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一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一阵风吹过,空气中竟然夹杂了一股烧焦的味道,随着刚刚那道急速赶过来的身影飘散在这片空地之上。

    冰血皱着眉头,看着挡在自己身影,衣服母鸡护小鸡架势的白发老师,冰血嘴角忍不住一抽。在看看衣服灰头土脸的样子,整张脸几乎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肤色,原本一身洁净的蓝色长袍此时竟然如果掉进了煤堆儿一样。根本看不出这件长袍原本的颜色。

    冰血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小嘴一憋,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家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个疯老头,你出来做什么。”懒长老看着突然冲出来的疯长老,一声怒喝,那双眼眸中竟然带着几分做贼心虚的样子。

    疯长老一声冷哼,大力的甩了一下大大的衣袖,带动起一层黑灰从衣袖上飘落。成功的让冰血再次退后的两步。

    疯长老丝毫没哟发现自己家宝贝徒弟已经离他越来越远,满脸愤怒的看着面前的懒长老,怒喝道:“懒老头,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个魂淡早就知道我徒弟今日要来,而且我徒弟是难得的天才,今年只有十七岁,你竟然还敢来跟老子抢徒弟,你简直的不要脸,无耻下流,不要脸。”

    “哼,我又没见过你徒弟的样子,怎么知道这小子就是你口中说的宝贝徒弟。”懒长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将无赖进行到底。

    就是这个样子的懒长老气的疯长老瞬间炸毛,原地跺脚,怒喝道:“放屁,你他妈的给老子放屁,老子描述的那么清楚,你个魂淡敢说不知道,你是炸炉把脑子给炸坏了吧。”

    懒长老突然老脸一红,别扭的扭过头不看原地跳脚的疯长老,小声嘟囔道:“哼,天才少年能者得之,我能力不比你差,自己有资格跟你竞争,再说这下子应该有更好地发展才对。”

    “你……”

    疯长老气的满脸涨红,刚要开口叫骂,一道清冷淡漠的声音突然传来,阻止了所有的叫骂声。

    “老师,我的验证通过了,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宝贝徒弟发话了,疯长老自然再也顾不上那些讨人厌的人,连忙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冰血,一脸骄傲的说道:“老子就知道,老子的徒弟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么个小小验证更本难不倒你。”

    冰血听到这样,再看看那张笑得一脸得意到有些欠揍的老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淡漠的说道:“不过是验证炼药师徽章和年龄罢了。”

    冰血说道,便面无表情的再次走到了疯长老的身边,看着那一张以及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脸,眉头轻轻一皱。

    疯长老也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形象确实有为视觉效果,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却因为那双比脸更黑的手,让那张脸更加的脏了起来。

    “老师别摸了,越摸越脏。”冰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哦。”疯老头犹如一名犯了错误等待家长驯化的孩子,低着头,绞着手指,满脸的委屈。

    冰血右手微微一动,强制性忍住了抬手扶额的冲动。

    这时一道懒长老闷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小子,我的名声可比这个疯老头响亮多了,炼药的成功率也比这个疯子高,你跟着我以后在幻景地域的法杖必定比跟着他好多的,要知道没有一个大势力不给我懒老一个面子的。虽然这疯老头地位与我差不多,但是他常年窝在这里早已与外界断了联系,将来你要是想靠他的人脉在幻景地域内行走,可是完全不可能的。”

    “喂,懒老头……”疯长老刚要转过身开口反驳,冰血那清冷淡漠的声音再次阻止了他的叫骂。

    “老师!”淡淡的连个字带着几分慵懒与邪恶的气息,还有几分刺骨的冷意,成功的阻止了疯长老口中所有的叫骂。

    冰血转过头看向懒老头,在目光从疯长老的身上转移到懒长老身上的一瞬间,那抹淡淡的敬重和温柔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在冰血眼里无论懒老头的实力是否比疯长老刚强,地位是否早已超过疯老头,她都不在意。就好比,别人家过得好与不好,富有还是贫穷都与她无关,那都是别人家的,永远都不会成为她的。

    然而冰血眼神一瞬间的转变,懒长老和疯长老都看的清清楚楚,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疯老头脸色的愤怒彻底消失,笑的一脸得意,而懒老头原本带着几分骄傲的神情此时变得有些失望和无奈。

