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七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是她的孩子,你怎么可能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是她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吼声不断地回荡在大殿中。舒榒駑襻

    高位之上的锡林皇帝双眸涣散的看着冰血,双手不断地拍击着身下的龙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冰血没有理会对面的吼叫,而是侧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聚集在左边的众多朝臣,冷声说道:“没参与当年事情的大臣去右边站着去!”

    其中有二十多个人,满脸迷茫的看了一眼上位的皇帝,随即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却没有一个人敢动。

    “我不想滥杀无辜,但是如若有人刻意隐瞒,一旦查出,血洗满门。现在没有事的滚到右边站着去!”

    冰血一声厉吼,那二十多个官员快速跑到了右边的墙边小心翼翼的站好,尽量将自己的身体向后缩,生怕那群杀神变卦,将他们一起给杀了。

    冰血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剩下的那些官员,嘴角一勾冷冷的一笑:“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你们锡林所谋害的到底是何人吧?”

    冰血的话让依旧停留在左边的那群人微微一愣,他们当年也是调查过那对夫妻的,毕竟皇室在整个大陆的地位并不高根本无法跟那些强大的隐世家族比拟,不过也仅仅是查出了那名女子是南叶国叶氏家族的女儿,可是男子的身份却一直是个迷,他们当时都以为那名男子不过是天赋高出常人,身为却是个无名小卒罢了。但是现在听冰血这么一说,众人的心突然一颤,难道……

    冰血看着那群人惊讶的表情,轻蔑的一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只见冰血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墨家兄姐们,微微一笑,随即转过头对着那群人说道:“我父亲乃是墨岛二爷,墨天鹰,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将注意打到了墨岛的身上。如果不是有光明神殿的存在,你们以为这十五年了,墨岛会放任你们锡林皇室的存在吗!”

    一阵倒吸气声顿时在大殿中响起,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惹到的竟然是……是大陆上没有任何势力不忌惮三分的墨岛,那个神秘的墨岛。而且……一惹就是十五年!

    他们是该骄傲,还是该悲哀啊!

    “不可能,当年我们联合光明神殿查了那么久,那名男子的背后根本没有任何势力!”锡林过老丞相满脸惨白的看着冰血,不断地摇着头,眼中带着震撼。

    突然一声震天怒吼从大殿外传入,带着一股浓浓的怒气:“谁他妈说不可能!锡林小儿还大的胆子,老子的宝贝儿子,你们都敢动,现在在这里跟老子的孙子解释给屁!”

    冰血等人猛地转过头看向门外,冰冷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其他的表情,震惊!满满的震惊。

    “爷爷、奶奶、大伯、义父、四叔、五叔、白俊叔叔、罗佑叔叔!”

    冰血惊讶的看着走入大殿的一群人,眼中带着几分迷茫,他们不是回墨岛了吗?怎么会突然来了锡林国。

    “宝贝,爷爷在这里!想杀就杀,哪怕你把整个锡林国都灭了,我们墨岛也承担的起!”

    墨青云黑着一张脸,威风凛凛的走到冰血的身边,凶神恶煞的看着锡林国的一群人,一双狠戾的鹰厉的双眸冰冷刺骨。

    “我们要来看着,看着伤害我儿的人怎么死!”冰血的奶奶白穗雅站在冰血的另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锡林国的一群人,眼中不断的闪烁着阴森的杀气。

    其他人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冰血等人的身旁,没有动手的意思,双眼却从未离开过锡林国的一群人。

    他们之前确实有想过直接去光明神殿与冰血他们汇合,但是中途他们突然改变的路线。伤害他们亲人的人不仅仅只有光明神殿,虽然他们完全不把锡林国皇室放在眼里,但是依旧想要亲眼看到,那些伤害了他们家人的仇人下……地……狱。

    墨岛众人的到来让锡林国的人惊讶,但是让他们真正看清这些人的身份的却说他们每个人胸前的那枚黑色中刻着金龙的徽章。

    那个徽章也许年轻人不知道,但是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却都认识,而且印象深刻。那是属于墨岛的象征,那是属于墨岛直系的象征。

    这么说来……当年的那个男人真的是……墨岛的人!

    “你们……你们真的是……是墨岛的人!”老丞相浑身颤抖的看着冰血等人,此时的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却根本无暇故意,像是活到他这个岁数,死亡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但是……现在真的只是他死了就可以结束的吗!

