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一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他?”冰血疑惑的看向前方树林,那里虽然没有任何身影,但是冰血却可以确定声音就是从树林的另一边传出来的。

    只是对方口中的他到底是谁?自己的身上怎么会有其他人的气息。

    冰血冷冷的看着前方,双眸闪过一抹精锐,随即接着问道:“刚刚那到攻击是阁下发出的?”

    冰血的声音落下,空气中飘来一阵清冷的凉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让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

    这时拿到沉厚的声音再次传出,带着几分歉意:“抱歉,我不知道会是你,所以才会发动攻击的。我要守护这里,守护他。所以必须将所有企图闯入这里的生物杀死!”

    冰血再一次从对方口中听到那个“他”,眉头一皱。

    他……到底是谁?

    难道是那个封住银摄和黑鳞的神秘人。

    冰血猛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自己来到这个山谷纯属意外,这里已经被封印了千年,不可能有人预知到自己会掉落在乱兽谷内。

    冰血感觉到了对方语气中的敬畏,借此机会继续发问道:“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一个强大到让所有生物惧怕的人!”沉厚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尊敬、崇拜和深深的敬畏。

    冰血听到这个回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回答跟没回答有什么两样。

    看来对方是不会说出那个人的身份了,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即将目光定在树林的尽头,接着开口说道:“我要离开这里!”语气中充满狂傲与自然,好似她天生就是发号施令的首领,无论对方如何强大,最后也只有臣服的份。

    “可以!”沉厚的声音十分的平淡而自然,好似根本不在乎一般。不过冰血却没有因为这两个字而感到欣喜。

    既然对方说了他是这里的守护者,而自己和殷奕帆、埃尔德三个突然闯了进来,没有对他们发起攻击,许是因为她身上有着某些对方熟悉的气息,才会手下留情。

    另外,他既然守护这里千年,足以证明他的忠心。所以无论是谁,都不会轻易放行的。

    不出冰血所料,沉厚的声音再次传出:“在树林的前方有一个水潭,那是乱兽谷的中央点,只要你们进入到水潭下方的破了所有的结界,就可以从见到我了,我会送你们出去的!”

    冰血一听,连忙转过头看了一眼殷奕帆、埃尔德,双眉一挑,随即点了点头。

    殷奕帆、埃尔德看着冰血,同时点了点头,随即跟在冰血的身后,向着树林对面走去。

    树林内十分的安静,四周除了各种各样的植物以外,没有任何带有杀伤力的生物,这让冰血他们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冰血和殷奕帆、埃尔德便来到了一处水潭前,看着那清可见底的水潭,殷奕帆、埃尔德双眼中齐齐浮现出一抹疑惑。

    “心齐,这水潭一眼便可见到潭底,哪里有什么山洞,会不会是那只神宗兽在骗我们!”

    殷奕帆站在水潭边上,仔细的看着水潭下方,却无论如何找不出可以让一个人进出的山洞,对于那个神秘的神宗兽,他一直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冰血歪着头看着水潭下方,眼中也带着几分疑惑的目光,随即缓缓的蹲下身子,伸出手在水面上轻轻晃动了一下后,突然冰血双眼一亮,最忌勾出一抹了然的笑容,随即双手快速汇出一个水蓝色符文,紧接着双手对着水面用力一送,符文快速没入水潭内,不出三秒钟的时间,一团水蓝色光瞬间从水潭内迸发而出,带着一股清新的感觉。

    “水底竟然有结界,我的神识又没有发现!”殷奕帆有些沮丧的看着水潭。

    冰血勾着嘴角,拍了拍殷奕帆的肩膀说道:“这个结界比较特殊,你的神识没有扫到是很正常的!”

    “特殊?”殷奕帆诧异的看了一眼水潭,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好奇的问道:“心齐,你是用什么办法发现的!”

    冰血邪邪的一笑,转过头满目阴森的看了一眼水潭,接着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味道!”

    “额……竟然有带味道的结界?”埃尔德仰着头,吃惊的看着冰血。

    冰血只是微微一笑,却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而殷奕帆和埃尔德都很识相,看到冰血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后,便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结束了这个话题。

    这时冰血看了一眼埃尔德说道:“埃尔德先回契约空间吧,如果山洞内全是水的话,对你很不利!”

