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七十三)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墨心齐,你当真我光明神殿如此不济,任你们随便闯入吗!”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从前方白色宫殿内传入,带着一股穿透一切的气势,在冰血一众人刚刚踏入结界之时便想起来了。

    冰血突然眉头一皱,双手快速挡在在身后众人的身前,与此同时鸿煊、焚霖、白皓、墨青云、墨家三位叔公快速上前,与冰血一起挡住在了所有的人前面。那神阶高手的势压可不是闹着玩的,这要不是挡下了,身后估计要损伤起码三分之一的人。

    直到那股神阶势压被完全压了下来,冰血才缓缓放下手,双眸阴冷的看着站在前方宫殿房顶的白色男子,男子看上去不过四十岁,实际上不知道是一件活了多少百年的老怪物了!一身白色魔法师长袍,胸前绣着一朵耀眼的金色太阳,本应该是一位很温暖的男人,但是此时在看向冰血的目光中却充满了阴冷与冰寒

    “华……闻……沣!”

    冰血咬牙切齿的看着宫殿上方的光明神殿教皇,一字一句的地吼出那个放在心里这么多年的名字,终于……她终于见到这个人了。

    华闻沣冷冷的看着冰血,这个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再去伪装成那个神圣的光明神殿教皇,毕竟人家都打上门来了,再继续演戏不过是让自己的敌人看笑话而已。

    “没想到你就是墨心齐,长得还真像啊!”华闻沣看着冰血那张绝美的容颜,跟十五年前的那个女子足足有七分相似,根本不难认出,自然也瞬间明白了冰血带领着这么多人攻打光明神殿的目的。

    “看来,你还记得!”冰血瞬间踏空而起,冷冷的站在半空中与光明神殿教皇华闻沣平齐,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得十分平静。

    “我只是没想到,当年那个孽种竟然没有死,你生命力倒是很顽强!”华闻沣轻蔑的看着冰血,完全不将这个当年险些被自己害死的小鬼一回事,甚至此时对于下方那群虎视眈眈的敌人都完全不看在眼里,在他眼里,此时身为神阶高手的他,已经没有敌手了。

    冰血依旧保持那副过分冷静的表情,冷冷的看着华闻沣,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恼羞成怒,甚至连一丝杀气都没有泄露出来,就好似一个完全没有脾气的冰冷机器。

    只有那冰冷的声音中夹带这一丝丝邪气与嗜血让她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

    “拜你所赐,去地狱逛了一圈!”

    华闻沣双眉一挑,不屑的说道:“那么……老夫应该说你命大喽!”

    “错!”突然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阴森邪气的冷笑,冷声说道:“应该说你自己倒霉,被我这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盯上!而为了回报你,今日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销魂!”

    “就凭你这个小鬼,还是你下面站的那些低级蝼蚁!”

    华闻沣对于冰血的话,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下方的人,依旧悠闲的站在房顶上,而此时白色宫殿前方依旧聚集了所有光明神殿的教众,与冰血这边的人对峙着。

    “低级蝼蚁!”冰血的声音突然变得空灵而阴森,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已经开始发火了!

    “他们是低级蝼蚁!哈哈哈……华闻沣,现在就让你看看你所谓的低级蝼蚁是如何血洗了你们光明神殿的!”冰血冷声怒喝,随即单手一挥,指着下方的光明神殿教徒,一声大吼:“众兄弟听令,血洗光明谷,光明神殿教徒一个不留,杀无赦!”

    令行禁止!

    声音落下,只听下方瞬间爆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回荡在整个山谷之内。

    “杀!血洗光明谷!”“杀了这群狗日的,杀了他们!”

    “他娘的,让这帮狗日的看看到底谁才是低级蝼蚁!”

    一瞬间下方厮杀成一片,到处都是光彩华丽的魔法,五颜六色的斗气,刀光剑影留下的血红。

    冲在最前面的是暗夜、雷明带领的妖月佣兵团、暗夜、五怪、洛坤带领的紫级班和玄带领的魔宫杀手,还有身有血海深仇的墨岛子孙,之后是各大佣兵团,冒险者公会还有帝樱学院与各大势力家族,

    每个人都好似杀红了一眼般,不断地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快速吟唱的口中的魔法咒语,有厮杀怒吼声,有凄厉惨叫声,不断的回荡在山谷中。

    而墨青云几位老人家则是依照之前承诺冰血的,这场战斗他们不参加,他们只是看着,看着光明神殿如何在他们的孩子手中灭亡。

    这……是年轻人的战场!

