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七) (一更)墨域少主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好大……好大的胆子!”

    冰血不屑的一笑,冷冷的瞟了一眼地上的那名男子,在所有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道清脆的召唤声传音,带着一股冰冷的寒气飘荡在整个大殿之内。

    “冰元素拟态……冰狼,出来!”

    “嗷!”一声仰天狼啸犹如震天雷般在大殿内响起,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只见一只浑身散发着冰冷寒气的冰狼突然凭空出现在冰血的前方,嘴里不断的发出低吼声,面目狰狞的看着前方地面的男子。冰狼通体冰蓝,如果就就这样不声不响的站着,想必所有人都会以为那不过是一只用冰雕塑的魔兽狼罢了。可是现在……那头狼不仅仅出声了,而且还活灵活现的摆出了一副等待主人命令而随时准备攻击的样子。

    然而冰血接下来的话算已经让四周原本就有些凌乱的众人,彻底石化了。

    “冰狼,将那个碍眼的家伙的刁出去撕碎!”

    声音刚刚落下,一阵倒吸气的声音飘出,然而去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有的呢那是真的不敢,有的则是完全抱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情去看着眼前的一切,所以此时除了冰狼嘴里发出的低吼以外,大厅内再无任何声音,就连地上坐着的那名男子此时也已经完全吓傻了。

    直到男子被冰冷叼出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才将众人的神智拉回来,一个个满脸惊骇的看着冰血,暗暗咽了一口口水,有的人此时额头都已经泛起了细细汗珠。

    这时一阵嘈杂的奔跑声从大门外传来,随即一个身穿灰色官服的老者出现在了门口,上了岁月的脸上布满的焦急与担忧,然而在看到那堆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废区之时,老者微微一愣,双速扫了一圈大殿,在没有看到自己想要找到的人之时,转过头对瘫坐在不远处的小厮吼道:“五六,少爷呢?”

    五六满脸惨白的看着那名老者,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颤抖的抬起手指着墨心齐,声音带着几分哭腔说道:“被……被……被她的怪狼……叼……叼出去!”好像受到了极大打击,双眸涣散,口词不清,整个人甚至有了几分疯癫的感觉。

    而老者在听到五六的话后,脑子突然“嗡”的声音,浑身僵硬的顺着五六的手指看了过去,当看到冰血那张带着冷笑的脸之时,浑身顿时一颤,猛地向后退了两步,脸色煞白。

    “你……你为何……为何要杀我儿!”老者满脸悲痛的看着冰血,双眸中带着几分狠戾。

    “想杀便杀了,哪有那么多为何!”冰血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老者,眉头微微一皱,她就知道……她会讨厌这个宴会,从头到尾都带着麻烦两个字。

    “你……你……小小年纪怎么能做出如此嗜杀之时。”老者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看向冰血,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也不是他是怕还是气的。

    “我乐意,要你管!”冰血厌烦的瞪了一样老者,随即搂着火云、怪柔两位美女就要向着另一边的沙发走去。

    “你给老夫站在,你今日无缘无故杀我小儿,必须给老夫一个说法!”老者看冰血完全不想理会自己,连忙向前两步,指着冰血大吼道。

    然而冰血却仅仅只是脚下一顿,转过头,不耐烦的看着老者,冷声丢了一句:“要你管!要不……你去陪你儿子!”

    “你……”老者瞬间吸了一口凉气。冰血口中的话的意思,他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儿子已经被冰血所残害,却让他去陪他儿子……那意思不就是……不就是……

    “如果不想去,别在本少面前唠叨!”冰血不耐烦的吼了一句话,转过头向着沙发那边走去。

    老者又怎么会放过轻易放过杀害自己宝贝儿子的凶手,老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冰血:“小小年轻就如此猖狂嚣张,当真以为我南叶国没有人了吗!不愧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臭小子,好无教养!”

    冰血双眸一冷,缓缓转过头看向那名老者,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诡异的冷笑!而怪风几人同样神色一冷,满脸冰霜的看着那名老者!

    “辱老大者,杀!”一道充满邪气的声音从怪风的口中发出,就在他要动身之时,一道沉稳的男人从门外传来,带着几分凌人之气传遍整个大殿。

    “谁说我家少主是小门小户出身!”

