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黑暗元素中的魔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当冰血带着高矮两兄弟跳上旅馆屋顶之时,正好有一个人等在那里。//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

    安昊厉斜靠在房檐边上笑的一脸贱样的看着冰血:“老大,我就知道你会去的。”

    冰血冷冷的瞟了一眼安昊厉,冷哼的一声:“有我感兴趣的东西。”

    安昊厉了然的点了点头,毫不在意的说道:“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捣毁城西森林的仪式,东西我不会拿。”

    冰血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慵懒的看了安昊厉,轻声说了句:“成交。”

    冰血四个猫着腰快速穿梭在房顶之间,向着城西方向的树林而去,在快要接近城主府之时,下方的街道上已经聚集了许多城内市民。

    冰血四个人躲在房顶悄声无息的观察着下方的动静。

    冰血对着下方的城民扬了扬下巴,对着安昊厉传音说道:“你看他们的表情。”

    安昊厉转过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冰血,随即低下头看向街道上的那群人,传音说道:“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啊,白天的时候你不是都看过了。”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接着说道:“不对,你看看他们的眼睛。白天的时候没有任何光彩,属于麻木不仁的类型,就好像是木头人一样。”

    冰血瞟了瞟一眼安昊厉,指着下方的人群接着说道:“你再看看他们现在的眼神。”

    安昊厉看了一眼冰血后,疑惑的转过头看向下方的人群,当看到队伍后面人群的眼中之时,微微一愣,随即双眼猛地大睁,浑身一震,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冰血看到安昊厉的震惊与诧异,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淡然的说道:“此时的眼神充满嗜血残暴,冷血杀气,跟白天完全是两种。”

    “怎么会这样?”安昊厉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震惊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心疼。

    这时冰血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昏暗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应该是黑暗元素影响控制了他们的心智,让他们的情绪产生混乱状态,只是不知道这种黑暗秘法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控制他们的灵魂,还是……”

    安昊厉听到冰血的话,突然绝对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冰血,面无表情的说道:“黑暗元素,灵魂控制……还有……还有什么?”

    冰血满含深意的看了安昊厉一眼,随即接着说道:“还是被吞噬……灵魂吞噬。”

    “被吞噬……后会如何?”安昊厉手掌心内此时已经湿润,后背冒出一层冷汗。

    “后果!”冰血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歪着头看向安昊厉,戏谑的说道:“灵魂都丢了,还能剩下什么。”

    安昊厉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困难的说出了自己不敢相信的四个人:“行尸走肉。”

    冰血冷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行尸走肉。”

    “还有救吗?”安昊厉好似突然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拉着冰血的衣袖,眼中带着深深的希夷。

    安昊厉的态度让冰血感到很奇怪,如果说是他的亲人,那么他这个样子冰血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下面的那群人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他的亲人吧。这里可是整个城镇的城民啊,竟然能让他这么关心。

    “你又不是这个城镇的人,就算是这里的人。那群城民跟你也有没有任何关系,别告诉我你是个慈悲为怀,想要普度众生的伟人,我可不相信。”

    冰血虽然不了解安昊厉这个人,但是从他的眼神和平日里做事的方法,冰血便可以肯定,安昊厉绝对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但却是一个责任心特别重的男人。但是就算是在重,也不会为了一些普通城民如果房放低身份的去求自己吧。

    安昊厉低下头,眉头紧皱,却没有回答冰血的问题,只是依旧激动的紧握双拳,青筋暴露。好似在极力的隐忍着某些情绪的爆发。

    冰血无所谓的挑了挑双眉,随意的说道:“只有确定了他们的情况,才能知道到底还有没有的救。如果他们连灵魂都已经被完全吞噬的话,那么就真的没救了,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给人再重建一个灵魂出来。”

    安昊厉听到冰血的话,缓缓抬起头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满是感激的说道:“谢谢。”

    冰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淡然的说道:“先别谢这么早,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不会做无利可图之事。这不过是交易之内的附加条件,我会按照情况来定你该偿还的条件。”

    安昊厉笑着点了点头,轻声传音道:“我明白,无论是什么,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同意的。”

    冰血冷冷一笑,身体微微向后退了几步后,轻声说道:“他们已经开始往城西树林里面进了,我们也进去吧。”

    安昊厉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高矮兄弟二人,眉头一皱,看向冰血问道:“他们怎么办,跟我们一起进去吗?”安昊厉虽然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何会突然跟在冰血的身后,要知道冰血给他的感觉完全是一个独行侠,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而且看高矮兄弟二人的状态,也不像是被某种秘法所控制了神智,却心甘情愿的跟在冰血的身后,这一点是他最为惊讶和疑惑不解的事情。

