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章) 突来的食人花藤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缓缓睁开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眼中划过一抹欣喜。

    她这次不仅仅领悟到了真正的自然之力,更成功晋级成为一名神灵魔法师,武士等级同时晋级为斗灵,不过通过这次晋级让冰血对于这里有了一个新的了解和更多的疑惑。

    因为她竟然没有引来天地规则就晋级了,而且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感,她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天地规则是极为霸道的,几乎没有人可以抵挡的了天地规则。而且她也听说过,天地规则是任何结界都无法阻挡的,所以这个世界上用天地规则来起誓的人,是完全无法违背自己的誓言的。

    可是……自己在这乱兽谷内晋级,竟然没有人来天地规则。

    看来这乱兽谷已经完全脱离了整个位面的管制,才会出现如此逆天的情况吧。

    “心齐,没事吧?”殷奕帆醒过来后便看到冰血一个人坐在树干上发呆,探了探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

    冰血转过头看着殷奕帆,抿了抿嘴,随即说道:“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殷奕帆歪着头,等待着冰血的下文。

    “我晋级了,成为初级神灵法师了!”冰血满脸淡定的看着殷奕帆,声音悠然中带着清脆。

    殷奕帆双眉一挑,兴奋的看着冰血,连忙说道:“恭喜,恭喜。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而且才十六岁就成为了一名神灵法师,说出去……”

    殷奕帆说道这里突然顿了一下,随即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张了张最,僵硬的抬起手指了指天空,眼中带着难以置信。

    冰血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没错,根本没有天地规则降临。”

    “这里……这里竟然不受天地规则控制!”殷奕帆吃惊的看着冰血,嘴角一阵猛抽。

    冰血点了点头:“没错,我晋级成功后发现,四周竟然没有天地规则的波动,而且四周依旧十分平静,才断定,这次晋级竟然没有天地规则降下来,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

    “看来,是跟这里的诅咒有关了。”殷奕帆站在树干上看着山谷中央的位置,眉头一皱接着说道:“我曾经听家中长辈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是有一种人不受天地规则的制约,这种人被称之为创世之神,也可以说是临界者,他们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天地规则所能制约的范围,不过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

    “创世!”冰血双眼闪过一抹深思。这两个字其实不难懂,天地规则估计就是第一届创世之神在创造整个世界之时创造出来的,用来制约下面所有的的生物,既然如此,她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自然无法制约她。

    冰血想到这里,双眸一亮,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就是所谓的最高的存在吧,只有站在顶端的人,才能真正的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所有人都不可能对她造成威胁,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冰血一个翻身,身体一跃而下,来到了地面上,殷奕帆紧随其后,站在冰血的身边。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走吧!”

    “好!”

    殷奕帆放出埃尔德,两个坐在埃尔德的背上,快速向着前方奔驰而去。

    而此时……他们已经越来越接近山谷中央位置了。

    “我们已经进入山谷深处了,这里大多数的魔兽都是神皇兽,甚至还有神宗兽,一定要小心!”

    埃尔德脚步轻盈,将身体放低,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走在冰血和殷奕帆的身边。

    冰血一手紧握血煞,一手随即的搭在腰带上,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绝对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

    四周……安静的让人绝对诡异。

    “我的神识可以外放至五百米,可是竟然没有发现一只魔兽,连一只小型低阶魔兽都没有!”殷奕帆皱着眉头,神色紧绷,双手已经满满呈爪状,最好随时准备攻击的架势。

    原本走在殷奕帆和埃尔德前面的冰血突然停下来脚步,神色凝重的看了看四周,随即鼻头微微一动,缓缓闭上双眼,仔细的闻着空气中那抹几乎查询不到的怪异气味。

    殷奕帆和埃尔德看到这样的冰血,同时停下了脚步,安静的站在她的身后,警惕观察四周。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冰血猛地睁开双眼,双眸中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快速说道:“我们继续走,一定要放轻脚步,不要出声音。更加不要靠近任何植物,树木花草都不可以,还有……注意脚下!”

