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九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吱吱!”

    冰血盯着那只浑身长满黄褐色绒毛却有着一个穿山甲模样的东西,双眉一挑,眼中划过一抹邪魅,缓缓的伸出手点了点那颗黄褐色小头,戏虐的说道:“小家伙,别跟本少装傻,小爷知道你听得懂我们说的每一句话,现在我问你答,如果有一句我不满意的话,或者觉得你说的是假话,那么……”冰血说道这里,右手缓缓举起,“噗嗤”一声,一团紫色小火苗出现在了手指之上,对着网中的小东西晃了晃,很明显的看到了它身体发出了一阵颤抖。

    随即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接着说道:“看到好了,如果你的回答让我不满意,那么我立马把你烤成串肉。”

    “吱吱吱吱吱吱!”

    “别叫!”

    冰血一声厉喝,那只奇怪的褐色小东西立马收声,一双毛茸茸的小爪子紧紧的抱着小头,趴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常浩右与赤子繁满脸抽搐的看了冰血两眼,满头的黑线。有些同情的看了那只小东西一眼。

    冰血才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随意的坐在地上,看着那只满脸委屈的小家伙,语气中带着几分懒散的邪魅:“你会不会说人类的语言。”

    小家伙用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可怜兮兮的看了冰血两秒钟,随即快速的摇了摇头,好似怕回答晚了,冰血就烤了一样。

    冰血静静的看了黄褐色小东西一眼,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接着问道:“你在下面是为了攻击我们,还算抢夺我们的东西。”

    黄褐色小东西听到冰血这声问话,浑身一颤,随即小心翼翼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脑袋,看了一眼停靠在旁边的方舟,接着再次转过头看向冰血。

    冰血双眉一挑,一脸坏笑的看着网中的小家伙:“原来是想要偷东西啊,只是……方舟的防御,你破的开吗?”

    见冰血这样问,小家伙竟然一反常态,不配合起来了。双手抱头,蜷缩着身体在网中睡起了觉。

    冰血见此,双眸一冷,抬起手刚要教训网中的小东西,旁边的堕翼便走了过来,冰血出手前,开口说道:“主人,这小东西的上下齿坚硬无比,这个等级的方舟的防御根本无法阻挡的了他。”

    “咦,堕翼认识这小东西!”冰血有些惊讶的转过头看向堕翼,眼中划过一抹好奇的神情。

    堕翼温柔的一笑,随即在冰血的身边蹲下,然而就在堕翼蹲下的一瞬间,没有人发现,网中的那个小东西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那这是什么?”冰血转过头看向好像缩的更小了的褐色小东西,双眉一挑,有些明白为何突然会从那小东西的身上感受到恐惧的气息了。许是因为堕翼的靠近,让这小东西察觉到了高等种族的威压,才会开始害怕了。

    堕翼顺着冰血的目光看向网中的小东西,双眸快速闪过一抹冷意,竟然没有任何人发现。堕翼瞬间恢复如常,神情依旧圣洁温柔,声如天籁:“我很奇怪这小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大陆应该没有才对。”

    听到堕翼的话,冰血双眉一挑,带着几分诧异的目光转向堕翼,声音却依旧毫无波动,淡然冷静:“你的意思是说,这小家伙是高等位面的生物?”

    堕翼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没错,基本来说,高等位面的生物是不可能长时间停留在低等位面的。除非是几个比较特殊的种族。这小东西虽然种族不算特殊,但是血脉却比较特殊,这可能就是他可以长时间停留在低等位面的缘故吧。这家伙的祖先千年前也是低等位面的生物,不过因为当时的暴动,借着自己的族中的特殊能力离开的低等位面,从未便在高等位面安了家。”

    冰血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道:“所以,这家伙才会拥有在低等位面生存的资格。”

    “没错!”堕翼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过,看这小家伙的样子,留在这里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能力被空间压力限制了许多,连本体都无法恢复,甚至人类的语言都没办法说出来,还不如圣兽。不过他的特殊能力到是不错,不如也不会在这种情况在这里生存那么久了。”

    “特殊能力!”冰血此时也不怕那个小东西会突然偷袭了,大大方方的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捏住那个小东西的脖颈,将他从网中揪出来,提到自己的面前。

