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七十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带着紫级班、魔宫一行人回到了普罗城,此时雷明、火云、林泽燃、闻人熙然已经将妖月的事情全部安全结束,赶往普罗城与冰血他们汇合。舒榒駑襻

    当冰血回到普罗城之时,所有人的都已经来到了普罗城的城主府,其中包裹了墨岛的所有人。

    “回来了!”

    白俊看着从天而降的冰血,温柔的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冰血的头。

    “嗯,帝都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跃天尊者的位置我也接了!”冰血看着白俊,微微一笑,拉着白俊的手向着里面走去。

    白俊欣慰的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是你应得的,进去吧。大家都在等你!”

    “好!”

    冰血笑了笑,率先推开了大厅的门,雷明几个人和墨岛的家人、包裹帝樱学院的几个老头都已经坐在里面,在看到冰血之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微笑。

    冰血走到雷明旁边的位置坐下,紫级班、墨岛其他人很自然的做到了冰血后方的位置上,等级明确。

    “宝贝,现在师父有些话要给你们说,你们都好好挺清楚,然后根据你们心里的最真切的想法去决定!”白皓坐在主位之上,看着下位的几个年轻人,脸上出现了几分严肃。

    “是,师父!”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沉稳庄重。

    白皓转过头跟自己的老伙伴鸿煊、焚霖对视一眼,三个人对彼此点了点头后,随即由白皓开口说道:“心齐,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当年掉入了幻景地域,而他的玉牌至今为止还是完好无损的,所以我们可以证明你父亲还好好的活着。至于你母亲则是被那群人抓到了另一个位面,一个比我们浩瀚等级更高的一个上层位面中。那个位面不仅仅大陆的等级比我们这边高,那里的人修为更是我们这个几倍,可以说无论是幻景地域还是高层位面中,神阶都是最低层的存在。无论你们选择去那个地方,你们现在的等级都是完全不够用的。”

    白皓的话震惊的所有的人,就连早已有些心理准备的冰血,都难掩心中的震撼。神阶,他们这里最高存在的神阶到了其他地方竟然是垫底的存在,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冰血皱着眉头看向白皓,低声问道:“师父,我听说上层位面,我们这里是没有办法到达的。师父……有办法?”

    白皓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即点了点头:“没错!我知道一条通往上层位面的路,但是去往那里最基本的条件就是神阶!”

    “神阶!”

    冰血、雷明一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对视一眼,眼中带着一抹震惊与凝重。

    “没错,只有神阶才能保护在穿越传送阵之时不会被里面的气流所伤!”白皓严肃的看着冰血一众人,接着说道:“所以我让你们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去?还有去什么地方?”

    冰血皱紧双眉,眼中划过一抹纠结。

    这时雷明、火云、闻人熙然、林泽燃对视一眼,四个人看着彼此轻轻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白皓说说道:“白皓大人,我们四个会尽快提升各种的实力,成为神阶,我们决定去往高级位面!”

    “雷明大哥!”冰血惊讶转过头看向雷明,却不知道该所什么好!

    雷明自然知道冰血的顾虑,他们就算是提升到了神阶,到了高级位面依然是最低的存在,而且去往的是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熟悉的人,没有熟悉的场景,连那里的规矩他们都是陌生的,位置能做的就是小心翼翼的摸索,同时还有避开暗处的敌人,不让那些人发现他们是从浩瀚大陆去的。

    这其中的困难不难而遇,但这是他们的坚持,他们的信念。

    “墨儿,什么都不要说。我们之间什么都不需要说,高等位面的路由我们来打通,你安心的去找天鹰伯父,我们也想没有能力找到溪儿伯母,但是我们会尽力在那里创建出一个属于我们的地方,等你们的到来!”雷明拉过冰血的手,说的坚定,说的坦然。

    “呵呵,让雷兄弟抢先一步了!”墨楚霖沉稳的声音响起,来回了所有人的视线,随即接着说道:“幻景地域内有许多爷爷和叔公的老朋友了,他们都是成为神阶高手之后便自动去了那里,所有小妹去了幻景地域,我们到也不担心。至于高等位面的路,就由我们这些哥哥姐姐去打通吧!”

    “没错,小妹可是要加油啊!幻景地域内可是有不少高手呢,到时候也要多拉去几个人哦!”墨泽桓优雅的看着冰血,眼中带着浓浓的宠溺与信任。

    冰血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们,无语的说道:“大哥、二哥。你们都去了高等位面,那墨岛怎么办?”

