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七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心齐。”当江英碧跟随堕翼来到前院的餐厅时,正巧看到冰血端着一盘刚出锅的炒菜从厨房走过来,当下江英碧立刻笑的一脸灿烂的迎了上去,伸出手准备接过冰血手中的盘子。

    “不必了。”冰血一手托着盘子,一手轻轻的将江英碧的手推开,脸上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没有击退江英碧一丝热情。

    也不知道江英碧是故意无视,还是已经习惯了冰血的冰冷,竟然完全没有收到一丝介意。

    江英碧愣愣的看着自己那双刚刚被冰血轻轻推开的手,随即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让冰血的眼中快速划过一抹疑惑,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堕翼,眼睛一抽。

    堕翼也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江英碧,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的心里到底是想写什么。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绕过江英碧,端着盘子走向餐桌。

    这一顿饭下来,江英碧那张清秀的小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灿烂的笑容,让冰血一度以为,她所做的食物已经好吃到可以让人有了幸福的感觉。导致她今晚比平时多吃了小半碗的饭,不过始终没有品尝出来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同。依旧没有小心导师做的好吃。

    这辈子她唯一吃过最好的饭菜就是小心导师亲自说的每一桌菜。那也是唯一她可以吃出幸福味道的饭菜。

    “很好吃!”冰血挑了挑双眉,疑惑的看向吃的一脸幸福的江英碧,小声的问道。

    “恩”江英碧用力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饭菜。”

    “额……恩。”冰血嘴角一抽,僵硬的点了点头,她突然有些怀疑,这姑娘不仅仅是体制有问题,也许连脑子都有点问题。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端着碗筷走回了厨房,继续她的临时保姆事业。

    堕翼将江英碧送回房间后,隐身的白灵继续留在江英碧的房间监视着江英碧的一举一动。

    在夜幕降临的后,冰血和堕翼二人同时消失在了公会内。

    “主人,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啊。”

    堕翼站在一栋三米高的围墙下,好奇的看着冰血。

    冰血观察了一下四周,随即缓缓放出精神力发现围墙的另一边没有人或者是暗卫后,对着堕翼轻声说道:“这是西门世家的住宅。”

    堕翼听到冰血话后,双眉一挑,双眸快速闪过一抹精锐,随即跟着冰血的身形快速向上一跃,消失在了高墙外。

    “主人,你不会是怀疑那个江小姐是西门家派的吧。”堕翼悠哉的跟在冰血的身后,一点偷偷潜进别人家里的自觉都没有。

    冰血摇了摇头,随即侧过头看向堕翼说道:“我相信那些人没有那么白痴,我们现在在库洛城没有门路和人手去查探江英碧的身份,但是这库洛城数一数二的西门世家可是有这个能力的。”

    堕翼了然的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宠溺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来西门世家是来坐收渔翁之利的。”

    冰血双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邪邪的说道:“没错,省时省力,方便快捷,干嘛不要。”

    冰血与堕翼说话的功夫,冰血的神识已经精确的找到了西门世家二少爷的院落,而这位二少爷正式白日里教唆手下企图强抢江英碧回府的人。

    冰血和堕翼悄声无息的来到了一所华丽的院落,然而此时里面正歌舞升平,透着打开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正聚集着十多个年轻子弟,此时已经喝得东倒西歪,各自怀里都搂着一名长相艳丽,穿着暴露的女子。整个大厅内都弥漫着一股奢华糜烂的气息,让人闻了便会有种作呕的感觉。

    冰血站在屋顶,看着里面的景象,眉头不由一皱,眼中划过一抹厌恶的光芒。

    一道道吵杂的声音从里面大厅内传出,甚至有的女子已经赤身luo体的趴在了男子的身上,不断地上下涌动起来。

    更过分的是,有个角落,竟然有四五个男子共同用着一名女子,那一张张笑的极为猥琐恶心的脸孔,让冰血有种想要将他们所有人都杀了的冲动。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场面,这样的人。

