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二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走到前方岩壁处,抬起右拳,对着面前的墙壁轻轻敲动了几下。接着冰血对着墙壁摇了摇头,脚下向着旁边微微挪动了几步,继续用小手敲击着面前的岩壁,直到冰血第十三次挪动脚步,敲击岩壁之后,冰血突然直起腰,双眸一亮,最忌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心齐这面墙有问题?”殷奕帆奇怪的看着冰血。

    冰血转过头看向殷奕帆,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不是结界,是机关墙!”

    殷奕帆双眼一亮,闪过一抹诧异,随即快步走到冰血的身边,满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面墙,感叹道:“这竟然是机关?以前经常听家中长辈讲,说这个大陆上其实还有一种职业,名为机关师。但是这种人很少,比驯兽师还要珍贵,他们善于做那种连高阶魔法师和高阶斗士都头疼不已的机关暗器,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因为时代的变迁,机关师越来越少,有的一些老机关师为了躲避那些大家族的拉拢而成为隐士,让许多人都很遗憾。”

    冰血惊讶的看着殷奕帆,诧异的说道:“原来这个世界也有机关师,我还以为这里因为有了魔法和斗气,就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呢。毕竟如果让那些魔法师和斗士熟悉了机关后,那么机关就很难挡着的这些人了。”

    “不可能的?”殷奕帆摇了摇头,否定了冰血的猜测,随即接着说道:“想要成为机关师的前提就必须成为一名优秀的炼器师,才能制造出各种各样的机关和暗器!”

    冰血听到殷奕帆的回答,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黑线。她记得在浩瀚大陆的时候,他们邀约五王出任务的时候曾经在闻人商会分部见过自动机关门,不过当时那个仅仅只是简易的而已,而且有很大的瑕疵,但是却用来当做闻人公会分布重要的逃生门,看来……机关师确实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殷奕帆突然想到了冰血刚刚那一连串奇怪的举动,顿时表情一僵,满脸震撼的看着冰血,小心翼翼的问道:“心齐,你别告诉我,你是机关师!”

    “额……”冰血看着殷奕帆微微一笑,很随意的说道:“以前学过一些皮毛,皮毛!”

    冰血不理会殷奕帆扭曲的表情,十分淡定的转过头看向面前的石墙,嘴角忍不住一抽,她真的没有想这么一个玄的不能再玄的世界里,一个机关师有这么大的作用,而且稀有的吓人。

    接着冰血正式投入到了工作中,表情也变得极为严肃起来。她按照自己刚刚探查这面机关墙的结果,快速找到了隐藏开关,破开开关前的遮挡石,顺着石墙内部所有齿轮的走向,在手掌大小的开关不同位置的地方用力按了几下。

    只听“嘎吱、嘎吱”的声音从石墙内传出,紧接着石墙“哄”的一声,从中间分开,向着两边缓缓移动过去。

    “打开了!”殷奕帆长舒一口气,欣喜的看向冰血,笑的一脸灿烂。

    “走!”冰血笑着一挥手,带着殷奕帆向着石洞内走去。

    先是穿过一条一百米左右的漆黑山洞隧道,当冰血和殷奕帆走出隧道之时,被眼前的景色给惊呆了。

    这里竟然有一座地下宫殿,宫殿四周一片昏暗,空空的,除了四根大柱子以外,什么都没有。不过四周的墙壁上却雕刻着许许多多奇怪的生物。

    有早已绝迹的魔兽,有地位要妖兽界极高的妖兽,还有一些殷奕帆从未见过的魔兽。这些兽的姿态各异,有的大张着嘴巴,慵懒的卧在地上。有的浑身散发着漆黑的火焰,满目狰狞的看着前方。有的则是乖巧的蹲在原地,目光温柔依恋。

    “这里好奇怪啊!”殷奕帆看着四周墙壁上的那些猛兽,眉头紧皱,特别是看到妖兽一类之时,心中竟然升起了一抹凄凉的苦楚。他完全不懂,自己心里为何会升起这样的感觉,就好似……这种感觉不是自己的,而是别人借由自己的心……发出来的!