    “傻丫头,你叔叔们还没老呢,况且在这个大陆上,谁敢惹墨岛!”冰血的大伯墨擎云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的感觉,看着冰血,冷硬的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妹,雷明他们都可以为了找二婶去高等位面,我们又怎么可能在留在安全的家里等待呢!”墨芸娜温柔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要知道,留在那里的人不仅仅是你的母亲,还是我们的二婶,我们的家人啊!”

    这时玄笑着拍了拍冰血的肩膀,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雷明几个人,轻声说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将魔宫的兄弟们交给各位了,他们会跟随几位一同去高级位面,皆是这帮兄弟就要麻烦各位了!”

    “玄老弟放心,魔宫的兄弟也是我们的兄弟!”雷明双手抱拳看着玄,认真的做出承诺。

    玄微微一笑,轻轻侧过头对着身后的引魂冷声说道:“引魂听令!”“属下在!”引魂快速从椅子站起身,单膝跪地,右手成拳放置心口处,低着头恭敬的等待着玄的命令。

    “到了高级位面,一切事宜听从雷明安排,他的话便是我和血儿的话!”

    “是,属下领命!”

    冰血看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兄弟,无奈的一笑,这帮人应该早就想到了这些吧。

    “好,既然如此,我和玄、暗夜、怪灵带领紫级班去幻景地域找父亲。”

    “嗯,妖月佣兵团那边一旦时机成熟,也会往高级位面传送人,所以别担心我们!”闻人熙然看着冰血魅惑的眨了眨那双桃花眼,笑的一脸痞气。

    白皓看着这些孩子欣慰的点了点头,摸了摸下巴对着冰血等人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分配好了,接下来紫级班的人跟我会帝樱学院。而雷明、闻人熙然、火云、林泽燃、魔宫的人和墨家的小家伙们去墨岛吧,那边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

    即将分离的消息让冰血心中一颤,猛地站起身,焦急的吼道:“等等!”冰血转过头看向白皓三个人,焦急的说道:“师父,再给徒儿五天的事情,五天就够了!”

    白皓看着冰血轻声叹了口气,随即点了点头:“好!”白皓知道冰血必定是不放心那些先她一步去往高层位面的兄弟们,他何尝有放心这些小鬼呢,那两个地方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但是这也是他们成长的最关键的一步啊!

    “你们等我五天!”冰血转过头看向雷明几个人快速落下一句话后,便飞身离开,一个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门“啪的”一声关闭,这一关就是整整五天的时间。

    期间她让小乖去将他们几个人的武器都收了过来,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从房间内传出。

    这五天的时间里,冰血不眠不休,一直都在魔蓝之戒中的炼制房内,不断地加工,炼制,融合!

    在这五天里,她将所有自己炼制出来的丹药都炼制了一遍,而且每个人整整有近千颗。驱毒丹、回息丹、还血丹这些常用的丹药几乎每炉都能出个几百颗。不仅如此当年自己无聊研制出来的糖豆药包也是为雷明、火云、林泽燃、闻人熙然、墨岛的哥哥姐姐、魔宫的兄弟们准备了人手一份,里面有红色的回息丹恢复流失的体力,绿色的清体丹清洗体内杂质,蓝色的速灵丹加快身体吸收外界的元素转换成灵力。黄色的天灵子回复精神力,灰色的是辟谷丹充饥用的。

    另外保命用的小还丹、大还丹也有不少,还有许多魔兽吃的碧髓丸。

    这些丹药中大部分都是六阶丹药,而那些保命的丹药甚至已经到达了七阶、八阶!

    冰血不仅仅因为她的修为到达了法圣,还有就是自己在光明神殿的地下山洞内吞噬的那团火焰,她完全没有想到那个陪伴黑鳞许多年的火焰竟然是天火,让她的魔蓝之焰直接提升到了天火的等级,加上契约了黑鳞,她已经隐隐约约摸到了神火的边缘。

