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二章)炸炉的原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师父,谁炸炉了?”

    走在炼药师广场内专门为高层建筑的专用通道内,冰血侧着头看向一直安静的走在身边的疯长老,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以疯长老的实力,他身边的人必定都是炼药方面的高手,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炸炉这样的事情,可是早在疯长老出现的一瞬间,冰血便从那特殊的味道中猜到了原因。

    疯长老身上的狼狈都是因为炸炉导致的,这完全不应该发生在疯长老身上的事情今天竟然发生了,这才是冰血心中疑惑的问题所在。

    疯长老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看向冰血,无奈的说道:“你到底之后看看就知道了。”

    冰血看着疯长老,双眼微微一眯,干脆的说道:“是。”

    这时跟着他们身后的懒长老眉头一皱,快步走上前来到疯长老的身边,表情凝重的看着疯长老,低声说道:“怎么?刚刚又炸炉了?”

    然而懒长老的一个“又”字让冰血再次侧过头,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疯长老皱着眉头看向懒长老,无奈的点了点头:“嗯,问题已经找到了。”

    懒长老眼中划过一抹了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声说道:“看来事情不像我们之前想的那么简单了。”

    接着一段路程,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脚下的步伐在不断地加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们便来到了一个混乱狼狈的仓库,此时这间仓库内站着十几个人,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跟疯长老之前的样子一模一样,一个个灰头土脸,身上到处都是黑灰,好像一个个刚刚从煤矿内爬出来的一样,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此时那十几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凝重而懊恼的表情,站在仓库前方的练习台上,小声的议论这什么。

    而整个仓库就好似刚刚被炮弹狂轰过一样,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

    刚刚走进仓库的懒长老看到这样的情景,满脸震惊的看着练习台的几个人,诧异的问着:“怎么回事,弄得这么严重。”

    这时站在那几十个中间的一名老者缓缓的转过头看向门口,语气沉稳的说道:“你们回来了。”

    “大哥,这小家伙就是我的徒弟,心齐。”疯长老对着大长老点了点头,拉着冰血,轻声说道。

    虽然疯长老的语气平缓,但是冰血依然从这句简单的介绍中听出了疯长老对于大长老的敬重之意。

    大长老看着冰血仔细的大量了一番,随即微微一笑,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温和的说道:“让小家伙见笑了,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就遇到这样的状况。”

    冰血礼貌的点了点头,有礼的说道:“大长老客气了。”

    性质有些急躁的懒长老此时可没有心思看自家大哥跟别人客气,一跃而起来到高台之上,看着满地的碎渣,纠结的问道:“大哥,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为什么仓库内存放的炼丹炉都咋炸了呢。”

    这时冰血好像在空气中闻到了什么一样,微微抬起下巴,鼻头轻动,仔细的感受着鼻尖的味道,脚步轻缓的想着高台走去。

    冰血在动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此时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疑惑的表情看着她。

    冰血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仔细的感受着空气中那一丝微妙的味道。

    突然冰血双眸一亮,快步走到一堆炸炉后的残渣前蹲下,伸出手轻轻的拿起一块炼丹炉的碎片,放在鼻尖大力的闻了两下。

    随即冰血好像发现了什么线索一下,快速站起身走到另一边剩余的几个还未检测的炼丹炉前,弯下腰在炼丹炉内一阵摸索。

    在经过了整整五分钟的时间,冰血终于将手从炼丹炉内抽出来,随即仔细的闻了闻自己的手,这时冰血终于知道了炼丹炉炸炉的秘密。

    “师父!”冰血转过身看向同样走到高台上的疯长老,轻声说道:“这里被人动了手脚。”

    冰血的话刚刚说出口,顿时传来一阵惊讶的呼声。

    “怎么可能,这里我们派人十二个时候乱翻看守,不可能有人进来的。”

    “对啊,而且我们已经查看过了,炼丹炉内没有任何东西,更没有损坏的痕迹,根本不像是被动了手脚。”

    “小子,你年纪轻轻,竟然敢在这么多前辈面前乱下定语,简直……”

    这人的话还未说完,只听一声怒喝从疯长老的口中发出,带着一股强悍的势压瞬间压向那人:“林当,老子的徒弟,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无论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有老子承担着,你瞎咋呼什么。”