    “吱吱!”别冰血吊在半空的小东西,挣扎了两下放心徒劳后,对着冰血对动着两只胖胖的前爪,抗议的叫唤着。

    “别叫了,不然我立马让你变成烤红鼠。”冰血冷喝一声,吓得那只小东西快速收回了自己的两只肥肥的小爪子,满脸委屈的看着冰血,一脸幽怨的样子,好似冰血是抛弃他的负心汉一般。

    冰血揪着手里的小东西,站起身,慵懒的样子跟刚刚那个机智果断,有勇有谋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好似完全的两个人一般,让赤子繁两个人有些转不过弯来,心中暗暗震惊。

    “回方舟休息一会吧,马上就天亮了,这个小东西就交给我处理吧。”冰血说完便提着手里的那个如同篮球一般大小的褐色小毛球便向着方舟走去,这时赤子繁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心齐阁下,这个生物既然不是这个大陆的东西,那么很有可能是高等位面拍下来的细作,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细作!呵呵呵!”冰血微微一笑,缓缓举起手中的褐色小毛球,眼中划过一抹鄙夷却快的没有任何人发现。

    冰血再次侧过头看向赤子繁,微微一笑随即说道:“不用担心,这小家伙既然我看中了,那么就没有人可以夺取。”声音依旧包裹着慵懒之气,只是这次却多了几分邪气。

    冰血提着手里的小家伙带着堕翼回到方舟内的房间后,随手将手里的褐色毛球丢在了床上,圆滚滚的小东西顺势在床上翻滚了几个圈,最后在床头的一个墙角间停下,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抖了抖那一声黄褐色绒毛,最后满脸哀怨的看着冰血,不平的大叫:“吱吱!吱吱吱!”

    “闭嘴!”冰血冷喝顺口丢出,带着绝对的压迫性,让小东西瞬间收起了所有的噪音,乖乖的躲在角落,满脸防备的盯着冰血。

    “主人,你打算收了这家伙?”堕翼看着冰血的眼中带着几分淡淡的惊讶。

    冰血转过头看向堕翼,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随即问道:“怎么?堕翼觉得不妥?”

    堕翼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那倒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多余。这家伙的能力虽然特殊,也不过是尖锐的牙齿,有无坚不摧美誉罢了,而且速度也很快。本身的防御力也不错,只是与主人的其他几只魔兽想必,就显得过于简单了些。毕竟这些在主人那几只强兽面前根本不足为据。”

    冰血自然明白堕翼所说的话,爽朗的一笑,随即双手背后靠在床边,对着堕翼说道:“你说的我都明白,我留下他不过是想用他的能力守护他以后的主人罢了。”

    “主人要将这小家伙送给其他人!”堕翼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虽然这小家伙在高等位面并不稀奇,但是在这里却极为珍贵罕见,现在他们几个人都在这里曝了光,日后必然生出麻烦来。如果被冰血自己契约还好些,现在冰血竟然说要送给别人,这礼可谓是大到吓人了吧。

    “恩恩!”冰血好不遮掩的点了点头,随即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小东西,嘴角露出一抹真实温柔的笑容,随即说道:“我要将他送给我的弟弟洛天,好好的保护他。”

    堕翼看着冰血脸上的幸福笑容,微微一笑,心中对于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主人朋友,升起了几分好奇与尊敬。

    而冰血所说之人,正是此时正在浩瀚大陆努力修炼,破神之后来幻景地域找冰血的洛天了。

    在冰血看到褐色小毛球的第一眼便想起了那个在她面前天真可爱,从来不用担心任何事情的洛天。他们两个有的地方真的很想,同样是一双清澈天真可爱的眼眸,深处却蕴含着无尽的寒冷与杀戮。

    冰血先驱动魔幻之纹驯化了褐色小毛球,暂时取名小褐毛,待日后洛天来找她的时候,可以在重新赐给小褐毛一个新的名字。就算小褐毛死活不同意这么个怂的要命的名字,最后也只能臣服在众人的淫威之下。

    驯化后的小褐毛安静的睡在冰血为在魔蓝之戒中准备的临时小窝。随即便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沉睡,只等他的主人洛天的到来。

    而冰血准备好一切后,天空也完全大亮了起来,方舟再次上路,然而这一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外人中除了赤子繁两个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而他们两个便好像约好了一般,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