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坠入悬崖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可以了吗?”冰血看着坐在地上调息的殷奕帆,满脸的无语。舒僾嚟朤

    “抱歉,连累你了!”殷奕帆歉意的看着冰血,清秀的脸上还是有些惨白。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都已经被你连累了,还说那么多抱歉干嘛!”

    殷奕帆尴尬的笑了笑,让冰血对于他的年龄有了几丝怀疑。

    “殷奕帆,你今天多大了?”

    殷奕帆听到冰血的问题微微一愣,随即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说道:“我今年还小,应该没有阁下年纪大,在下今年刚好一百零三岁!”

    “噗……你说神马?”

    冰血瞪着一双美目,满脸扭曲的看着殷奕帆,眼角一抽一抽的。

    殷奕帆被冰血一声大吼吓得浑身一僵,小心翼翼的说道:“额……在下今年……一百零三岁。”

    冰血愣愣的看着殷奕帆,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好吧!她不该这么没见识,这个地方本来就玄的让人发晕,这里人的等级相对于浩瀚大陆不知道强的多少倍,修为突破神阶,寿命本就被无限加长,只要不出意外,活个几千几万年都不是问题。

    所以这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却有着一百零三岁的高龄,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她应该淡定……淡定!

    殷奕帆有些疑惑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轻声问道:“好不知道哥哥名讳。”

    虽然冰血的情绪已经淡定下来,但是在听到殷奕帆这句哥哥后,依旧嘴角一抽,对着殷奕帆翻了个白眼,说道:“在下墨心齐。还有……别叫我哥哥,本少今年才十六岁!”

    “十六岁!”

    这下轮到殷奕帆惊讶的,仰着头傻傻的看着冰血,脑海中一片空白。

    可以一刀秒杀一只虎头兽人的十六岁小娃,这……这怎么可能。

    “没错,货真价实!”冰血耸了耸肩膀。

    “你……”

    殷奕帆话还没说出口,冰血便一声冷喝传出:“他们来了!”

    殷奕帆猛地转过头看向远处的树林,眉头一皱,一抹狠戾划过那双墨绿色双眼:“虎头兽人的嗅觉果然不一般!”

    冰血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感概,弯下腰一把拉起殷奕帆,双脚用力一蹬,飞身上了苍天大树,快速在树林中穿梭。

    而此时追赶在冰血和殷奕帆身后的那一群虎头兽人正快速向着冰血二人这边追赶而来,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接近。

    两拨人在这漫无边际的树林中你追我赶,已经过了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眼看天色越发昏暗,冰血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几顾强悍的魔兽气息在不远处晃悠。

    冰血每次都尽量避开那些传来魔兽气息的地方,向着不同方向奔跑,不然她和怀里这小子绝对会受到前后夹击,皆是他们两个就真的悲剧了。

    神识不断传来波动,明确的告诉冰血,此时她们距离身后追赶而来的虎头兽人相差不过百米,这让素来以速度为傲的冰血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我靠,他们这是什么速度啊?”冰血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殷奕帆勉强的抬起头看向冰血,弱弱的说道:“他们……他们必定是用了风系加持幻器,我听说虎头兽人中有一件风系加持幻器,是群体加持的。而且是一件神皇幻器,想必他们这次为了能杀了我,已经请出了那件风系加持神皇幻器了!”

    冰血冷冷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波动越来越大的树林,双眸一冷:“妈的,跟老子玩外挂。”

    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随即双手手腕以及双脚脚腕处突然闪出一道微弱的银色光芒。突然冰血的就好似火箭一般,猛地冲了出去,那速度绝对是之前的几十倍。

    此时的冰血就好似浑身突然轻松了许多一般,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她手腕脚腕上的重力加持器自从六岁那年带上以后就再也没有解开过,随着实力的增长,重力器的重力也在不断地加重,到现在已经到了几千倍的重力,但是却从未让她感受到任何的不适,当然这里面也有她血脉的缘故,不然以一个正常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的了如此大的重力,所以对于魔族,她也越发的感兴趣。

    冰血利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前方的情况,眉头微微一皱,给殷奕帆传音道:“你知道那些虎头兽人的等级吗?”

    殷奕帆轻轻点了点头:“知道,正在追赶我们的这批虎头兽人其中有一名小队队长,是你刚刚杀的其中一直虎头兽人的哥哥,所以他势必会追杀我们的。而他是那群虎头兽人中等级最高的战士,是一名斗皇。剩下的有三只斗灵,十只剑神。”

    殷奕帆说完抬起头看了看冰血说道:“你要和他们打?”

    冰血冷冷的低下头看了一眼殷奕帆,鄙视的说道:“你现在连只魔兔都杀不死,而我一个剑神怎么跟十只剑神,三只斗灵,外加一只斗皇打!”

    “你是剑神?”

    殷奕帆看着险些翻白眼,你一个剑神都能秒杀一个剑灵,最重要的是,你才十六岁,十六岁的剑神啊。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糟了!”

