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十一章)毒特十足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将小玄武放到堕翼的肩膀上,随即让堕翼站在客厅中央原地不动,而冰血自己则先是站在中央观看了一会整个客厅内所有的东西,哪怕是一件手指大小的木棍都没有落下,所有的物品的形态位置都瞬间记入到了冰血的脑海中。然而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任何人发现,哪怕是那种那双一直观察着冰血的人都没有发现,冰血的鼻子在进行着快速呼吸,在查看记入客厅物品的同时,冰血也在不断的嗅着蕴含在客厅空气中所有的味道。

    早在外面的时候冰血就有了一个心里准备,外面那扇木门上面的毒根本不是意外沾上的,而是有人故意洒上去的,而且这个人对于毒药有着一定的研究。最右可能洒毒的人当属这个奇怪炼药师公会的人了。

    难怪刚刚在街道上的时候,当冰血问路人库洛城炼器师公会的位置之时,那些人的表情是如此的怪异。幸灾乐祸,同情,好奇的复杂目光比比皆是,当时冰血和堕翼、小玄武都还有些奇怪,现在冰血重要知道原因了,原来是这个炼药师公会搞的鬼。估计这个炼药师公会的奇特在库洛城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了。

    如果是其他的外地炼药师来的话,估计连门都进不来。这不是冰血自傲,而且毒药在这个大陆的神秘复杂已经远远超过了丹药。虽然比浩瀚大陆普遍了许多,但是依旧无法向治疗丹药那般让大众所了解。就连炼药师都很少有人去涉及,不是不想,而是困难程度比治疗丹药大的多得多。

    可是冰血却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奇葩炼药师,对于毒药的热衷已经远远超过了丹药,而且对于炼制房门,炼制毒药对于冰血来说简直已经到了信手捏来的地步。等级远远超过了治疗丹药,可惜这个大陆上的炼药师等级不是用炼制毒药来规定的。

    所以当冰血在木门上查出有天禅木的时候,便瞬间勾起了兴趣和难得的好奇。

    冰血在客厅内走了一圈,速度不慢但也不快,就好似在欣赏着一间很有特色的客厅布置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冰血每次走到一个物品的前面就会快速拿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丹药捏成粉末洒到上面,有的时候是一片墙壁或者是一个角落,冰血都会拿出一个不同的瓷瓶将里面的丹药捏成粉末洒到上面去。

    直到冰血将整个客厅内所有的地方都走个便之后,冰血才再次走向一直站在客厅中央的堕翼

    “主人!”堕翼微笑着看向冰血,早在冰血拿出第一个瓷瓶之后,精锐的堕翼就已经猜出了这个客厅内的特色所在。

    原来是一间毒特十足的客厅。

    冰血看了堕翼一眼后,便侧过头扫了一眼客厅左前方的黑色幕帘,随即再次看向堕翼,轻轻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

    堕翼为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随即朗声说道:“主人,这里到底怎么了?可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异样吗?”

    冰血那双幽深的眼眸中划过一道邪气,接着说道:“哼,一个足够让正常人生不如死十来遍的地方,如此变态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哪个变态弄出来的。”

    冰血的声音落下,堕翼那满是震惊的声音随即而来:“主人,不会吧!这里不是炼药师公会吗,怎么会如此变态。那……我们还进去吗?”

    “哼!”冰血冷哼一声,在后方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划过一抹邪恶,声音却带着几分愤怒的语气说道:“当然不能进去了,简直是浪费我的药。我们走吧,这种地方,估计也没有什么正常的炼药师在。”

    冰血说完便带着堕翼想着门外走去,然而在冰血的双脚还未踏出大门之时,一声尖锐的吼叫突然从后方传来,带着几分疯癫的感觉。

    “啊啊啊啊!不许走,不许走!老头不让你走!”

