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四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站在树上冷冷的看着树下的几个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转过头看向堕翼,双眉一挑,对着下面的几个人使了一个眼神。

    堕翼通过契约平台瞬间明白了冰血的意思,轻轻的点了点头,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阵喧嚣的兽鸣声突然从远处传来,随即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此时树下的几个人脸上突然闪过一抹惊慌的神情,一个个快速从地上站起身看着面向传来声音的放下,随即下意识的抬起看向那个漂浮在头顶上的圆盘,脸色才稍稍的好看了一些。

    看到那几个人的表情,冰血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双眸快速划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不出两分钟的时间,一大批魔兽疯狂的向着这边狂奔而来,在看到这群魔兽之时,下方传来的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天啊,真的是魔兽潮,这可怎么办?”一个一身粉红长袍的女孩双眸闪动着惊恐的光芒,那只握着法杖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少年眉头一皱,对着已经乱了阵脚的伙伴大吼一声:“大家别慌,这个幻器魔盘的防御力很强,足够坚持到他们过去,所以然站在原地不要动不要发出声音。”

    冰血站在树上看着那名冷静指挥的少年,眼中划过一抹欣赏,随后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主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冰血的堕翼对着冰血轻声唤道。

    “你还真厉害,竟然一下将这么一大批法灵级魔兽赶来了过来,足足有一半的中品法灵兽。

    堕翼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这样不是更能达到主人所要的效果。“

    冰血侧过头看了一眼堕翼,嘴角挂着一抹邪笑,随即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魔盘,有些碍眼的皱了皱眉头:”那个魔盘的防御力很强,这些魔兽根本闯不过去,时间长了,自然就退了,有些不好办啊。“

    堕翼随着冰血的目光看向那个魔盘,眼中划过一抹深思:”主人,不能想办法破坏那个魔盘吗。“

    冰血双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行,那个是神幻器,用精神力很难破坏。“

    冰血缓缓蹲下身,仔细的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魔盘。而此时树下已经乱成一片,所有奔跑而来的魔兽将树下的那个少年团团围住,一只只疯狂的撞击的保护他们的屏障,大有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这样的架势让那屏障中的几个少年脸色越发的惨白,尽力克制着即将发出口的尖叫,死死的盯着那群魔兽。

    堕翼看到那群少年的表情,双眼划过一抹鄙视,不屑的说道:”这些人类中有三个中品法灵,四个下品法灵。怎么被这群魔兽吓成这样,虽然不敌,但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吧。“

    冰血听到堕翼的话,转动目光看向那七个人,冷冷的一笑:”他们应该是那个炼药师团队的学徒或者子女,实力也都是通过炼药提升灵力而晋级的。实战经验很少,对于这样的场面自然会害怕。我们现在见到的人类还很少,真正的年轻天才我们更是一个都没有见到。我听说在这个大陆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是,堕翼明白了。“堕翼一副受教的点了点头,心中对于人类的轻视少了几分。不过作为高等种族的他,对于人类依旧没有什么好感,那种轻蔑是与生俱来的。

    冰血依旧仔细的观察着那枚魔盘,试图找出弱点,让她有个可乘之机。

    不过她发现,这个防御属性魔盘的神幻器确实是个好东西,不仅做工精美,功效也是上乘。虽然是脱离人手,漂浮在半空中,却可以很好的防止有人或者魔兽从空中击打魔盘,基本上这个魔盘不仅仅可以保护下面的人,还可以保护魔盘本身。

    突然一道红色的光芒在魔盘中闪过,速度极快,基本上很难让人发现。

    然而对于受过专业灵敏度训练的冰血,那一双眼睛绝对不是正常人所能拥有的。她总是能抓到其他人抓不到的地方。就比如魔盘中刚刚一闪而过的红光。

    在发现这一点后,冰血更加专注的观察魔盘的转动。再一次看到那一闪而逝的红光之后,冰血双模划过一抹精锐的光芒。

    原来魔盘的魔核在里面,难怪她没有找到。基本上每个幻器中都有一个释放能量的魔核,魔核有大有小,基本上幻器内的魔核是根据炼器师的能力和幻器的形态来决定的。哪怕是一枚小巧的耳钉幻器,里面都有一个释放属性能量的魔核。魔核对于幻器来说极为重要,是幻器的心脏。

    通常炼器师在炼制幻器之时,当魔核组建形成的时候,都会将魔核极可能的隐藏在幻器最为隐秘的位置。特别是那些带有攻击力的幻器,这样才不会让对手找到。

    每个炼器师都有自己的一个习惯,所以每个幻器内的魔核形态都是不一样的。

    基本上对于幻器中魔核的了解,除了炼器师以外的职业是很少的。所以很少听说有人在战斗中武器被对方破坏的消息。

    而冰血观察魔盘的主要原因就是在寻找魔核。她虽然无法通过精神力去破坏魔盘,但是她却可以通过精神力来控制魔核的转动。哪怕只要一秒钟,也足够了。

    如果是其他的防御属性幻器,冰血可能还有这个机会去控制幻器中的魔核,主要就在于这个幻器不在屏障中,不在使用人的手里,而是完全独立在外的。虽然魔盘四周也施展了一个小型的屏障,但是大部分的力量都给了下面的那个大屏障,所以冰血想要驱动精神力进入魔盘四周的小屏障还是有可能的。

