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七十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老大,怪风来报,此时所有人都已经聚集在了锡林国边境,即可启程攻向光明谷,其中佣兵公会率领了佣兵界所有五级佣兵已经与妖月佣兵团正式回合,叶家、火家的队伍也已经到达了边境,另外闻人商会,巫骨山脉五大冒险者团队,他们都自愿加入了攻打光明谷的行动,雷明已经让他们所有人发了誓,正式编入到队伍中。舒榒駑襻不仅如此,还有隐世世家胡家、幕家、白家,罗佑叔叔也召来了十多名法圣高手,都是一些闲散修炼者,这些人曾经都是受到过天鹰叔叔的帮助。”

    怪妖乘坐骑飞到蓝弑的身边,对着上面的冰血一一禀报着刚刚得来的消息!

    “胡家?”冰血有些迷茫的看向怪妖,这个家族……她是真的没有听说过。

    怪妖无奈的点了点头:“胡家本是锡林国人,因为是隐世世家,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坐落在锡林国什么地方。实力虽然无法跟墨岛想必但是在大陆隐世世家排名中也算的上是前列。胡家是驯兽师家族,历代子孙的精神力都比一般人高,因为这样二十年前突然遭受到了锡林国三个大势力的合攻,被正巧路过的天鹰叔叔白俊叔叔救了,所以他们这次听到这次事情中用帝樱学院的参与便总到找到了白俊叔叔!”

    冰血嘴角一抽,惊讶的说道:“原来老爸还做过这么一件好事!”

    “呵呵,傻丫头!你当你父亲真的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啊!”墨青云好笑的摸了摸冰血的头,接着说道:“当年你父亲和白俊两个人还年轻,一起去大陆上历练,在经过锡林国的时候,不知道为何跟当时锡林五大家族中的两家打了起来。接着就听说他们三家想要拉拢驯兽师家族胡家,他们知道后,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得逞了,才有了这么一件事!”

    冰血转过头看着自家爷爷,嘴角再次一抽,无语的说了句:“老爸真黑!”

    “对了!”冰血看向怪妖,接着说道:“幕家、白家不会是院长老头和白俊叔叔的家族吧!”

    怪妖冷着脸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幕家隐世的原因跟胡家差不多,他们是炼丹师家族,额……除了院长那个老头是个意外,其他的子孙都是炼丹师,因为家族的形式,让他们家族中的子孙招来了大陆多方势力的关注,最后在百年前彻底隐世。白家跟墨岛差不多,已经隐世了许久,很少有子孙出现在大陆中,所以很少有人会将白俊导师与隐世家族白家联系在一起!”

    “爷爷,原来大陆上有那么多隐世家族啊!”冰血转过头看向墨青云有些惊讶的问道,真的不能怪她都来到这里十年却依旧不了解大陆上的情况,因为她觉得,有那个八卦的时间,还不如用来修炼和睡觉。

    墨青云笑着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宝贝孙女的头,轻声说道:“隐世不过是想原来纷争与麻烦,这是一种保护家族和子孙的好方法。有许多先辈们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才决定将自己的家族隐世,给后辈们留一个安稳祥和的家。但是这个大陆上有太多看不透这一点的人,他们总以为只有荣誉权利金钱才可以让自己的家族壮大,只有站在众多的光环中才是对子孙最好的生活。但是又有多少家族因为这样的想法而没落最后消失在大陆上呢!”

    冰血点了点头:“心齐明白,隐世不是害怕,不是逃避,而是对于家族的爱,才会让先辈们选择隐世。所以隐世家族的强盛甚至高过了明面上的那些大家族,同时也放弃了许多明媚的光环,不过这些光环跟家比起来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重要。”

    “没错!”墨青云欣慰的看着冰血,慈爱的笑着。他很庆幸,他的孩子孙子孙女们都了解他们老辈的苦心,从来不会怪家族让他们少了许多关注,少了许多外界羡慕的目光和荣誉,因为墨岛的人外界是不可以轻易说出自己的身份的。

    这时冰血转过头看向另一边坐在一头黑色飞豹身上的夜倾尧,喊道:“夜倾尧,你们家也是隐世?”