    而炼制出来的幻器虽然依旧是圣幻器的等级,但是她却可以将这些幻器改造成可成长的圣幻器。

    雷明几个人带的是妖月项坠,而墨岛的是寒石项坠,这些她并没有去改动,而是将魔宫的魔环、紫级班的紫环重新回炉重造,改成了可成长的圣幻器后,这枚指环的属性依旧带有隐匿属性和三十秒的绝对防御,十米的瞬间转移,一个急救讯号自动发射功能。遇到主人生命危险之时,下一秒就会让其他伙伴知道具体位置,方便互相援助。另外有五十立方的储物功能还有十立方的冰冻空间,但是这些都是可以随着主人的成长而成长。至于外形上,墨岛的是一枚青色指环中央镶嵌着一颗深绿色魔水晶,魔水晶中雕刻着一个魔字,而水晶的背后则是每个人的名字。滴血认主后,神识控制,指环化为一枚红眼的青色骷髅头,印在左手虎口处。

    而魔宫的则是一枚黑色中央镶嵌着深蓝色魔水晶,魔水晶中同样雕刻着一个魔字,背后是主人的名字,滴血认主后幻为一枚蓝眼黑色骷髅头印在虎口处。

    妖月佣兵团的人是一枚血红色指环,指环终于镶嵌着一颗血红色魔水晶,水晶中雕刻着魔字,最后幻为一枚金眼的红色骷髅印在手中虎口处。

    至于紫级班的人依旧是紫色指环终于镶嵌着一枚紫色魔水晶,魔水晶终于雕刻着一个魔字,最后幻为一枚血红色双眼的紫色骷髅头印在手中的虎口处。

    这三种指环看似分类清晰,却从不分家。属性相同,然而只要他们同在一个大陆内,无论多远都可以通过指环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同时相互联系。

    只要等待着它,他们就永远不会分开。

    整整五天的时间里,因为炼器,冰血也失败过,但是她却没有放弃,终于将自己心底的想法全部成功的完成。这指环最重要的就是守护,守护她的家人和伙伴。

    当五天后的下午,冰血的房门终于打开。当冰血看到院子内或坐或站满满的人后,嘴角露出了五天来第一个笑容。

    冰血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亲自将自己炼制出来的指环一个一个的带到了他们的手指上。

    最后冰血站在众人的面前,撸起左手衣袖,一枚红眼紫骷髅明晃晃的印在左手虎口处,明明是一枚给人感觉十分诡异阴森嗜血的骷髅,但是此时这枚骷髅在众人的心中却是最温馨的。

    “兄弟们,如果化身为魔才能守护好自己的家自己所在乎的人的话,那么我墨心齐甘愿落入魔道,与魔为伍。所以我将我们的信物雕刻成魔,为我所愿!”

    雷明四人、墨岛兄妹、魔宫兄弟、紫级所有人快速带上指环,滴血认主后,虎口上快放浮现出一枚骷髅头。随即众人感受左手,朗声呐喊。

    “与魔共武,只为守护!”

    一道嘹亮的呐喊冲天而起,带着他们的夙愿与坚定。

    “兄弟们,珍重!还有……等我们!”冰血高举左拳,朗声高喝,带着自己所有的坚定与祝福!“兄弟们!咱们异位面见!”

    左圈同举,一声高鸣,响彻在这个普罗城的上空。

    没有人去看指环内冰血到底准备了什么,他们从冰血那苍白的脸上就已经看出了一切,但是没有人说谢谢,没有人说小心,因为他们相信,相信自己,相信彼此。

    两队人马没有任何停歇,转过身对着相反的方向飞身而去,没有在说一句话,更加没有回头看一眼,每个人都忍着心中的冲动,不回头,不流泪。

    他们的路还很长,现在不过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还有许多事情还做,还有很多困难要过,还有许多困难要闯,现在他们没有多余的事情去留恋去不舍,他们唯一能为对方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等着再次见面,再次并肩作战!

    等着……一起回家!

    冰血和玄、紫级班众人没有回到紫级班而且跟着三位太长老来到了罗云山的最后面,那个帝樱学院的禁地。

    “不会又让我们进一趟雨林幻境吧!”洛坤无语的看着面前的树林,这里的场景跟他们进入到雨林幻境前的场景真的很想。

    但是在短时间内让他们所有人成为神阶,如果不是激发他们体内的血脉和变异元素的话,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紫级班和墨岛、妖月、魔宫的人分开修炼的原因。毕竟他们紫级班中没有一个正常人,用的方法自然也不会正常。

    “雨林!”玄嘴角一抽,惊讶的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带着疑惑。

    冰血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就是你熟悉的那个雨林!”

    玄嘴角一抽,抬手扶额,一声长叹:“不要啊!我讨厌那个地方!”