    而冰血接下来的话,也验证了懒长老和疯长老早已猜出的结果。

    “如果你我二人之前不是仇敌的话,那么前辈身份高低,实力的强弱都与晚辈没有任何关系。我墨心齐既然认了疯长老为师,那么他便一辈子都是我墨心齐的师父,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的。哪怕有一天他什么都没有了,实力势力名誉都失去了,那么他依然是我墨心齐心中敬重的师父。”

    淡然的一瞬间,声音中带着一片清冷却如同一股暖流般流进了疯长老的心里,疯长老就这样淡淡的看着冰血,原本有些夸张的得意笑容满满收敛,满满的变得一片柔和与慈爱。即使那一脸早已看不出原色的黑灰,也无法阻挡的了那一抹从疯老头脸色射出来的慈爱光芒。

    突然连串爽朗的笑声从懒长老的口中发现,让所有人的心微微一颤。完全弄不明白,这懒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愤怒过头,才会这样奇诡的大笑。

    冰血也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位突然抽风的懒长老。

    只见懒长老满满收回笑容,轻轻拍了拍疯长了大肩膀,丝毫不介意沾了一手的黑灰,有些羡慕嫉妒恨的说道:“哈哈哈,疯子啊,你命可真好,竟然能遇到这么个无价之宝,真是羡慕死老头了。哈哈哈。”

    “哼!那当然!”疯长老一脸得瑟的扬起下巴,竟然没有了刚刚的剑拔弩张,笑的一脸欠揍样。

    这下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多多少少也看出来了,原来一见面就干仗的老头是多年好友。

    冰血有些鄙视的看着眼前勾肩搭背的两个老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随即单手一挥,一声召唤在众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降下:“水潭之浴。”

    “哗啦”一声清脆的流水声响起,顿时众人瞬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瞬间一片抽气声纷纷响起。

    只见原本还勾肩搭背笑的一脸和谐的懒老头和疯长老此时犹如落汤鸡一样,满脸惊诧的站在原地,而疯长老脚下正滴答滴答的滴着黑泥水。而原本已经没有原来肤色的脸,此时已经便的白白净净。

    “小齐。”疯长老满脸委屈的看着冰血,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家的宝贝徒弟竟然会一下子淋了自己一个落汤鸡。

    “他脏,你淋他就好,干嘛连我一起淋。”懒老头满脸僵硬的看着冰血,嘴角一抽一抽的。

    然而冰血的脸上竟然没有意思感到不好意思的表情,隐隐约约还透着几分理所当然的样子,冷静的说道:“您身上刚刚也沾到了,晚辈帮您洗洗。”

    “你……你……你这个……臭小子。”懒老头满脸抽搐的看着眼前那个让自己手很痒的臭小子,但是……但是……他却该死的舍不得。

    “进去吧。”冰血依然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冷声说完,便率先向着大门走去,此时就算懒老头还没有那通行证给他,那些将刚才的事情从头看到尾的守卫士兵也不敢去拦冰血的路了。

    那懒长老和疯长老,别人不认识他们,这些库洛城的士兵可是对这二位熟悉的不得了,这二位护着的人想要进炼药师广场,就算冰血不是炼药师,估计他们都不敢拦着。

    然而当疯长老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毫不在意的单手一挥放出一团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瞬间烘干后,笑眯眯的跟着冰血向入口走之时,原本最为检测员的疯长老竟然也跟着向入口走去,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后发传来,带着几分胆战心惊的感觉:“那个……懒长老,检测的事情……”

    刚刚烘干自己的懒长老,原本一脸清爽的表情在听到这声音后,顿时表情一变,冷冷的转过头,大吼一声:“敢让老子去当那个吃力不讨好的检测员,你们是想去我的连药房参观是不是。哼!”

    懒长老说完,便毫无心理负担的走了,势必将不负责进行到底。

    当冰血、堕翼和疯、懒两位长老的身影消失在入口时的一分钟之后,一阵杂乱的喧嚣声瞬间从这篇空地之上爆发开口,所有人都在议论着刚刚的事情,包裹那几名检测员。

    刚刚那位冒死唤住懒长老的检测员依旧保持的那个动作呆呆的看着入口,满脸委屈的说道:“明明是懒长老自己主动要来当检测员的啊。”

    这名检测员刚刚说完,另一个连忙说道:“我听说懒长老之所以来当检测员,是为了等待什么人的。”

    ------题外话------

    宝贝们要注意身体哦。最近天气实在是太人了,各种高温。猫猫今天去看期盼已久的电影,小时代。结果……丫的……老子不仅中暑,还丫的紫外线过敏了,而是是喵了个咪的脸上……呜呜呜呜!~(>_

    _<)~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