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到底谁更变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喂,小家伙,你要测试什么等级,告诉老头,老头帮你。”白发老头笑眯眯的跟在冰血身边,双手放在胸前不断地搓着,看似讨好,实则一副猥琐的样子,看着身后的堕翼和小玄武一脸的鄙视。

    冰血侧过头看了白发老头一眼,随即站在原地,对着白发老头微微一点头,有礼的问道:“老前辈,请问在这里炼药师的等级如何分?”

    白发老头听到冰血的问话顿时一愣,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双眸快速闪过一抹惊讶,接着微微一笑,脸上出现了几分认真的表情,接着说道:“在幻景大陆上,炼药师的身份依然比较高贵,低阶的炼药师也有着不少。不过高阶的炼药师却比其他一些地位面要多出许多。在这里炼药宗师已经不是最高等级的存在了,而炼药宗师不过是炼药师的一个分水岭,在真正的炼药师面前,炼药师就好比神阶魔法师,不过是跨入高阶的底线而已。炼药宗师以上还有药圣师,药圣师分为1到七阶药圣师,接着是药神师,药神师的领域很大,大多是药神师都会去自己研究新的丹药,而不在炼制那些已经现世的丹药。所以药神师是没有等级之分的,这也是炼器等级与炼丹师等级的不同。”

    冰血快速消化了白发老头所告诉的她的这些讯息,随即认真的对着老头点了点头,算是答谢白发老大的教受。

    “多谢老前辈,心齐受教。”

    白发老头笑着点了点头,对于冰血的好感更加深了一层。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测试大厅,随即说道:“前辈,晚辈想要先测试上品炼药宗师。”

    虽然白发老头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不过当冰血说出她所要测试的等级后,依旧震惊了一下,重新打量了一番冰血,随即微微一笑,爽朗的说道:“好好好,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白发老头将冰血带到炼药宗师测试的片场,侧过头很随意的问了冰血一句:“对了,小家伙,你今年多大了啊,老头我这里要做个登记。”

    通常在幻景地域内是不会轻易问对方的年龄的,只是在某些特定了比赛或者是测试上才会有人拿测生时去测试对方的年龄。而炼药师在测试之时也会将年龄输入到徽章内,所以白发老头才会问冰血的年龄,在他的认知里面,冰血顶多也就百岁出头罢了,所以他才会震惊于冰血的炼药师等级,因为在幻景大陆内,五百岁以内的炼药宗师可是少之又少,就算有,也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然而……

    “晚辈今年刚好十七岁。”

    “哦,十七岁啊,真是……”白发老头顺着冰血的话说了下来,然而在说道一半的时候,顿时卡壳了。浑身僵硬在了原地,机械的转动着脖子,瞪着一双凸出的大眼睛,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一字一句的问道:“小……小家伙,你说……你说什么?”

    冰血眼中划过一抹无奈的神情,对着白发老头慢悠悠的说道:“前辈,晚辈今年刚好十七岁。”

    “噗!”老头一口口水喷了出去,如同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猛地窜到了两米外,对着冰血一声大吼:“你说什么,你今年十七岁。”

    冰血依旧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对于别人的惊讶,她早就已经习惯到麻木了。很淡定的点了点头:“是的,前辈。”

    “我去!”白发老头一声惊吼,看着冰血的眼神就好似看到了一只百万年的老妖怪一般,嘴角一阵猛抽:“额的娘啊,你这小家伙也太吓人了吧。你还好意思说我变态,你可是比我变态多了多啊。”

    冰血听到白发老头的话,嘴角忍不住一抽,额头滑下一排黑线,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暂且当着变态老头的话是夸张好了。

    接着冰血不再理会那个一脸吃了大便的变态老头,随意的走到炼药炉前方,拿起老头准备的丹方,看了一眼上面所要炼制的丹药,随即双眉一挑,有些奇怪的看了老头一眼,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嘴角划过一抹自信的笑容。

    炼制的……竟然是毒药。对于她来说,这应该算是放水了吧。

    鬼蝙蝠,一种可以使修行之人迅速死亡的毒药,死者脸上会布满黑色斑点,满脸扭曲,死前极具痛苦。这种毒药,冰血早就已经可以熟练的炼制出来了,这不是放水是什么。

    冰血快速从黑晶戒指中拿出炼制鬼蝙蝠的材料,随即将三株草药全部丢进了炼丹炉内,那随意的手法看的白发老头心都跟着抽搐了起来。

    接着冰血单手一挥,一团乳白色火焰出现在手指中,此时她体内所拥有的火焰依旧不下百种,而且可以随意融合或者是分开来使用。因为这些火焰早已被她的魔蓝之焰所收服吸收。但是魔蓝之焰却不像其他那些吞噬火焰来升级的火那般。而是可以任意转换成它所吞噬过的任何一种火焰,而魔蓝之焰的本体自然还是最强的紫焰。