    墨岛的规矩,惹一杀百。你伤我墨岛一人,我必血洗你满门!

    这句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早已有了铁铮铮的事实摆在大陆的史册内。

    这么说……连他们的家人今日都要因为他们的过错而遭殃了。

    这是老丞相突然想起来,冰血他们不可能仅仅只有这几个人来攻打锡林国皇室,那么……其他人呢?

    “你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当年的事情是我们一手策划了,我们的家人根本就不知道,你们不能伤害他们,不能伤害他们!”

    老丞相颤抖的双腿一个仓促向着冰血的方向走了两步,眼中带着哀求与绝望。

    “老家伙倒是很聪明!”冰血勾起嘴角冷冷的一笑,双眼露出轻蔑的目光,对着老丞相接着说道:“看来你猜出来了,我们不可能就这么几个人来!没错,紫级班和魔宫的兄弟们此时估计已经到了各位的家里,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他们顶多就是本少的那些兄弟送入地狱而已。而你们……连下地狱的资格都没有!本少会让你们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你……你……”老丞相铁青着一张脸,颤抖的手指指着冰血,满脸悔恨,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狠心,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为何要杀他们,为什么!”

    冰血突然脸色一脸,双眼中不断地闪动着紫色的光芒,但是因为此时的紫色光芒颜色很深,很难让人发现,声音更是变得幽冷阴森,黑色的杀气不断地从身体内流出,这样的冰血是墨岛长辈们第一次看到的,同时心里也不断地泛起疼痛,这样的冰血让他们太过心疼了。

    “小小年轻!哈哈……你们也好意思来训斥我墨心齐吗!我爹娘之前也不认识你们,当年还未出生的我更加不认识你们。而你们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让我父亲妻离子散,让我母亲深陷险境,让还是婴儿的我失去父母,失去一个家。”

    “拜你们所赐,我没有童年,我从来不知道普通小孩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我从来不知道父母的怀抱到底是冷的还是热的。我的童年里只有血腥,只有杀戮。我的世界里只有杀人和被杀,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你们的孩子学儿歌的时候,我学的是人体构造,你们的孩子嬉笑玩闹的时候,我在和饿狼搏斗、在杀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小伙伴。你们的孩子窝在你们怀里撒娇的时候,我已经可以从几千人的尸体里走出来了。”

    “这一切都是拜你们赐的我,为何不能杀了你们的家人。现在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冰血一声声的厉吼不断地回荡在整个大殿之中,同时也不断地回荡在所有人的心中。

    此时无论是锡林国的人,还是墨岛人心里都带着一股股酸酸的感觉在看着冰血,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当了父亲或者早已到了爷爷的人。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孩子是如何从那样的一个世界里走过来的,当时她还那么小,那么脆弱,就要用那小小的身体去承受那些连大人都无法承受的恐怖,而且还走到了现在。

    现在的他们也终于明白了,眼中这个所谓的大陆第一天才,她的天赋或许真的比任何人好,但是她所付出的努力同时也是任何人的百倍。然而她最初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活下来,只有活下来!但是对于她确是最难的。

    墨青云一行人苦涩的看着冰血,此时他们的心里就好似有着千百根针在不断地扎进去拔出来,疼的他们想要蹲下捂着自己的心口。

    这个孩子在他们没有看到的地方,竟然受了那么多的苦,可是最后他们竟然只看到了她的成功,从而也慢慢地忘记了她所有的努力。下意识的以为,她就是那么强,强大到可以保护所有人,就如何她的父亲一样,让他们依靠着,让他们安心着。

    这时冰血笑了,淡淡笑容让她有些白皙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润,但是笑容的里面却是一片冰寒:“不过,现在已经不同了!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我了!而你们的日子也到头了!”

    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也不想跟这些人多废一句话,缓缓地抬起双手,温柔的看着手中的龙鳞双棍剑,随即双手快速一扭,“唰”的一下,龙鳞双棍剑瞬间分开,呈两把锋利的长剑,剑身的两侧不断的闪烁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带着几分肃杀与嗜血的气息。

    “准备……消失吧!”

