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埃尔德,双眉一挑,奇怪的问道:“埃尔德,你不是神皇兽吗,怎么不化为人形?”

    埃尔德听了冰血话,眼中划过一抹落寞,低着头苦涩的说道:“乱兽谷内的魔兽无论晋级到那个等级都无法化形,听前辈们说这里是被诅咒的地方,所以魔兽们是无法化形的。”

    “被诅咒!”冰血和殷奕帆对视一眼,眼中带着惊讶与震惊,这个看起来跟其他丛林山谷没有什么两样的地方,竟然是个被诅咒的奇怪地方。

    冰血皱了皱眉头看向埃尔德,沉声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埃尔德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以前也有过人类掉下来,不过却从人可以从这里出去。这上面有着一层很奇怪的结界包围着山谷,是无法踏空而行的,你们看到感受一下,这个山谷内是没有飞行类魔兽的。不过我听说以前这里有有过飞行魔兽,但是却无法再空中飞行,最后满满灭绝了,有的幸存下来的飞行魔兽,经过了几万年的演变,也彻底无法飞行,成为了陆地上的飞行类魔兽。”

    “有人类!”冰血低头沉思了一会,接着抬起头继续问道:“那些人呢,留在这里生活了?”

    埃尔德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人类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的。这里之所以被称之为乱兽谷,顾名思义,这里有着太多的乱兽。这里是山谷的最外圈,根本没有什么魔兽在这里生存的,食物又少,灵气更少。本来我和兄弟们也是生活在外圈的。其实我们是有五兄弟,以前根本我们的父母一起生活在山谷里的,但是每隔三天就会发生一次大动荡,那些魔兽们变得十分的凶残,有的时候会组成一个乱兽潮去攻击其他的魔兽群,有的时候会乱成一团的互相残杀,我的父母和两位哥哥就是死在乱兽潮中的。所以我最后就带着两个弟弟来到了最外围,因为我父亲告诉过我们,这片领域是距离中央诅咒池最远地方,不会受伤影响。”

    殷奕帆皱着眉头看向埃尔德,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背,轻柔的说道:“别伤心,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埃尔德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新主人,心中一暖,其实这个看起来很弱的小子,还不赖。

    殷奕帆对着埃尔德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轻声问道:“心齐,埃尔德说的没错,乱兽谷内从未有人成功出去过,外界也有人说过乱兽谷只进不出,包裹那些进来的人,就真的消失在了幻景地域,在没人见过他们出现。”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殷奕帆和埃尔德后,起身来到山洞外,看向山谷内围的上空,幽幽的说道:“这悬崖的峭壁高的惊人,上面还有强大的气流,我们根本无法从这里爬上去,现在看来就算是有飞行魔兽也没用了。既然这乱兽谷中所有的源头都在谷中央的诅咒潭内,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那里,找到原因并想办法接触或者破了这诅咒,不然就真的出不去了!”

    埃尔德听了冰血的话,神色一冷,否定的说道:“不可能的,里的乱兽潮的情况比外面还要凶猛,我们很难安全过去的。”

    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埃尔德,冷声说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只有你想做不想做,就这么简单。做都没做就放弃,我们只能一辈子留在这里自身自灭。而我……绝对不会留在这等死。”

    冰血坚定的语气震撼的殷奕帆、埃尔德心,同时也瞬间激发了他们心中那股血热的激情。

    对……他们不能在这里等死,他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他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看过,还有很长的路没有走,所以……他们必须出去。

    “那我们怎么穿过去!”殷奕帆站起身凝重的看着冰血。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双眸闪过一抹阴冷的肃杀,冷哼说道:“杀过去。”

    第二天一早,冰血换上劲装,身上没有批任何铠甲,手中紧紧拿了一把血煞,而重力还再次加重到了千倍重量,身体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通过这次的复原,她身体的强悍度再次提升,她知道那些帮助自己复原的黑色气流就是体内的魔力,看起来跟黑暗系元素差不多,但是却比黑暗元素的攻击力更强。但是冰血也知道这魔力是不可以轻易施展的,如果有其他魔族在的话,绝对一下眼就可以看出,如果高等魔族,在远方可以察觉出来,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危险的。

    而殷奕帆也仅仅放出了埃德尔,其他两只魔狼兄弟等级虽然同样是神皇,但是平时被埃尔德保护的太过周密,实战经验确实不怎么样,这次他们所要进入的地方太过危险,殷奕帆实在不想埃尔德太过担忧。虽然冰血不太赞同这种太过保护的方法,但是却没有说些什么,而且教了几个团体作战的方法给殷奕帆,让他交给那两只魔狼,好早日可以出来帮助殷奕帆战斗。

    两人一狼穿过一片高过头顶的草丛后,来到了一片树林之中,这里的树木到处都是坑坑巴巴的伤痕,有的地方还有许多血迹和打斗的痕迹,看上去很激励,有些树下还有一些魔兽的残骸,让人触目惊心。

    “我们已经进入到谷内的一个边界线,这里的魔兽大多数都是神灵级别,但是数目却比里面的要多,所以我也不敢保证这片的乱兽潮多久会冒出来一批!”