    打定主意,冰血侧过头看向堕翼,快速说道:”堕翼,我可以让保护那七个的屏障出现一秒钟的缝隙,你找准时机,趁着一秒钟的时机,在那个保护屏障上弄个裂痕出来,吓唬吓唬那个几人。“

    堕翼听到冰血的话后,那双淡雅圣洁的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随即消失不见。对着冰血恭敬的点了点头,轻声应道:”是,主人。“

    随即冰血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魔盘,突然一阵紫色光芒快速从冰血双模闪过。

    于此同时,魔盘在其他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中心点突然迸发出一道微弱的红光。这次的光芒竟然被之前持续的长久了一些,足足有两秒钟的时间。

    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咔擦“声从下方传来。让地面上的那七个人心中一颤,满脸震惊的看着前方那凭空出现的白色裂痕。

    然而已经修为已经是法灵级别的魔兽,虽然受到了堕翼的影响,神识有些混乱,但是灵智还是有些。在那群魔兽看到那条凭空出现的裂痕之时,齐齐一愣。随即疯狂的对着那条裂痕激动,而那条裂痕在这轮番的猛烈攻击下,也越来越大。

    当粉衣女子看到面前的那个细微的白色裂痕之时,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对着另一边的黑衣少年大吼道:”赤子繁,魔盘幻器出现裂痕了。“

    被称赤子繁的黑衣少年,皱着眉头看着那条裂痕,眼中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口中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父亲明明说,这个魔盘就连足以抵挡神宗级别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一群法灵兽给撞出裂痕。“

    ”现在怎么办?我们才七个人,根本打不过这些法灵阶魔兽。“

    赤子繁紧紧的皱着眉头,双拳紧握,咬了咬牙,对着其他人吼道:”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想死的,在屏障破碎之前准备战斗。“

    ”主人,那个少年还不错,就是高傲的一些。“堕翼看着赤子繁,毫不掩饰自己对他那份勇敢的心的欣赏。

    ”人本就应该有些傲气,更准确的说,他体内存在的是傲骨。属于他风格的傲骨,这样的人,只要选择的路对了,那么以后必定会有一番作为。“

    冰血满脸淡然的看着赤子繁,给出了一个预计。

    这时冰血侧过头看向堕翼,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出场的时间到了。“

    ”是。“堕翼笑着点了点头,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

    冰血和堕翼几乎同时跃下大树。

    当冰血和堕翼的身形突然出现在赤子繁七个人的面前之时,七个人齐齐一愣,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和堕翼两个人,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

    因为冰血和堕翼的速度过快,在赤子繁七个人看来,完全像是就那群凭空出现的一般。

    冰血和堕翼来到树下后,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赤子繁那群人一眼,身形一转,快速钻进了魔兽群。

    冰血在身体动了一瞬间,双手快速运转起来,一个冰蓝色六芒星出现在身前,对着她的走向快速移动着。

    就在冰蓝色六芒星出现冰血身前的一瞬间,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冰血口中发出:”冰封万里。“

    冰血声音刚刚落下,一道冰蓝色光芒突然从六芒星中迸发而出,带着刺骨的寒气,冰蓝色的光芒快速向着四周扩散,所过之处瞬间化为一片冰霜,那些距离冰血较近的魔兽机会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冰封在了原地。

    原本温热的空气快速变得如冬天般寒冷。好在在场的人都是有着不低修为的魔法师,只是感觉到了空气的变化,却没有感觉到寒冷。

    一片白色寒气不断地从地面上散发出来,整个林子此时犹如冰的世界。

    而一直站在冰血身后的堕翼在冰血冰封住一部分魔兽只是,手中金光一闪,一把金色弯弓出现在手中。

    堕翼虚空拉起弓弦,随即一道金色光芒突然出现在弯弓之上,犹如一只金色羽箭。

    堕翼”唰唰唰“连续射出五把金色羽箭,金色羽箭在离弦的一瞬间,快速分解成百来支羽箭,犹如闪电般射向那些被冰封住的魔兽。

    一瞬间,整片树林中响起了”砰砰砰“的破碎声。

    那些被冰封住的魔兽在羽箭射穿他们的一瞬间,破碎成一块块夹杂着血肉的冰块,零零散散的洒在地上。

    看到这样的场景,赤子繁七个人已经完全惊呆在了原地,瞪着一双双大眼睛,满脸震惊的看着那一地的碎尸,脸色好像更加的惨白了,甚至还透着青色。

    而此时剩下的那群魔兽,在看到冰血与堕翼如此凶残的手法之后,满满的有了退意。

    一只只魔兽满脸惊秫的看着冰血和堕翼,脚步不断地向后移动,动作缓慢谨慎。

    冰血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那群魔兽,缓缓抬起右手,手掌心中漂浮着一颗皮球般大小的冰蓝色光球,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冰血眼皮微微一挑,双眼冰冷阴森的看着那群魔兽,冷声说了一个句:”滚,否则……死。“

