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那脸色带着几分焦急的魔魅微微一笑,轻声唤道:“魔魅叔叔,我没事!”

    魔魅舒了一口气,轻轻的点了头:“没事就好!”

    而殷奕帆在醒过来的一瞬间,身体便虚弱的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带着几分苍白。

    “把这个吃了!”冰血拿出一颗回息丹交给殷奕帆,接着让他坐在原地调息,刚刚的事情一定让他消耗了许多精神力,才会变得如此虚弱。

    “怎么样,有没有在里面发现什么?”

    冰血转过头看向魔魅,眉头一皱,细细想了一会,接着说道:“我进入的殷奕帆神识海,但是里面确实另外一个领域,到处都是灰色的雾气,而且精神力刚开始也受到了压制,那个地方根本不是殷奕帆的神识海,而是幻术结界内!”

    “没错!”魔魅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看起来是进入到了殷奕帆的神识海,其实神识海不过是一个媒介,你的神识真正进入到了是幻术结界。而那些被幻术结界所困在的人,最后为何都变成了一副没有神智的躯壳,就是因为他们的神识已经被困在了幻术结界内永远出不来才会入如此!”

    “所以……”冰血满脸深意的看着魔魅,接着说道:“所以带有精神元素属性的幻术结界特别之处就是封锁的不是实物,而是人的灵魂。”

    “没错,这里面的常理就跟精神力攻击是一样的。虽没有实体,却可以致命!”

    魔魅简单的一句话立马让冰血双眼一亮,终于抓住了那缕飘忽不定的领悟,茅舍顿开。

    “心齐!”殷奕帆缓缓站起身,脸色已经好了许多,看着冰血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欣喜的笑容。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抬起头拍了拍殷奕帆的肩膀,示意他不需要说谢谢。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魔魅说道:“魔魅叔叔,你是进到魔蓝之戒,还是跟着我们!”

    魔魅探究了的看了一眼殷奕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双眸闪过了一抹欣赏,随即看向冰血说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好多年没有活动活动这把老骨头了,也该施展一下了,不然都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样的实力了。”

    冰血点点头说道:“好,那我们走吧!”

    在三个人走向前方长廊之时,冰血再次回过头了来看了一眼右后方那颗高柱上的长龙图案,神识中依旧传出了一抹波动,但是却冰血快速压制住了。

    长廊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冰血走在左后门,伸出右手,“噗”的一声,一团火红色的小火焰出现在手中,将照亮了四周。

    当长廊内变得明亮之后,殷奕帆不由自主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墙壁,顿时双眸一颤,猛地到底了一口冷气,满是惊讶的说道:“天啊,这是什么?”

    冰血闻声看去,顿时双眉一挑,惊讶的说道:“魑魅魍魉!”

    “那是什么?”魔魅疑惑的看着冰血,这种生物他从未见过,表情狰狞其丑无比,浑身漆黑散发着死气,而且瘦弱如骨,就好似一副骨头架子一样,当然是让人看了心中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抹恐惧。

    “是……”冰血皱着眉头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释,毕竟魑魅魍魉只在前世21世纪的传说中出现过,不过这里跟21世纪的地球根本不是一个空间,更确切的说,是两条完全平行,永远不可能相交的一条平行线,但是那个地方的传说灵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地下宫殿,让冰血越发的好奇起来。

    “是什么?”殷奕帆疑惑的看着冰血,不明白为何冰血会出现如此纠结的表情:“难道……这东西很强?”

    冰血嘴角一抽,摇了摇头说道:“强不强我不知道,我还没有机会跟魑魅魍魉的打一场。这些东西应该是生活在地狱当中灵物,是完全没有实体的,就跟……人的灵魂一样!”

    “地狱!”殷奕帆最忌一抽,满脸诧异的看着冰血,大脑突然发现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就连魔魅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表情,那双好看的狐狸速划过一抹异样的情绪,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冰血谨慎的看了一眼墙壁上雕刻的魑魅魍魉,无奈的叹了口气,难道建造这所宫殿的人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殷奕帆和魔魅说道:“继续往前走吧,这里奇怪的结界太多,我们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殷奕帆、魔魅同时点了点头,继续向着长廊的另一头走去。

    这一路上,冰血在墙壁上看到了许多中前世传说中的地狱才会有的画面,让她越发觉得,建造这所宫殿的人跟她一样,去过21世纪,或者干脆就如同玄一样,是直接穿越过来的。

    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三个人终于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了一点亮光,闷热的空气中也出现了一丝凉爽的微风,这代表着他们终于要从这条长的有些过分的长廊中走出去了。

    然而在接近长廊尽头之时,魔魅突然停下了脚步,一把将走在前面的殷奕帆给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满脸警惕的看着前方,双眸快速闪过一抹火红色的光芒。

    冰血看到魔魅拉殷奕帆的一瞬间,下意识的做出了防御攻击的准备,冷冷的看着前方,在这里她的神识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但是奇怪的是,她却没有从前方感觉出任何威胁的气息,那么魔魅到底是发现了什么?