    埃尔德抱着腰,小心翼翼的走在殷奕帆的身影对着冰血和殷奕帆小声说道。

    殷奕帆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手中的匕首,眼中划过一抹疑惑,他们在山崖上之时,他明明看的冰血使用的是魔法,虽然那个魔法技能是他从未见过的,但是他可以很肯定那是魔法没错。包括收服三只魔狼之时,冰血使用的也是魔法。但是之后他再也无法从冰血身体四周感受到元素波动,而此时冰血却仅仅拿着一把匕首,身体四周没有灵力波动,更加没有斗气波动。这样的发现,不得不让殷奕帆心中产生了好奇的念头。

    “心齐,你不用魔法吗?”殷奕帆看着冰血,小声的问道。

    冰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随意的说道:“我实力太差了,正好可以通过这次的事情历练一下,幸运的话晋级也说不定啊。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可以放弃呢!”

    “历练!”埃尔德看着冰血,嘴角一抽,双眼中闪烁着无语的光芒,这人类敢不敢更变态一点,他们这是在拼命,她却当做一次给自己的历练,要不要这么刺激啊。

    “没错,没有什么比生死间的战斗更能激发出人的潜力。”冰血转过头勾着嘴角看着身边的一人一狼,那双幽深的眼眸中闪烁着他们从未见过的坚定与顽强,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她无法做到的,只有她想。

    对于这点,殷奕帆和埃尔德都十分的相信,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相信这个人。

    正当想要继续往前走的殷奕帆和埃尔德突然发现走在他们前面的冰血突然停下来的脚步,一言不发的侧着头,疑惑的对视一眼。

    “心齐,怎么了?”殷奕帆轻轻走上前,站着冰血的身边疑惑地问道。

    “有魔兽!”侧耳倾听了一会后,脸色越发凝重起来:“而且是从前、左、右三个方向包抄而来,每个方向都有一大群。”

    冰血早在进入到谷内后便收回的神识,既然要历练,那么就要把那些外挂统统都收起来,利用自身最原始的的力量去战斗,这才是更好的激发出体内的潜质。

    即使没有神识的辅助,她也可以清楚的察觉到前方的异动,虽然无法看清具体数目,但是以她敏锐的感知,是不可能判断错误的,要知道这天生的敏锐度可是救了她无数次。

    当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后,一阵强烈的轰隆隆声音便从前面三个方向传来,脚步粗重杂乱,听起来像是身体庞大的魔兽群。

    大地开始猛烈的震荡起来,四周树木剧烈的摇摆起来。整个树林好像要塌了一样。

    “殷奕帆,你用魔法远程攻击,埃尔德近身守护。”

    “这个你放心,我主人我当然会守护好!”

    埃尔德双眼一冷,紧绷神色挡在了殷奕帆的身前,爪子抓在地面上,狼嘴微微张开,一声声充满着威胁的低吼迸发而出,狼身四周不断地散发着一缕缕青色气流。

    殷奕帆双眸一闪,墨绿色双眼颜色越发深沉,神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十指相抵,手掌间突然迸发出一团绿色光芒,光芒汇集在双手之间呈球装,快速飞旋着。

    冰血缓缓上前一步,摆出一个最佳的攻击方式,身体打开,看上去漏洞百出,根本没有任何防守的优势,但是此时在场的一人一狼却都没有开口去提醒任何一句话,一个被冰血救过多次,一个被冰血好顿虐。所以对于冰血此时这样看上去根本是早死的攻击姿势,权当另类攻击去看。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冰血的变态,他们已经有了几分体会。

    血煞末端的红色魔晶不断地闪缩着耀眼的红光,带着几分邪恶与嗜血的感觉,照应出这把看是简单的匕首的不凡。

    “我的妈呀,是巨雷象群和吞河角马。”埃尔德满脸扭曲的看着前方那密麻麻的庞然大物,眼中一阵晕眩。

    “这是混蛋等级不高,初级神灵而已,但是力气却极大,是这一片领域的霸主,通常连神皇兽不敢去招惹他们。”埃尔德扯着嗓子对着前方的冰血大声吼道。

    “技能!”冰血对着空中大声吼了一句。

    埃尔德一愣,随即快速吼道:“巨雷象的鼻子可以发射雷霆之击,屯河角马是猛烈撞击,你小心啊!”

