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三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避免麻烦冰血并没有让堕翼跟着她出去。

    当冰血出现在安昊厉安排的阁楼小院内之时,让一直守在小院内的高矮兄弟微微一愣,随即两个人的双眸瞬间迸发出一道激动的光芒,快速来到冰血的面前。

    “阁下您终于出关了。”

    冰血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想要叫他们的名字,突然发现,好像她从来没有问过,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轻声说道:“看到我这么激动做什么?出了什么事?”

    疤痕男子尴尬的一笑,挠了挠头,沉声说道:“让阁下见笑了,一切安好。安昊厉阁下现在已经成了这座城镇的城主,所有的城民也都恢复了正常。”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了两颗丹药分别递给了高矮兄弟两个人,随即说道:“这是你们两个人的解药,现在我们之间的协议已经完成,你们自由了。”

    疤痕男子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丹药,眼中带着一抹激动,呼吸越发的沉重。

    随即疤痕男子对着冰血恭敬的弯下腰,诚恳的说道:“谢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冰血听疤痕男子说他们兄弟二人已经决定留下了帮助安昊厉一同保护这座城镇,对着这样的结果,冰血没有任何意见和看法,这些都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这次闭关不仅仅让她将那些因为堕翼的苏醒而得来的好处吸收巩固,更让她成功的晋级为一名上品神灵,距离神宗只差一步,而战斗力足以与一名中品神宗持衡。这让有了去寻找伙伴和父亲的资本。

    冰血来到城主府的正厅,安昊厉此时刚好在里面开会,听到冰血出关的消息,安昊厉激动地跑出正厅,脚步刚刚来到外面,便看到一脸悠哉的冰血向着他这边走来。

    “心齐,你终于出来了。”

    冰血看着一身沉稳之气的安昊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嗯,看来你过得不错。”

    安昊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满脸欣喜的看向冰血,说道:“饿了吗?我马上叫人给你准备吃的。”安昊厉说完便快速转过头打算换来管家去准备。

    “不用了。”冰血走到安昊厉的身边,阻止了他的动作,随即说道:“我是来跟你辞行,已经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了,估计我的伙伴已经来找我了。”

    “你要离开。”听到冰血要离开的消息,安昊厉顿时一愣,心中竟然因为这句话而升起了一抹不安的情绪。

    他……什么时候开始依赖起一个人来了。好像从母亲去世之后就在没有真正的去相信和依赖过任何一个人,但是现在……他竟然如此依赖一个相识不过几个月的人,他们之间甚至连朋友都称不上。

    “嗯。”冰血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抬起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双眸闪过一抹思念,轻声说道:“已经分开两年多,他们应该已经来找我了。”

    安昊厉看着冰血脸上的那抹思念,心中突然划过一抹酸意。越发沉稳的脸上出现了几分落寞的神情,最后深深的叹了一口,对着冰血微微一笑:“我很羡慕能让你思念的人,我想这应该是他们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冰血听到安昊厉的话,低下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安昊厉,最后微微一笑,这是安昊厉与冰血认识以来,得到了第一个温柔的笑容,让他竟然差点忍不住想要时间就在这一刻停留。

    安昊厉猜想,这……就是真正的朋友之前的情谊吧。

    “我还会再见到你吗?”安昊厉眼中带着几分希夷的光芒看向冰血,问的小心翼翼。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有缘,自然会再见。”

    “嗯!”安昊厉微微一笑:“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见面的。下次……换我来帮助你。”

    冰血没有说什么,仅仅只是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踏空而起,瞬间飞到了半空中。

    安昊厉在冰血飞身而起的一瞬间双拳紧握,努力的克制着心中的那份贪念。他竟然……想要就这样留住她。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心齐注定是一条腾空而起的飞龙,没有人可以真正的留住她的脚步,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快自己的脚步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然而这样的事情对于安昊厉来说却是奢望的,他有他的责任,他不能自私的抛开一切,跟随那个人走。

