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魔气

    冰血受到周围越来越浓的魔气所影响,双眸突然闪过一道紫色光芒,随即消失不见。冰血快速运转体内魔幻之纹来调节体内越发狂乱的魔气,同时控制体内元灵,不让它自动吸收周围的魔气,这样才不会让自己的双眼显出原形。

    冰血缓缓抬起头看着前方昏暗的树林,心中划过一抹疑惑:难道……这树林深处有魔族,又或者说这里的一切都是魔族的魔在操控着。

    如果真的是自己心中所猜想的这样,冰血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自己是否真的要去蹚这池浑水。毕竟此时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与真正的魔族之人对抗。早在之前她就开始怀疑,自己一家背后的敌人有可能来至魔族,所以现在的她还不宜与魔族正面对抗。

    但是如果此时退出,也可能会引来对方的关注,届时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既然如此……

    冰血眉头一皱,深深的吸了口气,双眸闪过一抹坚定。

    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如果真的是魔族,以自己的速度,想要离开也不是难事。幻景地域这么大,还怕他找到自己不成。

    打定主意,冰血再次恢复淡然平静的心态,跟着队伍继续向前走着。

    队伍穿过一片草丛,便顺着一条崎岖的山路向着山顶走去,这条路上到处都是岩壁峭壁,一不小心便会跌落山崖。然而这些城民们却还是完全没有看到眼前的险境一般,依旧满脸木然的向着山顶走,动作显得十分僵硬。

    冰血和安昊厉在这样一挑险峻的山路行走,总是想要下意识的去扶着旁边的峭壁,或者越过脚下凹凸不平的岩石,但是为了看上去不那么显眼,为了跟那群城民一样,让人觉得自己已经被控制住,只要硬着头皮,忍着想要扶墙的手,僵硬的跟在队伍最后面。

    突然一阵岩石滑落山崖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随即便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从小路上滚下悬崖,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不……”安昊厉下意识的向前快速迈出一步,随即便想跳下悬崖,去救那个摔下山崖的城民。

    然而在安昊厉还未来得及飞身而起之时,便被的冰血一把给按住。

    冰血死死的抓住安昊厉的胳膊,快速驱动体内斗气,将斗气聚集在手上,加大力量,不让安昊厉动弹分毫。

    “放开我,我要救那个人,在不去就来不及了。”安昊厉狠狠的瞪着冰血,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好在冰血在抓住安昊厉的一瞬间便用精神力包裹住的他们两个人,安昊厉的声音才会没有惊动其他人。

    冰血冷冷的看向安昊厉,双眸中迸发出一股强势的威压,语气更是阴冷的可怕:“你疯了吗。现在你去救人,先不说你能不能成功的救到人。只要你飞身下去,便会立刻被发现。到时候别说人没救到,反倒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你是白痴吗。”

    “难道你就让我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城民在我面前死去吗。”安昊厉气的满脸涨红,眼中带着深深的不甘,双眼冒火的看着冰血,不断地想要挣开冰血的束缚,但是那只看起来娇弱无骨的小手,却有着他无法超越的力气,无论他如果使力,即使动用灵力依然无法挣脱开冰血的小手。

    冰血满眼鄙视的看了安昊厉的一眼,随即冷声说道:“你是要救这里的所有城民,还是单单只想救刚刚掉下去的那一个?”

    “我……”冰血的问话让安昊厉微微一愣,同时也放弃了挣扎,满脸无力的看着冰血,双眼中带着深深的落寞。

    冰血看到安昊厉满满的冷静了下来,不屑的瞪了一眼安昊厉,“唰”的一下甩开了安昊厉的手里,随即满脸冷漠的说道:“别忘了你的目的,一旦你在这里暴露,不仅仅会让你身陷险境,还会连累我和整个城镇的人,这结果到底值不值得你自己去判断。反正我丑话说在前头,你我之前只是互利的合作,如果你真的因为冲动而招来山顶上的那些人的话,打起来,我可不会管你。”

    安昊厉有些哀怨的瞪着冰血一眼,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狂躁的心满满的平静下来,这时才发现自己刚刚的冲动险些坏了所有的计划,但是想要刚刚那个掉落山崖的城民,安昊厉的心中划过一抹刺痛。

    安昊厉轻轻眨了眨眼睛,隐去眼中的沉痛,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幽幽的说了声:“谢谢。”

    “不必了。”冰血冷漠的转过头,无情的说道:“我只是不想半途而废罢了,如果你再有一次,我绝对不会再阻止你,是生是死都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真冷。”安昊厉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再次看了一眼漆黑阴冷的山崖下方,无力的吐了一口气,跟着冰血的脚步向前走去。

    冰血扯掉包裹住她和安昊厉的精神力后,神识向着四周扫射了一圈,在没有发生发现异常后,快步跟上队伍,继续向着山顶走去。

    在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候,冰血和安昊厉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了几缕火光在山顶闪烁,隐隐约约还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吼叫声,但是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无法分清这吼叫声是人类发出的还是魔兽发出的。

    “心齐,你感觉到了吗?”

