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七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老大,我发现每当月圆之夜,这个城镇的人就会突然消失不见,到第二天再次出现。”安昊厉凑到冰血的身边,小声的嘀咕着,眼中带着几分谨慎的光芒。

    “月圆之夜。”冰血双眉一挑,微微抬起头看了看有些昏暗的天空,双眸快速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老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明天晚上一起去看看。”安昊厉侧过头,斜着眼睛看向冰血,双眉一挑,笑的一脸贱样。

    “你还查到了东西?”冰血瞟了一眼安昊厉,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

    “嘿嘿!”安昊厉脸上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神秘兮兮的说道:“我知道他们月圆之夜会集体去城西的那片山坡上。不过,我也仅仅查到了这些东西而已,那里有神宗级高手,我无法靠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安昊厉有些可惜的耸了耸肩膀,对着冰血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样子。

    冰血冷冷一笑,无所谓的说道:“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路过而已。”

    冰血的话好似一盆凉水一般浇到了安昊厉的头顶,将他淋了个例外透心凉。

    安昊厉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冰血的这句话,僵硬的站在原地。

    冰血看着安昊厉冷冷的一笑,转身快速消失在了原地,那速度跟之前那逛大街一样的速度根本没法比,安昊厉纵使再多长出两条腿来都无法追的上冰血,只能满脸僵硬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冰血消失的地方。

    冰血找到了一家很小的寄宿所,这里虽然无法跟正常酒店相比,但是对于冰血这种早就已经习惯了野外宿营的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然而让冰血最为奇怪的是,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城镇内,竟然有那么多从外地来的人。投宿在间寄宿小馆内,而且来到这座城市的利用也各种各样,奇奇怪怪。

    什么前来探亲却不住在亲戚家中的人,有来这里做生意的,更有来这个既偏远,经济有不发达的小城镇游玩的。

    冰血这一路走来,真的知道这么一个毫不出众的小城镇有什么地方是值得欣赏游玩的。

    此时的冰血满脸淡定的躺在房间的床上,看着被洗的早已泛白的床帘,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住在这所寄宿小馆内的人她虽然在刚刚见到的不多,但是这些人却与她在大街上的那些人好了一些。

    不过冰血此时心中却有另外一件让她纠结的问题。那就是这些人的来到这里是否跟安昊厉口中说的那个月圆之夜活动有关。

    冰血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件事之间一定有着一些牵连在里面。

    但是此时的冰血却依然没有想过去看看究竟,她本就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况且现在的她实力还不够,不想去招惹是非。

    冰血自从进入房间后便没有再出去过,一直盘膝坐在床上冥想。就连晚餐都没有出去吃,毕竟这里太过古怪,她这个外来户更要处处多加小心,少出现,就能少招来一些注目。

    然而冰血就算是想要低调,但是她本身就是个发光点,又怎么能低调的起来呢。

    当夜幕降临之时,窗外的大街上一片死寂,冷风瑟瑟,吹动着木窗发出吱吱的声音,显得格外的阴森。虽然冰血是女孩子,但是她确实比男人还爷们的女孩子。本身就是个喜欢释放阴森气息的怪咖,又怎么会怕这样的天气。

    闭着双眼,盘膝坐在床上的冰血好似完全融入到了黑暗之中,估计此时就算是有人在房间,也无法注意到此时床上竟然坐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突然冰血猛地睁开双眼,双眸中迸发出一道阴冷的光芒。随即冰血快速转过头看向门口,眼中划过一抹狠戾。

    冰血根本不用神识扫描,就已经知道了,此时她房间的门口正躲着两个人,而且是两名神皇级的人物。在这个偏远的小山区内,竟然有修为如此高的人物,确实太过诧异。不过她听安昊厉说,他竟然发现了神宗级别的高手,足以正面这个小镇里所发生的事情是多么的吸引人。

    冰血再次逼上眼睛,看似对于在门口偷窥的两个人毫不在意,实际上她的神识早已射到了那两个人的身边。

    “你真的差清楚了,那个年轻人就住在这间房。”一名一身黑色紧身长袍,还算不错的脸上却因为一到如同蜈蚣一样的疤痕给彻底毁掉了,而且还是一条青黑色的长疤,一看便是染有剧毒。

