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十七岁的上品炼药宗师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炼器师广场不愧是为库洛城一大特色,整个建筑都显得格外大气壮观,外围是用坚固的花岗岩砌成,将整个广场围城一个圆形,最外围的高墙高达百米,整个广场的占地面积大概有几万平方米,足足可以容得下几百万人。

    四周是一圈看台,从上到下呈梯状,方便前来观看比赛的人群落座,而大门的正前方正式专门为前来观看比赛的上等贵宾的看台,四周用防御力极强的结界包围着,以防有人趁着比赛而作乱。

    下方是按照等级区分的比赛台,最高的比赛台足足有十米高,是用来供给神火炼药师比赛只是用的。而每个比赛台的四周都有一个结界包裹着,一是为了防止炸炉伤到其他人,二则是为了防止有人干扰比赛。

    此时擂台四周已经有了不少人早已等到了位置上。而作为供给各大势力的贵宾们落座的贵宾区陆陆续续也来了不少人。

    而广场的门口开设了两条通道,一个供给前来观看比赛的人进入的,一个则是给前来比赛的炼药师进入。

    两个入口的两旁分别站立了两排士兵,一个个表情认真严谨,时刻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在两扇大门的旁边各自摆着几个桌子,是为了验证前来广场之人的邀请函或者是炼药师的等级徽章。

    所以的程序都显得十分严谨慎重,同时也表现出库洛城对于此次比赛的看重。

    冰血在半路上跟赤子繁他们分道而行,但是两方人却没有相距很远,毕竟他们的目的地都是相同的一个地方。

    所以当冰血刚刚来到比赛场面前方之时,赤子繁等人随后也进入到了广场前方的空地。

    前方观众席的大门前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相对于这边,前往比赛区域的大门前就显得人少了许多。

    当赤子繁等人看到冰血竟然直接走向了炼药师徽章验证处之时,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赤子繁、常浩右二人连忙快走进步来到了冰血和堕翼的身边,开口说道:“心齐,这边是炼药师的验证处,如果观看比赛的话,是另一个入口。”

    冰血微微侧过头看着赤子繁与常浩友,淡淡的一笑,轻声说道:“我就是来比赛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炼药师的比赛,你又不是炼药师,比什么赛。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邰珠满脸讽刺的看着冰血,好似突然找到了报复的机会,丝毫不想放过。

    “邰珠!”邰寻警告的看向邰珠,语气中带着几分冰冷。

    冰血却毫不在意的看着邰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声说道:“谁说我不是炼药师。”

    冰血说完便走向刚刚空出来的炼药师验证处的长桌前。

    长桌的另一边坐着一名满头白发,却有着长长的黑色胡子的老头,不过冰血却没有多看一眼这有些诡异的拉头,淡淡的说道:“我来验证。”

    “名字。”老头头也不抬,懒散的说道。

    “墨心齐。”冰血淡淡的说道,也不介意老头的态度。虽然眼前的老头看上去很普通,除了那一头黑发与白胡子不协调以外,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但是冰血却敏感的从老头那若有似无的呼吸中感觉出这老头不简单,而且必定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冰血报完明白后,老头再次懒散的说道:“徽章。”

    冰血二话不说,直接从黑晶戒指中拿出徽章,随意的丢到了老头的面前,就好似那根本不是一个高贵职业的象征,而是一块可有可无的废铁一般。

    然而就是一个这样看起来随意又自然的动作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不过大多数都在觉得冰血这么做是嚣张狂妄,纷纷露出了鄙夷不屑的眼神,有的甚至开口大声讽刺。

    但是冰血却好似完全听不到一样,依然悠然自得的站在原地。

    不过就是这样的态度,让那怪异的老头终于抬起头了头,一双满是精锐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冰血,足足看了十多秒。

    而冰血也毫不在意的站在原地,大大方方的让老头看。

    怪异老头双眉一挑,在看着冰血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感兴趣的光芒,嘴角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不过却很快的消失在了脸上。虽然速度很快,但是却依然被冰血抓了个正着。

    突然老头脸色一变,原本显得毫无力气,懒懒散散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傲慢起来,仰着下巴看向冰血。虽然此时老头是坐着的,但是众人却有种此时老头是在俯视他们的错觉。

