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章)三只神皇兽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殷奕帆冷冷的盯着那三只比他自己还要高出许多的魔狼,一个个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殷奕帆,早已做好了随时扑向殷奕帆的准备。

    殷奕帆双手呈爪状,一道道青色妖力在双手中闪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中带着几分恼怒,想他堂堂绞痛妖兽一族的少主,现在竟然被三只神皇兽给威胁主了。可惜他现在的实力也仅仅只是神皇级别而已,一下子队伍三只神皇兽,确实有些力不从心,而且此时他更加担忧山洞内的墨心齐,他已经在这里耗了太久的时间,不知道墨心齐怎么样了,山洞会不会被其他魔兽发现。

    想到这样,殷奕帆心里越发的焦急,却不得不稳住气息,来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一个妖族的神皇级罢了,竟然敢来跟我们兄弟三个对抗,本王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束手就擒,让我们兄弟三人打打牙祭,免得受太多的苦。”疾风魔狼埃尔德高傲的看着殷奕帆,语气中充满不屑。

    殷奕帆面无表情的看着埃德尔,心里虽然已经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不安,但是面上却依旧沉稳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似根本不把对方的叫嚣放在眼里一般,声音低沉冰冷:“让我束手就擒,抱歉,在下从小就没学过这个词,可是……”殷奕帆说道这里淡淡的瞟了一眼山洞所在的方向,接着幽幽说道:“我不能死在这里,绝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哈哈!小子,你太天真了吧。你觉得我们三兄弟会让你活着离开吗,来到我们乱兽谷就别想活着离开。”埃尔德满脸不屑的看着殷奕帆,大笑三声,笑声中充满了鄙夷。

    殷奕帆不理会埃尔德的嘲笑,眼中带着满满的坚定与固执,双手快速打出几个手势,双手放在口前,高喝一声:“蛟龙的怒吼!”

    一团青色光束快速从双手间迸发而出,对着埃尔德冲击而去。

    与此同时埃尔德仰头一声长啸,与另外两只魔狼对着殷奕帆的攻击飞身迎面而上,身体四周迸发出一团青色光芒。

    “碰!”一声巨响,响彻在这片树林的上空,四周的树叶犹如飘雪一般哗哗落下。

    殷奕帆脸色一变,快速向后退了几步,眼中划过一抹懊恼,那三只魔狼竟然直接用神力包裹身体来撞击他的攻击,身体本就没有好利索的他,此时体内所剩下的灵力已经不多了。但是那三只魔狼是一起攻击而来的,每一只手承受的攻击很少,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反观自己,却受了魔法反噬的影像,受了内伤。

    难道……只能动用妖力才有活着的机会吗。

    “该死的!”殷奕帆心中泛起几分悲哀,眉头一皱,墨绿色的双一丝丝眸逐渐扩大,身体四周隐隐约约出现青绿色气流,缓缓的游荡在身边。

    就在殷奕帆想要发动体内妖里之时,一道清脆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绝对束缚,起!”

    大地瞬间发出一阵晃动,只见那三只魔狼的脚下“唰”的一下,出现几条来绿色藤条,那一根根藤条就好似一条条绿色小蛇在那三只魔狼还没有来及窜开之时,快速缠绕住他们的身体,包括那尖尖的狼嘴,让他们没有办法开口咬断那些藤条或者发起攻击。

    “呜呜呜!”闷哼声从不断挣扎的三只魔狼口中发出,但是那还没有手腕粗的藤条却结实的绑在他们的身上,根本无法挣脱。

    “心齐!”殷奕帆猛地转过身看向墨心齐,眼中带着浓浓的惊喜与心安。明明墨心齐还没有他的等级高,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见到她,心里都会升起一抹莫名的心安,好像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只有他们一起,都没有攻不破的困难,没有打不败的敌人。

    冰血缓缓从草丛中穿过来,看着殷奕帆的笑脸,微微一笑,戏谑的说道:“怎么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啊!”

    殷奕帆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你又救了我一次!”

    “是啊,这要是报恩的话,估计你要给我打工打一辈子了!”冰血双手摊,耸了耸肩膀。

    “额……”殷奕帆微微一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好,一辈子就一辈子,以后我给你当保镖!”

    冰血走到殷奕帆的身边,拿出一颗补灵丹给他,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就这么定了,这三只交给我吧,你把这丹药吃了,然后旁边吸收去!”

    殷奕帆神色一正,看了一眼那三只正在不断挣扎的魔狼,凝重的说道:“那是三只神皇兽,特别是中间那头实力在我之上,你一个人?”

    然而冰血却转过头看向那三只魔狼,嘴角一勾,邪恶的一笑:“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晚上我们烤狼腿吃!”

    “呜呜呜!”埃尔德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冰血的话,但是心中一阵愤怒,拼命的挣扎,但是无论他如何的挣扎都无法挣脱身上的束缚,反倒越来越紧,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木系魔法中的束缚术有这样的奇效。而且这些藤条上布满了倒刺,此时他的身上已经被这些倒刺划出了很多血痕,虽然不重,但是……他疼啊!