    夜倾尧转过头看着冰血微微一笑:“没错,我是隐世世家夜家的孩子!”

    冰血点了头,接着说道:“上次我见到的那个人是你弟弟!”冰血想到了庆丰节总决赛的雷人画面嘴角一抽。

    “嗯,他给你添麻烦了?”夜倾尧双眉一挑,看着冰血,就好似只有冰血点头,他就要回去把那个夜穆署抓起来胖揍一顿似的。

    冰血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还帮了我呢!”

    夜倾尧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冰血大方的说道:“那就好,如果他给你添麻烦,你只管教训就是了!估计此时他已经带着夜家的人跟妖月佣兵团汇合了!”

    夜倾尧的话刚刚说完,这边的怪妖再次飞了过去,奇怪的看了一眼夜倾尧,随即看着冰血说道:“老大,怪风传讯,隐世家族夜家的小少爷带着人抵达了边境,并且跟雷明说,他们会无条件帮助妖月佣兵团和魔宫、墨岛,现在是,以后也是!”

    冰血看着怪妖点了点头,随即有些疑惑的看向夜倾尧,轻声说道:“你的注意!”

    夜倾尧温柔的一笑,那双妖异妩媚的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宠溺,轻声说道:“光明神殿解决后会离开吧!放心吧,夜家的实力不比墨岛差,两家合作,这里在无人敢动你所在乎的人一下,高位面的人是无法来到这里的!”

    冰血就这样淡淡的看着夜倾尧,她好像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人,他给自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像玄给自己的感觉,更不像紫冥、暗夜给自己的感觉。夜倾尧给她的感觉更像是家人,那种血脉相通的亲人。从开始第一次见面后,无论如何她对夜倾尧都生不起一丝敌意,甚至连警惕都没有。这让她觉得奇怪,但是却从未想要去改变过什么,因为对于自己的心,对于自己的感觉,她从来都是百分百的相信呢。

    现在夜倾尧不仅仅多次帮助她,甚至连她离开后的顾虑都想到了。这份心意,不是谁都可以给予的,更不是谁都可以想到的。

    冰血皱了皱眉头,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口处,随即抬起头看向夜倾尧,很自然的说道:“我不想对你说谢谢!”

    夜倾尧毫不介意,反而笑的更加温柔,轻声说道:“心齐,你记住。你从来不需要跟我说谢谢,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这时冰血双眉一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夜倾尧,疑惑的说道:“不会是我老爸在外面偷生的吧!”

    “噗噗噗!”

    一连串的喷水声从墨岛众人的口中喷出,一个个满脸涨红的看着语出惊人的冰血,满脸的无语。

    夜倾尧脸色一僵,最后咬牙切齿的看着破坏气氛的冰血,无奈的说道“不是!”

    “哦!”冰血耸了耸肩膀,好奇怪的一群人哦,她说的也很有道理啊!不然夜倾尧干嘛对她这么好!

    此时队伍已经飞越了锡林过的大半领土,期间他们很少休息,每个人的心里都揣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激动、兴奋、踏实。

    对于接下来的战斗,他们没有人担心担忧,更加没有人害怕。

    为了这一天,他们一直在努力着,虽然这只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接下来还有一段更长更艰苦困难的路要走,而且接下来的路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是陌生的,陌生到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都不知道。但是他们却不迷茫,更加不担忧。因为他们会一起走下,不离不弃,生死与共。

    冰血缓缓从蓝弑身上站起身,轻唤道:“小乖、银摄、铁翼、魅、小金、白泽、黑鳞!”