    “是很奇怪!”冰血幽幽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有些空灵,而她虽然在回答殷奕帆的话,却没有转过头看向他,而是一个人直直的走向左前方的那根大柱子前,速划过一抹震惊的神色。

    这里跟她在巫骨山脉内的地下遗迹中看到的宫殿真的好像。如果要不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一定会以为,她又回到了巫骨山脉中的地下遗迹。

    这里的四根柱子上同样盘旋着四条威武霸气的中华神龙,浑身漆黑,双眸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冰血虽然心里知道雕刻在石柱上的龙眼是两颗血红色的魔晶。但是依旧忍不住的感觉,此时她正被那双充满了审视与探究的龙眼盯着看。

    然而当冰血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看向石柱上的长龙之时,那双血红色的双眼再次依旧是没有任何灵魂灵智的魔晶。

    冰血猛劲的摇了摇头,快速转过身,不再看那诡异的石柱,然而当冰血看向殷奕帆之时,却发现此时的殷奕帆满脸落寞哀伤,却从充满的幸福的感觉。

    这两种矛盾的感觉一瞬间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让冰血有些无法理解,一身闪身,瞬间来到殷奕帆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面前的墙壁。

    冰血双眉一挑,有些疑惑的看向殷奕帆问道:“殷奕帆,怎么了?”

    殷奕帆微微回过神来,快速压下心中的苦涩,随即说道:“我没事,只是这墙壁有些怪异。还有我在一本书上见过这几只妖兽,他们都是妖兽一族的强者,很强很强!但是不至为什么,他们竟然在千年前的一个晚上突然离奇消失,而且是这几只前辈所有的人。”

    冰血听到殷奕帆的话,眉头一皱,疑惑的看向面前的墙壁。可以说殷奕帆所感受到的异样情绪,让冰血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殷奕帆!”

    冰血站在殷奕帆身边轻轻唤了他一声,没想到殷奕帆竟然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依旧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殷奕帆,你醒醒!”

    冰血皱着眉头,用力的退了一把殷奕帆,但是殷奕帆依旧没有任何回应,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悲伤,就好似在经历人生中一次最为重大的挫折。而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没有了任何的感知。

    冰血看到殷奕帆的状况,顿时双眸一冷,转过头看向前方的墙壁,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感觉。这时冰血猛然想起刚刚她在盯着大柱子上的长龙眼睛看的时候,心中划过的那抹异样感觉。这时想想,当时自己的精神力波动极大,估计要不是自己的精神力异常强悍,现在也会想殷奕帆这样吧。

    冰血有些担忧的看向殷奕帆,她已经找到了这个大厅内的问题所在。那就是这些雕刻在墙壁上石柱上的猛兽图像。

    这些不仅仅是普通的雕刻,其中还隐藏了幻术结界,就在每只猛兽身体上的某个部位。

    看来只有解开这些幻术结界才可以将殷奕帆的神智拉回来了。

    冰血看着面前的墙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过。幻术结界,她也仅仅在书本上看到过,这中结界是完全属于这个大陆的,她从未遇到过。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殷奕帆很有可能遭到精神力反噬。就这样永远痴痴呆呆下去了。

    这时一道磁性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带着几分宠溺:“小齐!”

    冰血顿时双眸一亮,皱起的眉头终于散开,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容,轻声唤道:“魔魅叔叔,你终于醒过来了!”

    “还多亏了你,让我进入魔蓝之戒中修炼,还给了我那么多丹药,不想快点好都难啊!”魔魅的声音依旧十分好听,在对冰血讲话之时,总是带着浓浓的宠溺与疼爱。

    “这是小齐应该做的,魔魅叔叔客气了,不过魔魅叔叔这一睡可是睡了好久呢!”冰血勾着嘴角,一直为魔魅的身体状况而担心,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很久了!”魔魅微微一愣,声音中带着几分惆怅:“我…睡了多久了?”

    “差不多三年了吧,小齐现在都已经十六岁了哦!”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了。

    “小齐……十六了!”魔魅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欣慰与欣喜,好似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小齐,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魔魅突然想到,自己既然沉睡了这么久,想必也错过了许多所发生在小七身边的事情,心中带着几分遗憾。

    不过……想必这个孩子已经成长的很强了吧。

    毕竟,她可是那个人的孩子呢。

    “哦,对哦!”冰血嗤嗤一笑,接着说道:“魔魅叔叔,我现在已经到了幻景地域!”

    幻景地域四个人瞬间窜入魔魅的脑海中,让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他……终于……终于来了!

    “不过,我还没有去找爸爸!”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奈的说道。

    魔魅一听,顿时心中一阵焦急,连忙从蓝魔之戒中闪身而出,出现的一瞬间来到了冰血的面前,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出麻烦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