    声音落下,众生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黑色紧身长袍,手持血玉折扇,长相斯文英俊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名男子!

    众人看着此男子,虽然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但是男子长袍胸前的龙形徽章这里的人却十分熟悉!那是……是隐隐约约已经可以和闻人商会起名的墨域商会的标志。

    那么……这男人是……

    “墨域的大主管!”不知谁突然亮出了黑袍男子的身份,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墨域的大主管怎么会在这里,他可是从来不参加任何聚会宴会活动的!在这里面的人可是有不少曾经想要邀请这位大主管而被拒绝的人!连庆丰节这位大主管都没有去参加,现在竟然出现在了庆丰节的宴会上,这怎么可能不让他们惊讶!

    虽说这大主管只是墨域的员工!可是他确实墨域除商会会长以外地位最高的人物了!而且据说墨域商会上上下下都由这位大主管主持打理,那个根本从未有人见过的墨域幕后的老板!所以如果说这大主管是墨域中最大的也不为过!

    可是……他们刚刚……好像……貌似……听到了这位大总管喊……

    “少主,原来您真的在这里!”大主管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快步走到冰血的面前,脸上闪过一抹惊喜的表情,随即单腿跪地,右手成拳,放在心口处,对着冰血低下头恭敬的说道:“属下墨域南叶国大总管,见过七少主!”

    冰血点了点头,单手挥出一道无形之力将大主管扶起,同时说道:“不比见礼,起来吧!”

    “谢七少主!”大主管笑着看向冰血,放任那道无形之力将自己托起。

    此时众人还未曾从刚刚那句“少主”中回过神来,一个个满脸惊讶的看着冰血,这个人竟然是墨域的少主,对哦!墨域……墨心齐,这之间有着关联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们却从未将两者联系在一起过。

    不过细细想想,以墨域的人力财力培养出一名这样的天才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墨心齐的天赋和实力已经够打击人的了,现在……连她背后的势力都如此的打击人!这……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这人……根本生来根本就是为了打击人的嘛!

    不过此时倒是有几个人的目光再看向冰血之时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探究!墨域背后的主子现在根本就是个迷,然而看似墨心齐的身世解开,实际上则是让众人陷入到了另外的一个谜团当中!

    墨域的真正本家是哪个,同样墨心齐的本家又会是那个家族!

    姓墨……大陆之上隐世的、出世的家族中好像……只有一家姓墨吧!

    只是……有可能吗!

    “皇上驾到!”

    “娴妃娘娘驾到!”

    “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四公主、八公主驾到!”

    一连串的尖锐嘹亮的声音从大殿外传来,同时也有不少青年从大殿外快速走进来,回到自家长辈的身边,安静的等待着皇室一家。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从大殿外传来,紧接着一道明晃晃的身影率先从门外走进,刚穿的如此亮眼的人,那绝对非南叶国皇帝陛下莫属了。

    而皇帝的身后跟着一声雍容华贵的娴妃娘娘,据说娴妃娘娘独宠后宫多年,为人和善温柔,不争不抢,也算是后台嫔妃中的异类,然而就是因为这份独特才会让皇帝陛下多年来只宠她一人,夜夜留宿在她娴敏宫内,而她正是三皇子南傲井的生母。

    不过事实是否真的如传闻那般,估计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二皇子南傲宇、五皇子南傲玄算是这段时间新崛起的两位皇子,二人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当年因为他们二人的母妃身份不明,被指控是奸细,斩杀后!这两兄弟便在皇宫内越发的沉寂,到最后甚至已经有好多人忘记了他们的存在!直到五皇子难熬玄长大成人后,才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在先现在这种太子被发配,六皇子、七皇子更是因为家中之事萎靡不振之时,让人大跌眼皮的二皇子、五皇子迅速崛起,在这场皇位之争上,更有独占鳌头的架势!

    至于两外两位公主,算是直接被人无视了!女子在这个大陆上的地位本就没有男子高,除非那女子的实力高过男子,让人忘记性别上的差距而只看到女子的实力,那样那名女子才会得到所有人的重视,然而这样的女子也是众多男子所追寻的目标。

    在皇帝陛下出现的那一刻,四周之人纷纷微微俯下腰、有的年轻一辈更是一件单腿跪地脸上带着几分恭敬,齐声唤道:“见过皇帝陛下!”