    安昊厉的声音突然传入冰血的脑海中,带着几分奇怪的语气。

    “嗯。”冰血冰冷的声音同样带着几分诡异。

    安昊厉眉头微微一皱,双眼闪过几分警惕的光芒,随即对着冰血传音道:“这里空气中的气息很奇怪,而且空气也越来越冷。我记得这座山的山顶气温是常年温暖的,所以才会被世人称之为常青山。可是现在我竟然感觉到了冷,这太奇怪了。”

    冰血侧过头瞟了一眼安昊厉,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气息确实不一样了,到了山顶小心点,找机会离开队伍,到暗处去。”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安昊厉表情一片凝重,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安的情绪。

    冰血听到安昊厉的问题后,迟疑的一秒钟,随即传音道:“是阴气和杀气,空气中还有血腥的味道。”

    “阴气……”安昊厉猛地抬起头看向走在自己前面的冰血,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吃惊的说道:“阴气,那不是只有幽冥地狱才有的气息吗,怎么会出现这里。而且这东西……我也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根本没有人知道幽冥地狱到底是不是真是存在的。”

    这时冰血的双眼再次划过一抹幽紫色的光芒,好在安昊厉是一只跟在冰血的身后的,才没有看到冰血双眼的异常,不然一定会被吓懵过去的。

    其实冰血并没有将自己所有知道的东西告诉安昊厉。

    这空气中的阴气不过是死了太多的人而凝聚成的,虽然很少见。不过是那个地方死的人少罢了,而且死的方法很普通所以才没有凝聚出阴气。但是如果灵魂在本体还活着的时候被魔气所侵蚀,而且数量又特别的多的话,那么阴气是很容易凝聚出来的。

    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空气中的夹杂着魔气的黑暗元素也越发的浓郁,让冰血的心更加的警惕起来。

    “一会到了山顶你跟住我。我会找个时机离开队伍,只要我们隐藏在黑暗中,就有办法迷茫找出这一切的始源。记住,无论看到什么,又或者释放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冷静面对,在冲动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救你了,要死就自己去死,别拉着我。”

    安昊厉脸色一僵,闷闷的说了一声:“知道了,放心吧。”

    安昊厉知道冰血的能力绝对在自己之上,而且她会的东西也一定很多。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山顶上一定有什么是自己无法忍受的,以大局为重,这是他必须做到的。

    山顶上的火光越来越多,空气中流窜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让安昊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重。

    当冰血和安昊厉跟着队伍走上山顶之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圈手中拿着火把的黑衣人,他们每个人都披着一件很大的黑色斗篷,黑色斗篷将整个人罩在里面,让人无法看清他们的面容。百来个黑衣人围在山顶边缘,将山顶围成一个圈,中间是一个高达山米的高台,高台之上映着火红的光芒,一片灼热的气息从高台内传出,看上去像是一个大火炉,里面不断的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还有十几个灰色长袍的老者围成一个圈站在高台的边缘,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微微低着头,嘴里不知道在念着什么,只能看到他们的双唇不断地一张一口,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然而最触目惊心的是,那个竖立在山顶另一边的大木头架子上竟然挂着几个人赤luo的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狰狞的刀痕,不断的向着下方留着鲜红的血液,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地面上的血盆中,一盆盆鲜红的血液正不断的撒发着浓浓的血腥之气。

    安昊厉极力忍住心中的怒气,迈着沉重的步伐跟在冰血的身后,死死的咬着牙,克制自己的目光,不去看那边的架子。

    然而当安昊厉再往前走进步的时候,猛地浑身一僵,死死的盯着架子的后方,双眸涣散,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题外话------

    困啊……困shi了喵……猫猫明天有可能回到带着电脑去店里,如果不忙就在店里码字,争取多更一些或者来个万更……吼吼吼……要加油了啊!晚安,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