    冰血微微以转过头看了一眼高矮兄弟二人,随即拿出一颗传音石丢到了疤痕男子的手中,接着说道:“你们两个去守着城主府,不需要进去,只要暗中观察看看都有谁进出那里,明天一早到我住的那间房。”

    疤痕男子满含深意的看了冰血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带着瘦小男子向着城主府正门飞奔而去。

    “你竟然相信他们?”安昊厉看着高矮兄弟消失的背影,痞痞的一笑。

    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过头看向安昊厉,冷声说道:“怕死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命,我不过是抓到了他们的弱点而已。”

    安昊厉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冰血双手一摊,轻声说道:“看来你对我也是这样喽,抓住了我的弱点,所以才会答应与我合作。”

    冰血冷笑一声,侧过头冷冷的看着安昊厉,毫不隐瞒做作的说道:“你知道就好。”

    安昊厉双眉一挑,有些不解的说道:“可是我们今天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合作了,那个时候你应该还不知道我会求你救城民的吧。”

    冰血再次瞟了一眼安昊厉,眼中划过一抹不屑的神色,冷声说道:“别自以为是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你的眼睛早就说明了一切,你来这里不是路过,更不是对这里的事情感兴趣。而是为了你心中的某种目的,又或者是某些仇恨。这一点足够你答应我的要求,因为现在只有我可以帮你。”

    冰血平淡无常的话语在安昊厉的心中却如同一颗震天雷般,轰然炸开,让他对冰血有了更深的一层认识,之前他确实如同冰血所说他找不到更好的人选。所以才会瞄上冰血,虽然他至今也无法看穿冰血真正的修为,但是心里却一直有一种无法超越的感觉,让他相信冰血可以帮自己,而且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助自己达成目的的人。包括事后救助那些城民,在他完全不了解冰血,更加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能力去救助那些城民的时候,他就完全相信了,她可以,也只有她可以。

    就连安昊厉都被自己心中的那份相信给吓到了,但是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想去反抗自己心中的那份信任。

    也许……这就是母亲所有的魅力所在吧。

    冰血的身上总是有那种让人可以全身心的去依靠,去信赖的力量,让人无从抵抗。

    冰血和安昊厉换上事先准备的衣服,混到了大街上的那些城民堆了,跟着他们一起向着城西树林走去。

    然而当冰血距离城西树林边缘越来越近的时候,越发觉得不对劲,心中升起了一抹诧异的感觉。

    魅还在沉睡中,所以冰血无法利用魅的幻术进行双目神情遮掩的幻术,所以目光只能保持的跟那些城民一样,呆滞中带着几分嗜血残杀与阴冷的杀气。这一点对于冰血来说太过简单,就算是平时很自然的时候,冰血稍微放松一些,让自己恢复到前世的那个状态中,她的眼中就会带着几分嗜血残杀的阴森杀气,因为这才是真正的黑暗之王冰血。

    平时看不出来,只是因为她掩饰的太好,好到连自己都相信,这才是掩饰自己情绪的最高境界。再来就是跟自己兄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让她会不由自主的放下所有的杀戮,让自己变得温柔温暖。

    但是对于安昊厉来说,做到这一点就比较难了,所有他只好略微的低下头,将自己的双眼挡在头发后面,这样才不会显得太过突出,难保四周不会有一起暗线在监视着。

    安昊厉此时也感觉到了四周气息的不同,却不能轻易开口询问冰血,只好小心翼翼的跟着冰血的身后。

    这时冰血清冷的声音突然传入安昊厉的脑海中,带着几分阴冷的感觉:“安昊厉,你跟在我身边不要走远,不要被挤开,如果想活命,一定要跟在我身上,无论感觉到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除非你自己相死,那么我可就不管了。”

    冰血的话语中虽然充满了冷血无情,但是安昊厉却丝毫不在意,反倒十分感激。因为他也同样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而冰血这个自己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临时找来的伙伴,却没有因为危险丢下自己,单凭这一点,他就已经很感激了。

    安昊厉不敢点头,只能用同样的方法给冰血传音说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跟在你身边的。”

    冰血暗自驱动体内灵力,释放出一丝丝黑暗元素,这淡淡的黑暗元素缓缓环绕在冰血和安昊厉的周身,那些黑暗元素就好似一个个活了一般,乖巧的围绕在两个人的身边,没有任何暴乱的现象。特别是安昊厉身边的黑暗元素,即使冰血驱动这些黑暗元素的精神力极少,他们依旧乖巧的徘徊在安昊厉的身边。这一点足以证明,黑暗元素与冰血之间的契合。

