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六十六)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降临,此时的天空就好似被一层黑雾完全遮盖住了一般,一片灰暗,就连快在天空中的明月此时看上去都成了灰黄色。整片夜空之上连一颗星星都找不到,空气中带着一股十分压抑的闷气。

    整座小镇好像是一座死城一般,一片死寂,连虫鸣声都听不到。大街上一片冷清,没有一个人影,就连那些住宅区都是一片死气,明明有几百户的人家,却没有一家点灯。

    冰血、玄、暗夜、怪妖四个人一入夜便悄悄潜进了这座小城镇,四个人分别探查一个方向的住宅区,在不到另个小时的时间,在城中央回合。

    四个人对视一速向着光明峡谷奔驰而去,虽然名字叫做光明谷,然而这里确实一座入云高山。

    四道身影快速越过层层高墙,进入到了光明谷,冰血神识外放至百米内,确保他们四周没有什么陷阱过着光明神殿的之人。

    直到四个人来到一处比较隐瞒的地方,这才停下来。

    冰血蹲下身体看着玄、暗夜、怪妖三个人,传音询问道:“怎么样?”

    “正如我们白天所看到的,那些人就好似没有灵魂一样,这里的所有人动作机械,表情麻木。就连在抱着自己的孩子之时,都没有任何表情!”怪妖双手一摊,有些懊恼的说道。

    “更奇怪的事情,就连那些孩子都是一样的!无论多大,都是动作机械,表情麻木!”暗夜冰冷的脸脸上出现了一抹凝重。

    玄轻声叹了口气,单手一挥拿出了一支透明小瓶子,递给冰血后,轻声说道:“这座小镇除了那些奇怪的人以为就什么都没有了!菜地、农作物、牲口,一样没有!这些是我在一个孩子身上采集到了血样。你们知道吗?那个孩子竟然没有一丝放抗,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小童而已!”

    冰血接过玄递过来的血样,双眸一变,突然眼中的黑色瞬间被紫色所代替,紧接着紫色眼眸向着四周的白眼仁扩散,知道覆盖住整双眼睛,带着一抹邪气与嗜血的阴森,却又充满的勾魂摄魄,魅惑人心的感觉。

    冰血用这双代表着苏醒体内魔性的紫眸,看着手中的血样,心中升起了一抹疑惑。就在刚刚她结果玄递过来的血样之时,体内魔性突然自动苏醒,隐隐约约中,她竟然再次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魔气,而且是从手中的透明瓷瓶中发出来的!

    此时的黑夜在冰血眼里跟白天没有任何区别,即使此时四周黑的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在她眼里,四周的景物竟然如同白天一样清晰。本身黑夜白天在她眼里就没有任何区别,然而此时因为魔性苏醒,黑眸转换成紫眸,看的竟然更加清晰。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瓷瓶,随即将瓷瓶放到鼻子下仔细的闻了闻。双速一闪,冰血抬起头看来看向玄和暗夜、怪妖,传音道:“你们发现血脉里有什么不同了吗!”

    玄和怪妖同时摇了摇头,而暗夜却依旧仔细的看着冰血手中的瓷瓶。冰血也没有催他,举着手中的瓷瓶让暗夜看个够,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经过足足长达两分钟的世界,暗夜方才抬起头看向冰血,眉头一皱,传音道:“我好想看到了一些黑色小点,但是却又不太确定,很模糊!”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对着暗夜轻轻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是因为我们俩血脉觉醒的缘故了,你炼化的还不多,所以看到的不清晰。这瓶血液中确实掺杂了黑色小点,不断的混合在这些鲜红的血液中,不断地吞噬!”

    “吞噬!”怪妖指着冰血手中的小瓶子,惊讶的问道:“你说那些黑点在吞噬小孩的血液!”