    声音刚刚落下,只见一个灰色长袍的老者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白发便从黑色幕帘中飞了出来,那速度绝对可以称的是飞。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人便已经闪到了冰血面前。伸出双臂猛的将冰血给抱在怀里。

    “大胆……”堕翼一声厉吼还没有吼完,便被冰血背在身后的小手给制作了。

    冰血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才到自己肩膀高的白发老者,此时老者满笑的一脸讨好的看着仰着头看着冰血,双手紧紧的拦着冰血的腰,好似怕冰血跑了似的。

    然而这些都不是让冰血震惊的原因,而是……老头竟然抱到了她。

    要知道最让冰血引以为傲的不是她的魔法,不是她的天赋,更不是她的炼药炼器技术,而是她的速度和敏感度。

    可是……就在刚刚,这个老者的出现和来到身边,她竟然都没有发现。不是她不躲,而是……她根本就是没有机会躲。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见过速度最快的人,不分等级,不分种族。就算她之前在浩瀚大陆之时,实力还仅仅是一名魔导师之时,等级已经到达神阶的三位师父的速度都没有她快。可是现在……已经成为上品法灵的她,竟然遇到了一个自己连躲都没有机会的人。

    这个老头……到底是……谁?

    “嘿嘿,小娃。你是炼药师!”老者双臂突然一双铁臂把冰血困在里面,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却皱的跟一个大包子似的。隐隐约约还能看出一丝丝讨好的笑容。

    “恩!”冰血微微皱起眉头,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很讨厌被陌生人触碰,但是此时冰血却极力的隐忍着,没有挣扎也没有发火。因为她心里很明白,就算是挣扎也挣扎不开。而且这老头的实力太过神秘,就算是她和堕翼,小玄武加起来也未必是对手。

    在没有分清是敌是友之前,冰血是不会因为自己的一些小性子而坏了大局的。

    没想到,白发老头在听到冰血承认自己的炼药师之后,脸上顿时笑出了一朵盛开的菊花:“哈哈哈哈,好啊,好啊!是炼药师好,是炼药师好!”

    “小娃,你知道这个客厅内的那些东西!”老者用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冰血看,那精神头根本不像是一名或者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头子该有的。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却没有直接说出来,带着几分探测的意味,估计是怕冰血刚刚进入到这里所有的动作都是做给他的吧。

    冰血静静的看着老头十秒钟,多少也猜出了老者的几分用意,嘴角缓缓上扬勾起了一抹冷笑,毫不做作的说道:“没错,看来那些东西都是前辈投的喽。”

    老者依旧仰着头看着冰血,随即问道:“小娃,那你来说说,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然而冰血却冷哼一声,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看着老者说道:“前辈,晚辈是来测试炼药师等级的。”

    冰血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她只是来测试顺便那等级徽章,对于老头那些无聊的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

    然而老头在冰血大大方方拒绝后,竟然愣住了。估计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冰血竟然如此直白大胆的拒绝自己的问题,要知道在整个库洛城内,没有一个人敢拒绝自己的问话。

    可惜今日……他遇到的是冰血,拥有一身狂傲帝王之气的冰血。如果她会乖乖的回答一个陌生人问题的话,那么……她……就不是冰血了。

    “小娃,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如果被我看中后,会有多大的好处吗。你现在竟然敢如此跟老头我讲话。”老者惊讶的看着冰血,嘴角一阵猛抽。

    冰血依旧是那份冰冷的样子,冷冷的看着老者再次说道:“前辈,晚辈只是来测试的,这里既然是炼药师公会,那么应该有帮助炼药师测试拿到等级徽章的义务吧。所以现在……请前辈放……开在下,在下要测试。”

    冰血在大略确认眼前老头的性质之后,也确定了老头不会伤害她和堕翼之后,终于忍耐力到了极限,脸色已经开始越发的阴冷起来。

    果然不出冰血所料,老者虽然酷爱毒药,却不是什么凶残之人。不会滥杀无辜,只是多少带些老顽童的狡诈性质罢了。

    在看到冰血那张越来越冷的脸后,竟然满脸无辜的嘟起了嘴巴,不甘不愿的放下双臂,无辜又可怜的看着冰血,企图勾起眼前这个小孩儿的同情准老之心。

    可惜……他的性质,冰血摸出来的。冰血的性子,老头却估量的大错特色。

    想用博取同情来对付冰血就是大错特错的,只因为冰血那美人娘亲当年一时疏忽,忘记把同情心这东西给她了。

    果不其然,冰血对于老头那张满是无辜的脸,连看到没有看一眼,指着那个黑幕帘说道:“测试是在里面吧!”

    冰血刚说完,还不等白发老头出事,率先带着堕翼想着黑幕连走去,根本不想在跟那个缺神经的白发老头多说一句废话。

    “果然够变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