    冰血一瞬间来到了锡林皇室的那几个人中间,一阵刀光剑影中,其他人只能看到那一片片血肉横飞的景象,他们竟然连冰血的人影都没有看清,他们只能用拿到蓝色的光束来确定冰血大概的位置,只因为冰血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快到早已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惨叫声根本来不及发出,身体已经少了一大半的血肉,意识却依旧清晰的很,根本是想死都没有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不断的穿梭在自己四周的蓝色光束在自己的身上来回的切割着。

    他们只感觉到了疼……无尽的疼痛,他们想要呼喊,当张开嘴的时候却发现,竟然已经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了!

    唯一没有收到任何伤害的只有依旧愣愣的坐在皇位上的锡林皇帝,他想要移开自己的双眼,但是却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那群正在被残杀的人身上移开,恐惧、绝望、崩溃,一系列的情绪不断地袭击这他的大脑,此时的他已经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浑身瘫软的坐在龙椅上,他想要呐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他更像逃跑,但是此时连呼吸对他来说都已经成为了奢侈,何况是逃跑呢。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冰血如何的杀害他的孩子妃子和他的那些重要大臣。那一片片血肉,那一根根森森白骨,不断地从混乱中掉出,地面上已经到处洒满鲜红的血液,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血腥之气,让人感到作恶。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仅仅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对于那些还活着的锡林国人,却好似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煎熬。

    终于冰血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此时的她头上、脸上、手上、衣服上已经染满了鲜红的血液,不断地向着地面滴落,滴进那一滩滩血水之中。

    “滴答……滴答”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此时在锡林国的人的耳中却异常的响亮,直接从耳边传入了脑海中和心底深处。

    而那一地的血肉残渣,森森白骨,破碎布料,血水血池,就是没有一具看起来像人的尸体。没有……连一个完整的肢体都没有。

    然而每一块肉,每一块白骨都好似经过了高度精密的测量,虽然找出两块竟然都是一模一样的大小薄厚,这是什么手法……竟然如此残忍却又……精致的让人头皮发麻。

    此时的冰血,就好似刚刚洗了一个血水澡,整个人浴血浑身,这样的她更加像一名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经过了无数的惨烈战斗,最终成为了唯一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而她的目的只是要毁灭整个人间,让这里也变成一个人间地狱。

    剩下的那些锡林大臣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他们此时宁愿自尽,也不要落到那个恶魔的手里!

    太可怕了!她……实在是他可怕了!

    他们也没有说错,冰血……确实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拉的恶魔!

    但是他们却忘记了,这可怕的背后,是他们从未尝过的心酸和冰冷。

    她是恶魔……但是谁又会想到,不是她要成为恶魔,而是那个地狱将她变成了恶魔,因为只有转变,才能活下来,她当初只是想活下来而已。

    冰血看着满脸毫无血色,满头大汗的锡林皇帝,邪邪的一笑,舌尖轻轻划过嘴角,甜甜嘴巴的鲜血,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森的邪气。

    “你……不配我动手!”

    空灵的声音落下,随即一声招呼:“黑鳞!”

    声音落下,一道黑色暗影突然从大殿外化入,落到了冰血身边,化作一个庞大的身边,周身燃烧不断地燃烧着恐怖的黑色火焰,却没有一丝灼热的温度。

    冰血抬起手指着上位的锡林皇帝对着黑鳞冷声说道:“烧了他!”

    “是,主人!”黑鳞憨厚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森的凶残,长大开口,对着锡林皇帝一声怒吼“嗷!”随即一团黑色火焰瞬间从黑鳞口中吐出,带着一股毁灭之势,顿时将锡林皇帝包裹在内。

    “啊啊啊!”一连串的惨叫声从天而起,锡林皇帝快速滚下皇位,不断的在火焰中挣扎吼叫,从四肢到身体,一点点的被火焰吞噬,最后化作一缕黑烟,连灵魂都消失在了世间中。

    魂飞魄散,不过如此!

    解决了这些人后,冰血缓步走到了大殿右边的那些大臣面前,当冰血走进之时,所有人早已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不断地颤抖着,心中的恐惧已经将他们完全吞噬。

    冰血冰冷的声音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之后会有南叶国皇室的人过来接受这里,你们可以继续辅助他们,也可以自行离开。但是如果有人胆敢生出异心!”冰血抬起手指着大殿另一边的惨相接着说道:“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包裹……你们的家人!”