    “没到底是那个幻境,我们这里面所有人都是在比现在弱很多的时候从那个幻境中走出来的,里面已经无法在激发我们体内的血脉了!”怪妖看着前方树林,摇了摇头,不过眼中同样闪动着疑惑的目光。

    这时白皓几个人突然破空而出,站在了冰血几个人的面前,神秘的笑了笑:“你们眼前的这个不过是一个传送阵而已,昨天这个传送阵已经被几个老头改动过了,你们只要走进去就可以了!”

    “进去之后呢!”洛坤有些狐疑的看着白皓,那个表情让他心里着实没底啊!

    焚霖笑的一脸慈祥,对着他们说道:“别担心,你们进入到传送阵中,里面的人就会根据你们的血脉和天赋带你们去适合的地方修炼,他们会根据你们的情况制定你们的修炼之路。最先出来的人,我们会带你们去幻景地域的结界处。”

    这时冰血眼中闪过一抹迟疑,随即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师父问道:“师父,那个幻景地域中有水妖一族和比蒙一族吗?”

    听到冰血的问话,旁边的怪柔、怪蒙微微一愣,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温柔的笑了笑。

    白浩看着冰血点点头说道:“幻景地域是一个与这边不同的世界,看似是在一个平衡大陆内,但是两片的状况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里面的魔兽不会像这里一样群居在一片森林内。那里完全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只有有实力就有权利。无论是人类还是魔兽或者是妖兽都有可能成为一方霸主。”

    冰血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紫级班的兄弟们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兄弟们你们都听到了,出来的人,最起码要五个人一起去幻景地域,不可单独行动。到了那边安全最重要,明白吗!”“是,老大!”众人齐呼,脸上带着自信。

    冰血点了点头,双手抱拳,朗声说道:“加油了!我们幻景地域见!”

    “老大,等我们!”

    众人高呼一声,随即接二连三走进了传送阵,消失在了原地。

    最后仅剩下冰血、玄、暗夜、怪妖四个人,四个人对视一眼微微一笑,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什么都没有说,起身消失在了原地。

    白浩几个人看着消失在原地的孩子们,眼中带着不舍与欣慰。

    这些孩子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当初他们来到自己等人的身边之时,还那么小,现在已经长大到可以盾挡一面的强者了。即将就要离开这片大陆,去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去闯荡,去创造一个又一个新的奇迹。

    当冰血走进传送阵以后便赶紧到了一缕神识在扫视自己,她没有放抗而是大大方方的让对方扫视,不到五秒的时间,四周空气一阵扭曲,眼前白光一闪,再次睁开双眼冰血已经来到了一片雪山之中。

    这里的风雪很大,几乎让冰血睁不开双眼,当她想运起灵力驱赶冰寒之时,才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和斗气都被封锁住了,就连精神力都已经完全封锁,比之前在雨林幻境中还严重。毕竟雨林的空气还算正常,不会像这里一样,冻死个人。

    冰血无奈的摇了头,刚想从空间接着中拿出棉衣驱寒,才猛然发现竟然连空间戒指都被封锁住了。

    冰血嘴角一抽,满脸无语的咒骂一声:“靠!要不要玩这么大啊!”

    冰血站在原地适应了一下,依旧很冷,此时的她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是否存在了,四肢几乎完全冻僵了。而且四周没有任何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身上连颗丹药、连一把武器都没有,穿的还是一件单衣,这种情况下,她就是在外面再强,也会被冻死的吧!

    这才站了一分钟左右,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风雪完全大湿,小脸一片惨白,整个身体机会已经不能动了。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双眼猛地睁开,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搓搓双手,用力在原地狠狠的跺了跺脚,随即身体一个瞬间窜了吹去,她不能站在原地等死。她现在必须找到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山洞和补充体力的猎物。不然不用等去找老爹了,她绝对会直接挂在这里。

    到时候,还不被外面那群人笑话死。

    冰血逆风顶着大风雪向着雪山上爬去,刚开始她还能跑一跑,最后速度越来越慢,双眼几乎睁不开,满脸铁青,双脚此时已经麻木到完全没有了知觉,但是她依旧咬着牙向着山上走去,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活下去!

    此时的她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的小时候,在那个到处充满杀机的热带雨林,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每走一步都可能是自己生命的终结,心里只剩下一个信念在不断地支撑着她,那就是……活下去!