    “没错,我猜想就算这些黑色小点散发出来的魔气。城镇里面的那些镇民明明就是人类,根本不是魔族。血液又怎么会散发出来魔的味道呢!”冰血冷冷的看着几个人,双眸闪过一抹狠戾。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想要有人利用魔族在作恶,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升起愤怒,她竟然有个冲抵……不容易任何人利用、诋毁魔族一分一毫!

    冰血将手中的瓷瓶收入到黑晶戒指中,随即缓缓站起身,转过头看向山顶,嘴角勾出一抹恶魔式冷笑,冷声说道:“我们上去,我倒要看看这些神棍侍奉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光明神,竟然能让山脚下的镇民体内存有魔族气息。”

    “我也很好奇,什么样的光芒神殿竟然利用魔族祸害人类!”怪妖双眸一片阴冷,死死的顶着山顶。他父亲为了魔族奉献的一切,现在在这片大陆上竟然有人改如此利用魔族,不灭了他,他怪妖就不配做父亲的儿子。

    暗夜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肃杀之气,身体中的冷气若隐若现。

    玄的嘴角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双眸一闪,一道血光快速闪过,竟然没有人发现。

    四个人身形一闪,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山顶飞驰而去,冷风呼啸而过,带动着一片阴森的气息。

    看似很高的山峰,在四个人如闪电般的速度,不到一个小时,便来到了一个险峭的山峰之上。身体贴紧岩壁,好似完全融入到了上面一般,加上四个人的衣服都是黑色夜行衣,根本看不出此时在这片险峭的山峰上,竟然站在四个大活人。

    冰血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玄、暗夜、怪妖。此时冰血低下头看着下方一片漆黑,好似无底洞一般的山崖,双眸冷光一闪,没有任何语言,仅仅只是对着身后的三个人挥了挥手,随即纵身一跃,身体好似没有任何重量一般,向下跃去。

    而玄、暗夜、怪妖三个人更是毫不迟疑,就好似下面根本不是万丈悬崖一般,跟着冰血纵身一跃。

    别说是万丈悬崖了,就是地狱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冰血跳下去。

    这一跳,竟然足足飞了十分钟,四个人的双脚才接触到实实在在的地面。然而这里竟然一片清新,在没有了他们在山顶上所感受到的压抑气息,就连那隐隐约约魔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冰血转过头对着玄、暗夜、怪妖三人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小心,随即率先向着前方快速而去,身后三人紧随其后。

    冰血不敢把神识扩的太大,怕惊动这里面的高手,虽然这个大陆上的那些所谓的高手不一定有她精神力强,但是却不一定察觉不到,万一有人跟他们紫级班的人一样,天赋异禀,那就得不偿失了。虽然有紫冥在,不一定打不过,但是他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打架的,而且来……捣乱的!

    光明神殿的在冰血眼里就好似一个大教堂,这一个硕大的峡谷内,中央是光明神殿的主殿,一栋带着点欧美风的白色建筑,尖尖的高顶,整个建筑的顶端呈圆锥形。目测一共四层,不过冰血可以肯定,这里百分百有地下室。

    当冰血四个人悄声无息突破第一层防御进入到了大殿之内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昏暗的空旷。里面竟然只有几根柱子,在没有其他的东西。这里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守卫,不知道是光明神殿的殿主白痴,还是太过自信。

    冰血四个人顺着大殿内壁向着里面走去,他们此时要找的绝对不是上去的路,而且下去的路。向着这种地方,往往秘密都会藏在地下室,而不是明晃晃的大殿正宫内。

    突然冰血和玄同时脚步一顿,随即冰血拦着暗夜、玄拉着怪妖,快速向上一跃,二人同时单手一挥,瞬间消失在了空气中。

    在这里他们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才行,冰血更不能随便动用空间魔法来隐藏身形,万一碰到个熟悉空间元素的空间魔法,暴露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他们此时对于光明神殿内部人员的事情了解的很少。

