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前往炼药师广场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天空刚刚破晓之际,冰血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逐渐明朗的天空,清风徐国,带来了几分微凉的感觉。

    冰血嘴角微微勾起,眼中划过一抹无奈,随意的揉了揉有些凌乱的长发,轻声叹了口气:“竟然,就这样在院子里睡着了。”

    “主人,你醒了。”堕翼面带微笑的看着冰血,声音如同这清晨的晨露,清澈透亮。

    “恩,没想到昨晚竟然睡着了。”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坐起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原本有些迷茫的双眼顿时一片精锐。

    堕翼轻轻的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主人,你最近太累了,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睡着了也正常。”

    冰血站起身看向客房的方向,问道:“江英碧起来了?”

    堕翼对着冰血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已经醒过来了,白灵刚刚过来说那位江英碧已经醒了,不过一直在房间内,并没有出来过。”

    冰血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说道:“呵,这位无法修炼的千金小姐,竟然起的这么早。”

    堕翼明眸闪烁,微微一笑:“主人,既然知道她有问题,为何不将她留在身边观察,非要今日将她送回去呢。难得,您是想借机进入司城家?”

    冰血摇了摇头说道:“司城家乃是豪门大户,既然他们能盯着上,大概就知道了我和炼药师公会的关系。我可没有兴趣家人他们任何一个势力,况且我想,只要库洛城有白发老师在,那么我根本就不需要依靠任何一个势力。送江英碧回去,不过是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去应付他们罢了。况且,我相信司城家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既然如此……我刚好可以看看,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这样也好从中看出他们到底是要找什么东西了。”

    “对了,白灵昨晚有没有找到司城家?”冰血这才想到,白灵既然能来报告江英碧醒过来了,看样子是早就从司城家回来了。

    堕翼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回来了,不过白灵说他只能在司城大宅的最外围飘动,里面有高手坐镇,远远就感受到了高手的气息,他根本连找不到机会进入到内宅,最后只好无功而返了。”

    冰血低着头沉思了一下,随即抬起头看向堕翼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只有随机应变了,无论这几个大家族想要做什么,估计都不敢轻易来炼药师公会。一会你送江英碧回去,我去炼药师。明天早上比赛前出来。”

    “是,主人。”

    堕翼送江英碧离开之时冰血已经进入到了炼药师,自然没有见到江英碧。而江英碧则是带着一脸失望的离开了炼药师公会。

    经过这段时间对于环境大陆内比较独特的草药的性质的学习,冰血已经将所有白发老头笔记上的独特草药的性质全部记了下来,而且已经可以更好的将这些草药性质之间相互结合到一切,炼制出一些丹药出来。

    加上她体内独有的毒火,来利用这些草药连炼制出的一些毒药,品阶都是上品。

    炼药师公会的炼药房与旁边的草药仓库是相同的,这里的草药品种繁多,有很齐全,除非一些稀有珍贵的草药没有外,其他大部分都会多多少少有一些。

    一天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冰血还没有将手里的丹药研究透彻之时,时间已经到了即将出发之时。

    冰血从炼药室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温暖的太阳远远的挂在天空,寓意着今日的好天气。

    踏着清晨的阳光,冰血带着堕翼肩膀上趴着可爱的小玄武,悠然的踏出了炼药师公会,向着库洛城最大的炼药场走去。

    库洛炼药广场是库洛城最大的广场,而那里平时都是完全关闭的,不允许任何随意进入,包括库洛城的城主大人。那里更是除了炼药师比赛以外,不会举办任何一项比赛,包括了跟炼药同等级别的炼器。

    冰血走在前头,堕翼紧紧的跟在身后。两个人悠然自得的摸样好似在逛大街一般,丝毫没有意思即将比赛的压迫感和紧张感。

    平日里就十分繁华热闹的街道此时更甚,整条街道上到处都是宣化与议论声,而且人流量也明显的比之前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所有人的方向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库洛炼药广场,专门为炼药师设置的广场。