    冰血已经完全被大风雪包围,身上的衣服早已不能驱寒,加上因为风雪的关系让衣服彻底的湿透,似的她更加的冷。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放弃了继续拉扯衣服,她都有种感觉,此时她穿的不是衣服,而是一团冰。

    不知道走了多久,冰血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小山洞,冰血脸色一喜,较快脚步,让后就在临近山洞之时,冰血猛地停下了脚步,身体第一时间趴下,在雪地中快速一滚,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冰血靠在满是冰雪的大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随即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向山洞。

    此时一头血狼正蹲坐在山洞外,脚边放着一头浑身是血的兔子。

    冰血四周看了一眼,暗骂一声:“次奥,竟然连根树枝都没有,难道让她徒手搏狼不成!”

    突然冰血双眼一亮,伸出手探了探旁边没有任何痕迹的雪地,发现这边的雪竟然足足有一米多高,估计应该是坡度的问题,所以挤压起来的。

    冰血憋了憋嘴,随即咬咬牙,一个低头就往大石头身边的雪中窜了过去,将整个人都埋进了雪中。进入到雪里的冰血克制自己不去想四周的幻境和冻掉自己半条命的寒冷,双手不断地挖着前方的白雪,一点一点的向着山洞潜进。

    当冰血浑身僵硬的来到自己规划的地点,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猛地窜出雪地,一瞬间扑到了毫无准备的雪狼身上,双手死死的抓着雪狼的耳朵。

    原本被冰血吓愣住了雪狼,快速回过神来,低吼着在原地猛劲跳跃,想要将坐在自己背上的冰血给甩下来,几次不成,最后干脆拱起身上猛地向旁边的岩壁撞去。

    “碰”的声音闷响,冰血的背后狠狠的撞击到了岩壁上,冰冷刺骨的岩壁让撞击的疼痛加了几倍,冰血此时已经出了头脑发晕的情况,但是双脚依旧死死的夹着雪狼的背,双手死死的抓着雪狼的耳朵,不让自己掉下来,只有这样雪狼才咬不到她,她必须坚持到找到一击杀死雪狼的方法。

    “嗷!”一声狼啸冲天而起。

    就是现在!

    冰血一个翻身,双手举着雪狼的头,滑到了雪狼的身侧,一口狠狠的咬出了雪狼的脖子,如果一直野兽一般,在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用最原始、最暴力、最凶残的方法。

    一股温热的血液顺着雪狼的脖颈化入口中,让冰血感受到了温暖,僵硬的身体也有了几分舒缓,而双手双腿依旧死死的抱着雪狼,不让它有机会翻身。

    冰血就这样如同野兽一般咬着雪狼的脖子,猛劲的吸取这雪狼温热的血液。

    整整三分钟的时间,猛劲挣扎的雪狼终于浑身无力的停止的挣扎,但冰血依旧没有放开雪狼的脖子,知道五分钟过后,确定雪狼真的不会再活过来,冰血才僵硬的张开嘴,露出了满是血红的双唇,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要……要了我老命啊!哈哈哈,真他娘的爽啊!”冰血四肢打开,躺在满是血红的雪地里,大口大口的窜着气,笑的一脸洒脱爽快。

    冰血缓缓站起身拖着那头死透的雪狼向着山洞内走去,这个山洞很小,小的冰血只能弯着腰走进去,但是里面却很暖和,就算在没有火堆的情况下,也不会感觉到很冷,也许这就是小的好处吧。

    冰血在山洞内找了一片石头,还很锋利,将雪狼的皮完整的割下来后,用山洞外的雪洗了洗便披到了身上,倒是还算暖和。把几根骨头磨成了临时的武器,至于肉,当然是生吃了,反正对此她都已经习惯了!

    在山洞内休息的一个晚上,冰血并没有多做停留,她将剩下的狼肉带在了身上,虽然早已冻成了冻肉,但是也比饿肚子强,在这里饿肚子就等于没有体力,没有体力就等于等死了!

    接下来的几天,冰血有的时候很难找到躲避风雪的地方,就只能在冰比较厚地方挖一个冰窟躲进去休息一下,却不敢睡觉,食物更是难找,她此时甚至已经披着的全是兽皮,喝的是兽血,吃的是生肉!

    冰血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坚持多久,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死,她……必须活着!

    冰血已经不知道她进入到了雪山多久了,她只知道她不断地向上走,不停地走,不让自己有一丝放弃的念头,没有吃的就吃,没有食物就忍着,忍不住了就吃雪!

    终于在她看到一片平坦的空地之时,眼前一黑“碰”的一声摔到了雪地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