    清脆的声音带着一股傲然凌天之势在这片天空下响起,随即七道光束快速从冰血的心口处射出,落入到了蓝弑的背后,这次七个小家伙齐齐以拟态出现,一只只乖巧的站在冰血的身后,满脸依赖的仰望着他们的主人。

    冰血看着前方蔚蓝的天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容,轻声说道:“伙伴们,我们很快就要到光明神殿了!”

    是啊,很快就要到了。十年了,自从她从魔幻殿堂出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父母的仇,为了这一天,她拼了命的努力着,这一天……终于到了!

    冰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带着一股傲然、带着一股狂傲、带着一股霸气凌天的君威,单手一挥,一声高喝:“众兽听令,全书前进!”

    “嗷嗷嗷!”

    数十头飞行坐骑在冰血的命令下,齐齐仰天长啸,瞬间加速,化作一道劲风向着光明谷飞速前进。

    而另一边的妖月佣兵团、墨岛大军、佣兵团公会大军和其他联盟军们早已上了路,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着光明谷进发,这么一大群高手队伍,放在哪都会让人心惊胆战,头皮发麻。就这么浩浩荡荡的上了路,一路上那绝对是畅通无耻,无人敢拦。

    妖月五王,雷明、火云、闻人熙然、林泽燃坐在队伍的最前方,对视一眼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看向蔚蓝的天空,齐齐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是场硬仗啊!”闻人熙然洒脱的挥动着手中的白玉折扇,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担忧的表情。

    “是啊,等这天……等了好久了!”火云双手居高,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嘴角勾出一抹兴奋的笑容。

    “终于可以为了她一战了!”林泽燃仰着头看着天空,脑海中回想到当年第一次与冰血的见面,那个时候冰血还是一个小丫头,小小嫩嫩的,体内却有着无尽的爆发力,强悍的吓人,却也让他彻底沦陷,从那以后他的世界再也不是满满的仇恨,包裹这次他们攻打锡林皇室,他都没有去。因为那里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的世界只有这些伙伴和冰血,再无其他。

    “我们会一直为了彼此而战!”雷明一手搭在林泽燃的肩膀上,坚定的说着。

    雷明、火云、闻人熙然、林泽燃对视一眼,微微一笑,齐齐点头,异口同声:“对,为了彼此而战!”

    一路上两边的人不断地报告着自己的路线和位置,而这一路上光明神殿竟然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人多多少少有了一丝奇怪。

    毕竟雷明那边的人数过多,所以这一走便经过了整整五天的时间,两方才到达了回合的地点,光明谷山脚下的城镇。

    “墨墨!”

    雷明、火云、闻人熙然、林泽燃四个人一瞬间来到了冰血的身边,看到她完好无损,舒了一口气,即使早已知道她不会受伤,但是这种看着伙伴赴战场而不由自主升起的担忧依旧无法抹灭。

    冰血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后方的大队伍,密密麻麻的人,每个队伍的衣着都不一样,却因为心中某个目标而聚集在了一起,无论日后如何,起码此时他们是站在同一战线的战友。这里面竟然还许多帝樱学院的学生,哪怕冰血也许根本不认识他们,而他们与光明神殿也从未有过仇恨,但是此时他们为了心目中的那个神一般的人物来到了这里,只为站在他们心中之神的身后,为了她尽一份自己的心力。还有那些为了多年前的恩情而来到这里的人,对于这些人,冰血是感动的,感激的。

    没有人知道光明神殿真正的实力,但是他们却不惧的来到了这里,冰血虽然冷情,但是此时的她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杀人机器,她学会了感恩,感谢那些无条件帮助过她的人。

    冰血缓缓的走到了大队伍的前面,双手抱拳对着众人朗声说道:“在下墨心齐,多余的话不说,我墨心齐在这里多谢各位的情义相助!”