    “心齐,万事小心,我们后会有期。”安昊厉仰着头,看着天空下的那道身影,心中带着几分苦涩。

    “你也是,好好守护你的家。我们后会有期!”冰血低着头俯视着下面的安昊厉,微微一笑。随即身形一闪快速消失在了天边。

    而安昊厉却依旧站在原地看着冰血最后消失的地方,久久无法回神。

    在天空中飞了大半天的时间,冰血依然没有看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下面依旧是一片绿意葱葱的树林,最后冰血只好满脸无奈的降落到了地面,靠在一棵大树下休息。

    “主人,喝点水。”堕翼犹如一名专业执事一般,照顾着冰血,刚从魔蓝之戒内出来的时候,手里便拿着一瓶神玄蜜露给冰血解渴。

    “谢谢!”冰血笑着接过神玄蜜露,喝了一口大,看着手里的瓶子微微一笑。也不知道师父们现在在做什么,估计又开始满大陆闲逛了吧,没有他们在,估计那几个老家伙会很闲。

    堕翼看着冰血眼中偶尔流露出来的一抹思念,心中有些好奇,更多的是羡慕。他发现平时的主人脸上虽然在笑,但是却笑得很不真诚,笑得阴森冰冷还带着几分邪气。只有在思念着某些人的时候,脸上才会出现既温柔又真实的笑容。

    他很喜欢那样的主人,他觉得主人只有这样笑,才是真正开心幸福的。而他喜欢他的主人永远这么开心幸福下去。

    冰血收回瓶子,抬起头看着堕翼,轻轻的歪着头,心中在思考着某些事情。当冰血看到堕翼那一头深蓝色长发和那双金色眼眸之时,瞬间找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就在堕翼被冰血这样盯着看,越来越不好意思的时候,冰血终于开口说道:“堕翼,你能把你的容貌改变一下吗?起码把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改了,不然等我到了下一个城镇,一定会引来许多关注。现在我们找提升能力的同时还在找人,所以还是不要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较好。”

    堕翼听到冰血的话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冰血的意思。他收起翅膀后的外貌确实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一头深蓝色的长发和那双属于神界皇族的金色眼眸确实太过惹眼,惹来人类还好说,如同被那些人发现,一定会给他和主人招来麻烦。现在的他还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还无法与那些人抗衡,自己还好说,一条命罢了,但是他最不想就是看到主人收到伤害。

    堕翼看着冰血,温柔的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抬起手在自己的脸前轻轻一挥,一道金色光芒闪出在堕翼的头上快速环绕了一圈,当金色光芒散去之后。原本有着天人之姿的堕翼,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名黑头发黑眼睛,长相普通到毫无特色的普通男子。

    冰血满意的看着堕翼的变幻,不过她却清楚的知道,即使堕翼的脸变的普通到扎进人堆里都找不到的地步,但是那一身与生俱来的圣洁之气,那一身融入骨血的高贵典雅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不过,对于这些冰血却不在意。起码他们已经很努力的低调了。如果某些麻烦依然自动自觉的往他们身边凑合,那么就不要怪他们手下无情了。

    冰血双手背在脑后看着四周的树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安小子那个城镇还真是偏僻,以我的速度都飞了大半天了,竟然连一个小村庄都没有看到。”

    堕翼宠溺的看着自家主人,温柔的一笑,轻声说道:“主人累了,要不堕翼抱着您飞。”

    冰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就在林子里走吧。趁着天黑之前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这里应该会有野生的魔兽群,看看能不能找找到猎物。”

    “好,听主人的。”

    冰血带着堕翼在这片硕大的林子的转悠,两个人根本毫无方向感,基本连下一站要去的地方都不知道。只有一条路直径的走下去,好在这片林子里也没有什么强大的魔兽,最高不过是下品神灵级别的魔兽,对于冰血来说连练手都不够,不过倒是可以用来饱餐一顿。