    殷奕帆、埃尔德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的一抹不解的光芒,但是他们却聪明的没有开口问出心中疑惑。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绝对不是一个问答的好时机。

    四个的脚步越来越慢,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冰血整个人甚至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更加没有什么灵力斗气波动。而埃尔德和殷奕帆只能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一步一步的跟在冰血的身后。

    有的时候埃尔德和殷奕帆会抬起头看了一眼冰血,确定这人还在他们身前之后,在一左一右警惕的观察四周的动静。

    自从冰血真正领悟到了自然之力后,哪怕她此时是站在他们面前的,也会让他们有种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的错觉。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出来,空气中那股怪异的香气越发浓郁。

    “什么声音?”埃尔德猛地停下脚步,看向左边声音的来源,但是眼前除了树木和杂草,竟然没有看到任何魔兽的身影。

    “我的神识探查不到!”殷奕帆诧异的瞪大双眼,看着右边,依旧除了树林还是树林。

    冰血在空气中飘来第一股那诧异的香气之时便停下来的脚步,眉头一皱,忍不住咒骂一声:“该死,竟然真的是这种东西。”

    “是什么?”殷奕帆皱着眉头看向冰血,在看到冰血脸上的那抹凝重之时,心中同时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他相信……冰血所说的东西,绝对不是他想要见到的。

    “食人花藤!”

    冰血说完,快速将血煞插入腰间剑鞘之内,随即单手一挥一道冰蓝色光芒突然从右手中迸发而出,随即一把冰蓝色长剑出现在手中,通体冰蓝,浑身冒着森森寒气。

    食人花藤她曾经在浩瀚大陆的魔兽森林内见过,不过那里的食人花藤等级都很低,最高不过是五阶魔兽的等级,但是速度和攻击力却足以将一头九阶魔兽给打败最后一口吞了,然而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很有可能是神皇级。

    冰血冷冷的站在原地,“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食人花藤距离他们的位置肯定不远,按照食人花藤的速度,如果就冰血一个人的话,逃跑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埃尔德和殷奕帆的机会却不大,所以现在逃跑这个办法根本不可取,唯一剩下的就是……战。

    “嗖!嗖!嗖!”十几条暗红色的藤条突然从四周草丛冲窜出,犹如十几条巨蟒一般挪动着身躯向着冰血、埃尔德、殷奕帆飞射而来,速度快到惊人,在接近冰血二人一狼之时,顶端的粉红色花蕾瞬间张开,露出里面那张满是利齿钢牙的大口,满是狰狞。

    冰血一把抓过身边的殷奕帆一个瞬移避开了几条食人花腾,而食人花藤在攻击不成后,顶端的粉红色大花迅速恢复成花蕾的样子,一个扭头对着冰血和殷奕帆的方向再次攻击而去。

    与此同时,埃尔德快速一条,险险的避开了攻击他的食人花藤,但是速度却比冰血慢了许多,身侧被食人花藤的倒刺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嗷!”埃尔德刚落到地面,一声难忍的吼叫破口而出,扭过头看向自己侧身处的伤口,顿时瞪大了双眼。

    那道伤痕流出来的血竟然是青红色的,而且从伤口处传来的刺痛感根本不是一般划伤的感觉,而且一股如同腐蚀一般的疼痛,钻心的疼。

    “埃尔德!”听到埃尔德的叫声,殷奕帆连忙看了过去,在看到埃尔德身上的那道狰狞的伤口上正流着青红色血液之时,殷奕帆脑海中顿时“嗡”的声音,想都不想就要往埃尔德那边跑。

    埃尔德听到殷奕帆的叫声,快速转过头对着他大吼道:“主人,别过来!”

    冰血看着埃尔德,双眸一冷,快速拿出两粒丹药,其中一颗直径丢到了殷奕帆手中,冷声说道:“吃了!”

    冰血说完这句话,放开殷奕帆,一个瞬移来到了埃尔德的身边,将手中的丹药丢到了他的嘴里:“解毒丹。”

    “那你呢!”埃尔德吃药丹药后,猛地发现冰血竟然没有吃任何丹药,心中一急,生怕她将唯一的两颗丹药送给他和殷奕帆。

    “我不怕毒!”

    冰血说完这句话后,快速一个转身,对着那条已经来到她身后,张开了大嘴的食人花藤就是一剑,一道青绿色液体在落入地面,随即一颗没了生机的粉红色大花快速滚到了一旁。

    这时殷奕帆也飞身来到了埃尔德和冰血的身边,转过头担忧的看着埃尔德,焦急的问道:“埃尔德,你怎么样?”

    埃尔德快速吐出十几把半米长的风刃,一下子将三条食人花藤砍成了几节,随即转过头对着殷奕帆说道:“主人,我没事!小心点,这些东西有毒!”

    ------题外话------

    真心是没有想打,这里竟然木有网络!手机码字,手指头快惨了!~(>_

    猫猫五号就回去了,宝贝们跟猫猫都一起坚持一下蛤!么么么!╭(╯3╰)╮

    家人都劝猫猫请假,不过猫猫不会滴,三千也好,五千也好,猫猫都会努力坚持滴!(*^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