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本少是抢劫的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阁下这是做什么?恶意挑衅吗?”一名长相俊朗带着几分刚毅的男子出现在方舟旁边,满脸冷硬的看着冰血。

    此时阻挡方舟停下来的大型瀑布已经消失,只留下一摊水在方舟的与冰血等人之间,表明着刚刚所发生的事情。

    赤子繁几个人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脸色有些难看,更多的是迷茫。

    然而冰血却十分优雅的站在原地,表情嚣张,说出来的话更加的嚣张。

    只见冰血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前方的方舟,对着男子朗声喝道:“打劫。”

    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阵倒吸气声从冰血的身后传来,赤子繁几个人险些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一个个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毫无形象的张着大嘴巴。

    方舟旁边的男子也被冰血这嚣张的两个字震的一愣,完全不敢相信,在幻景大陆上竟然有人敢打劫他们的方舟。

    这……这还真新奇。

    “你是要……打劫我们!”男子不确定的看着冰血。

    冰血仰着下巴,嚣张十足的说道:“我说小子,你耳朵有问题。本少口齿可没问题。本少就是在打劫你们,乖乖的将方舟留下,带着你的人离开。”

    男子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动了动下唇,最后一脸无奈的转过头看向方舟的方向。

    这时一道带着几分低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感的声音从方舟内传出,让听到的人仿若在寒冰中突然尝到了一杯暖烘烘的热茶般的感觉。

    “呵呵,有意思。小家伙,你确定你是要打劫我们!”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张俊美绝伦的脸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这名身穿藏绿色长袍的男子,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底深处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一双剑眉下确实一对细长的桃花眼。这双桃花眼却与闻人熙然的桃花眼不同。闻人熙然的眼中总是带着几分冷意,而这名男子的眼中却带着几分妖异,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红唇,偶尔露出一抹令人炫目的笑容,更加提升了他自身的魅力。

    对于正常女人来说,基本上无法抵挡得住这名男子的微微一笑,不仅仅是女子,有的时候连男子对于这样的笑容都是没有任何免疫力的。

    然而冰血算是女子异类中的异类了。不仅仅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冷情之人,人在她的心里只有三个分类,自己人和敌人、陌生人。与敌人之间是有生与死,而与陌生人之间只有冰冷和毫不在意。根本没有什么美丑之分。

    况且她本身就是一个天下仅有的绝美人儿,身边的伙伴朋友家人又是个顶个儿的俊男美女,而且各有特色,对于美貌来说,她的免疫力几乎已经到达了无人能及的逆天阶段了。

    所以当男子出现之时,冰血仅仅是惊讶了一下这人的气势,对于这人的外貌,可以说她……根本就没有注意。

    对于冰血完全不同于其他人的反应,就连眼中的一丝惊艳都没有发出,这一点让早已习惯了被人用惊艳目光盯着看的百里均多少有些不适应,不过却更加引起了他对于冰血的好奇。

    百里均仔细的看了一下冰血,却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无法看穿这人的等级。甚至连她是魔法师还是武者都看不出。

    这简直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今日却发生了。要知道……冰血的样子在幻景地域的人来看,也不过是百来岁,但是身为幻景地域青年天才排行榜前十的百里均,竟然完全看不出冰血的等级。如果说冰血的等级在百里均之上,估计就算是此时有人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百里均都不可能相信。

    但是……为何看不出她的等级呢。就算有隐藏等级的幻器,那么百里均多多少少也可以感受到冰血体内流露出的灵力或者是斗气的波动才对。

    发现一点,百里均对于冰血的好奇更是提升了一个档次。

    从来做事都是随心所欲的百里均,心理快速做出了一个决定。

    打定主意后,百里均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阁下是要打劫我的方舟。”

    “没错!”冰血有些不耐烦的瞪着百里均,冷声说道:“速度叫你的离开。”完全不给对方任何考虑的机会,语气强硬到连冰血这边的几个人都升起了一抹汗颜。

    这人……嚣张到如此境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赤子繁满脸无语的看了冰血一眼,嘴角一阵猛抽。打劫的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大多数都会乔装一下才蹦出来打劫吧,可是他们现在是怎样……打劫……竟然连脸都遮的就跑出来,大大方方的叫嚣着要打劫。难道墨心齐这丫的都没有感受到了对方那一身的贵气吗。

    这……不是没事找事,往刀口上撞吗。

    就算今日他们打劫成功了,如果对方实力不差,还不将他们追杀到天边去。

    赤子繁此时已经在心里暗暗的评估起了两方的实力。不断地计算着,如果真的被追杀了,自己的父亲到底挡不挡住。

    不过赤子繁却没有想过要将责任推卸到冰血的身上去,而是将他们完全绑在了一起。

    这时百里均轻轻的向着冰血走了两步,随即十分淡定的说道:“我可以将方舟送给阁下,不过在下有个要求。”

    冰血双眉一挑,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百里均,那眼神仿佛再看神经病一般,看的百里均浑身上下一阵不舒服。

    “放肆,竟然敢如此看着我家少爷,找死吗?”一声厉吼从百里均的身后传出,带着几分狐假虎威的架势。

    然而在百里均还未来得及阻止自己的属下之时,一道惨叫瞬间从百里均身后传出。

    “啊!砰!”的一声响,所有人快速看向百里均的身后,只见刚刚随着百里均一同从方舟下来,一身书童装扮的男子此时满脸铁青的躺在地上,浑身抽搐不止,好似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嘴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看到自己跟班的样子,百里均心里咯噔一下,猛地转过头看向冰血身边的堕翼,眼中划过一抹探究的光芒。刚想发动精神力探查堕翼一番,不过却在发动精神力的一瞬间停下了动作。