    埃尔德听到冰血这明显关心的话后,微微一愣,随即那双阴冷的狼眸中出现了一抹欢快的笑意,摇了摇长长的尾巴:“好,那如果有危险,你们叫我!”

    殷奕帆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心中神识一动,将埃尔德收回了契约空间。

    冰血和殷奕帆站在水潭旁边,纵身一跃“扑通,扑通”两声,跳入了水潭当中。

    然而当他们进入到水潭内才发现,里面跟他们在外面看到的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刚刚他们在地面上看向水潭内之时,目测到水潭最深的地方不过两米。而且里面的水清澈见底,让他们一眼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水潭潭底的小石子。

    但是当他们跳入水潭中发现,里面竟然一片昏暗,潭水冰冷刺骨,完全看不到低。

    殷奕帆转过头看向冰血,双眉一挑,无声的说道:“这就是那个结界!”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这个结界中有幻术在里面,而且这种幻术等级颇高,并且很难发现,所以你的神识才会没有发现,而是被结界引导进入了幻术内!”

    殷奕帆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冰血指了指下面,接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着下方游去。

    然而殷奕帆却不知道,冰血刚刚对于结界的解释只有一半而已。其实冰血的神识也仅仅是扫描到了水潭内的异样而已,她发现了幻术,却没有破解开。正常来说,如果要破解水潭内的结界,必须先破了它的幻术才可以。但是冰血却不一样,她是利用了特殊的方法,直接将结界打开的,而不是破开的。

    因为这个结界不是别的地方的结界,而且魔界内的产物。当初她就是在墨岛海下修炼室内父亲留给她的那些书上看到的。

    从结界中隐隐约约流入出的魔气息,其他人感觉不到,但是她却可以清清楚楚的闻到。

    对于这里,冰血越发的觉得好奇,然而好奇的另一面则是无尽的嗜血凶残。

    她……讨厌被别人操控。然而从发现银摄的那个山谷内到现在,一连串的讯息表示着,她走过的所有的路,竟然都被人事先安排好了。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厌恶。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操控她,违者杀无赦!

    水下一片昏暗,这里如同外面的树林一样,没有任何生物存在,到处都是一片死寂。

    当冰血和殷奕帆二人找到山洞之时,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了。

    这里是一个陆地平台,即使是在水下,也没有任何水淹没的痕迹,完完全全是水下陆地。

    冰血和殷奕帆破水而出,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虽然以他们的修为不呼吸也没有任何问题。主要是这里怪的很,水里面的水压不比山崖之上的气压高。让他们神识受助不说,就连体内的灵力也多多少少受了一些压制,这才让冰血和殷奕帆险些憋晕过去。

    冰血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的殷奕帆,最忌一抽,有些无语的说道:“你不是蛟龙吗?怎么……也不能在水里呼吸啊!”

    殷奕帆看着冰血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道:“蛟龙虽然听声水性好,但是我们是蛟龙妖兽跟低等位的那些蛟龙魔兽不一样。常年生活在陆地上,而且……而且是现在是人类的形态,自然跟人类一样了!”

    冰血高手右手,在头顶轻轻换了一个火红色圆圈,紧接着“噗呲”一声,火红色圆圈周四延期一团温热的火焰。火红色圆圈自动套在冰血的身上,从上到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冰血那一身原本湿漉漉的长袍此时已经干透。

    看到如此浪费灵力的冰血,殷奕帆最忌一抽,绝对不去看那个气死人不偿命,完全以打击人为终生目标的冰血。随便换了一眼衣服后,走到冰血的身边,轻声说道:“这里全是岩壁,不会又有结界吧!这个乱兽谷以前是专门研究结界卷轴的吗?”

    “有可能!”冰血好笑的看了一眼殷奕帆。

    接着冰血走到前方岩壁处,抬起手右拳,对着面前的墙壁轻轻敲动了几下。接着冰血对着墙壁摇了摇头,脚下向着旁边微微挪动了几步,继续用小手敲击着面前的岩壁,直到冰血第十三次挪动脚步,敲击岩壁之后,冰血突然直起腰,双眸一亮,最忌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