一圈五十米高的高墙,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干扰。广场为露天式,占地面积辽阔巨大,足足可以容得下几十万人。

    最前方是一个半圆形的塔形高台,整个高台一共分为三层,全部用白玉砌成,显得高雅华丽。

    而高台的对面正中央的则是供给豪门贵宾所坐的贵宾席。之后便是辽阔的普通观众席,这些观众席呈扇形排列,虽然视野可能会有些模糊,但是对于这些具有不错修为的人,就算是坐到最后一排,也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比赛台上所发生的一切。

    冰血随着疯二走到贵宾席区域专门为心火公会所准备的位置,不理会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众多疑惑探测的目光,淡然自若的坐到了疯二的身边,而这个位置正式心火公会高层所坐的位置。

    不过,连心火的人都没有指责冰血的做法,那些外人更加没有资格。冰血的位置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堕翼悠然的站在冰血的身侧,充当着护卫的身份墓地封印。这时一道鲜红的身影轻巧的来到了冰血的身边。冰血只感觉肩膀一沉,脸色瞬间变了个样。

    “红心知,麻烦把你那颗碍事的脑袋从我的肩膀上移走。”

    冰血脸色一片阴冷,咬牙切齿的说着。

    红心知妩媚的勾起一抹笑容,在冰血纤细的肩膀上蹭了蹭,阴柔的说道:“小师弟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你我可是师兄弟,不要那么冷漠嘛。”

    “红心知!”冰血侧过头,一双幽深的双眸中不断地闪烁着刺骨的阴寒,竟然让素来放荡不勒,随心所欲的红心知瞬间愣住了,一股刺骨的冰冷从心口处迸发而出,红心知双眼中一阵恍惚,在刚刚的那一瞬间,竟然有深陷地域般的恐惧感。

    当红心知回过神来之时,已经整整过了一分钟的时间。

    红心知无奈的笑了笑,懒洋洋的坐起身,看着冰血的眼中多了几份欣赏。

    他素来狂妄自大,除了自己的师父意外,从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而能融进他心里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能让他从心里发出恐惧感的人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竟然被一个新入门的小师兄给引出了这种感觉,红心知竟然没有任何懊恼或者是厌恶,反倒有些兴奋感。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被虐妄想症。

    冰血皱着眉头看着那张满是兴奋的妖艳脸,嘴角一抽,有些汗颜。

    这人貌似有些心理不正常。

    然而对着自家徒弟和兄弟之徒之间的轰动,大长老和疯二同时保持得了观望的状态,俗称:看热闹。

    对于孩子们的成长,他们的想法都是一致了,绝对放羊式。毕竟他们的年龄都大了,现在的社会早已有了不少天才般的新鲜血液,是他们年轻的天下了。所以几位长老早已慢慢有了退居幕后的想法,把公会中大多数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的徒弟。

    比如之前在于金木公会发生冲突之时,几位长老都没有开口,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沉默。毕竟对方来的人也是年轻人,如果心火这边开口的是几位长老的话,难免会被外人讽刺说倚老卖老,欺负小辈。

    这样的骂名,对于这几位在幻境地域有着一定地位的老前辈来说,可担当不起。

    对于冰血与红心知之间的活动,几位老人都是相视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们已经找到了可以制得住那只红狐狸的人了。

    “好啦,好啦。小师弟别动怒嘛。我们来讨论一下正经事如何?”红心知无赖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随即眼中泛起了几分认真凝重的神情。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红心知,接着双手环胸,靠坐在椅背上,慵懒的样子好似完全没有不在意红心知所说的话一样。当时红心知却知道冰血正在等自己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可以看出冰血所表达的意思。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从五师弟那里听说了炼丹炉的事情,至于是谁干的。不用猜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已经禀报了大师兄,哦……对了,大师兄是我师父大长老的首徒,也是我们的会长,现在坐镇在公会总部。不过还有另一件事,你拥有神火的事情,都有谁知道?”

    冰血冷冷转过头看向红心知,眉头一皱,仔细的想了想,随即抬起头看向红心知,轻声说道:“轲牯炼药师公会的几个人。”

    红心知听到这几个字,双眸一冷,冷声说道:“你怎么会认识轲牯炼药师公会的人。”

    “来这里的时候,偶然遇到了,想要借着他们的身份进来,就走到一路了无敌神皇。”冰血说完这句话,沉默了几秒钟后,随即说道:“不过,我的火焰较为特殊,可以自主压制火焰的威压,我只是当着他们的面祭出过一次,而且将火焰的威压压制到了最低,如果他们没有本命火的话,应该不会猜出我本命火的等级。”

    红心知冷着一张妖媚的连点了点头,眼神凝重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轲牯炼药师公会和金木炼药师公会之间有合作的关系,想必郑川是从轲牯炼药师公会的人口中得知这件事的。但是却不敢肯定,所以刚刚很有可能是来试探的。却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赶过来。”