    此时最让冰血感到疑惑的是,整条宽敞到可以同时并排跑五两大马车都不会相互打架的街道,此时竟然分成来两批人。

    整条宽敞的街道上,左右分成两批人,中间隔了差不多两米左右。

    让冰血惊讶的还不是这里,而是这两边的人。

    一边是前去广场观看比赛的普通人,而另一边的人,每一个人的胸前都佩戴者一枚炼药师徽章,等级高矮不一,但是却同样的让人看着别扭。

    偶尔会看到七七八八个人围着一名炼药师,跟前跟后嘘寒问暖,不断地献着殷勤。

    不过却没有一辆马车从街道上路过,据说这是库洛城的规矩,凡是在比赛期间,大街上都不可以有马车通行。

    越往前走,见到的炼药师越多,大街小巷随处可见那一脸高傲,仰头挺胸,偶尔会满脸轻蔑的看向另一边的一群城民。

    然而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高贵职业者,今日在这库洛城的大街上却显得十分平常,时不时的就会遇见几个,不过大多数的炼药师都是十分高贵的,哪怕是同一个公会或者是团队的炼药师之间都是各怀鬼胎,暗自较量比拼着。所以相对于街道另一边的热闹景象,这边专门为炼药师所开辟的道路就显得十分的安静。

    不过冰血发现此时路上行走的炼药师等级都不是很高,打从她从炼药师公会走到大街上到现在,最高等级的炼药师也不过是高级炼药师,不过冰血知道这里的高级炼药师所炼制出来的丹药一定比浩瀚大陆的高级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品级高,只因为这些炼药师本身的修为等级就比浩瀚的那些炼药师高,精神力自然也高出一些,可以将草药中的药液提炼的更加精纯,炼制出来的丹药的等级自然也比浩瀚大陆的高级炼药师所炼制出来的丹药品级自然也高出一些。

    “主人,您的紫火已经晋级成为了神火,本身紫色火焰就较为特殊,就算使用紫火所释放出来的其他火焰也都发生了变异,虽然没有紫火本体的威力大,但是却也都在神火的等级,这次的比赛,您打算用神火去参加比赛吗?”堕翼在看向冰血之时,眼中带着几分认真的凝重。

    冰血沉思了几秒钟随即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契约兽当中只有小怪的烈焰雄狮本命火算是正常一些的,但是小怪还没有苏醒,随意动用他的本命火,我担心会打扰到他。况且他的本命火早就随着他实力的提升而发生了变化,黑鳞的火焰当中含有黑暗元素更加不能随意使用。再说他们都在沉睡,我也不可能因我这件事儿而去打扰他们。”

    冰血说道这里,侧过头看了看堕翼,嘴角勾起一抹狂傲的笑容,轻声说道:“无所谓了,这本我们来这里本就是想要借这个机会造出一些声势来的,既然如此,那么……岂不是名声越大越有利。至于之后的麻烦,就顺其自然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紫火是我墨心齐生命的一部分,是我的本命契约火焰,那么我就绝对不会去逃避紫火所带给我的一切。”

    堕翼听了冰血的解释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堕翼明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堕翼都会在主人的身边。”

    冰血轻轻的笑了笑,眼中带着只对自己人才会流露出的温柔。

    而趴着冰血肩膀上的小玄武同样不甘寂寞的伸出小脖子,急切的说道:“还有小武,小武也不会离开主人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小武都会留在主人身边,跟主人一起去面对的。”

    “好,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冰血宠溺的看着小玄武,温柔的揉了揉小玄武的头。

    冰血正随着人群向着炼药师广场前进,这时一道带着几分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隐隐约约中能听出几分激动的神情。

    “心齐阁下,堕翼阁下。”

    冰血与堕翼同时停下脚步,闻声转过身一瞧,正式赤子繁、常浩右几个人。而站在他们前方的还有两名中年男子,看两人的长相与赤子繁、常浩右二人有六七分相似,大概是与他们两个人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赤子繁、常浩右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几分疏离的冷漠。