    “没用的!”冰血戏虐的看着那头满脸不甘心的埃尔德,缓步走到了它面前,仰着头看着这只比自己高出好多的魔狼,那眼神让埃尔德浑身一颤,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安,那感觉就好似自己是一个货品,正在被买家评估价值一般。

    “呜呜呜!”埃尔德奋力的仰着头发出低吼声,但是听起来就好似满是委屈的嚎叫一般,这让埃尔德的心里极度打击。

    “你伤了我朋友,还要吃了他,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冰血邪邪的勾起嘴角,双手环胸,双眸阴冷的看着埃尔德,声音中带着几分邪魅与慵懒。

    “呜呜呜!”埃尔德真的很像张开嘴,一口把眼前这个奇怪的小子的头咬掉,但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委屈极了。

    “啊,对了!”冰血双眉一挑,有些无辜的说道:“我忘了,你现在不能开口讲话哎!”语气虽然带着几分无辜,但是那双妖异的双眸中却满是戏谑。

    冰血单手一挥,右手中突然迸发出一团冰蓝色光芒,紧接着光芒快速延伸化为一根通体冰蓝的棒球棍,四周不断的散发着寒气。

    冰血手握冰棒,对着埃尔德挥了挥,冷声说道:“说吧!臣服或者死亡。”

    “呜呜呜!”埃尔德双眸闪速着狠戾的光芒,对着冰血发出一连串的低吼,大有不服输的架势。

    冰血轻蔑的一笑,挥动了两下冰棒,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邪魅:“看来,你是想吃点亏了。”

    冰血刚刚说完这句话,猛地跳起身,抡起手中冰棒对着埃尔德的狼头就是狠狠的一棒子。

    “砰”的一声脆响,埃尔德迷迷糊糊的晃动了两下脑袋,看着冰血心里那个恨啊,这丫的下手也太重了,打的他只晕。

    “呜呜呜!”埃尔德不顾身体上疼痛开始奋力挣扎,感觉到脚下的藤条根有了几分松动,埃尔德心中一喜,挣扎的更为猛烈。

    然而冰血却不屑的一笑,翻了个白眼,缓缓的抬起左手,清脆悦耳的声音此时在埃尔德的耳中却尤为刺耳。

    “绝对束缚,起!”

    声音落下,十来条长满倒刺的藤条再次破土而出,缠绕上埃尔德以及其他两头魔狼的身上。

    “真笨,你绝对就以现在的状态老子能让你挣脱开吗!”冰血对着埃尔德再次翻了个白眼,语气中的鄙夷让埃尔德心中升起一阵悲哀。

    埃尔德身上的血越来越多,顺着厚厚的皮毛低落到地上,眼中的倔强也越发的羸弱,不过却依旧不肯对着冰血低头,只有满目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无耻的人类,心中不断地咒骂着。

    “该死,该死,该死的人类。这个无耻小人,卑鄙,腹黑。趁他不注意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方法暗算他们,这该死的藤条,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挣脱不开,可恶……太可恶了。”

    冰血双眉一挑,挥了挥手中冰棒,邪邪的说道:“在心里骂我是吧!呵呵,我让你骂!”冰血抡起冰棒,一高窜起对着魔狼的头轮了下去:“砰砰砰!”

    一下接着一下,打的魔狼满头是包,头晕眼花,最后“砰”的一声趴到地上。

    身后那两只魔狼看到自己老大被那个无耻的人类打趴下后,焦急的来回跺脚,但是身上的藤条却让他们痛苦不堪,也挣扎越紧,看着冰血那眼神也从最先的愤怒到最后的哀怨。

    “喂,大狼,服不服!”冰血对着那颗狼头猛地踹了两脚,十足的嚣张。

    “呜呜呜!”埃尔德满目不甘的看着冰血,低吼着。

    “不服,我就打你兄弟!”冰血也懒得跟他废话,说完便提着手中的冰棒作势向着埃尔德的身后走。

    听到冰血竟然还要用这么无耻的方法去虐自己的兄弟,埃尔德当下急了起来,对着冰血连连低吼:“呜呜呜!”

    “怎么?服了?”冰血侧过头对着埃尔德狡猾的一笑。

    埃尔德满脸哀怨的看着冰血,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无力的匍匐在地上,等待着冰血的最后处理。

    “这才乖嘛!”冰血摸了摸埃尔德的头,好似在教训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埃尔德顿时内流满面,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碰到个这么无耻狡猾的人类。

    冰血才不理会埃尔德的哀怨,转过头看向另一边已经内伤已经差不多好了许多的殷奕帆,唤道:“殷奕帆,过来!”

    殷奕帆疑惑的睁开双眼,当看到浑身狼狈的三只魔狼后微微一愣,不过依旧压向心中的疑惑,对着冰血点了点头:“哦,好的!”

    冰血用精神力探测了一番殷奕帆的精神海,发现他的精神海虽然比不上怪羽,但是却也是普通人的几十倍,随即问道:“你有没有契约兽!”