    “魔魅叔叔,怎么了?”冰血清冷的声音利用传音秘术传入魔魅的脑海中。

    魔魅依旧戒备的看着前方,对着冰血和殷奕帆传音道:“你们小心点,我感受到一股很强的气息在长廊外面。”

    冰血双眉一挑,转过头看着殷奕帆。

    殷奕帆同样疑惑的看着冰血,随即对着冰血眨了眨眼睛,接着那双墨绿色眸子越发的幽深,殷奕帆转过头对着前方扫射了一眼,接着身体猛地一颤,一把转过头冰血的手:“焦急的说道,那个…我用蛟龙本体之眸看到了一股很强很强的气息,是……是魔兽的!”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殷奕帆和魔魅,心中泛着嘀咕。

    如果是那只神宗兽,不可能让殷奕帆和魔魅叔叔发出来之灵魂深处的抗拒。毕竟他们一个是高等血脉的天狐,一个是化龙前的蛟龙一族少主,在兽界也是有着一定地位了。

    不过冰血是魔不是兽,无法直接的感受兽类的气息。不过他们已经停留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如果那只强大的魔兽要攻击他们早就攻击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前面长廊的出口根本没有任何结界。最重要的是冰血并没有感受到危险,只能说对方不会攻击他们,又或者是无法攻击他们。

    “往前走看看!”

    冰血不理会殷奕帆和魔魅不赞同的目光,将手中的火焰收回,率先向着前方走去。

    在距离长廊出口不到一米的地方,就连冰血也感受到了空气中那一丝丝细微的波动,很小很轻,让人很难察觉出来。

    而且……那道波动竟然让冰血有种熟悉的感觉。

    不愿再浪费时间,冰血直接一个闪身出了长廊,吓得身后的两个人脸色一变,想都没想跟着冰血跑了出去。

    然而的那个殷奕帆和魔魅走入正殿之时,看到的是冰血一个人站在正殿中央,双眼直视前方不知道再看些什么。

    殷奕帆、魔魅顺着冰血的目光看过去,当看到前方墙壁上的图案之时,双脚猛地向后倒退了几步,心中升起了一抹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那是一条熟睡中的神龙,通体幽紫,完美无瑕。那么面前的仅仅只是一面画像,也让他们感受到了那条龙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压霸气,君临天下,藐视万物的傲然。

    然而他们心中的震惊却不足冰血内心的一半。此时的冰血呆愣的看着前方的墙壁,上面的长龙她再熟悉不过了,那……那是紫冥的本体啊!虽然她仅仅只是在紫冥从蛋壳内出来之时看过一次,但是那样完美无瑕的神龙之体只要看过一眼,就必定终身难忘。

    那样的紫冥,哪怕是在沉睡也难掩他体内那浑然天成的霸气与狂傲,藐视万物,唯舞独尊的凌人之势。

    可是……紫冥的画像怎么会被雕刻在这座地下宫殿的墙壁上呢。

    “你来了!”一道沉厚的声音突然从右前方传出,带着一股浓浓的上古气息和淡淡的苍凉。

    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那个刚刚从黑影中走出的生物,当看清它的本体之时,就连素来淡定的冰血,都忍不住的想要跳起来尖叫了。

    黑色龟身,背着一挑青色小蛇,犹如龟蛇合体。

    我靠……神兽啊……这可是真正的活神兽啊!

    “玄……玄武!”

    玄武听到冰血清楚的喊出自己的名字,微微一愣,随即那双圆圆的眼眸中闪动着一抹笑意,接着说道:“你……认识我?”

    “额……听说过!”冰血看着突然出现的上古四大神兽,嘴角一抽,有些僵硬的说道。自己虽然收服了一只拥有神兽白虎血脉的小白虎,但是那毕竟不是上古神兽白虎本体。现在竟然突然出现了一个自己前世只在神话故事中看到过的玄武神兽,不惊讶……怎么可能!

    玄武点了点头,接着迈开沉重的步伐向着雕刻着紫冥本体画像的那面墙走去。

    冰血疑惑的看着玄武,自觉告诉她,这件事很有可能与紫冥有关。

    “你认识他吧!”玄武目光看着墙壁,幽幽的开口说道。

    即使玄武没有在看着自己,冰血也知道他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冰血点了点头,也不管对方是否能看到,随即开口说道:“没错,我认识!”

    玄武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冰血,双眸一片阴冷,冷声说道:“你就不怕我跟他是仇人,对你不利吗!”