    然而赤子繁、常浩右早已习惯了冰血的冷漠,自然没有放在眼里。不过其他人可就不这么认为了,但是犹豫他们对于冰血的手段和堕翼的实力有所忌惮,自然不会太过表现出来,最后在背后使使绊子罢了。只要没有触碰到冰血的底线,冰血估计连正眼都会看他们一眼。

    赤子繁与常浩友快步走到了冰血与堕翼的面前,先是对堕翼有礼的点了点头后,随即看向冰血,开心的说道:“心齐阁下,我们刚刚还在说会不会遇到你,没想到转个弯就碰到了,还真是有缘呢。”

    “是啊,阁下这几天可好,住在什么地方。我们回到家后就去酒店打听过阁下,可是到处都没有您和堕翼阁下的消息,还以为您离开了呢。”

    常浩友发挥了他话夹子模式,还未等冰血讲话便哗哗哗说了一堆,听得冰血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黑线。

    冰血眼中划过一抹无奈,冷声说道:“我们没有住在酒店,而是住在老师家里。”

    听到冰血说住在老师家里,赤子繁、常浩右齐齐一愣,错愕的看着冰血,刚要开口,站在他们身后的邰珠便抢先一步,率先开了口。

    “老师?”邰珠惊讶的看着冰血,一脸不屑的说道:“哼,我看你们是没有钱住酒店,却死要面子,所以才谎称住在老师家里吧。你们连着库洛城都进不来,现在竟然说有老师住在库洛城,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啊。”

    冰血冷冷的看着邰珠,双眸一片幽深,看着邰珠的眼神犹如再看一个毫无威胁了的死物一般。

    冰血清冷的声音丝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在我眼里连三岁小孩子都不如。”

    “墨心齐你说什么,在库洛城竟然还敢如此跟本小姐讲话。小心……”

    “邰珠,你给我住嘴。”赤子繁对着邰珠一声厉喝,同时他与常浩友的表情也变得十分难看。

    常浩友嘴角挂着一抹冷笑,手里随意的煽动着折扇,声音变得悠扬而带着几分冷意:“邰珠,你毫无良心的威胁自己的救命恩人,丝毫不顾墨心齐阁下将你从危险的丛林带出来,还帮着我们找到方舟将我们所有人即使送回参加比赛。这些我们都不管,因为那完全是你一个人的品质素养问题,我们既不是你的爹娘又不是你的恩师,自然无权利管这个。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墨心齐阁下现在可是我和赤子繁的朋友,我们敬重的人,你当着我们的面如此威胁我们的朋友,最重要的是还拿你的身份作为威胁的筹码,这是完全不将我常家与赤家放在眼里喽。”

    常浩友的话让邰珠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双拳紧握,气的浑身颤抖。

    然而当邰珠刚要开口之时,赤子繁冰冷的声音接着传来:“邰珠,别以为我们同是轲牯炼药师公会的成员,你就可以当着我们的面随意放肆,你最好不要忘记,我们可不仅仅是轲牯炼药师公会的成员。”

    “你们……你们……”邰珠表情扭曲,颤抖的手指指着赤子繁、常浩友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两个竟然帮着一个外人如此羞辱我,你们……”

    这时一道沉厚的男声从几个人的身后传来,带着几分不容抗拒的威严:“邰珠,闭嘴。”

    邰珠闻声猛地转过头,先是微微惊讶的一下,随即好似溺水之人终于抓到了一颗木舟,连忙快步跑到了那名男子的身边,满脸委屈的抱着那人的手臂,不依不饶的说道:“大哥,赤子繁、常浩右他们两个帮着外人欺负我,还有……还有那个叫墨心齐的臭小子他竟然胆敢侮辱我,大哥……你一定要为小妹做主。”

    刚刚走过来的那名男子正是邰珠的哥哥邰寻,同时也是库洛城一品家族邰家的少家主。

    邰寻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眼中划过一抹失望的神情,随即脸色一变,变得一片冰冷,眼底深处更是如千年寒冰般,让人看不到一丝情义。