    冰血看了红心知一眼,接着转过头看向金木公会所在的区域,双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知道又如何,神火虽然稀有,但也不是绝对找不到火种。炼制丹药如果拥有神火就能取胜的话,那么那些炼药师也不用成年累月的宅在炼丹房,倒不如满世界去找神火火种来的有用。”

    红心知看着冰血脸上那满是自信的笑容,微微一笑。心中对于这个新来的额小师弟更加的喜爱。

    这样自信,狂傲,霸气的人才配当他们的几兄弟的师弟嘛。

    “哈哈哈,好!小师弟尽管放手去比赛,师兄给你当后盾。”红心知爽朗的大笑几声,歪头看着冰血,嘴角勾起一抹狂妄的笑容,竟然给人一种霸气凌天的感觉。

    冰血看着红心知,终于有了第一次的好脸色。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爽朗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

    随即冰血、红心知二人同时举起右手,单手握拳,同时击向对方。

    “啪!”的一声,两颗拳头撞击在半空中,激起了名为友情的火花。

    这次的比赛分为三个等次,分别为高级炼药师比拼,下品炼药宗师比拼,上品炼药宗师比拼而年龄都在千岁以内,按照幻境大陆的年龄来来算,千岁以内被定为中年,而五百岁以内则是被定为年轻人。至于能在千岁之内达到炼药宗师的炼药师天赋已经算是天才一类的人物了。

    而比赛高台被分为三层,就是为这三个等级的炼药师所准备的。高级炼药师被统一规划在第一层比赛,下品炼药宗师则是在第二层,最高一层则定为上品炼药师比赛所在的场地。

    至于中品炼药宗师,可是根据第一层的选拔赛来决定是否参加上品炼药师的最终决赛。

    因为在炼药宗师这个等级中,中品炼药师则是一个分水岭,有的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跨过去,而有些人则是只有一个契机就可以轻轻松松跨过称谓炼药界的小高手。

    自然每个等级的比赛都有奖品,不过最惹人关注的自然是炼药师宗师的最终决赛后的冠军奖励。

    不过这次的比赛与往日不同,没有人知道最后的奖品是什么。但是介于前几届都是一些稀有罕见的珍宝最为冠军的奖品。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介意这次的保密行动。

    因为无论是什么奖励,他们都会为了这一生的荣誉去拼搏。

    第一场的预选赛是所参加比赛的全部炼药师上台,进行一个初步的比拼。赛选出实力突出的炼药师进行接下来的比赛。

    而预选赛对于那些真正脚踏实地成长起来的炼药师很容易,那就是分辨药材性质和火焰比拼。

    因为上午早已举行过了这届炼药师大赛的开幕式,所以下午的比赛很快便正式开始了。

    在裁判一声鸣笛后,所有参数的选手纷纷向着擂台上走去。

    红心知懒洋洋的站起身,侧过头微笑的看着冰血,双眉一挑,用那独特的阴柔声音说道:“比赛开始了,走吧,小师弟。”

    冰血邪气的一笑,慵懒的站起身嫡女宠妾。不得不说这两师兄弟在气质上倒是有几分相似,同样的充满邪气,只是一个邪气中带着几分妖媚,另一个则是充满了阴冷的邪恶。

    同样的一身懒散,好似拥有早已看破了一切,什么都无法提起他们的兴致一样,又好似对于一切都自在必得,充满了狂傲凌然的霸气。

    同样的……充满了杀戮的血气。

    冰血先是走到疯二的面前,底下身自信的一笑,轻声说道:“师父,徒儿上台了。”

    疯二看着冰血慈爱的一笑,点了点头:“去吧,师父在这里等你。”

    冰血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堕翼,轻声说道:“堕翼,在那坐着等我。”

    “是,主人。”

    接着红心知与冰血对着心火公会的其他几位师叔点了点头,并肩走向了擂台。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嘱咐冰血与红心知二人要努力加油,要注意哪些细节,包裹了他们各自的师父。

    每个人都带着十二分自信的笑容看着他们离开贵宾席。

    整个擂台如同一个金字塔一般,塑立在贵宾席正前方的位置。每个参赛人员都是魔法师,自然不需要阶梯,走到擂台下方之后,纷纷飞身而起,轻巧的登上了各自的擂台。

    而这时库洛城城主的声音从擂台下方传来,沉稳的声音没有通过任何扩音幻器便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显然这位库洛城主的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觑的。

    “现在请大家安静一下,大会有个临时决定要想大家汇报。”嘹亮的声音响起,整个会场逐渐安静了下来。

    接着库洛城城主接着开口说道:“临时接到通知,这次比赛的炼药师当中不仅仅有天火炼药师,甚至还有几名神火炼药师。为了避免火焰威压太过强盛,干扰到其他参赛人员。现在请每个等级的天火炼药师到擂台左边,而神火炼药师请到擂台的中央,其他火焰等级的炼药师则是到擂台的右边。每个炼药师请站在各自比赛的炼丹炉前方,我们会在所有人就为后升起符合各自火焰威压的结界,来保证每个参赛人员火焰可以正常祭出。”