    冰血勾起嘴角,不屑的冷笑一声:“身为他的家人,如果连承认他都不敢的话,那么还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

    玄武听到冰血的回答后,仰头哈哈大笑,满眼欣赏的神情看着冰血,朗声说道:“哈哈哈!好,好啊,你不愧是那个人的孩子,不畏强权,有勇有谋,最重要的是对于自己认可的人的那份心!”

    冰血并没有因为玄武的话而表现出一丝开心愉悦的表情,已经沉稳冷静的看着玄武,并且保持着高度戒备的状态,冷声说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他的画像?”

    玄武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冰血,眼中划过一抹沉痛,扫了一眼大殿,有些无奈的说道:“这里原本只是千年大战后一处被放弃的地方,因为这里遭受到了严重的攻击,让四周的气波发生了一些变异,造成整个山谷被封印起来,而里面的魔兽因为气流发生变异而无法幻为人形。十七年前主人就是看中了这里的独特,才会不惜一切在将结界破开一条细缝,将我和我要守护的东西送到了这个地方。至于这个宫殿是原本就有的,不过已经在千年前的大战中沉入了地下。”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玄武,心中却已经发生了一个不小的波动,对于千年前的大战,她虽然已经从不同人的口中听到了许多次,但是却不是她所关心的。毕竟千年前的事情跟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关系,但是十七年前,不正是她娘亲怀她的时候吗。而自己的一般魂魄回归到本体之后,便遇到了紫冥,而现在又在这里听到了关于十七年前的事情,巧的是,紫冥的画像同时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两件事虽然发生的地点相差了很远,但是这其中的巧合让人不将他们联系起来都很难。

    冰血看着玄武,冷声问道:“你的主人是谁?”

    玄武看着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现在的你,还不需要知道这个!因为你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

    冰血听到玄武的话,顿时双眸一冷,速划过一抹紫色的光芒,狂傲的扬起下巴,冷声说道:“我墨心齐要做什么,从来不需要别人来干涉。你最好告诉你的主人,以后少来管我的事情。”

    此时冰血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银摄和黑鳞当初见到的那个神秘人……会不会就是玄武口中的主人。毕竟能契约玄武的人,实力必定强大到吓人的地步,不然这堂堂上古四大神兽之一的玄武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臣服在那个人之下呢!

    然而对于冰血狂傲的语气和不礼貌的态度,玄武竟然丝毫不在意,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中依然充满的笑意,好似看到冰血这样,他很开心,很欣慰一般。

    “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不过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所有的事情,我更相信,以你的天赋,这一天会很快到来的。”

    玄武说完这句话后,缓缓转过头,背上的小蛇“嘶嘶嘶”的吐着血红的蛇信子,突然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从小蛇的头顶射出,击如墙壁。

    紧接着一道紫青色的光芒从墙壁中迸发而出,一道震天龙吟冲天而起,回荡在大殿之内,一股霸气凌人之势快速的地充斥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与此同时冰血身体向后快速一跃,驱动契约之力,借由紫冥的力量,快速展开威压将脸色苍白的殷奕帆、魔魅护在身后。

    冰血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前方那面迸发出刺眼光芒的墙壁,眼中带着一抹激动的神情。

    她……已经知道那面墙壁中所封印的到底是什么了!

    是……是紫冥的神魂之一。是当初紫冥还在蛋壳中之时,被人残忍剥离体内的神魂之一,竟然……竟然被封印在这个地方。

    当光芒散去以后,冰血一瞬间来到了玄武的面前,也不在担忧他会突然攻击自己。仰着头满脸阴冷的看着玄武,双眸不断地闪烁着幽冷的紫色光芒,最后黑眸被紫眸快速取代,随即紫眸迅速扩大,暂居整双眼睛。

    然而冰血却没有注意到,当玄武看到冰血那双如同紫色水晶般的眼睛之时的震惊与狂喜的表情。

    “为何紫冥的神魂会在这里,你的主人到底是谁?”

    冰血充满杀气的声音拉回了玄武的意识,当玄武从那双让人狂喜的紫眸中看到了深深的怒气与恨意之时,心中顿时一颤,眼中划过一抹浓浓的哀伤,轻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这……这……不能怪他,他……只是想要……”

    不等玄武说完,冰血便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你回去告诉他。我墨心齐他日一定会让他尝尝紫冥当初所受的所有痛苦,而且是千倍万倍的偿还给他!”