    地面上的战斗,他们倒是很放心,毕竟他们这边的人数不比光明神殿多,但是魔兽却比光明神殿的人多了许多,其中还有冰血的几只神兽,那绝对是一秒一个准,速度更是快的惊人。唯一让他们担心的是此时依旧站在半空中的冰血,她此时还只是一名刚刚步入法圣的魔法师,面对的却说早已踏入神阶的光明神殿教皇,这明显的等级差距,估计整个大陆也只有冰血不放在眼里了。

    “你跟你父亲的脾气倒是很像啊,都这么胆大妄为,最后也是自己吃亏罢了!”华闻沣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战况,双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光芒,然而他就好似完全没有看到下方那些早已被撕碎的教徒一般。

    冰血歪着头,双眼迸发出一道狠戾的光芒,身体四周的邪气越来越重,狠狠的看着华闻沣,一声冷喝:“别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父亲一样,你……根本不配提到他。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臭小子,你找死吗!”听到冰血的话,刚刚还一脸淡然的华闻沣突然炸了毛,恶狠狠的瞪着冰血,身体顿时迸发出一股强悍的神阶势压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压下冰血,然而在那股势压即将蹦到冰血之时,竟然完全不起作用,就好似从来没有过一般。

    怎么会……这样!

    冰血鄙视的一笑,现在紫冥已经醒了,几乎任何势压威压对她来说都毫无作用,就算你是神阶又如何。

    “华闻沣,你我之间的仇恨已经十五年了,今日我墨心齐就跟你来个了断!受死吧!”冰血一声冷喝,身体顺便爆发而起,双手握紧龙鳞双棍剑轻轻一扭,蓝光暴盛,双剑出……势如破竹。

    “就凭你!”华闻沣一声怒喝,双手快速打出几个手势,一声高昂:“光明圣咒!”

    一团刺眼金光由华闻沣双手之间迸发而出,幻作一团金色光球对着冰血冲击而去。

    冰血高举双手双剑,运气体内斗气,金色光芒瞬间包裹住双剑,一声清喝:“破天斩!”

    “碰”一声巨响,冰血竟然举着手中双剑迎面击上华闻沣所发出的金色光球。

    冰血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青色六芒星,六芒星在出现的一瞬间便迸发出一阵强劲风流,让冰血的身体不断地向前冲进,手中双剑竟然直接破开金色光球,对着华闻沣冲击而去。

    此时整个天空中的空气都发生了一股巨大的狂暴之气,四周不断地挂着猛烈的劲风。

    华闻沣完全没有想到冰血竟然能用斗气只见破开他的魔法攻击,原本满是轻蔑的脸上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双眉皱起,一手抵着前方的六芒星,一声怒喝:“加!”随即一掌拍着右手上,一道金色气波瞬间从金色六芒星中射出,快速注入到前方的金色光球内。

    在华闻沣往这道魔法攻击中注入更多的灵力之后,冰血冲击的路越发缓慢,同时她感受到了吃力。

    即使如此冰血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她的心里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就是神阶了力量,真强啊!在刚刚自己接触的一瞬间,便感受到了从这道光明圣咒中传来的爆破力,要不是她精神力够强,斗气与灵力结合,她根本无法接得出这道攻击并且从中破开。但是此时,她竟然再也无法向前迈进一步,如果在这样下去,她很可能被华闻沣所发出的这道攻击所吞噬。

    强,真的很强。但是她鼻血打败他,并且杀了他。

    可是她不想借用师父和爷爷叔公们的力量,她必须用自己的力量杀了仇人,这样她才有资格踏上寻找父亲的路。

    难道……真的要召唤紫冥吗!最后一步了,她……真的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杀了仇人吗!

    “笨蛋,你虽然是法圣,但是你的情况特殊,已经可以用神阶技能中的契约融合。一个神阶而已,哪里会是你这的对手,别忘了,你的体内可是留着最强种族魔族的血脉!”

    清冷霸气的声音突然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让冰血双眸一亮,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知道了,冥!等着吧,这个人我要亲手杀了!”

    冰血的声音在脑海中契约平台落下,突然一声清喝传出:“铁翼灵魂融入,蓝弑风系加持!”

    “嗷!”

    “嗷!”