    这种乳白色火焰是冰血专门用来炼制低阶毒药使用的,乳白色火焰本身就是一种毒火,也是冰血所吸收的最低阶的毒火,所以炼制这种等级不高的鬼蝙蝠毒药最为合适。

    如果白发老头知道冰血将他引以为傲的鬼蝙蝠说成最低价的毒药,不知道会不会瞬间炸毛给冰血看。

    乳白色火焰进入到火炉中瞬间化成一团大大的火云,旺盛的燃烧在炼丹炉内,一阵清香的气息从火焰中散发而出,让身边的白发老头眼睛顿时一亮,满脸好奇的看着炼丹炉内的乳白色火焰。虽然他见过的火焰不少,但是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的火焰,而火焰就是炼药师的生命,他怎么可能不好奇。

    殊不知,此时的乳白色火焰早已与它同类火焰不同,因为在被魔蓝之焰吞噬后,就已经发生了变异,所以冰血的每一种火焰,都是独一无二的。

    然而冰血的炼丹继续同样也是独一无二的,独特到吓的白发老头那小心肝险些从嗓子里跳出来。

    只见冰血将所有的药材丢进炼丹炉以后,竟然就只是偶尔控制下火焰,前后的流程完全不一样。那感觉就跟烧普通的柴火没有什么两样,哪里像是在炼丹药啊。

    殊不知,冰血炼制丹药的手法就是这样独特。一般来说,炼药师在炼制丹药之时是利用精神力去控制火候的同时还要分出精神力去控制里面的药材,祛除药材中的杂质,不断反复的剥削,最后融化成药汁,再将炼丹炉内的药汁继续祛除杂质,融合成丹药。然而冰血却减去了这一复杂的程序,而是直接利用火焰燃烧药材中的杂质,这样往往比传统方法留下更多的精华药汁,而且浓度更为纯净,炼制出来的丹药数道也更多,时间上也减少了许多。

    不出十分钟的时间,一声闷响从炼丹炉内发出,随即冰血单手一挥,炼丹炉内快速分出数十颗青黑色丹药,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入到了冰血手中的瓷瓶中。仅仅只有三株草药,竟然一下子炼制出了五十颗黑蝙蝠,这绝对不是正常上品炼药宗师可以办得到的。

    从头到尾,冰血都没有任何紧张的表情出现,那张绝美的脸上始终都是那副淡然自若的表情。根本不把这场测试放在眼里,就好似她炼制这个丹药,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虽然对于冰血来说,确实是这样,但是在外人眼里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此时白发老头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依然是那副呆呆的表情看着依旧熄火的炼丹炉,空气中飘散这那股淡淡的香气让他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有多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激情澎湃,充满热血沸腾的感觉了。

    白发老头浑身颤抖的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大,越来越激动。

    就在冰血想要将瓷瓶交到白发老头的手里之时,只见白发老头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满眼欣喜若狂的神情,双手一把握住冰血的小手,激动的大吼着:“啊啊啊啊啊!我要,我要你,老头要你。”

    冰血还没反应过来,这边的堕翼立马不干了。

    “喂,臭老头。你离我家主人原来。”堕翼难得变了脸色,一脸铁青的推开白发老头,将冰血紧紧的护在身后,满脸戒备的看着白发老头,竟然升起了一股战斗的气势。

    冰血在感受到堕翼的变化之时,猛地清醒过来,轻轻拍了拍堕翼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这时也看到了堕翼肩膀的小玄武,同样伸着一颗小脑袋,同时背上的小蛇不断地对着白发老头吐着蛇信子,发出警告的声音。

    然而对于堕翼和小玄武的无礼,老头竟然没有丝毫生气,惊讶的看着堕翼和他肩膀的小玄武,抻着头对着冰血说道:“咦,小家伙,这两个家伙是你的契约兽,好生厉害啊!”

    ------题外话------

    抱歉,更新晚了点。这是23号的,24号还有哦!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