    这一句充满阴森嗜血的话,刚刚落下。那群魔兽便快速转过身,不要命的向前跑去。就好似身后有着让他们极具恐怖的东西在追赶他们一样。眨眼间消失在了冰血等人的视线中。

    随着魔兽群的消失,冰血手中的冰蓝色光球也瞬间消失在了手中。淡然的放下手,拍了拍有些灰尘的长袍,冰血依旧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赤子繁等七个人,就好似在场的就只有冰血和堕翼两个人一般。而赤子繁等七个人在冰血眼里就是完全看不到,摸不着的空气。

    身为炼药师界的很有发展前景的潜力股赤子繁等七个人,何时被人如此无视过。

    有几个人更是从小在赞美声中长大的,是在许多光环下成长起来的。从来都是他们去无视别人,什么人别人当做空气一般无视过。

    这对他们来说绝对称的上是刺果果的侮辱。

    正当其中的几个人想要发作一下自己那被惯出来的脾气之时,正巧看到了冰血脚步的那些还未从冰块中弱化出来的碎尸血水,突然心里咯噔一下,将还来不及出口的叫嚣统统憋了回去。

    就在冰血想要离开之时,赤子繁终于忍不住的开了口:”请阁下留步。“

    背对着赤子繁等人的冰血,在听到赤子繁的声音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双眸中的狡诈在转过身的一瞬消失不见,依旧是那副平淡如水的神情看着赤子繁等人。

    冰血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赤子繁,不开口说一句话。很显然是在等待赤子繁的下文。

    赤子繁看着冰血,眼中划过一抹挣扎的光芒,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魔盘,眉头轻轻一皱。他为了他们七个人的安全考虑,是不应该这个时候撤下防御魔盘的,但是此时毕竟是他们有求于人家,如果依然隔着防御魔盘,很明显是对对方的不信任,对于高手来说,这无非是一种侮辱。那么到最后损失的将会是他们七个人。

    但是此时赤子繁对于冰血和堕翼完全不了解。如果在他撤下防御魔盘的之后,冰血和堕翼想要伤害他们的话。赤子繁相信,他们七个人没有一个人有机会逃走。

    就在冰血的脸上出现一抹不耐烦的神情之时,赤子繁咬了咬牙,单手一挥,撤下了头顶的防御魔盘。

    然而那名粉衣少女在看到赤子繁撤下防御魔盘之时,一声惊吼破口而出:”赤子繁,你疯了啊!现在扯掉防御魔盘,你想害死我们几个人吗?“

    赤子繁脸色一冷,快转过头,双眼狠狠的瞪着那名粉衣少女,怒吼道:”你给我闭嘴。“

    赤子繁走到冰血面前,对着冰血微微低了下头,随即抬起头看着冰血,僵硬的一笑,轻声说道:”多谢二位阁下的救命之恩,在下赤子繁,这几位是我的伙伴。“

    ”有事?“冰血冷声问道。

    赤子繁微微有些尴尬的一笑,许是从来没有求过什么人,所以脸颊泛起了一抹红色,有些僵硬的问道:”不知阁下这是去什么地方?“

    冰血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赤子繁,停了几秒钟,就在赤子繁打算再次开口之时,冰血冰冷的声音传来:”听说要举办炼器师大会,我们正要去看看。“

    听到冰血的话,赤子繁双眸闪过一抹欣喜,连忙说道:”那可真是巧了,我们正式要去参加库洛城的炼器师大会,如果阁下不介意的话,可以与我们同行。这次库洛城的炼器师大会是需要邀请函和炼器师徽章的。正好我们都是轲牯炼器师公会的成员,阁下可以与我们一起进入炼器师大会。“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其他人,很明显的从那几个人的脸上看到了一抹骄傲的神情,不屑的一笑。看向赤子繁说道:”不必了。“

    ”哼,你又不是炼器师,要知道这场炼器师大会只有那些领主级的大人物才会有邀请函,其他的就必须凭借着炼器师徽章才可以进入。不跟我们走,你根本进不去库洛城。“粉衣少女高傲的看着冰血,脸上充满的不屑。