    好在冰血和玄前世的组织为了培养出一队最为优秀的杀手之王,收罗了世界各地的格斗技巧和武术功法,以填鸭式教育塞到了他们的脑子中,并且让他们完全融会贯通。这其中就有日本的忍术之一,不过在这里大陆上因为有魔法的存在,冰血已经很少用了。

    此时的情况,冰血和玄再次发挥了最佳拍档的默契,不用眼神,不用任何交流。在发现不对劲之时,一瞬间一人带一个,上了房梁,同一时间施展出忍术之一隐术,将自己和身边的人隐藏了起来。

    这时下方传来了两道极弱的呼吸和脚步声,越来越近,同时还有那两个人的交谈声。

    “你们蔡主教被大陆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第一天才墨心齐杀死了!”一道女声带着满满的惊讶传出。

    “没错!”带着几分冷意的男声淡然的回复着。

    “怎么可能,天赋再好也要有个底线吧,蔡主教可是一名法圣啊!”女子满脸惊讶的看着身边的男子,声音也从刚刚的小心翼翼变得大声了起来。

    “蔡主教伪装成青年去参加庆丰节,为了不被发现,等级必定会压制!而且那个墨心齐也不是省油的灯,据说她已经是一名圣魔法师了!”男子沉稳的声音有隐隐约约带着几分诧异的波动。

    女子突然停下来,转过头看向身边的男子,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的问道:“怎么可能,派出的人回报,明明说那个墨心齐只有十五岁罢了,她就是吃再多的丹药,也不可能年仅十五就成为了一名魔法师啊!我这个被大主教亲自挑选出来的圣女,接受了光明神降下的福泽,十九岁的时候才达到了圣魔法师。那个墨心齐怎么可能比我的天赋还好!”女子的声音中已经完全变了味道,从刚刚的惊讶到了满满的不甘心与嫉妒。

    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一身圣洁之气,那张原本温柔甜美的容颜此时却因为嫉妒而变得扭曲了起来,男子缓缓转过头不再看向女人,然而就在转头的瞬间,男子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厌恶,冷声说道:“你的自以为是早晚会害死你的!浩瀚大陆能人居多,更是从来不确实天才。墨心齐的能力是得到了南叶国诸多高手的亲眼印证的,怎么可能有假!”

    “她……她一定是接受了某种不正规的秘法,才会拥有如此天赋的!”女子不甘心的对着男子低吼道,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杀意。

    男子僵硬的转过头,冷冷的而看了一眼女子,不屑的说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你的修为怎么来的,还想需要我说吗!别以为谁都不知道,你不仅仅接受光明神降下的福泽,还吃了突破晋级的禁药,还去了左阁后面的山洞下的密室。不然你以为凭借着你的实力,能在十九岁成为一名圣魔法师!”

    女子满脸惊骇的看着男子,脚下一个仓促,快速向后退了一步,摇着头说道:“你……你胡说,我们去过!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知道。与我无关,圣女殿下!”男子冷冷的而看着女子一眼,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女子咬牙切齿的看着男子的背影,双拳紧握,精美的容颜因为扭曲而变得狰狞,在昏暗的灯光下竟然带着一抹阴森的气息。

    “墨心齐!大陆第一天才是本圣女的,所以……你必须死!”

    女子咬牙切齿的说完,快速向前走去,最后消失在了长廊的边缘。

    冰血小心翼翼的释放出神识,感受到四周再无一人之后。这才放下心来现出身形,就在她和暗夜的身影出现在房梁上方的瞬间,就好似冰血在身前掀开了一个隐藏身影的帘子一般,十分神奇诡异。而不远处的玄和怪妖同样如此,在玄挥出高举的手臂之时,怪妖隐隐约约好像看到玄的手里有拿着什么,但是因为玄的速度太快,就连怪妖都仅仅只是抓到了一个残影而已。

    冰血和玄同时带着身边的人跳下房梁,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随即默契的一笑。

    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刚刚那名女子消息的地方,传音给冰血说道:“那姑娘要杀你呢!”玄的语气中没有任何担忧的感觉,反倒像是在调侃冰血一般,说的一脸轻松。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消息的地方,双眸闪过一抹冷冽:“最好别来惹我!”

