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真正的领悟,自然之力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心齐!”殷奕帆一身红色长袍此时早已变成了深红色,滴滴鲜血顺着长袍低落,原本白净的脸上此时一片狼狈,但是那双原本平静无波带着几分清澈的眼睛中却不断的闪烁着热血的战意和淡淡的疲惫。

    虽然他们已经战斗了整整一个天一夜,但是却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厌烦,反而心中的战意被彻底的激发开来,让他第一次觉得这一次出来,他……没有白来。

    “感觉怎么样?”冰血扯过头,嘴角勾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一身肃杀之气不断地从身体内逸出。

    殷奕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疲惫的脸上带着一抹热血的笑意,爽朗的说道:“从来没有这么畅快淋漓的战斗过,感觉真好!”

    冰血呵呵一笑,轻声说道:“接下来还有很多场呢,够你打的。到时候可别叫苦!”

    冰血看得出来殷奕帆是个在家中极为受宠的孩子,虽然生在这乱世的幻景地域,但是却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或者是激烈的战斗。想必他这样的少主在这到处都是纷争的幻景地域很少见吧。估计是因为蛟龙一族受孕极为困难,所以家族才会如此宝贝他吧。

    冰血看了看四周,随即对着殷奕帆和埃尔德说道:“这里的血腥味太浓了,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恢复体内,不然很快就会引来其他的乱兽潮的。”

    “我知道一个地方,你们到我背上来,我带你们去!”埃尔德走到冰血和殷奕帆的身下蹲下,示意他们二人做到他背上去。

    埃尔德带着冰血和殷奕帆来到一个小山丘旁边,随即在旁边一顿刨土,直到刨出一个半米多高的小洞后,转过头对着冰血和殷奕帆说道:“这里之前是一对土刺穿甲躲避的地方,所以很小,但是还算安全。”

    冰血看着那个只能用爬的才能进去的小洞,眼中划过一抹懊恼,她……要不要沦落到……这种地步啊。

    不仅仅是冰血受不了,就连殷奕帆对着前去这个小的……额……洞口,也是完全无法接受的。毕竟他身体里留着这蛟龙的高贵血脉,怎么可能去躲到一个土刺穿甲的洞穴内。

    埃尔德自然看出了这两位大爷的纠结心态,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要知道刚刚我们所遇到的乱兽群可是这一片领域中低等级最低的魔兽,虽然平日里就连神皇兽都不敢去招惹他们,但是也仅限于一两只神皇兽而已,这里的乱兽潮,每次魔兽的数量都是惊人的,有的时候可能比刚刚我们所遇到的好要多。如果我们不快些恢复体力准备迎接下一场战斗,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冰血听到埃尔德的话,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滴冷汗,无奈的叹了口气,先一步弯下腰,跪倒地上,手脚并用的向着山洞内爬去。

    其实在前世做任务之时,有几次她甚至躲到了一家农户的猪窝内,只为了击杀一名路过的老大。不仅如此,什么鸡棚,鸭棚的她都躲过,当时她的目的很明确,只想完成任务而已。

    现在看来,此时的她倒是显得矫情了许多。在这里她的实力不济,等级偏低,放眼整个幻景大陆随便出来一个,都可能比她的等级高。既然如此,还有什么资格去挑三拣四,只要能活着出去就好了。

    殷奕帆看到冰血竟然真的爬了进去,咬咬牙也跟着向洞口内爬去。

    埃尔德化为拟态跟在殷奕帆的身后,最后用旁边的一些带着味道的叶子将洞口挡住,以防有魔兽味道他们的气息。

    冰血在小山洞内点了一个小火堆,一瞬间让狭小的山洞灯火通明。

    这里说得的实际一点就是一个中小型魔兽的窝,现在被冰血他们霸占住当成临时的避难所而已。

    里面比洞口稍微高一点,可以让冰血他们盘膝而坐,在里面冥想恢复损耗的体力。

    殷奕帆坐在冰血的旁边,看着冰血的双眼中带着几分不解和探究。他完全可以从冰血那一身浑然天成的高贵、狂傲的气质看出她必定出身不凡,而且竟然仅仅只有十五岁便成为了一名神阶高手,而且是一名可以秒杀神皇兽的神阶。这是在幻景地域内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这个一个绝世无双的天才人物,今日竟然带着他们一起爬进了这个低等魔兽的巢穴。

    这事要是说出去,他敢保证绝对绝对不会有一个人相信的。

    在山洞内休息了整整一天一夜,两人一狼再次出发向着山谷内深入,一路上不听的打打杀杀,几乎是每走山个半天就会遇到一小波乱兽潮,疯狂的向他们展开攻击,有的时候甚至是直接从地里面冒出来,想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好在冰血的灵敏度超高,而殷奕帆的精神力同样异于常人,加上埃尔德身为狼族有着超高的敏锐度,才没有让他们太过狼狈。