    两道兽鸣突然从下方传出,下一秒一银蓝一冰蓝两道光束突然从地面射出快速窜入冰血体内,冰血的身体瞬间迸发出一团蓝色的光芒。

    而此时的冰血脚下风力瞬间加强起码五个档,同时身体中迸发出一股极具爆破之力。

    “嗷!”冰血仰头一声长啸,如野兽般,手中双剑金光大盛,甚至隐隐约约有了覆盖住对方金色光球的趋势。双剑快速破开金色光球,身体突然闪电一般向着华闻沣冲击而去。

    “什么!”华闻沣满脸惊骇的看着迎面冲击而来的冰血,来不及多想,单手一挥快速筑起一层防御结界,在冰血攻击过来的一瞬间身体再次向上一跃,眼看就要冲出冰血的攻击范围内。

    然而冰血的身体竟然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瞬间绕过了飞升而上的华闻沣身体。

    “唰”的一声,华闻沣在飞离原地之时,背后竟然被突然绕过他的冰血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华闻沣站在离冰血教远的地方,震惊的看着那个娇小的少年,眼中带着诧异。他已经多久没有受过伤了,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但是今日,他竟然被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的少年给伤了,虽然伤的不重,但……这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冰血“唰”一声挥出手中双剑,缓缓的转过身,冷冷的看着华闻沣,双眼微微一眯,没有人看到她的双眼中闪过的那抹紫色光芒。

    华闻沣看着冰血身体四周隐隐约约散发的蓝色光芒,顿时双眸大睁,不敢置信的看着冰血:“你……你明明法圣,怎么可能会用契约灵魂融合,怎么可能?”

    冰血邪邪的勾起嘴角,冷声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不可能,我墨心齐都会努力的把它变成可能!法圣又如何,你神阶又如何,我墨心齐要杀你,你就必须死!”“狂妄小儿,不是一个契约灵魂融合,真当老夫会怕了你嘛!”素来死要面子的华闻沣,在听到冰血这话之后,再次炸毛,怒吼中烧。

    冰血懒得跟他废话,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原本速度极快的她,此时加上神阶魔兽蓝弑的风系加持,速度更是上了几个档次。

    看到冰血消失,华闻沣也越发谨慎了起来,双手高级,咒语快速吟唱而出:“神圣的光芒呀,撕开黑暗,消灭邪恶——圣光灭魔弹!”

    无数颗光弹突然出现在华闻沣的身体四周,对着四周每个方向,不淡的上下浮动着。

    华闻沣耳听八方,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他就不信冰血不出现。

    突然冰血的身体在出现在了华闻沣右前方,只见华闻沣对着冰血所在的方向单手一挥,百来颗光弹对着冰血齐齐发射而去。

    冰血不躲不避,冷冷的看着攻击而来的数百光弹,手中双剑在身体前,左右开弓,在身前绘出一个巨大的金色符纹,符纹图样其他复杂,圆圈内好似用无数把小剑组成起来的一般,随即冰血一声清喝:“万箭齐发!”

    突然无数把蓝色小剑凭空出现在了冰血的面前,每一把都精准的对准一颗飞射而来的光弹。

    紧接着冰血双剑齐挥,一道霸气凌天的声音迸发而出“去!”

    “砰砰砰砰!”无数道爆破声在空中爆发来开,星星点点的金色星光在一片蓝色烟雾中落下。

    就在此时,冰血脚下一动,完全不顾剩下的那些光弹,挥动手中双剑,对着华闻沣便冲了过去。

    “不要!”“丫头!”

    “心齐,快停下!”

    所有人看到冰血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之时,都愣住了。此时无论是谁都已经来不及去阻止冰血,只能扯开嗓子焦急的唤道,但是依旧没有阻止的了那个用身体冲向那些光弹的人儿。

    光弹穿过手臂,擦过脸颊,穿过身体,却没有让那个人儿的速度减慢半分。

    然而当华闻沣看到冰血之时,此时已经为时已晚,圣光灭魔弹的攻击用了他大半的灵力,虽然他恢复快,但是想要让身体恢复灵活起码也要用半分钟的事情,但是就这三十秒对于冰血来说已经足够要一个人的命了,只要让她接近那个人,然而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暂时阻碍那人的视觉,让他以为冰血不会这么快恢复过来,毕竟这是常识。