    那人顿时脸色一变,快速低下头,一滴滴冷汗从额头滑落,不敢在放声一句。

    然而从始至终冰血的脸上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那些质疑的话都与她毫无关系一般。

    冰血冷冷的转过头看向刚刚怀疑她的那几个人,冷声说道:“如果不是看在本少师父的面子上,本少现在正舒服的坐在休息厅等待比赛,而不是在这里收拾残局。”

    素来做事狂傲,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的冰血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解释,她更加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但是刚刚冰血却难得的看了口,反驳了那个人的话,并且更加难得的做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炼制丹药炸炉的原因会有很多种,有的可能是火焰的威力天强,导致所用的炼丹炉无法承受而炸炉,有的则是因为炼丹师的熟练度过低,导致炼丹炉内的草药元素发生暴动而炸炉,又或者因为人为的损坏,导致炼丹期间所造成的空间波动太过猛烈,被损坏的炼丹炉无法承受而炸炉。但是无论哪一种原因而导致的炸炉都不会像今天这样如此惨烈。只有一个原因,炸炉不是因为火焰和草药元素包括任何一种影响而产生的,而是因为……这个炉子本身被移入了爆炸的原料。”

    “这更加不可能,我们在比赛之前都会先测试一下比赛之时所要用的炼丹炉,而第一项测试不是植入火焰而是先查看炼丹炉内是否有异物。这次我们依然按照检测的程序去检查的炼丹炉,这些炼丹炉都经过了第一项检测,不过却在第二项火焰检测中发生了炸炉的情况。”

    一名站在疯长老身边的中年男子看着冰血,认真的说道。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这个我明白,身为炼药师自然知道检测炼丹炉的程序,但是这些炼丹炉内的东西是无法用手或者是眼睛找出来的,唯一的一个方法就是用火焰,可是……这东西却也是一种遇火即爆的威胁物品。”

    “遇火即爆!”

    听到冰血的解释,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冰血,完全不理解她口中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冰血转过头看向剩余的那些炼丹炉说道:“这些炼丹炉都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

    “这些都是今年从我们总公会那边运过来的,原本库洛城内是有许多我们存放的炼丹炉,但是因为一场大火都不能用了,所以这次的比赛我们才会从总会那边在运送一批炼丹炉过来。”大长老看着冰血,毫不隐瞒的说道。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说道:“这些炼丹炉相比在各位运送到库洛城之前就检测过了吧。”

    “没错,当时都好好的,没有任何异样,所以我们才放心的运来的。”

    冰血冷笑一声,随即转过头看向几位长老说道:“这些炼丹炉估计都被掉包了。根本不是你们从总会仓库拿出来的炼丹炉了,因为这些炼丹炉的内壁都被镶了许多酒精快进去,所以才会在遇到火焰的一瞬间发生爆炸。然而因为这些炼丹炉都是一些普通的炼丹炉,才会被那些普通的酒精块炸掉。我想如果是那些高级炼丹炉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被人……掉了包!”几位长老满脸惊讶的看着那些炼丹炉的碎片,那一颗颗心此时就如同那些碎片一样。

    冰血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后,双眉一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想必,这几位老人家已经想到有能力掉包的人是谁了吧。

    “该死!”一道咬牙切齿的咒骂声从懒老头的口中发出,带着一股淡淡的懊恼。

    突然懒长老双拳紧握,面向大长老,恭敬的弯下腰,满是诚恳的说道:“大哥,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那么轻易的相信那个叛徒,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请大哥惩罚。”

    “哎!”大长老长叹一口气,轻轻的扶起懒长老,有些沉重的说道:“这不能怪你,是他……变了,变得已经让我们完全不认识了。”

    “可是……可是……”懒长老满脸懊恼的看着大长老,懊悔的说道:“如果我没有听信他的话,没有毫无防备的跟他喝酒,就不会让他有机会在我喝多的时候把空间戒指里面的炼丹炉给替换掉,现在……现在!”

    “好了!”疯长老拍了拍懒长老的肩膀,接着说道:“论阴谋诡计十个你都不说他对手,他除了实力不济,那个脑子可是能一个顶十个高手的。”

    “那……现在怎么办,没有炼丹炉,选手们怎么比赛,比赛可是马上就要开始了!

    ------题外话------

    宝贝们,抱歉哦。猫猫心情好差哦,差到……突然想不明白活着的道理。不过,没关系,猫猫明天就好了,一定可以的哦!么么么╭(╯3╰)╮放心吧,猫猫会加油的!爱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