    整整经过了大大小小不下十场战斗,此时两人一狼早已精疲力尽,刚刚走出鲜血淋淋的战场,便靠在了一颗大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浑身狼狈不堪,活脱脱一非洲难民的状态,但是此时冰血和殷奕帆已经顾不上仪容仪表那些外在的东西了,他们最为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一下,还不知道那些怪异的魔兽会不会再突然从某个他们完全想象不到的角落里冒出来。

    “这里……这里到底有多少魔兽了,怎么感觉好像杀不完一样!”殷奕帆坐在大地,随意的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脸上带着浓浓的疲惫。

    “这里是乱兽谷,自然是魔兽生活的地方,魔兽怎么可能少!”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稳自己的呼吸。

    自从来到幻景地域,她好像就没有好好休息过,先是刚刚来到这里救了这小子后就被追杀,接着沉睡了两个月,醒过来后又被一群群发了疯的魔兽追杀,这苦逼的生活,估计连战神都受不了吧。

    不过……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狂傲自信的笑容,在这阳光下显得异常璀璨耀眼。

    她可是比战神还有凶猛的杀神,更是杀神中的恶魔,怎么可能输给一群发了疯的魔兽呢。说出去,还不被笑死。

    也不知道玄、暗夜、怪妖他们出关没有,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幻景地域。这里的结界等级太高了,完全阻隔了她的契约之力,让她根本无法联系到暗夜和怪妖,就连其他契约兽也无法联系到,就好似自己完全被封闭了起来一样。如果暗夜和怪妖来了这里,联系不到自己,一定会很担心吧。

    所以她……一定要出去,必须出去。爸爸可是在幻景大陆的某个地方等着她呢。

    “我们现在到哪里了?”冰血侧过头看向埃尔德,无力的问道。

    埃尔德抬起头看了看四周,随即看向冰血说道:“我们已经快要接近中围了,估计还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五百米啊!”冰血缓缓站起身看着前方那一片高过头顶的草丛,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将这三颗丹药吃了,然后上树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早上我们接着出发!”

    殷奕帆和埃尔德点了点头,接过冰血手中的丹药服下,随即埃尔德回到了契约空间去休息,而冰血和殷奕帆则是飞身上了一个苍天大树,坐在上面闭幕眼神,不过对于四周的一切,哪怕是一丝轻微的风声草动,他们都会立刻睁开双眼,将自身的警惕性提高到了最顶点。

    从这将近两个月的战斗中,变化最为明显的当属殷奕帆,此时的殷奕帆身上再也找不出一丝当初的青涩,白皙的皮肤依旧有了几分铜色,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多到数不胜数,当时冰血想要用丹药给他治疗之时,却被他拒绝了,他说……这是他成长的见证,是不可以抹去的。

    听了殷奕帆这么说,冰血也就随他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强迫。不过依旧将复原丹药留了五粒给他,想什么时候吃,随便他。

    冰血靠坐在树干上,闭着眼前,呼吸平稳,好似睡着了一般。身体四周没有任何气息逸出,就连身形看起来都好似若隐若现一般,如果此时有人看到了一定会很惊讶,怎么会有人的身体可以做到完全透明的地步。但是却没有人知道,冰血此时就好似进入到了另一个境界内,身体越来越轻,轻到好像是一根绒毛,一缕清风,随时随地就会翩然而去,不带走一丝光华。

    还有另一种解释就是,冰血此时就好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大自然中,没有真正的本体,而整个大自然就是她的本体。

    这种感觉之前她在罗云山山顶第一次领悟到自然之力之时,就曾经有过,但是却没有这次这般纯碎高深。上次不过是微微感受到了一些不同意元素之力以外的力量,她知道那是自然之力,可以净化空气中的元素,让体内所吸收的元素越发纯净。还可以更加的融入到自然之中。

    但是这次却有些不一样,好像融入的更加的完全纯碎,整个人的身、心、魂、魄都融入到了大自然的中,然而这些自然之力让她整个人也得到了升华。

    这……才是真正的领悟。

    这……才是真正的自然之力。

    ------题外话------

    猫猫去了外地,这几天可能有些留言评论无法回复,还望大家见谅,因为亲戚家没有网络。╮(╯▽╰)╭不过,猫猫不会断更的,虽然比较忙,但是猫猫还是会每天抽出一些时间,用手机更新,但是字数方面可以会比较少,因为猫猫这是第一次用手机码字,速度跟蜗牛差不多了。这边事情办完,猫猫就回家了,回家后会多多万更滴。么么么!五一了,宝贝们出行要注意安全哦!╭(╯3╰)╮么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