    “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做!”玄武高声否决了冰血的话,眼中带着几分急切。

    冰血最忌一勾,冷哼一声:“没有什么是我墨心齐不可以做的!他伤了我的人,就要为此付出最惨痛的代价,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冰血说完,便冷冷的看了一眼玄武后,起身越过玄武,来到墙壁面前,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面孔,即使是本体,即使是画像,依旧是她的紫冥。

    冰血缓缓的举起双手,对着龙头展开双手。突然一颗紫色珠子从巨龙的额头中央缓缓飞出,随即飘落到了冰血的手掌心中,闪动了一下紫色光芒,最后消失不见。

    冰血轻轻握了握空无一物的双手,随即冷冷的转过头看向玄武,冷声说道:“送我们离开!”

    “这里可是一个不错的历练场所,魔兽的等级很高,而且很疯狂,不想留下了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吗,要知道你现在这神灵的等级,到了外面,就连一个小小的护卫都打不过!”

    玄武淡然的看着冰血,沉厚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安稳人心的平和,让被冰血那颗暴怒中的心稍稍的平静了许多。

    不过冰血依然充满怀疑的眼神看着玄武,四周不严肃自己对于他的不信任。

    玄武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不用担心,你随时都可以要求我送你们离开,我绝对不会阻拦的!”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魔魅,在看到魔魅跟自己微微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玄武,冷声说道:“好,希望你记住你所说的话!”

    玄武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是当然,你们晚上完全可以住在这里,另一边是到处都是房间。还可以利用传送阵直接倒到达地下宫殿的正殿来找我!”

    冰血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玄武后,便带着殷奕帆和魔魅向着玄武说所的房间走去。一路上到还算平静,再没有遇到过什么机关结界之类的。

    “小齐,对于玄武你怎么看?”魔魅坐在冰血的对面,严肃的看着冰血。

    冰血慵懒的窝在沙发上,右手习惯性的转动着左手手指上的黑晶戒指,双眸已经恢复了人类的黑白眼。

    “它的身份很可疑,我觉得应该是高级位面来的,不过看样子玄武暂时不会伤害我们,因为它的实力已经到了我无法看透的地步,想要杀我们三个的话,一口气就够了!”

    “这么强!”殷奕帆瞪着一双大眼睛,震惊的看着冰血:“它……它不是神宗兽吗?”

    冰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它只是将实力压制到了神宗兽等级罢了,它还是第一个人我遇到的无法看透实力的生物!”

    “这么强的一只魔兽,竟然会甘愿守护在这里整整十七年。心齐,它守护的到底是什么?”殷奕帆纠结的看着冰血,心中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一个完全可以在幻景大陆占领一席之地的魔兽,竟然会甘愿放弃一切守护在这里。

    冰血慵懒的转过头看着殷奕帆,幽幽的吐出了几个字:“我本名契约兽的神魂!”

    “神魂!”

    身为蛟龙妖兽的殷奕帆和身为魔兽的魔魅,怎么会不知道神魂是什么东西。那就如同人类的灵魂一样,不过却比人类的灵魂强壮不知道多少万倍,但是如果被人活生生的从体内抽出神魂的话,那其中的痛苦必定是十分难忍的。而且本身的实力修为也会降低许多。

    冰血伸出轻轻敷在心口处,那枚神魂此时正漂浮在她的体内,就在心脏的上方,等待着紫冥的融合。不过再次之前,紫冥很快就会感受到这枚神魂所发出的感应,届时神魂会自动介意契约之力,穿过契约平台回到紫冥的体内,紫冥的实力将会更加的强大。

    这还是仅仅是第一颗,还有其他的六颗,冰血发誓……她已经回找到,让紫冥做一位完完整整的神龙。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殷奕帆并没有习惯大厅人家**的毛病,他相信现在他和心齐已经成为了朋友,所以无论她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无条件的站在她的这一边。

    “玄武说的没错,这乱兽谷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历练场所。所以今晚休息一晚上,明天我会进入山谷进行扫荡,当然我不会杀了那些魔兽,不过是借他们来历练一番罢了!待到我突破之时,才会离开!”

    接着冰血看向殷奕帆说道:“如果你急着回家,或者回去报仇的话,我可以让玄武送你出去!”

    殷奕帆听到冰血的话,猛地摇摇头,表示着自己的拒绝:“我不离开,说好当你的贴身守护者,怎么可以独自离开呢!”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缓缓站起身,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后,对着殷奕帆说到:“那么明天开始分头扫荡,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弱,况且我还有埃尔德他们三个呢!”殷奕帆跟着站起身,对着冰血微微一笑。

    第二天一早,冰血便利用玄武告知的传送阵来到了山谷内围,刚刚出现在地面上,便引来了上百头神皇急魔兽的群攻,场面那叫一个壮观了,让冰血险些怀疑,玄武这丫的就是一故意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好巧不巧的将她送到人家群殴火拼的战场上来了,而且现在看到就她一个两条腿走路的异类,那忙满脸狰狞凶狠的魔兽里面化干戈为玉帛,合起伙来向着冰血就是一顿疯狂的攻击,差点让她尝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苦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