    殷奕帆先是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说道:“还没有,本来成年的时候家族是可以分配一只契约兽给我的,不过这次我是离家出走的,没赶上成年礼!”

    冰血嘴角一抽,这孩子怎么那么傻,不拿了契约兽再走呢。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转过身面对那三只魔狼,双手伸向三只魔狼,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半圆,随即快速驱动精神力,三道精神丝同时穿过前身那轮银色光圈射入三只魔狼的脑海中,心中默念驯兽决。三只魔狼的精神力下意识的反抗的几下后便出现了萎靡的状态。随即三道银色光圈出现在三只魔狼脚下,银色光圈闪动了几下后便消失不见。

    这时冰血缓缓地放下双手,对着殷奕帆说道:“去,契约了这三只狼!”

    “契约!”原本还不知道冰血在做什么的殷奕帆,在听到冰血让他过去契约后,猛地一惊,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冰血,心中震撼不已。契约……契约三只神皇兽,有……有没有搞错,就连家里面给他这个少主准备的契约兽也不过是一头神阶魔兽而已,那还是家族唯一的一只神界魔兽,现在……竟然墨心齐竟然让他一下子契约三只神皇兽。

    “没错,快去!”冰血不耐烦的一脚把殷奕帆踹了过去。随即后退两步,双手环胸等在殷奕帆身后。

    殷奕帆虽然没有想过冰血会骗自己,因为如果冰血没有完全驯服这三只魔狼的话,他一旦去契约精神力很有可以招到反噬。

    殷奕帆不疑有他,将手放在埃尔德的头顶,随即默念契约决,将近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突然一道天地规则降临将殷奕帆和埃尔德包裹内,契约成!

    殷奕帆惊讶的看着面前这只自己有生以来第一只契约兽,心里翻江倒海,久久无法平静。

    随即殷奕帆迷茫的走到了另外两只魔狼的面前,成功契约了剩下的两只,心里的震惊已经彻底的麻木了。

    殷奕帆机械的走到冰血的身后,愣愣的说道:“心齐,我……我契约好了!”

    冰血好笑的拍了拍殷奕帆的脸蛋,轻声说道:“嗯,将那个领头的留下,剩下的两只收回去吧!”

    殷奕帆点了点头,将另外两只魔狼收会契约空间。随即埃尔德拉着个大脑袋走到殷奕帆的身后坐下,就是不肯抬起头看那个冰血。

    不过在埃尔德与殷奕帆契约后发现他竟然是蛟龙一族的后裔之时,心中的不甘也多多少少平衡了许多,况且自己的新主人身边还有一个那么变态无耻的朋友,怎么说也算是配得上他的身份了。

    冰血看着埃尔德问道:“你叫什么?”

    埃尔德小心翼翼的看了冰血一眼,弱弱的说道:“回大人,我叫埃尔德!”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拉着殷奕帆一同做到了埃尔德的背上,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小手一挥,命令道:“埃尔德,去你的山洞!”

    埃尔德弱弱的叹了口气,仰头一声狼啸:“嗷!”随即身体“嗖”的一下窜了出去,向着不远处的山洞飞奔。

    “这里还挺干净的!”冰血坐在杂草铺成的狼窝上,看着四周的岩壁,满意的一笑。

    “那当然!”埃尔德骄傲的抬起头,说道:“我们三兄弟是乱兽谷中最爱干净的魔兽了,我们每天都会打扫一下自己的家!”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在埃尔德没有看到的时候,双眼中划过一抹狡诈,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以后继续努力了!”

    “额……”埃尔德猛地看向冰血,后背突然吹过一道冷风,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心头,小心翼翼盯着冰血,却怎么也没有找出异常。

    “好了,说说这个地方。你刚刚说这里叫乱兽谷?”冰血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总感觉这名字有些怪异。

    “没错,我从出生就在这里了,听说老前辈们说这里以前不叫乱兽谷的,但是只从一万多年前的大战过后,这里就改了名字!”埃尔德坐到殷奕帆身边,同时也稍稍恢复了身为狼王的威慑,一双狼眼中带着几分狠戾和高傲。

    “乱兽谷!”冰血转过头看向殷奕帆问道:“你知道这个地方吗?”

    殷奕帆皱着眉头,眼中出现了一抹凝重点了点头说道:“曾经听父亲挺起过,他说……幻景地域内有这许多险境,有的甚至是有去无回的。而乱兽谷却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乱兽谷的具体位置,没有想到我们两个竟然这么巧的落到了这里。”

    “神秘!”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外面的景色,说实在的这里除了魔兽等级高出很多以外,其余的跟浩瀚大陆的魔兽森林没有什么两样,到处都是苍天大树,高过头顶的草丛和数不尽的魔兽,简直一模一样,所是让大陆之人历练的险境倒是可以,但是却被世人称之为神秘莫测的地方,那是为什么?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埃尔德,双眉一挑,奇怪的问道:“埃尔德,你不是神皇兽吗,怎么不化为人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