    玄微微一笑,接过冰血的话说道:“否认会让她深刻的体会到,死亡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这不是我们恶魔一贯的做法吗!”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

    “没错!看着敌人生不如死神马的,最有爱了!”玄邪恶的一笑。

    这两个人的笑容,让身边的怪妖、暗夜二人齐齐嘴角一抽,无语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两只恶魔!”

    虽说如此,怪妖和暗夜在看向那女人消失的地方之时,眼中齐齐闪过一抹凶残的冷光。

    所以说……真是什么样人找什么样人啊!能和恶魔走到一起的人,不是杀神就是死神。

    随即四个人不约而同起身向着刚刚那名男子所说的左阁飞奔而去。

    当四个人来到左阁最后面之时,同时停了下来,面面相视。

    “墙壁!”怪妖轻轻摸了摸面前的那堵墙,嘴角一抽。

    “我们会不会被发现了!”暗夜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想必,这边是左阁没错,但是这里仅仅只是一条比较崎岖的长廊,期间没有任何房间,而当他们走到最后面竟然是一堵墙。

    怪妖转过头看向暗夜,眼中出现了同样的疑惑。

    比较他们两个对于冰血和玄刚刚不用任何魔法便能隐藏起来的功法都不熟悉,甚至听都没听过。虽然他们已经将气息都隐匿了起来,也没有感受到任何魔法的气波,但是此时他们实在是找不去其他的理由,来表示此时的状况。

    “不可能,我和玄刚刚使用的方法,这个大陆上再也找不到第三个人会,甚至见都没有见过。这种功法根本不会流出一丝不同的气息,加上我们体内的元素波动都被隐匿了,气息也完全隐匿起来,就算是神阶来了都不可能发现,出发他的精神力异于常人。但是我刚刚根本没有感受到有人用精神力扫过我们!”冰血摇了摇头,否定了怪妖和暗夜的疑惑。

    这时玄走到那面墙的前面,伸出手顺着墙壁的边缘摸了一圈后,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认真,只有在遇到困难需要专研之时,玄的脸上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突然玄在摸着墙壁的手微微一顿,转过头看向冰血,传音道:“血儿,过来看看!”

    冰血看了一眼玄后,点点头,走到了玄的身边,照着玄手的路线,顺着墙壁的边缘摸索的一圈后,嘴角一抽,露出一抹冷笑,随即看向玄轻轻点了点头后。

    冰血、玄二人同时退后两步,一人一边,面对着墙壁,同时伸出双手,一人对着一变的墙壁边缘,快速打出一个复杂的手势,随即双手手肘相对,手掌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型的五芒星,最后二人同时快速向前一推手,对着两边的墙壁边缘同时打出一个小型五芒星。

    只见面前的墙壁突然变得扭曲了起来。

    冰血转过头对着玄、暗夜、怪妖点了点头,率先向这扭曲的墙壁迈出一步,身体一跃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玄、暗夜、怪妖紧随其后,消失在了原地。扭曲的墙壁微微一晃,瞬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而消失在墙壁前的冰血四人此时已经来到了一个漆黑的山洞内,四周到处都是潮湿的岩石,空气中流窜着一股阴冷的劲风和诡异的气味。

    “好弄的魔气!”冰血双眸一闪,黑瞳再次消失不见,换上的一双覆盖住整双眼仁的紫眸。

    与此同时暗夜那双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黑色瞳孔突然扩大,瞬间覆盖住整双眼睛,与冰血一样,眼中再也看不到一丝白色眼仁。

    而怪妖的眼中正不断地闪动着深蓝色的光芒,显得十分的诡异。

    玄的双眼与怪妖的情况十分类似,不同的是他的双眼此时正不断地闪烁着深红色的光芒,带着一股嗜血肃杀的阴冷。

    冰血转过头看着玄的双眼,微微一笑:“不错,挺好看的!”