    晚上便随便找一颗大树休息,白天继续这样漫无目的的走。

    不过另冰血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察觉到暗夜和怪妖的神识。但是他们之前的契约之力是没有任何距离障碍的,只要在同一片大陆上,都可以联系到。但是迄今为止,冰血已经来到这里快一年了,竟然依然联系不到暗夜和怪妖。

    如果告诉冰血暗夜、怪妖还有玄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晋级成为神阶的话,打死冰血她都不相信。

    但是只要暗夜和怪妖来到这片大陆,按理说冰血会在第一时间感觉到。

    难道是他们出结界的地方被什么东西干扰了,阻碍的契约之力。

    想到这里,冰血越发的着急离开这片该死的林子。只要快点找到大点的城镇,那么就应该有机会联系到他们了。

    “堕翼,我们踏空飞行,急速前进。”在林子里面转悠了整整三天后,冰血那点可怜的耐心终于被这遍地的绿油油给磨没了。

    “是,主人。”堕翼毫无迟疑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身形一闪,快速飞身而起,划过两道亮光消失在了上空。

    两个人没日没夜的飞了整整两天后,终于在林子里面感受到了一抹属于人类的气息。

    “主人!”堕翼转过头轻唤了一声冰血,随即指了指下方的树林。

    此时树林中正坐着几名衣着有些狼狈的少年,看样子应该是来这片树林历练的。那几个人少年的等级最高不够中品神灵,不过对于幻景地域的少年的年龄,冰血从来不随意去猜测,因为对于她的认知来说,这个地方的年轻的年龄都是特别吓人的。

    明明看上去十几二十来岁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却已经几百多岁了。就像是那个没事喜欢卖萌装傻的殷奕帆。

    “下去!”冰血对着堕翼轻声说了一句,随即身体快速消失在了原地,堕翼紧随其后。

    冰血和堕翼将周身所有的气息封闭,坐在那几个少年旁边的大叔之上,安静的听着下面的谈话。

    “难道我们就这样等在这里吗?再不回去就来不及参加炼药师大会了。”

    一名浑身泥土,好在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的少年愁眉苦脸的对着身边的人说着。少年说话引来了他身边黑衣少年的一个白眼。

    不过少年的话好像真的说到了点子上,让身边的几个伙伴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只有那名黑衣少年依然冷静的说道:“以我们的实力想要安全的走出这里本身就有困难了,一旦有人受伤,会拖累全队的人,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坐在这里等待救援。”

    “你确定,这个东西能地域神灵魔兽群的攻击。”一名蓝色劲装的少年满脸担忧的抬起头看着那漂浮在他们头顶上的圆盘。

    这时冰血也注意到了那个一直漂浮的圆盘,用精神力微微扫射了一下,冰血惊讶的发现,那个金色圆盘竟然是防御属性的中品神器。难怪那几个人会这么大胆的随意坐在这里。

    听到伙伴质疑的声音,黑色少年冷冷的瞪着他一眼,随即带着几分得意与骄傲说道:“当然,这可是我父亲送给我的防御属性中品神器。区区几只神灵魔兽,怎么可能破的开它的防御。”

    蓝衣少年对于黑衣少年的态度丝毫不在,看样子是早已习惯了他这个样子。又或许现在的他已经完全顾不上去挑伙伴的毛病了。

    “可是如果我们再继续浪费时间,就真的赶不上炼药师大会了,我父亲会杀了我吧。”

    冰血听到少年的话,双眉一挑,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炼药师大会,这还真是个好机会呢。”

    ------题外话------

    顶着大太阳出去一天,哥哥家根本没法待。跟拆房子似的,下午回来基本已经快疯了,侄子也哭闹了一天,他最怕电钻声。

    猫猫明天打算抱着电脑跑路了!这地方没法待了!~(>_

    宝贝们六一节快乐哦。

    今天又头疼,又卡文!真心蛋疼啊!

    明天回家码字去!六月了,猫猫要加油了!么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