    “没错,大哥。我今天把前台的人引开,差了入住登记表,今天我们看到的那个漂亮少年就住在这里。”另一名身材较为瘦小,面黄肌瘦的男子,满脸坚定的看着疤痕男人。

    疤痕男子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办得好。今天我在路上看到这个小子跟那个姓安的臭小子在一起,看样子是早就认识的。足以证明这个小子认识那个姓安的,只要我们抓了这个小子去威胁那个姓安的,我就不行他不带我们去祭地。”

    瘦小男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疤痕男子,眼中划过一抹挣扎,随即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大,我们都还没有摸清房间里那个小子的修为,这样贸然闯进去,会不会……”

    没等瘦小男子说完,疤痕男子便转过头冷冷的瞪着他一眼,阴冷的说道:“我们可是两个神皇级的高手,那个小子看上去年龄还未过百岁,怎么可能修为高过我俩,况且……这小子的名字,我们在地域中听都没有听说过,要是她以未过百岁便进入到了神皇级,早就登上地域天才排行榜了。”

    “是是是!”瘦小男子连忙点头哈腰的附和疤痕男子,抬起头一脸讨好的笑着说道:“大哥说的有道理,不过是一个毛都没张齐的臭小子,怎么会我们兄弟二人的对手。”

    疤痕男子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抹狠辣的笑容,冷声说道:“我一定要去祭地,不然……”说到这里疤痕男子缓缓抬起手摸向自己脸上的疤痕,咬牙切齿的说道:“这里的毒已经开始侵蚀我体内的灵源了,如果再不解毒的话,我就真的成为废人了。我这辈子就毁了,彻底毁了。”

    疤痕男子好似想到了什么事情,让他的表情越发的狞狰可怕,脸上的蜈蚣疤痕好似活了一样,更给他添加了许多恐怖的气息。

    瘦小男子感受到疤痕男子的怒气,吓得浑身发抖,却又不能不开口,如果旁边的人真的因为怒气发起疯来,最先遭殃的还是自己。

    只见瘦小男子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几步,颤抖的转过头看着疤痕男子,虽然他在激励的掩饰自己心中的恐惧,但是那双不断闪烁的双眸已经泄露了他内心当中的恐惧。

    “大……大哥,你别激动。你忘了,激动会激发灵源内的灵力,这样会使你体内的毒流动速度加快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祭地的。我们一定可以解开你体内的毒的。”

    疤痕男子双手紧握成圈,气的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在听到瘦小男子的话后,猛的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的瘦小男子浑身一僵,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在发现自己这样做更加容易激起疤痕男子的怒气之后,瘦小男子连忙推起一张讨好的笑容,却显得更加的不自然。

    不过疤痕男子并没有向往常一样愤怒的暴打一顿瘦小男子,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灵力正在加速减少,而且胸口内灵源的位置的刺痛感越发的强烈,让他突然有种浑身无力的感觉,就好似自己的体力在不断地流逝,很快就要被抽空了一般。

    这种感觉让怕死的疤痕男子内心焦急不安,恐惧万分。只能不断地克制自己的努力,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满满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瘦小男子感受到疤痕男子的情绪波动在逐渐减少,当下小心翼翼的吐了一口气,眼中划过一抹庆幸的光芒。此时的他竟然突然有种希望,希望疤痕男子就这样死去,他……也就不用再过这种非人的生活了。

    此时冰血冷冷的看着门外,他们二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到冰血的耳朵里,包括了他们二人所有的表情和情绪变化。

    冰血不屑的勾起嘴角,冷冷的一笑。

    就凭这两个白痴就也敢来跟她玩绑架,真小猴子遇到了孙悟空,没事来装什么孙子。

    冰血单手一挥,心中默默一声召唤:“小武出来!”

    随即一道墨绿色的光芒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向旁边的床榻,随即幻作一个可爱的绿色小龟,小龟的身上还盘曲这一条细小的青蛇,在对着冰血讨好的吐着蛇信子。

    “小武,去把外面那两个人给我抓进来,记住别惊动其他人。”

    “是主人。”小武对着冰血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小身影快速消失在了床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