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二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五老,黑魂神丹到底血药多少修行者的精血珠才可以完成炼制啊。已经两年了,如果再继续下去,我怕到时候连我们都会受到那个东西的影响啊。”

    沙哑男子有些为难的看向主位上的老者,说完这句话后,微微定下头,双眼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快速划过一抹精锐的光芒。

    五老看了再说的十几个人,长叹一声,随即说道:“主上的黑魔法技能所需要的灵力是极其庞大的,只有这些用修行者的血液炼制出来的精血珠才可以让主上快速提升体内的灵源。所以,这些东西自然是源源不断的好。”

    “可是再这样下去,我怕连我们自己都再也回不去了。”一道带着几分忧郁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声音中的担忧不难让人听说。

    听到这里,冰血和安昊厉已经完全知道了对方的目的,一个坚持了两年之久的庞大计划,竟然只是为了让一个人提升自己的实力。

    为了一个人的不劳而获,而让整个城镇的人坠入痛苦绝望的深渊。这样所的来的实力,用起来真的就那么踏实吗。

    冰血扯了扯安昊厉的衣袖,向着另一边摆动了一下头,随即身形一闪,悄声无息的消失在黑夜中。

    安昊厉看了一眼消失的冰血,接着冷冷的瞟了一眼木屋内的几个人,就在自己心中怒气与杀气忍不住即将爆发出来之时,安昊厉快速跟着冰血消失在了原地。

    冰血带着安昊厉来到了一个距离那群人所在的空地稍微远一点的大树上。冰血在两个人的四周简单的设置了一个精神力结界,也只有精神力结界才不会让四周的元素发生变化,才不容易被外人查探出来,除非那个人的精神力比冰血还有强盛,当然这个可能的几率几乎为零。

    “心齐,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精血珠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为什么要如此对待那些普通的城民”安昊厉看到冰血挥手设置好结界后,连忙迫不及待的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虽然他对于这些东西完全不了解,但是隐隐约约已经明白了,这其中必定有着某些见不得光而且极其残忍的真相。

    冰血眉头微微皱起,眼中带着几分震惊的神情,看着安昊厉严肃的说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做。这个方法我也是以前在一本很古老的魔法书里面看到过,但是那上面只是标注着那个方法是几千年前的人留下来的一个没有得到任何证实的提升灵力之法。而且这个方法不是任何系别的魔法师都可以用的。只有黑暗系魔法师才能用。因为这个发出所提升的灵力属阴性,只能转换成黑暗元素。但是近千百年以来,黑暗系的魔法师已经越来越少,他们机会都已经不在出现在世人的眼中,这个方法自然已经完全成为了传说。但是没想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冰血的话让安昊厉震惊,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多。安昊厉有些焦急的看着冰血,急切的问道:“那到底是什么?”

    冰血轻叹一口气,随即说道:“那是一种早已被全大陆绝对禁止的一种禁术。先是将修行者的血液利用高温炼制出极少的精血珠,这些精血珠的成功率极低,所以才会需要大量的修行者血液去炼制,最后由要提升灵力的黑暗系魔法师吸收这些精血珠内的能量,在利用黑暗魔法的挪灵术将这些力量转换为灵力。然而这些能量的转换成功率更是低到离谱。”

    冰血的话让安昊厉倒吸一口凉气,满脸惊骇的看着冰血,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背后的真相竟然如此不堪与血腥。

    那些淳朴的城民,最后竟然全部沦为了一个人的工具,而且是最没有价值的攻击。也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才可以为那个人成功转换。

    所以他们才会大量的吸收那些人的血液,根本不去顾虑这些成民的死活。就好似一个永远填不饱肚子的吸血鬼一样,可怕的让人毛骨悚然。

    冰血低着头细想了几秒钟,随即抬起头看向安昊厉,冷声问道:“安昊厉,你说实话。这个城镇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城镇吧。幻景大陆内的平均实力在高,也不可能在这个一个偏僻的小城镇内有着那么多的修行者。现在他们盯上的可是整个城镇,而且是一准备,就准备了整整两年,两年都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步。也就说这个城镇内的修行者的等级都是他们所需要的。你要知道启动这个黑暗禁术所需要的血液提供者的等级要求可是极其苛刻的。”