    “噗呲!噗呲!”两声利刃刺入身体的声音竟然在这嘈杂的天空下如此的清晰。

    华闻沣张着嘴,满脸震撼,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将双剑刺入他死穴的墨心齐。

    “怎么……可能?”他不相信,冰血的攻击既然能阻挡得了他的光弹,必定也要恢复一下体内的气息,身体才能灵活运用,但是这些正常的现象在冰血身上竟然完全看不到。

    冰血的脸颊已经被光弹划出几道血痕,鲜红的血液顺着在脸颊滑落,带着一股阴森的恐怖邪气,让华闻沣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我说过,在我墨心齐这里,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华闻沣傻傻的看着冰血,此时的冰血已经一身是伤,神阶的魔法攻击,就连她的紫级战袍都无法阻挡,肩膀的血洞不断地留下鲜红的血液,手臂、腰间、腿上、脸颊到处都是血痕,一滴滴鲜红的血液在空中飘落,但是此时冰血的脸上是笑的,笑的轻松,笑的洒脱。

    “你也受伤了!”华闻沣此时除了这句无力的话语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说的话,只能用这个来满足下自己的心理。

    然而冰血却不屑的一笑,冷冷的看着华闻沣,无所谓的说道:“那又怎样!我学的第一课便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无所谓。结果对了就好,我要的只是你死,而我……还活着,这就够了!”

    “你……你好狠,好狠!”华闻沣双目大凸,眼中带着闪过一抹绝望。

    “不狠,有怎么可以活下来!”

    华闻沣听了冰血的话,突然双眼闪过一抹玉石俱焚的神情,然而看到的确实冰血不屑的笑容。

    “别费劲了,你已经没有自爆的资格了!你的灵源已经被我封锁了!”冰血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冷笑,她早在手中剑刺入华闻沣体内的一瞬间,便驱动魔幻之纹封锁住了华闻沣的灵源,魔幻之纹的力量,又怎么会是华闻沣可以突破的!

    听到冰血的话,华闻沣心中的绝望突然爆发,脸色惨白,完全不敢相信,他竟然连跟墨心齐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了。

    冰血贴近华闻沣的耳边,幽冷的声音如同勾魂曲一般,充满的邪气与嗜血的凶残。

    “现在……消失吧!”

    “唰”的一下,冰血瞬间将双剑抽出华闻沣的体内,与此同时“噗”的一声,一团紫色火焰瞬间包裹住华闻沣全身。

    “啊啊啊!”凄厉痛苦的哀嚎瞬间传遍整个山谷,只见半空中那团紫色火焰中有个人影不断地挣扎着,好似受到了天地间最痛苦的折磨,明明身体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被烧毁,就连衣服都没见有破损,但是众人却可以从那凄厉的惨叫声听出他的痛苦,难以忍受的痛苦与折磨。

    就好似……此时紫色火焰烧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灵魂一般。灵魂抹灭,也就以为这个人连转世轮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有,而是真真正正的消失在整个天地间,再无出现的可能。

    这……是一种多么残忍的死法。

    此时地面的战斗早已停止,无论是光明神殿的教徒,还是与冰血一同前来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愣愣的看着半空中的人,心里翻江倒海。

    直到惨叫声消失,华闻沣的身体才化作一团青烟飘散在半空中。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团消失的紫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收起龙鳞双棍剑,仰着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嘴角缓缓的扬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老爸,妈妈!孩儿灭了锡林国,孩儿杀了华闻沣,孩儿已经为你们报了第一个仇了。”

    “老爸,妈妈!你们感受到了吗,孩儿长大了,孩儿已经成长到为你们报了这里的仇了。”

    “老爸,妈妈!你们等着心齐,心齐很快就来了,心齐很快就要去找你们了,我们一家很快就可以团结了!”“老爸,妈妈!你们等着心齐,心齐很快就可以去接你们回家了!”

    所有人仰着头看着那个仰头呐喊的少年,那个在他们面前永远都是狂傲彪悍的大陆第一天才,此时的她不过是一个想要一家团结,思念父亲母亲的孩子。

    为了心中的信念,不断地逼着自己变强的孩子罢了。

    心酸,无尽的心酸充斥着每个人的心,让他们红了眼眶,落了泪。但是冰血却没有留下一滴眼里,她始终仰着头,不让自己留下泪水,她不能哭。她的爸爸妈妈还活着,所以她不会哭,她要笑,笑着告诉他们自己很好,笑着去接他们回家。

    这时冰血缓缓的低下头,看着剩下的那些光明神殿教徒,双眸突然闪过一抹血红色的光芒,嘴角露出勾起邪恶嗜血的笑容,轻声说道:“统统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