    冰血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前方,眉头紧锁,眼中划过一抹凝重。

    “怎么了?”殷奕帆抬起头担忧的看着冰血。

    “没路了,前面是悬崖!”

    即使如此,冰血依旧没有停下脚步,保持着那快如风般的速度向着前冲刺。

    “悬崖!”

    殷奕帆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冰血的眼中划过一抹深深的歉意。

    冰血低下头白了一眼殷奕帆,随即快速说道:“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问你,敢不敢跳!”“跳?”殷奕帆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着那个字。

    “没错,我们此时两边最近的领域内应该都有高级魔兽守着,很难闯过去。现场除了回头去跟那几只老虎打,就是跳下去了!”

    冰血说完后,眨眼间,两个人便到了悬崖边、

    殷奕帆站在悬崖边,看着下面一片漆黑的悬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冰血说道:“好,我们一起跳!”

    冰血侧过头看着殷奕帆,嘴角一勾微微一笑:“这个悬崖的气压很低,踏空根本无法下去,跳下去的后果只有两个,一侥幸或者却重伤,二……直接摔成肉酱。”

    殷奕帆双眸一闪,转过头再次看了一眼悬崖,随即看向冰血坚定的说道:“这是唯一活下去的机会不是吗!我赌,我们可以!”

    冰血看着殷奕帆戏谑的一笑:“这性格,本少欣赏!不过……再次之前,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冰血说完,便转过头冷冷的看向前方的树林,双眸快速闪过一抹凶残的邪恶。

    就在此时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即十几道高达的身影从草丛中飞身而出,每只虎头兽人的手上都提着一般泛着青光的大刀,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恐怖。

    “哈哈哈,臭小子,现在老子看看你们还想往哪里跑!”领头的那只神皇虎头兽人在看到冰血和殷奕帆的身影后,仰头大笑,得意洋洋的看着冰血,那双圆圆的眼睛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冰血双手背后,看着那头神皇虎头兽人,鄙视的一笑:“老子把你弟弟杀了,你竟然还能笑的这么开心!你们是不是一个娘生的啊!”“你……”神皇虎头兽人被冰血一句话戳到的痛处,咬牙切齿的盯着冰血,双眼冒火:“臭小子,果然是你杀了我弟弟。现在还敢在这里嚣张狂傲,老子今日就拔了你的皮,以慰我弟弟在天之灵。”

    然而神皇虎头兽人的话并没有让冰血露出一丝惧怕的神情。

    冰血不屑的对着神皇兽人翻了个白眼,满含嘲讽的说道:“就你弟弟那白痴样还能上天堂,你做梦呢吧!”冰血说完这句话,还未等那只神皇虎头兽人发作,再次接着说道:“哎呀,我都忘记告诉你了!你弟弟别说是上天堂了,就连地狱他都去不了了。因为……本少在毁他元灵的时候,不小心下重了手,把他灵魂也给毁了!恐怕这个时候你弟弟已经完完全全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了呢!”

    神皇兽人听了冰血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快速回过神来,气的换身发抖,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露,仰头一声长啸冲破天际。

    “啊啊啊!臭小子,老子要杀了你,杀了你!”“杀我,先尝尝老子独家秘法,混合魔法吧!”

    冰血不屑的看着神皇虎头兽人,阴冷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冰寒与凶残的嗜血之势力。

    这时冰血原本被在身后的双手快速伸了出来,只见冰血的左右手正闪烁着两团不同颜色的光球,在这漆黑的夜里格外的耀眼。

    但是冰血却没有给任何人欣赏的机会,双手呈爪样,向着中间一并,迅速将那一蓝一青两种颜色的光球合并在了一起,口中快速吟唱道:“凝水为剑,切开敌人的甲胄,化风为刃,横扫整个战场,交汇的以太,奇迹的力量,降临于我等之手吧!”

    随着咒语被冰血吟唱而出,那两团光球快速融合在了一起,一蓝一青两种颜色想扶相依,不断地循环着,没有任何慌乱的气波出现。

    冰血高举双手之间的两色光球,对着那群满脸惊骇的虎头兽人一声大喝:“冰风龙卷……去!”

    双色光球在飞至中央之时顿时迸发出一道刺眼的光环直冲天际,划过一道急速龙卷风带着无数道冰刃向着虎头兽人飞卷而去,四周飞砂走石,树木摇摆,好不热闹。

    冰血冷冷的看着那十几只四处逃窜的虎头兽人,拉着身边早已目瞪口呆的殷奕帆,站在悬崖边纵身而下。

    冰血现在很无语,非常的无语。

    究竟是多高的悬崖才能让他们这两个跳崖的人下落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还没有摸到地面。

    因为悬崖内的气流压迫,让冰血和殷奕帆根本没有办法驱动灵力踏空而起,只有满脸无奈的任由身体不断地下落,可是这时间……却有点让人黑线直流。

    起初她做好了所有摔下悬崖的准备,将所有人的灵力都聚集在了身体四周,减少撞击带来的危险,但是在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自由落体之后,她已经越发的不耐烦了。

    连死都不来个干脆的,还有什么比这更折磨人的吗。

    “心齐,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殷奕帆满脸无奈的看着冰血大喊这,连他都已经不耐烦了。

    “我的神识根本摸不到地面!”冰血保持着下坠的姿势对着殷奕帆翻了个白眼,鬼知道他们现在改怎么办啊,她的契约兽都在沉睡,根本没办法出来接住他们啊。

    冰血眉头一皱,冷冷的看着下方,她的神识竟然至今都无法触摸到地面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啊。可是她又没有感觉到任何结界的阻碍,怎么会这样。

    “心齐,那有亮光!”