    当安昊厉感受到自己身后空气中的巨大变化之时,身体一僵,小心翼翼的少了一眼冰血后,暗自舒了一口气,见刚刚悬起来的心稍稍的放下了不少,但是心中的震惊却没有一丝减少。

    虽然他不是黑暗系魔法师,无法感受到空气中的黑暗元素,但是他也是魔法师,身为魔法师对于元素自然比其他职业的人了解。此时围绕在他身边的黑暗元素,虽然安昊厉无法用神识看见,但是那股凶残中带着几分阴冷阴森的气息,他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此时他已经很肯定的确定,他一定被黑暗元素所包围了,能让他如此清楚的感知到四周的黑暗元素,就只有一个可能,此时围绕在他身体四周的黑暗元素不是空气中那些普通的黑暗元素,而是某个黑暗元素魔法师释放出来的。这个人是谁,安昊厉根本不用去细想便知道了,她就是自己身边的冰血。

    只是让安昊厉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冰血竟然是黑暗系魔法师,又或者她是利用某种媒介幻器,将灵力转换成黑暗元素的,这种幻器虽然难得,但也不是没有过。

    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安昊厉查清楚冰血能驱动黑暗元素的原因,因为他们已经跟着队伍走到了设在树林外的结界前。

    安昊厉有些紧张的看了冰血一眼,在看到那张绝美的容颜上依旧如平常一般冷静无波,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一般,安昊厉有些紧张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当冰血越过结界的一瞬间,终于明天这些城民的身体会在夜晚释放出淡淡的黑暗元素,为何可以在没有任何人提前开启结界的前提下,自由进入到城西树林外的高等结界内。

    在冰血越过结界的一瞬间,神识随着自己的身体向着上方的结界微微一扫便知道了,这个魔法元素结界竟然是全大陆的禁忌元素黑暗元素所绘制出来的。而且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罩在这里,还真是不怕有外地人来到这里啊。

    然而这些城民能进入到结界的原因正是身体围绕在他们周身的那些黑暗元素与结界中的黑暗元素相契合才可以打开结界,进入到这里。

    城西树林内一片死寂,到处都飘散着灰色的雾气,偶尔流窜出一道阴森森的冷风将眼前的雾气吹开,方可看向前方的景色。

    原本绿意葱葱的树林,此时到处都是枯萎的花草树木,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盛景,显得一片凄凉。而且这些枯萎的花草树木的样子就好似被人将体内的精华全部吸干了一般,看上去阴森恐怖。

    “喂,这些树木怎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安昊厉微微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冰血。

    冰血依旧是那副麻木不仁的表情,神识一直保持在外放五十米的距离,将四周的一切都收入眼里,但是奇怪的是,他们一路走来暗处竟然没有一个暗哨,完全是靠着所有被控制的城民自己走来的。看来背后的那个人也是过分自大的人啊。

    冰血收到安昊厉的传音后,轻轻的眨了下眼睛,语气淡然平静的说道:“是被黑暗元素腐蚀了。”

    安昊厉僵硬的表情突然一抽,好在他低着头,没有人发现,此时的他双目中装着满满的诧异:“黑暗元素腐蚀,元素在没有转换为魔法技能之时,怎么会带有攻击力?”

    冰血微微侧过头,满脸鄙视的看了安昊厉一眼,随即说道:“无知!元素既然可以通过灵力的驱动形成防护罩,自然可以攻击,不过是强弱的缘故罢了。不过这里的树木不是人为攻击的,而是空气中的黑暗元素太浓,所以才会照成腐蚀。看样子,这些黑暗元素存在于这里也有不少时日了。”

    安昊厉双眼微微一闪,激励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咬牙切齿的传音道:“整整两年了。”

    “两年。”冰血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前方。她完全没有想到树林的这种情况竟然已经发生了两年了。还真是神奇啊,这个城市没有被黑暗安昊厉元素彻底腐蚀,还真是幸运啊。

    安昊厉皱着眉头,充满疑惑不解的问向冰血:“我还是不明白,这里的黑暗元素即使太过浓郁,在没有任何人的驱动下,怎么可能主动腐蚀四周的生物呢。”

    冰血嘴角微不可见的露出一抹冷笑,没有在回答安昊厉的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确实不太适合像外人解释。

    冰血从进入到树林中的一瞬间,便从那些黑暗元素中闻到了一丝丝熟悉的问道。

    没错……就是魔气。

    ------题外话------

    今天真的是整整睡了一天啊,睡得猫猫家嫂子说猫猫是教主!结果现在猫猫又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一困头就又晕又疼,这到底是神马毛病呢!╮(╯▽╰)╭

    谢谢宝贝们的理解与关心,有你们真好。(*^__^*)嘻嘻……大家晚安,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