    就连冰血也有一瞬间是这样的感觉,但是随即便消失了。冰血知道这就是老头气势的压迫,才会让众人有了这种错觉。

    冰血仅仅只有一瞬间感觉到了,那是因为她那诡异的血脉是不容许任何人的气势压在她之上的。所以当感受到老头的这股气势之时,产生了自动护住的效应。

    对于自己血脉的诡异,冰血依旧完全习惯了,所以她根本就毫不在意,瞬间适应。

    老头也感觉到了冰血的变化,在看向冰血的那双眼中的光芒更加的明亮。

    老头连忙低下头看了看那枚被冰血随意的丢在桌子上的徽章,当看到徽章上面的符号是“上品炼药宗师”之时,老头突然眉头微微一皱,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再次恢复成了原本的懒散摸样。

    在老头的认知了,炼药师等级到达这个级别,年龄必定已经上千岁了,就算天赋极高的人,年龄也将近千岁,根本不符合他的要求。

    随即老头有些懊恼的瞪了冰血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小子,这次炼药师比赛年龄可是有限制的,必须在千岁以内的炼药师才可以参加。”

    冰血听到老头的话,忍不住嘴角一抽,额头瞬间滑下一排黑线,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前辈,晚辈的年龄距离千岁还有很长远的一段距离。”

    “额……长远。”怪异老头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随即轻声说道:“来参加比赛必须通过测生石确认年龄才可以通过。”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老头的话。因为在幻境大陆内,年龄虽然不重要,但是如果在未经对方同意就用测生石去查看对方的年龄的话,是对对方的极大的侮辱,是绝对不予许的。

    老头看到冰血点头同意,连忙拿出测生石头,灵力快速输送到测生石内,突然一道银色的光芒从老头手中的石头内射出,投入到冰血的身上,不到五秒的时间,那道银色光芒突然从冰血的身上反射到半空中,顿时一片倒吸气声纷纷响起,随即是一片死寂。

    “我的个娘啊。”一声尖叫从老头的口中发出,随即只见原本还安安静静的坐着椅子上的老头,突然一个高从长桌内蹦了出来,满脸扭曲的看着半空中的熟悉。

    “十七……”

    “竟然……竟然是……是十七岁。”

    原本还伶牙俐齿的怪异老头瞬间变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这时一道满是惊异的声音从老头的身后传来,正是另一个桌子上的测试师“我的天啊,十七岁的高级炼药师吗?”

    然而这位测试师的话还没有全部说完,只听怪异老头一声厉吼:“放屁,你他娘的才是高级炼药师,你他娘的全家都是高级炼药师。”

    那名年轻的测试师被老头骂的满头雾水,一脸的委屈,弱弱的说道:“长老,我……我……我本来就是高级炼药师啊。”

    怪异老头顿时气的满脸涨红,对着那名年轻测试师一声怒吼:“给老子滚蛋。”

    随即怪异老头满脸笑容的看向冰血,原本容光满面,没有一点皱纹的脸上突然被硬硬生生挤出了一个包子脸,看的冰血心直抽抽,竟然忍不住的向后退了两小步。

    然而老头也毫不在意,在冰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便一把抓过冰血的胳膊,笑眯眯的说道:“嘿嘿,这小子可是一个十七岁的上品炼药宗师啊。”

    老头的这一句话瞬间犹如一个天雷一般狠狠的砸在了众人的头上,砸了所有人满眼冒金星。

    不过此时冰血可没有时间去观察别人在听到这句话的震撼,她此时正满脸无奈的看着那只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

    果然……眼前的这个老头不一般。

    上次自己没有躲过白发老师,这次同样没有躲过眼前的这个老头,而且依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冰血懊恼的摇了摇头,随即双眸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芒,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前辈,我可以进去了吗?”冰血此时的心情欠佳,脸上的表情自然少了许多,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老头,声音也变的冷若冰霜。

    不过此时怪异老头正处於高度兴奋中,自然忽略了从冰血身上释放出来的强大冷气,更加没有看到此时冰血的身边出了一直跟着她的堕翼和自己以外,再没有一个人。

    就连跟着冰血走过来的赤子繁、常浩右等人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嘿嘿,小家伙,老头也是炼药师,老头教你炼药吧。”

    老头满脸讨好的看着冰血,然而当冰血刚要开口拒绝之时,一声满是愤怒的厉吼,带着几分气急败坏的语气从后方大门内传出:“该死的懒老头,给老子放开老子的宝贝徒弟。”

    ------题外话------

    艾玛……婆婆身体这两天不好。所以家里的家务活和做饭洗衣服都抱在了猫猫身上,今天从挣开眼睛就没停下来过。晚上五点多才全部弄好,结果……猫猫睡着了……⊙﹏⊙b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