    殷奕帆的声音引来了冰血的注目,冰血顺着殷奕帆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道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下方,顿时冰血双眼一冷:“不好,我们到地面了!”

    冰血来不及多想,一手拉过虚弱的殷奕帆,身体一转将殷奕帆的身体换到了自己的身上,驱动体内所有灵力将二人包裹在内,但是这悬崖下方的气流压迫竟然是上面的几十倍,将冰血的灵力守护罩的威力降低了许多。

    冰血咬咬牙,无论如何,这是他们唯一生存的机会了,只好拼了。

    “心齐,不能这样,你会承受不住的!”殷奕帆满脸焦急的对着冰血大喊,但是此时他的姿势是面朝上,根本看不到冰血的脸,只有用力的大喊,但是耳边的大风越来越大,呼啸而过的劲风将他的声音吹散。

    “别吵!”

    正当殷奕帆内心不比焦急之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划过,带着几个暖流,竟然奇迹般的让殷奕帆心中所有的焦急与不安消失的无隐无踪。

    “砰!”的一声巨响,冰血眉头一皱,顿时感觉到全是上下好似撕裂了一般,剧痛无比,胸口一阵刺痛,一股温热的血腥从喉咙内涌出,却被冰血咬牙憋了回去。

    之后冰血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她知道殷奕帆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浑身狼狈的爬到自己的身边,慌乱的叫嚷着,可惜冰血却什么也听不到,满满的面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整个世界好似突然打起来转,不断地在眼睛旋转。

    “心齐,心齐!你怎么样了,你回答我啊,心齐!”

    殷奕帆慌乱的将冰血抱在怀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的感觉,这种害怕跟面对死亡之时的不安完全不一样,整颗心就好似被人用刀子不断的戳这一般,很疼很难受,难受到他想要大吼,想要大哭。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他要救心齐,现在只有他可以救心齐了。

    他不想这个刚刚认识了不到一天却将他从死亡边缘救回来两次的人就这么离开。

    殷奕帆小心翼翼的抱起冰血,不管自己虚弱的身体,将所有人的精神力化为神识外放,即使这样让他心口如同针刺般痛疼,依旧没有停止下来,如果这个时候有魔兽出现的话,他和墨心齐都必死无疑,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只好尽量避过潜藏的危机。

    殷奕帆抱着冰血来到了一个狭小的山洞内,小心翼翼的将冰血放在地上,随后冒着腰在出了山洞,在四周拾了一些木材回去燃火。

    然而当将点燃火堆之时,顿时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冰血,眼中不断地闪烁着震惊的光芒。

    此时的冰血,身体内不断的散发着黑色的气流,最后那些气流将冰血整个身体包裹在其中,好似一个黑色的茧子,不断地散发着阴森冰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山洞内,但是殷奕帆除了震惊意外,竟然没有任何不适。

    但是殷奕帆却不敢掉以轻心,心里担忧的同时也在祈祷,希望这些从冰血体内流窜除了的黑色气流是可以治疗她的东西,毕竟那些是从她体内发出的。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就听老一辈人说过,幻景地域内生存着许多种族,他们来之各个不同的位面,有的甚至已经在这里生存了几万年。但是有些神秘的种族是不会轻易出现在世人的眼前,整个种族都隐藏了起来,不理会外界的一切纷争,他们被世人称之为隐士。而这些神秘的种族通常都有一些独特的功法或者秘法,所以墨心齐现在这个样子,除了是她们家的秘法以外,殷奕帆再也想不出起来的解释来。

    毕竟他刚刚一直在洞口处拾木材,可以很确定的说,这里没有任何人来过。

    就这样殷奕帆陪着化成一个黑色大茧的冰血留在了山洞内,殷奕帆体内的丹药也满满的吸收的差不多,实力也恢复了几层,偶尔他会在山洞外设置一个结界,然后出去打猎,但是却从未走远过。其余的时间他都会留在山洞内陪着冰血修炼,实力也满满的恢复了过来。

    而冰血却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甚至连那些黑色气流都没有任何消散的痕迹。殷奕帆对此也担忧焦急过,但是无论他如何喊冰血都没有任何回应,他又不敢贸贸然的对着那些黑色气流发起攻击,最后只要平复情绪,陪着冰血住在了山洞内。

    ------题外话------

    挠墙啊!卡死我了!~(>_<)~明天继续努力!喵喵嗷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