    玄无奈的摊开双手:“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大哥从来没有!”冰血拉着玄的手,坚定的说道:“没关系,我们一起!”

    玄温柔的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

    四个人此时不敢发出火焰来照明,好在四个人都不是正常人类,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根本无法让他们有一丝障碍与不适,反而因为空气中的魔气,让四个人好似突然来到了一个专门为他们打造的世界一般,简直已经到了身心舒畅的地步。

    “小心有机关!”玄传音给走在前后的冰血、暗夜、怪妖三个人,双手伸开,却不去触碰四周的墙壁。脚下更是小心翼翼,如果此时山洞内还有其他人的话,一定会十分的震惊。

    因为冰血、玄、暗夜、怪妖四个人的步伐机会一模一样,而且跟着冰血身边的玄、暗夜、怪妖三人每次落下的地方,都必是冰血落脚的地方。

    玄跟的最为轻松,更准确的说他不是在冰血,而且他与冰血的动作和落脚的模式动作已经到了完全一模一样的地步。他不是跟,而且完全的一样,表现的极为轻松,就好像跟冰血是一个人一样。

    而怪妖、暗夜虽然是完全模仿着前面之人来下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但是却没有出现任何误差。

    “光明神殿内的人是不是都是光明系魔法师!”冰血低沉的声音突然传入三人的脑海,抵着几分疑惑。

    “也不一定,但是光明神殿的重要人员却都是光明系魔法师!而那些三等的人员,比如护卫、小教员。但是教皇、大主教、红衣大主教、裁决长老、圣女、主教、祭祀、大祭祀、光明骑士这些等级的人都是光明系魔法师了。除非天赋极高的人,才会被破格纳入光明神殿担任这些重要职位。所以大陆上很少见到光明系魔法师,因为那些人一旦五岁经过了天赋觉醒,被查出是光明系魔法师,光明神殿便会派出祭祀前去招安。说得好听是招安,我看不过是强制纳入罢了!”玄的语气中充满的不屑。

    “难怪,启明会隐藏体内的光明系魔法,直到我们的实力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才暴露出来。就连韩家的人都不知道!”冰血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心里对于光明神殿的那群神棍更加的鄙夷。

    “听那两个人的口气,这个地方应该是光明神殿的秘密或者是禁地,一般人根本不允许进来。就连光明神殿的圣女都好像是偷偷摸摸进来的!这么说来,能进来这里的必定都是光明系的高层,也就说光明系的魔法师!既然如此,那么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往深走的。这里的魔气越往里越浓郁,光明系魔法师进去,根本打都不用打,魔法根本发挥不出来的!出发他的光明系等级完全压制住里面的那个东西。但是看样子……估计就连上他们的神阶大主教来了,都很难吧!”冰血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现在倒是比较好奇,光明神殿的那些神棍是怎么把里面的那个东西弄到这里面来的!”怪妖双眉一挑,嘴角勾出一抹妖异的笑容。

    这时暗夜眉头浅浅一皱,随即双眼看向冰血,传音道:“少主,魔龙说他很熟悉这个味道!”“哦!谁?”冰血满脸惊讶的转过头看向暗夜,双眸中带着一抹希夷。如果认识的话,那就好办多了。

    “额……”暗夜双眸闪过一抹尴尬,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皱了皱眉头,看向冰血无语的说道:“魔龙说,太过久远。他给忘记了!”冰血嘴角一抽,咬了咬牙,愤恨的说道:“这条不靠谱的老龙!”