    安昊厉满脸谨慎的看了冰血整整一分钟的时候,最后全部化为一声无奈的长叹,开口轻声说道:“你说得对,这个城镇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城镇,这里面的人看起来一个个纯良淳朴,但是他们的天赋却都不低。这个城镇的出现仅仅只是为了守护和看管乱兽谷所存在的。这个规定是在千年前便已经定下来的。城镇的每个人打出生便背负着守护、看管乱兽谷的责任。而这个城镇的每个人一抖遗传了先辈们的优质天赋,有的孩童甚至一出生修为便已经接近了神阶。每个人每天都在不断地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从出生的那一刻便已经开始了。但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

    冰血双眉一挑,眼中划过一抹精锐的光芒,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看来这就是那些人选定这里的原因了。不过……”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随即对着安昊厉接着说道:“你应该早已经知道了是谁将那些人引入到这个城镇的吧。俗称叛徒,背叛整个城镇的叛徒。”

    安昊厉在听到“叛徒”这两个字之时,浑身一颤,双速划过一抹异样的情绪。其中有悔恨,有懊恼,有怨恨,还有淡淡的悲伤。

    安昊厉僵硬的摇了摇头,看着冰血痛苦的憋了憋嘴角,随即说道:“我知道……那个人是……是……”

    “算了,是谁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炼制那些精血珠其中还有一个人很重要的东西,正是我所需要的。我会帮你破坏带这个计划,让那些人滚出城镇。我的条件只有两个,一我要那些已经炼制好的精血珠和那个炼制精血珠所需要的东西。”

    “好!”安昊厉想都没有想便快速回答了冰血的话,眼中没有一丝迟疑的态度。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说道:“现在主要的原因就是将那个东西找到,然后我们才有机会控制那些人。”

    “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安昊厉有些诧异的看着冰血。他们自从登上山顶后,所去呆的地方,不是树上就是草丛里,加上去过一次那个木屋,其他地方根本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冰血怎么会知道那个东西缩放置的地方。

    冰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双眸中带着几分冷意的寒光,对着安昊厉微微一笑,就在安昊厉以为冰血会向她解释一下的时候。只见冰血竟然突然闭上了眼睛,伸着脖子,小巧可爱的鼻头轻轻一动,就好似在对着空气闻什么东西的样子。

    安昊厉满心疑惑,却不敢打断冰血的做法,心中虽然十分焦急,却依旧安静的等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冰血。

    当冰血对着前方闻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候,突然睁开双眼,抬起手指着刚刚他们所去过的那个木屋右边五米处的那个大帐篷,坚定地说道:“那哪里?”

    安昊厉顺着冰血手指的方向快速看过去,在看清冰血所指的地方之时,嘴角忍不住的一阵抽搐,满脸无奈加无语的看着冰血,语气僵硬的说道:“那个帐篷就是那个那些人口中所提到的那个神宗魔法师所居住的帐篷。你不会是想要潜进那个帐篷,去神宗高手身边头顶东西吧。”

    冰血看着安昊厉,最忌一勾,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那就是……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要去试试老虎头上把胡子的感觉。

    安昊厉嘴角再次狠狠的一抽,额头滑下一滴冷汗,僵硬的说道:“别……别闹了,刚刚他们的对话你也听到了,他们说神宗魔法师已经快回来了,到时候如果被发现了,我们两个就都危险了。到底时候跑都跑不下去啊。”

    冰血鄙视的白了一眼安昊厉,耸了耸肩膀,轻松随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只要是我想要拿的东西,还真很少有我得到的时候。”

    “现在也不是逞强的时候,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冷静面对,这是你教给我的。”

    安昊厉震惊的看着冰血,脑子里有些转不过来湾,刚刚口口声声告诉自己不要乱来的人,现在却是一个真真张正打算乱来的人啊。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缓缓站起身,看着前方的火光,嘴角勾起一抹狂傲的笑容,冷声说道:“这不是逞强,而是……自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