    而当邰珠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哥哥之时,猛地看到了那双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冰冷眼神竟然出现在自己最为熟悉最为亲近的大哥眼中,突然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从邰珠脚底直接窜向脑门,让她整个人嗡的一下愣在了原地。

    然而邰寻的话更加确定的告诉了邰珠,她……没有看错,眼前这个突然变得冰冷无情的人正是自己的亲大哥。

    “邰珠,你太无礼了。怎么可以如此跟贵客这般说话,父亲平时教给你的家族礼仪都忘到脑后去了。比赛结束罚你去祠堂思过三天,不许吃喝。”

    “大……大哥。”邰珠整个人完全呆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亲大哥,她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亲大哥。

    然而邰寻却没有理会自己之前最为疼爱的妹妹邰珠,而是转过头看向冰血,在那一瞬间,那双冰冷的眼眸中快速划过一抹诡异的神情,随即冰冷褪去,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邰寻一身高贵的气质,轻轻的走到了冰血的前方,在距离冰血一米多的地方停了下来,十分绅士的对着冰血点了点头,随即笑的一脸随和的说道:“想必阁下就是多次救了家妹的墨心齐阁下了。在想邰寻,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邰寻,丝毫没有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概念,毫不客气的说道:“顺手罢了,没想过救她,所以不必谢我。”

    邰寻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能如此回答自己,就算是想要抬高身价,装装高傲贵气,也不会这般没有脑子的说出这么一句绝对会得罪人的话来。

    除非……

    这人所说的话,就算她心中所想。

    那么……这人也太过嚣张了些,可是却嚣张的让人无奈又无语,甚至完全没有理由去生气。

    因为人家根本就不需要你去答谢,救与不救是人家的意愿,就算不救,也没有理由去怪罪人家。更何况人家还救了,不管是顺手还是刻意的,反正人家是把人救回来了,这就是恩。

    无论他邰家领不领情,都不能让外人找到一丝邰家的毛病,这可是一个一品家族的荣誉问题。

    所以邰寻根本没有办法去指责冰血所说的话,如果他真的发火了,他敢保证,不超过一个小时,整个库洛城的人都会知道他们邰家竟然忘恩负义,对待救了他们邰家大小姐的恩人恶言相向。

    所以此时,邰寻就算心里在不舒服也要将这口气给死死的压下去。

    而且还要保持一副一品家族少家主该有的气度和优雅风范。

    知道邰寻对着冰血好不介意的微微一笑,依旧是那副优雅高贵的神情,只是眼中偶尔流露出的孤傲神情,让外人看出邰寻并没有看上去那般随和。

    “呵呵,墨心齐阁下客气了,无论如何您都是我们邰珠的救命恩人,这个恩是我们邰家一定要报的,不然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说我们邰家是忘恩负义的小人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邰寻回家后,必定会受到家族的严重惩罚的。”看着冰血的冰冷,邰寻只要上演苦情戏,企图撼动冰血那颗冰冷的心。

    可惜……他找错人了。

    冰血冷冷过的看了一眼邰寻后,毫不客气的说道:“那是你家的事,与本少无关。”

    冰血说完这句话便转过头看向赤子繁、常浩右点了点头,淡漠的说道:“老师还等着心齐去报名,先走一步。”

    ------题外话------

    ⊙﹏⊙b汗,果然老了,今天早上四点多睡的,下午才起来,迷迷糊糊写了一会又睡着了,然后就被叫起来做饭。额……由于猫猫技术太差,所以做了很久。吃完饭又继续写,等老公下午又给他做饭。

    按理说,猫猫在家是不做饭的,可是今天婆婆身体不舒服。╮(╯▽╰)╭那个啥,先五千字,明天猫猫会继续加油滴。(⊙o⊙)…这算突破不,也不知道最近脑子怎么了,总是卡克,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什么好了。~(>_<)~其实今天可以更多的,不过猫猫醒来之后,把昨晚写的全删除了,迷迷糊糊写的果然太烂,猫猫坚决不灌水。明天继续,么么么╭(╯3╰)╮还有五千欠着,争取明天扑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