    众人微微一笑,对着冰血双手抱拳,回应的声音虽然杂乱但是却抱着同样的情绪,这场战斗早已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是他们共同的战斗。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从队伍中走出,中年男子的左脸颊上有一条很长的疤痕,好似一条狰狞的蜈蚣趴在脸上,让他原本俊朗的脸有了几分粗狂,皮肤黝黑,双眼精锐,一看便不是常人。

    这人便是隐世家族胡家的现任家族,按理说这样的事情,一家家族是不会出现了,毕竟是帮着其他人去战斗,他只要派出自己的副手或者是儿子前来便可,但是此时他却亲自带着自己家族中的精英队伍来到了这里,只为了还当年的恩情。

    “阁下便是天鹰兄弟的儿子!”胡家主有些激动地看着冰血,双眼好似在透过冰血思念着某个人。

    冰血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有礼的点了点头:“胡家主!”胡家主看着冰血,慈爱的一笑,轻声说道:“如果心齐不介意,可以唤我一声胡叔叔!”胡家主说完这句话,抬起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疤,接着说道:“这条伤痕已经跟了我二十多年了,我有个炼药师朋友曾经说过可以帮我去了这伤痕,但是我没有同意。当年伤了我的那人险些一刀砍了我的头,如果不是你天鹰兄弟及时出现,此时整个大陆上估计已经没有胡家的身影了。所以我一直留着这条伤疤,当做我和天鹰兄弟友情的见证。虽然现在见不到天鹰兄弟了,但是让我见到了他如此出色的儿子,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冰血看着胡家主脸上的伤害,那伤害即使过了二十年依旧很深,可想而知当年他伤的多重,想必胡家当年的创伤不小。这道伤害原本应该是胡家惨烈的见证,但是却被胡家家主当做友情的珍贵见证,可想而知他对于冰血父亲的情谊之深。

    冰血对着胡家家主轻轻点了点头,唤了声:“胡叔叔!”

    “哎!哎!”胡家主激动的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的起来。

    “我父亲会回来的!”冰血看着胡家家主,坚定而肯定的说道。

    “我相信!”胡家家主欣慰的点了点头,来的时候他已经从白俊的口中得知了当年的事情。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天鹰兄弟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当年墨天鹰出事的时候,他正好在闭关修炼,而胡家因为二十年前的重创也彻底隐世,对于大陆上的事情很少去了解。却没有想到他竟然错过了如此大的事情,这也是他悔恨的缘由。

    接着冰血与各个势力的首脑一一打了个照面,多多少少也认识了一番,暗夜和怪妖始终跟着她的身影,毕竟冰血有个外人完全不知道的毛病,那就是人脸识别功能巨弱。

    “兄弟们,光明神殿迫害大陆时日已久,背地里不知道让多少个家庭破碎,最后弄得那些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现在他们又想利用黑暗系魔兽来控制大陆的强则为他们所用。不瞒各位,我墨心齐的父母也在十五年轻着了光明神殿的道,现在双双失踪,为了大陆的平衡,为了那些血海深仇,今日我们就攻向光明神殿,血洗光明谷,还我浩瀚大陆一片平静。”

    冰血气势磅礴的话瞬间点燃的所有人的战意,每个人都热血沸腾的看着冰血,高举手中武器,齐声大喊。

    “血洗光明谷,还我浩瀚平静!”“血洗光明谷,还我浩瀚平静!”

    “血洗光明谷,还我浩瀚平静!”

    冰血仿若以为王者一般,看着自己的战士们,嘴角勾起一抹傲然凌天的笑容,转过身,面对着光明谷,高举手中龙鳞双棍剑,一片片蓝色龙鳞散发这一股震撼人心的气势,在阳光下不断的闪缩着耀眼的蓝色光辉。

    只听冰血一声令下:“出发!”