    “是是是,卑职不敢,卑职不敢!”

    “卑职一定尽心尽力辅佐新皇,卑职绝对没有异心!”

    “对对对,卑职全听墨心齐阁下的,全听墨心齐阁下的!”

    所有人不断的发誓,快速的表着自己的心意,生怕慢了一分,惹怒了这个恶魔,下一秒自己便会魂飞魄散。

    但他们再次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只是,大殿内早已没有了冰血等人的身影,好似他们从未来过一般,但是不远处的那一大摊血水和骨肉,却明明白白的告诉着他们,他们今日真真正正的在地狱的门前走了一圈。

    冰血回到墨域酒店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便来到了大厅。

    今日的墨域酒店十分的安静,不仅仅是这里,整座锡林帝都都十分的安全,所有人都躲在自己的家中或者放假内闭门不出,门窗被关的严严实实。帝都内每个人的心里都极度的不安与恐慌。

    他们大多数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他们帝都突然来了一群人,一群很恐怖的人,先是冲到皇宫内将那个富丽堂皇的皇宫差不多都给毁完了,接着一个个浑身是血的冲到了一些官员的家中,肆无忌惮的屠杀,杀光了那些官员家中的所有人,没有一个逃出来的。而整个帝都就好似被惨叫声包围了一般,从深夜一直到黎明,从未停止过。庞大的帝都靠上空飘散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让每个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闻到。

    他们就好似一群杀神死神所到一处哀嚎一片,血肉横飞,一地碎尸。刚开始还会有一些帝都的大家族前去查看,到最后整个帝都的街上除了那些突然闯入的杀神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个人的身影。无论是大家族的高手,还是哪个势力的探子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或者干脆远离的帝都,连想起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会浑身发冷汗,颤抖不已。

    他们完全不敢相信,造成那些残像的竟然是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少年,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想必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忘记了。

    冰血从房间出来之时,身上依旧带着几分肃杀之气,想必是刚刚杀了太猛,情绪过于不稳定,所以短时间内这股杀气还无法消散。

    “爷爷,奶奶!你们什么时候回墨岛?”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墨青云和白穗雅,现在的她还笑不出来,好似回到了前世那个冰冷无情的杀手之王冰血的时候的样子,整个人冷冰冰的,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感情。但是对于亲人的那份情早已不知不觉的融入到了骨血中,让她再也无法忘记。

    所以她刚出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爷爷奶奶。

    对于这样的冰血,没有人会介意,有的只是深深的心疼。

    墨青云温柔的拉过冰血的手,在感受到冰血微微颤抖了一下,心中更是疼痛不已,粗狂的声音也变得异常温柔:“宝贝,爷爷和奶奶先不回家了,我们跟你们一起去光明神殿!”

    冰血眉头不由自主的一皱,冷声说道:“爷爷奶奶,你们隐世多年,本来都不想你们来这里的。光明神殿孙女可以对付的了!”

    “傻丫头,光明神殿的大主教可是神阶高手。你怎么对付!这次就连叔公他们也出岛了,不过他们此时跟着雷明那小子在一起呢!”墨擎天不赞同拉了冰血一下,低声说道。

    冰血抬起头看着墨擎天,刚要反驳,这时玄走到了冰血的身边,轻声说道:“血儿,让爷爷奶奶们去吧,他们也想看着伤害爸爸的人最后的下场!”

    不得不说,还是玄最了解冰血。这个时候冰血,根本无法听得进去别人的劝说,她的心还是冷的,这些不仅仅是因为杀戮的原因,还有魔气的渲染,她还没有完全控制的了。

    不过玄却每次都可以快速找到冰血的某个点,一击即中!

    冰血看着玄,最后点了点头:“好!不过,爷爷奶奶你们就像刚刚那样看着,那些蝼蚁,根本不配我墨心齐的爷爷奶奶出手!”

    冰血看到墨青云和白穗雅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对着其他兄弟冷声说道:“启程,攻向光明神殿!”

    “是!”

    ------题外话------

    (⊙o⊙)啊!今天突然发现猫猫竟然木有东北春天的衣服!以前在深圳几乎穿不到,因为那边已经夏天了!╮(╯▽╰)╭所以今天才买了衣服!

    额……今天少了四千,明天猫猫不出去了,东西都买好了,留在家里码字!明天万更哦!(*^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