    库洛城城主的话刚刚落下,便在整个广场内掀起了一阵议论的热潮。每个人的都惊讶的看着擂台的上的,特别是擂台中央,瞪着一双双大大的眼睛,想要看清楚神火炼药师倒是何方神圣。

    拥有天火本就不易,神火更是难得。炼药师虽然都是魔法师出身,但是却很少有人用火元素来炼药,毕竟魔法元素中的火元素太过爆裂,炼一些低阶的幻器还可以,但是炼制丹药却是很难成功的。大多数的魔法师在年幼的时候被测出有这方面的天赋后,便会去寻找火种吸入体内。还有则是契约一些火系魔兽,用他们的本命火转换成自己的火焰来炼制丹药。

    好的火种很重要,但是却及其难得。大多数的炼药师拥有的不是契约兽的本命火,就是一些地火的火种,幸运的可能会得到天火的火种。向着冰血这种体内拥有本命火的人,简直是少之又少。

    当然吸收火种入体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有好多人都是因为强行吸收了一些比较强悍的火种而导致了火种反噬,轻则焚体毁容,经脉萎缩,成为了废人,重则连命都搭了进去。

    不过,依然有着许多人不怕死的到处寻找火种,费尽心机,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得到高级火种。完全不在乎后果,因为一旦吸入成功,那么等待他们的未来将会是光芒万丈的。

    冰血听完库洛城城主的话后,冷冷的一笑,相比这消息也是那些人的人传达上去的吧。

    毕竟轲牯炼药师公会中可是有着库洛城城主府的人呢嫌妻贵女。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神火一出,就连天火也只有黯然熄灭的份儿。何况还有那么多地火、兽火、植物火。

    这样一样,这场比赛也可以提前进入终极赛了。连火都祭不出,还炼个毛线的药啊。

    各个参赛者虽然很惊讶他们当中竟然有神火的炼药师,但是对于这样的安排却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在种族势压中,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个可不是凭借着谁的魔法修为高就可以胜出的。

    第一层的高级炼药师大多数都站到了左边了比赛区域,右边寥寥几人属于天火炼药师,中央区域完全没有一个人。

    而第二层本就比第二层少了许多人,但是情况跟第一层差不多。

    至于第三层本就只有二十多个人,其中有十多个人都站在了左边的比赛区域,右边仅仅只站了五个人,其中就有红心知、郑川。

    最为亮眼就是站在第三层中央的两个人,冰血和金木公会的一名男子。

    当众人看到冰血和那名金木公会名唤欧阳立旬年轻男子之时,一阵疯狂的惊叫声顿时爆发。

    “我的天啊,那两个人是谁,怎么突然冒出来两个神火炼药师。”

    “那个……那个好像是刚刚跟疯二大师一起进来的年轻人,没想到竟然是神火炼药师。”

    “一个心火公会的神火炼药师,一个金木公会的神火炼药师。而且还都是上品炼药宗师,这下热闹了。”

    观众席上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的看着擂台最高层终于的那两个人,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瞪着眼睛,想要仔细看清楚那传说中的神火炼器师到底是何摸样。

    而就在这时,一道冲天惊呼在这喧闹的广场内轰然响起:“我知道她是谁,她是疯二长老的徒弟,那个十七岁的上品炼药宗师。我的天啊,没想到她还是一名神火炼药师,这人变态到这种天理不容的地步,她到底是什么做到的啊。”

    当人说道一般的时候,整个广场之内已经没有其他的声音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人,硕大的广场内只听那人嘹亮的惊呼。

    然而这一连串的惊呼刚刚落下,整个广场内再次迸发出更为喧嚣的议论声。

    震得主办方只要派人出来安抚观众的心情,而这些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副哀怨无奈的神情不断地向擂台上飘去。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摸了摸鼻子,心中暗叹:这又不怪她,谁让主办方不实现安排好,让他们来了便各就各位就好了嘛,何必还要临时窜动。

    经过了整整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观众席上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然而那一张张充满激动兴奋的面容,却始终没有消失。

    “本城主正式宣布,比赛开始!”

    库洛城城主的声音刚刚落下,擂台上纷纷升起了一个个小型的结界,将每个参赛选手分别包裹在了各自所站的区域内。

    不过……这普通的结界是否挡得住冰血那霸道的自身没有一点火种该有的自觉性的紫火,就不知道了。

    ------题外话------

    这天气真是要折磨死猫猫了。猫猫新房下来后,一定要买空调,这电风扇吹得猫猫头疼死了!这该死的天气,喵嗷嗷嗷!

    宝贝们要注意防暑哦,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