    整个大队伍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光明谷进发,带着震撼的气息与满满的战意。

    冰血坐在黑鳞的身边,肩膀蹲着浑身金灿灿的小金,身后跟着玄、暗夜、怪妖、幻化人形的小乖、蓝弑、铁翼、魅、白泽。之后便是五怪、洛坤、洛天、叶冰熏、韩启明、妖月四王。

    紫级班、魔宫、妖月佣兵团的兄弟们紧紧的跟着自己家老大们的身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十分的平静,平静到让人以为他们此时不过是去参加一场很普通的宴会罢了。

    这样的心性让那些第一次见到他们的人心中无比的震惊。

    前面的那些年轻人,随随便便拉出来一个,那天赋都可以让大陆上一大半的人羡慕不已,但是不骄不躁,沉稳冷静,这样的队伍让人不难看出他们的首领是多么以为让人敬佩的人。因为只有真正的智者强者才能训练处这样一群安可平稳,狂可如狼的强大队伍。

    当他们到达半山腰之时,前方出现了五道前去探路的紫色身影。

    之前有不少人自告奋勇跟冰血申请当探路先锋,但是都被冰血拒绝了。虽然她从不在意外人的性命,但是此时他们既然是战友,他们因为信任自己,所有才会选择跟着她一同战斗,那么最为首领她就会为了这些战友的生命负责。所以她派出了五名紫级班速度最快的五个人,怪风、怪灵、洛坤、韩启明、吴哒。

    这五个人怪风是变异风系,可以带动五个人的速度,怪灵是空间系可以在危险的时候帮助自己的伙伴隐匿,洛坤是风水双系,可攻可守。韩启明的魔武双修最强,速度也够快。而吴哒是半兽人,体内拥有魔豹妖兽族的百分之六十的血脉,速度比其他妖兽族人都快。所以他们五个人最为适合,安全系数更比其他人高出许多。

    这样的安全更让那些人坚定了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而对于他们大陆的未来,他们也第一次有了恢复千年前盛事的憧憬与向往。

    他们相信在这样一个人的带领下,他们的浩瀚绝对可以脱离低级位面的可能。

    怪风五个人几个呼吸间面来到了冰血的面前,那速度让那些从未见过他们的人脸上已经出了龟裂的痕迹。

    “老大,前方有结界!”怪风站在冰血的面前指着身后的树林,接着说道:“怪灵的变异天机鼠再左前方五百米的地方发现守护结界!”“结界!”冰血双眉一挑,转过头看向玄、暗夜、怪妖三人。

    玄转过头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随即对着冰血说道:“我们上次可能走的是右边的山崖,所以没有发现!”

    “我之前有派人来这里探查过,探子顿了三天才发现,从这里去往光明神殿只有这边一条路!”韩启明有些疑惑的看着冰血几个人,突然嘴角一抽,他是不是错了,他不应该把冰血、玄、暗夜、怪妖这四个变态当做正常人看的。

    冰血嘴角一抽,和玄、暗夜、怪妖对视一眼,最后无语的看向韩启明,说了句让身后大多数人都崩溃的话:“我们四个从右边山崖直接跳下去的啊!”

    怪风一听,顿时蹦了起来,对着冰血无语的喊道:“老大,那个山崖叫做望风崖,上面的气压很重,就算是可以踏空而行的高手都顶不住,而且据说那个山崖高达六万米,你们竟然就这么跳下去了。难道你们之前就没发现,那边光明神殿连守卫都没有安排吗!”

    冰血眼角一抽,轻轻点了头:“发现了,可是当时我们都已经下去了啊!”