    百里均微微侧过头与第一个快从方舟下来的男子对视一眼,随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换人来将那名跟班抬到一旁。

    当百里均再次转过头看向冰血之时,表情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到底起了一个多大的波澜。

    冰血冷冷的看着百里均,没有为刚刚的事情做出任何解释,依旧是那副嚣张狂傲的摸样,只是双眼中偶尔流露出的不耐,告知这百里均最后的时限:“是你们自动离开,还是……我们动手抢过来。”

    百里均微微一笑,丝毫不介意冰血的态度。而是对着冰血有礼的点了点头说道:“在下百里均,这方舟就当是在下送给阁下的见面礼了。下次见面,希望百里均有幸可以知道阁下的名字。”

    冰血对于百里均的示好根本不放在心上,丝毫不给面的冷声说道:“看来你们这些人的听觉确实有问题。本少已经说过了,本少这是抢劫,抢劫懂吗!什么送不送的,少来跟本少套近乎,赶紧离开。”

    “你……你这人怎么如此不知好赖,真要是打起来,谁输谁负还很难说。”百里均身边的另一位长相较为清秀的男子,脸颊发红的看着冰血,激动的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哼!”冰血冷哼一声,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让那名男子的脸更加红了起来。

    百里均却毫不在意,对着身后之人挥了挥手,随即带着自己的人撤到了一边,将方舟完全让了出来。

    冰血带着堕翼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方舟走去,而赤子繁七个人则是满脸尴尬的对着百里均点了点头,随即跟在冰血的身后快速登上了方舟。

    而冰血刚刚进入方舟内,便对着赤子繁说道:“赤子繁,走。”

    赤子繁嘴角一抽,透过窗户看向下方的百里均一眼,有些汗颜的对着冰血说道:“墨心齐阁下,我们……我们真的就这样把……把这个方舟抢……抢来了。”

    “废话!”冰血冷冷的瞪了一眼赤子繁,随即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狡诈的说道:“既然有冤大头愿意让出方舟给我们赶路,又不用我们动手抢,不走难道是上来参观的啊。还不快启动!”

    赤子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无力的点了点头,随即启动方舟,几个呼吸间便消失在了百里均等人的面前。

    看着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的方舟,司马弘化走到百里均的身边,看着方舟消失的地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沉声说道:“就这样放走了,我今日才知道我们百里大少竟然如此大方,就这么将一台中品圣阶方舟送给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百里均丝毫不介意好友的调侃,看着方舟消失的地方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他很有趣,不是吗!”

    司马弘化猛地转过头看向百里均,眼中划过一抹戏谑,随即说道:“喂……我说兄弟啊。你不会是爱好那方面吧!”随即司马弘化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百里均,满脸邪气的说道:“难怪这么大的人了,还一个女人都没有,原来是爱好不同啊。我说你……可别打我的主意我。我的取向很正常。”

    百里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瞪了司马弘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一边呆着去,谁说我不正常了。我只是觉得这个小家伙很好玩罢了。而且……他很神秘,神秘到我完全看不透。竟然让我升起了一抹想要去挑战的冲动。”

    “看不透!”司马弘化有些惊讶的看了百里均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前方,即使此时前方已经空无一人,但是司马弘化的目光,却让人有种冰血此时依然在他们面前一样。

    “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竟然完全看不透那个少年的实力,就连她到底是魔法师还是武士都察觉不到,确实很反常。不仅仅是她,就连她身边那个一身圣阶,出手却丝毫不留情地的白衣男子,都完全看不透。不过那名男子却给我一种很强的气势。这也是我刚刚没有动手的原因。”

    司马弘化双眸中闪过一抹弄弄的战意,就在刚刚他差一点就忍不住想要上前跟堕翼较量一番。却死死的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毕竟现在不是动手比试的好时机。

    百里均对于好友司马弘化的话丝毫不感到惊讶,反而满脸戏谑的看着司马弘化,调侃的说道:“还真是委屈了我们司马大少呢,被誉为战斗狂人的司马大少竟然也有遇到强敌而不动手的时候。难得……难得啊。”

    “切!”司马弘化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百里均。

    百里均看着前方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抹弄弄的坚定,轻声说道:“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需要查查那个少年的身份吗!”司马弘化侧过头,平淡的问这百里均,好似在这幻境地域内想要查出一个人的身份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比吃饭还要简单的事情。

    然而百里却笑着摇了摇头:“不需要,那个少年与白衣男子才是一起的,另外那几个人应该都是某个炼药师团的小炼药师,我相信会我们会在见面的!”

    司马弘化没有说什么,只是挑了挑那双浓密的英眉,嘴角勾起一抹帅气的微笑。

    “小苦,再拿个方舟出来吧。我们也该赶路了,不然可要来不及去看观看比赛了。”百里均双眼依旧看着前方,话却是对着身后的另一个跟班说的。

    “少爷……小夺他……他的伤!”小苦准备好另外一辆方舟后,微微看了一眼昏迷不醒却找不到一丝伤痕的小夺,有些为难的看向百里均。

    百里均冷冷的转过头看向躺着地上的跟班,表情快速一变,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身边不需要只会奉承拍马,狐假虎威的废物,送回去吧!”

    小苦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随即对着百里均恭敬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少爷。”

    而这事冰血已经坐在方舟内,仔细的研究起这个盛行于幻景地域的神奇方舟。

    ------题外话------

    猫猫今天木有回的了家。临时决定明天要去沈阳一趟,早上五点办就要起来,估计很晚回来吧。

    不会段更的,字数明天再定,如果回来早就努力万庚,明天没有的话,后天也会有的!么么么!

    今晚要早点睡觉了。宝贝们晚安!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