    ”邰珠,你给我闭嘴。“赤子繁猛地转过头对着那名粉衣少女一声怒喝。

    随即赤子繁转过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冰血的表情,好在冰血脸上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倒是没有什么怒意。

    只是一直站在冰血身后的堕翼,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温柔圣阶,明明是一副极为普通的长相,但是赤子繁却觉得此人好似浑身散发着金光一般的耀眼。然而当赤子繁看到堕翼脸上的温柔笑容之时,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没来由的产生了一股惧意。

    赤子繁轻轻的摇了摇头,企图将心中那抹莫名其妙的惧意给甩掉。但是却不再敢去看堕翼脸上的笑容。

    赤子繁对着冰血再次点了点头,满是歉意的说道:”抱歉,邰珠被家里惯坏了,还望阁下不要介意。“

    冰血冷笑一声,不屑的不说道:”对于只会乱叫却没有本事咬人的东西,本少从来不会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邰珠满脸涨红的指着冰血,怒气冲冲的吼着。

    然而就在邰珠身旁之人想要拉住愤怒的邰珠之时,一声惨叫从邰珠的口中发出。

    随即”砰“的一声,邰珠满脸痛苦的倒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不断地在地上翻滚,嘴角一直嚷嚷着:”啊……好疼,好疼啊。“

    所有人都满脸惊讶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邰珠,竟然忘记了去扶她。然而一直嚷嚷着叫疼的邰珠,身体上竟然没有任何伤痕,就连她为何到底,都没有人知道。

    那一声声凄厉的吼叫从邰珠的口中发出,看着素来喜爱干净的邰珠此时毫无形象的躺在满是泥泞的土地上打滚,浑身狼狈,满头冷汗的样子,所有人的背后都冒出了一层冷汗,双脚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赤子繁眉头紧皱的看着地上的邰珠,眼中划过一抹厌恶的神情,随即抓过头对着冰血和堕翼轻声说道:”还望二人阁下手下留情,她毕竟是我们的伙伴,得罪之处,还望二人阁下海涵。赤子繁在这里代替邰珠向二位奉上最为诚挚的歉意。“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邰珠,随即侧过头对着堕翼轻声唤道:”堕翼,算了。“

    堕翼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那边地上的邰珠,温柔的一笑,然而那笑容却不打眼底,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张温柔又圣洁的面容下是一片阴冷的冰寒。

    邰珠的声音越来越小,扭曲的表情也得到了几分舒缓,此时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足以证明,刚刚的疼痛的怎样的撕心裂肺。

    然而在堕翼这消声无息的一手后,所有人在看向冰血和堕翼的目光更加的小心翼翼。吃过一次亏的邰珠,更是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目的已经达到,冰血看着赤子繁开口说道:”你无非就是想要我们两个护送你们安全出树林。不需要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废话。“

    赤子繁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如此明了的将他的目的说出来,那张英俊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尴尬。

    随即冰血接着说道:”护送你们出去也可以,不过这期间,你们一切行程都要听从我的安排,如果有人喊累,或者不听从指挥,私自行动。那么我们会立刻走入,你们死活我们不会再理会。“

    赤子繁有些惊讶的看了冰血一眼,或许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如此强硬的说出这么一番话。然而那一股从冰血体内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帝王之气,让赤子繁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句:”是。“

    冰血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那么……走吧。“

    冰血和堕翼就这样带着这七个人开始想着树林的东面走去,听赤子繁说,只要一直想着东面走,穿过这片树林就会看到一个小城镇,然而他们只要在小城镇内休息一晚,然而去驿馆租一辆方舟,不出三日就可以到达库洛城了。

    不过这个时候是库洛城最为热闹的时候,即使进入炼器师大会现场的资格要求很高,依旧有络绎不绝的人从世界各地前去,现在已经距离大会开始不到七天的时候了。大型方舟估计已经被当地的一些大家族都租了过去,他们必须要快些赶路,不然连小型的方舟都没有了。

    在听到方舟这么一个新鲜词之时,冰血双眸闪过一抹疑惑,不过却没有让其他人看到。为了避免让赤子繁等人对于冰血和堕翼的身份产生疑惑,冰血并没有询问方舟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根据赤子繁的话,冰血大概也能猜到,这个方舟估计就是一个代步的移动工具。在这个大陆上应该就是一个价格比较昂会的幻器,所以才没有人人都有,只能用租用的方式去得到。就好似现代的汽车一样的东西。

    但是既然是幻器,那么冰血已经对这个所谓的方舟产生了兴趣。

    另外冰血听赤子繁说,想要参加炼器师大会的比赛,就必须拥有炼器师徽章。而冰血手中的炼器师徽章是浩瀚大陆的,她根本不知道现在她手里的这个徽章是不是通用的。就算是通用的,她也不能拿出来用啊。这不是摆明的告诉大家,她根本不是这个幻景地域的人,而是一个偷渡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