    冰血单手一挥,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红色光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带着狂傲的自信与热血的战意。

    没有什么比挑战高难度的激战更能让她热血沸腾了。

    “嗷!”一群嘶吼声在这片树林上空回荡,一片飞沙走石迅速向冰血这边飞卷而来,四周的树木不断倒塌,整片树林被这些大家伙弄得一片狼藉。

    他们就好似不会转弯一般,无论遇到多大的树木都疯狂的撞到,直直的向着冰血这边奔跑而来,这要是撞击在生物的身上,绝对是一瞬间的肠穿肚烂,命丧当场。

    “杀”一道冷喝从冰血口中发出,冰血身上快速散发着几率阴森杀气,脚下微微一动,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

    埃尔德看着冰血冰血消失在原地,在一眨眼冰血已经先一步窜到了那群屯河角马的四周,顿时气的原地跳脚:“这家伙是早死吗,屯河角马虽然是不适用魔法的魔兽,但是却比巨雷象难对付得多。”

    殷奕帆射出无数道风刃后,同样担忧的看向冰血,神色紧绷,咬咬牙对着埃尔德说道:“不用担心她,她远远不止你看到的那样,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要给她拖后腿。”

    “傲!”埃尔德仰天长啸一声,一声怒吼:“好,杀了这群滚蛋!”

    阳光下的树林,此时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充斥着浓浓的杀气和狂暴之气。

    不知何时,冰血的四周已经推挤了许多尸体,好似一个个小山一般冷冷的放在原地,一滴滴血红不断的从尸体中流出,而冰血依然不停的穿梭在那群庞大的魔兽之间,不断地挥动着手中的匕首,没有任何花俏的武技,一刀毙命,快狠准,每一下都是直击对方要害,只要一挥手就是对方的大动脉,让对方连攻击都还没有来得及施展“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冰血身上同样带着不少伤,这种完全指对方于死地的打法,让她顾不上身体的防御,但却可以让有魔兽偷袭之时险险避开要害,然而回神就是一击,绝对的一招毙命,但是对于自身身上的伤,却好似完全没有感觉一般。

    “砰!”一声闷响,冰血被一头巨雷象直接甩飞了出去,猛地撞击到了地面上,冰血完全没有停顿一秒,身体瞬间跃起避开身后冲击而来的屯河角马,身体一跃而下做到了那头屯河角马的身上,身体前倾,一手抱住那头屯河角马的脖子,血煞一挥,“唰”的一下,一道血痕划过,屯河角马一瞬间被冰血抹了脖子,直直的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冰血再次一跃而起,一道惊天雷“哄”的一声落下,直直的打击到了那头已经倒地的屯河角马身上,一阵烧焦的气味夹着一道青烟飘散在空气中。

    冰血猫着腰冷冷的蹲在地上,看着那头甩飞她的巨雷象,双眼一眯,身体猛地窜起,一手抓住那头巨雷象的长鼻,身体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落在地上的一瞬间,手中狠狠的一拉,“碰”的一声那头高大的巨雷象竟然就这样被纤弱的冰血拉到了地上,与此同时冰血单手一挥,直接将手中的长鼻阁下,一道血流喷撒而出,喷到了冰血的脸色和身上。

    空气中飘满了血腥……

    激烈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这一个晚上,冰血不知道杀了多少只屯河角马和巨雷象。她知道她一直没有停下过,双臂已经逐渐开始麻木了起来,但是却依旧没有停下来过,所过之处死尸无数。虽然没有什么极为惨烈的景象,但是却同样的惊人。

    冰血一直站在埃尔德和殷奕帆不远处,挡下了大多半的魔兽攻击,几乎他们走哪里,在不远处的位置绝对可以看得到冰血,而且是挡在他们前面的。

    天空微微露出了一抹白肚,清风徐徐吹过,带动起一片血气。

    在这些庞然大物的尸体尽头,一个人影仿若地狱死神一般,一身猩红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中的匕首不断的散发着阴冷的血色光华,脚下的步伐看似凌乱却可以轻轻松松的避开所有猛烈的攻击,让自己不至于受到致命的攻击,所过之处一片哀嚎惨叫,几乎一刀一个毫不拖泥带水,将杀招内的快狠准发挥的淋漓尽致,每一刀下去机会就会有一头魔兽到底身亡,每一刀比是对方要害,没有偏差没有失误,就好似她早已做好的最为精致的测量和调查。

    一身紫色劲装早已被血液染红,在这微亮的天空下显得依然耀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