    “哈哈哈,果然啊……虎父无犬子,英雄出少年啊!”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身后传来,也让凝重的气氛多多少少有了几分缓解,同时也给每个人的心中增加了许多胜利的信念。跟着这样的强则,岂有不胜的道理。

    “好了,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结界,竟然能让光明神殿如此有恃无恐!”玄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戏谑的看着冰血,至今为止还真的没有他们恶魔双煞解不开的结界呢。

    “接着结界据说是光明神赐下来的上古结界,千百年来护着光芒神殿,让他们不受黑暗魔法师的攻击!小心,有的上古结界是有反噬攻击的技能!”鸿煊跟着焚霖、白皓从队伍中走出来,来到冰血的身边,淡然的说道。

    一路上他们三个人都没有说过什么话,只是低调的站在帝樱学院的队伍中,除了佣兵公会和叶家、火家几个老家伙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外,至今都没有没有人认出来这三位便是让整个大陆所有的实力都惧怕的大陆第一强者,帝樱三老怪。

    “放心吧十分,徒儿会小心的,您和焚师父、白师父就乖乖的跟爷爷奶奶叔公他们站着后面,看着徒弟如何灭了他光明神殿!”冰血一脸傲然的看着自家的三位师父,双眸中闪动着自信的光芒。

    “好,师父们在后面等着你,然后我们一起回家!”白皓温柔的摸了摸冰血的头,笑的一脸慈爱宠溺。

    “嗯,一起回家!”

    冰血转过头脸色突然一变,双眸闪过一抹凶残的嗜血之光,单手一挥,高喝一声:“出发!”

    结界的位置设在一变五米高的岩壁之上,就连那些身为驯兽师的胡家家主都无法通过神识感受出来,可想而知这个结界的等级之高。

    不过光明神殿千算万算估计都没有算到,冰血的队伍里,不仅仅拥有精神力强到变态的冰血,还有精神力变异的怪羽和灵敏度极高的洛天,更有无视任何结界的怪灵契约兽变异天机鼠。

    这三人一兽刚刚走到这空地之时便感受到了这面岩壁的不同,而变异天机鼠早在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在那个被光明神殿视为最高保障的结界中来回穿梭了不下五次,明显是在讽刺光明神殿的天真。

    冰血微微侧过头对着身边的怪妖、暗夜轻声说道:“留在这里,一旦发生危险,速速带兄弟们离开!”

    “是,少主小心!”“老大,当心!”

    暗夜、怪妖同时点了点头,随即连同着五怪、洛坤、雷明几个人微微向后挪了一小步,双手在身侧微微伸开,准备随即护住身后的的兄弟们。

    而冰血和玄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随即二人齐步向着结界走去,身体自动自发开启全面警觉,脸上的表情虽然看起来严肃冰冷,但是二人的双眼中却同时闪动着遇上挑战自身兴趣的火热光芒。

    冰血和玄二人走到岩壁前,没有动上面任何一片叶子,先是将面前的整片岩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看的一遍,这时冰血将手中的龙鳞双棍剑挂在腰间铠甲腰带之上,随即单手一挥唤出血煞,身体快速跃起对着岩壁上的几处狠狠的刺了几下。

    与此同时玄站直地面之上,双手快速打出一个简单的手势,五个闪动着褐色光芒的奇怪符纹悬浮在玄的双手前,冰血每刺一个地方,玄便接跟着对着那个地方发出一个奇怪符纹,二人之前的配合堪称绝对的完美。

    这样的配合与信任让那些汇集而来的盟军们惊羡,他们明明确确的看见冰血和玄在这些动作之前甚至连一句话,一个对视的眼神都没有。二个人仅仅只是观察了一下这边岩壁,冰血便二话不说的窜了起来,他们看起来是两个人,但是此时在众人的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人。

    当冰血双脚刚刚接触到地面之时,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岩壁之上传来,只见那些原本爬满岩壁之上的青藤枝叶竟然向着四周快速缩了回去,就好像看到了某些让它们惧怕的生物一般。

    但是……这些好像都是没有任何灵智的植物吧!

    “这是两个结界!”怪羽惊讶的看着前方的岩壁,眼中带着震惊!

    “是那个上古结界的特殊功能将外面这个遮掩结界给挡住了!所以才会让人没有发现这里的不同!其实外面这个只是一个很普通简单的遮掩结界罢了!”

    冰血清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解答了众人的疑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