    “在这里实力为尊的世界,女子生来便没有男子有优势。因为很少有女子的天赋高过男子。所以大多数的女人都成为了男子的附属品,有的甚至成为了高门子弟的玩物。那些天赋极低的女人,凡是长得漂亮一些的,通常都会成为礼物被那些贵族送给想要拉拢的对象。就如同一间没有生命的物品,唯一的价值可能就是供有这个爱好的男子玩弄。”堕翼看到冰血皱起眉头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冰血此时已经恢复成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冷冷的看着下面,冷声说道:“既然生来就已经任命,从未想过去抗衡,从未想过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的话。那么这些女人从来就不值得任何人同情可怜。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爱惜他们。”

    冰血说道这里,冷冷的转过头看向堕翼,嘴角勾起一抹狂傲的笑容,一股君临天下的威严迸发而出,声音依旧冰冷刺骨:“虽说女子不如男,虽说命运无法改。那些不过是那些自大的人所编造出来的妙论罢了。只要努力,只要不怕死的努力,不怕失败的努力,没有谁会说那个人是失败的,是无法成功的。”

    堕翼有些发愣的看着冰血,愣了两秒钟后,堕翼突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对着冰血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甚至带着几分激动的神情:“恩,堕翼明白。主人说得对,根本没有什么命运无法改。我命由我不由天,除了我自己,没有人有资格去规划和控制我自己的命运。只有我自己可以,也只有我自己可以去改变。”

    冰血淡淡的一笑,转过头再次看向下方大厅。她一点都不同情里面的那些女人,可以鄙视她冷血,也可以厌烦她的无情。虽然她同样身为女人,但是她确是一个不一样的女人。

    冰血皱眉,只是因为她为下面的那些女人感到悲哀而已。也许她有能力救得了她们,但是她却没有能力救得了这个世界上生活在如此低等的其他女子。她不是神,更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当个救世主,她是恶魔,一个满身杀戮的恶魔。

    她只想好好的守护她爱的人,这就够了。

    毕竟,恶魔……是当不了救世主的。

    这时一名小厮一样的男子匆匆忙忙走进大厅,快步都到主位上的那名身穿一身华服的男子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两个人一同从大厅内走了出来。

    “那个人就是西门家二少爷,我们跟上去。”

    冰血指着刚刚从大厅内走出来的两个人,快速传音给堕翼后,便消失在了大厅的屋顶上。

    “少爷,刚刚下面来报,已经查出那名女子的身份了。”

    一间昏暗的书房内,一道尖细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带着几分柔弱。

    “哦,来跟本少说说,是哪家的姑娘?”西门开刚懒散的靠在椅背上,随意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声音中带着阴郁。

    小厮犹豫的一下,随即开口说道:“是……是司城家的三小姐司城美千。”

    “司城家的三小姐?”西门开刚听到小厮的汇报,微微一愣,随即连忙坐起身,惊讶的看向小厮。

    西门开刚仔细想了一下,随即转过头看向小厮,有些诧异的说道:“怎么可能,司城家直系中不是只有三男二女吗?哪里来的三小姐,旁系的亲戚更加没有资格被称之为司城家的小姐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小厮看到自家少爷有所猜疑,连忙坚定的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这个请少爷放心,我们的人已经再三确认过了,这个女子确实是司城家的三小姐。只不过,她从小便被司城家送到了边境之城由三小姐的外婆家抚养,前些自然刚刚被召回来的。而且司城家对于这个小姐的事情特别保密,这件事也是我们的人经过多方打探才打探到的,而且也仅仅只有这些资料而已,再关于这位三小姐的讯息,就无法打探到了。”

    “这么神秘。”西门开刚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找不到刚刚在大厅内的不学无术,纨绔好色的摸样。此时的他满眼精光,气息沉稳干练,气势磅礴压人,让人一看便知定是不凡之人。

    “少爷,要继续查吗?”小厮小心翼翼的看着西门开刚,轻声问道。

    西门开刚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说道:“不用了,就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想那个司城三小姐也不会将那天的事情说出来,必定那些无论我们的人多过分,她都没有主动报出家门名号,应该是不想外人知道她是谁才对。不过依然要派人时刻注意司城家的动静,一旦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立刻来报,还有不要被发现了,只要在司城家外面守着就好了,里面可不是你们能进去的了的。”

    “是,少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