    “不过,他说他可以感受得到,里面那个东西的气息虽然强,但是实力却跟他之前受伤之时一样,一定是遇到了某些事情,让实力大打折扣,才会被困在这个地方了,就跟他一样!”暗夜说完,无奈的叹了口气。天知道……他此时的契约平台正不断地传出让人想要抓狂的唠叨声。他就奇了怪了,他这么不爱说话的人,怎么就契约了这么一条唠叨的老龙。

    冰血看着暗夜那便秘的冰脸,忍不住的嗤嗤一笑,她早就听暗夜说过,只从那条老龙苏醒后,便时不时的跟暗夜在契约平台上聊天,说事聊天其实太过牵强,根本就是那条老龙自己在那里不断地唠叨,一说没几个小时根本停不下来,烦的暗夜都想把它抓出来胖揍一顿,想想看吧,以暗夜这种沉稳到有的时候今天都不说一句话的人,很好能碰到让他发货暴走的事情的暗夜,竟然能有这样的冲动。可想而知,那条老龙是有唠叨了。

    冰血转过头好笑的看着暗夜:“怎么?那条老龙更年期又犯了!”

    暗夜冷着一张冰脸,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冰血、玄、怪妖三个人甚至都能看到暗夜额头的青筋直跳。

    三个人对此只能献上深深的同情,真心没有办法啊!

    不过,即使如此……暗夜都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解除契约的话。因为他们是那种一旦认定就绝不轻易说离开的人!哪怕是开玩笑都不会用这个开!

    “告诉他,好好养精蓄锐,备不住一会还有他上场的机会呢!但是如果不闭嘴的话……紫冥可是醒了哦!”冰血微微一笑,对着暗夜挑了挑双眉。

    暗夜双眸顿时一亮,连忙对着契约平台传音道。没想到老魔龙还没来级的欢呼,在听到紫冥两个字后,瞬间蔫了,暗夜都能感觉到从老魔龙体内传出的那股深深的恐惧。

    顿时暗夜圆满了!心情那个舒畅啊!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清净了!

    稍稍停了两分钟后,四个人继续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虽然不担心光明神殿的人进来,但是却不敢保证,这里在里面的那个东西进来前有没有被设置什么机关陷阱。小心谨慎是必须的,毕竟这里不是自家后花园。

    “魔气越来越浓了,大家小心!”冰血对着身后的三个人传音说道,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凝重起来。但是此时她心里却想起了另一件事。

    这里的魔气浓度已经到了正常人无法抵抗的地步,即使不是与黑暗系相克的光明系魔法师,也是无法承受的住。她和暗夜、怪妖本就是拥有魔族血脉,也算是半个魔族之人,但是玄只从跟他们进来后,就已经保存着十分正常的状态。而且她和暗夜、怪妖多多少少都出现了一些魔族的特征,虽然不相同,但是却也类似。但是身为人类的玄却跟他们出现了同样的特征,双眸变色,虽然不完整,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对于四周的魔气他同样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难道玄他……

    “我没事!我说过,除了你以外,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玄就好似读出了冰血的担忧,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的声音响在冰血的脑海中。

    冰血轻轻的舒了一口,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一道微弱的光芒在前方一百米的地方淡淡的闪烁着,在看到这点微弱光芒之时,冰血四人顿时脚下一顿,四个人对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冰血对着身后的三个人挥了挥手,接着脚下的步伐更加的轻盈无声。四个人微微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向着前方走去,他们已经从空气中的波动感受到了一股强悍的气息,这种气息绝对不次于当初在林城外,魔龙给他们的弱。

    小心翼翼走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冰血四个人终于来到了发光洞口的边缘,冰血先是试着将精神力小心翼翼的向着里面摊入,但是她发现,她的精神力竟然完全无法渗透,在洞口的地方就已经被挡了下来。此时的她可已经不是在林城时的了,竟然还说不行!

    靠……真挫败!

    冰血无语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哀怨的而看了一眼身后的三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题外话------

    今天会万更!后面还有哟!(*^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