    皇帝脸上仰着和煦的微笑,扫了一圈后,在看到冰血一行几个人后,微微一愣!这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行礼的,有点人脸上甚至都没有什么表情。

    皇帝双眸快速闪过一丝狠戾,随即消失不见,掩饰好自己心中的怒火,对着众人笑着说道:“各位太多礼了,来到朕的皇宫就跟回到家里一样,诸位无需多礼了,快快请起!”

    皇帝说完后,便挽着身边的娴妃娘娘向着最前方的皇位走去,在路过那推还未来得及受伤好的餐具堆上淡淡的扫了眼睛后,便转过头什么都没有说,脸上依旧带着那抹和善的笑容。

    在皇帝陛下协同娴妃娘娘坐下后,众人方才一个个入座,转过头看向主位上的皇帝陛下,每个人的心思不同,脸上的笑容却极为相同。

    当然那个正享受着左拥右抱,一身慵懒之气的靠在怪柔怀里,享受火云喂食的冰自然跟其他人不同了。那衣服纨绔子弟,豪门败家子的样子,着实让所有人看的一脸的无奈,扶额长叹。

    不过有一个人可就无法如此淡定了,那就是南叶国皇室的八公主南瑶儿。原本在林城她对墨心齐就一见钟情,更发誓……墨心齐这个男人就应该只属于她。当初林城的事情,她被自己的王叔强制送离,根本没有来得及见墨心齐最后一面,本以为墨心齐会去找她,结果什么都没有!

    现在终于再次见到了,可是让她看到的竟然是他拦着另外两个女人的场景,这种事情……她南瑶儿怎么会允许,绝对不可能!墨心齐只能是她的,谁都不能夺走!

    这时南瑶儿缓缓站起身,优雅从容的走出席位,对着主位上的皇帝陛下轻轻行礼,随即说道:“父皇!”

    皇帝陛下见自己爱女走出来,慈爱的一笑,对着南瑶儿和蔼的说道:“瑶儿,这才刚刚开席便走出来,可是有事!”

    南瑶儿露出一副娇羞的摸样,脸颊一红,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冰血,然而在看到对方竟然看都没有看自己一样后,南瑶儿的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随即消失不见。再次抬起头看向皇帝陛下轻声说道:“瑶儿之前承蒙墨心齐阁下搭救,不然瑶儿那时就再也见不到父皇了!没想到今日宫宴之上还能见到墨心齐阁下,此乃瑶儿之幸,瑶儿想向墨心齐阁下道谢!”

    “哦,原来还有这等时间!那还真要好好谢谢墨心齐阁下,不然朕可是要伤心的啊!”皇帝陛下一副后怕担忧的表情中带着几分庆幸与感激的看着冰血。

    不过冰血却任何,如何这个皇帝陛下可以将眼底伸出的那抹狡诈给藏起来就更好了!

    “是,父皇!”南瑶儿见自己的父亲如此支持自己,当下心中一喜,她认为只要父皇同意,那么墨心齐就算不想娶她,也必须娶她为妻。这辈子只能是她的人了。

    南瑶儿一脸娇羞的走到冰血餐桌前,小脸一红,对着冰血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淑女礼,随即轻声说道:“多谢心齐阁下上次字啊林城的救命之恩!”

    冰血慵懒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南瑶儿,微微一愣,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这什么,最后去放弃了,对着南瑶儿说道:“你哪位,本少什么时间救过你!”

    南瑶儿原本满是娇羞的小脸瞬间一白,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颤抖的说道:“墨……墨心齐阁下开什么玩笑!您帮本宫击退了魔兽,接着又护送本宫去往林城,一路上对本宫多加照顾。这些墨心齐阁下怎么可以忘记!”

    “林城?”冰血有些迷茫的转过头看向怪柔,还不忘在怪柔的怀里蹭蹭,那样子在众人眼里整个就一大色狼!

    “少主忘记了,这位上次以自己高级魔法师的强大修为等级,独创巫骨山脉,最后险些连累烈火佣兵团的兄弟们丧命的南叶国八公主,南瑶儿!”怪柔看着冰血温柔的笑着,一边说一边帮冰血处理水口。

    冰血突然露出一抹了然的神情,转过头看向南瑶儿,冷声说道:“上次本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本少救的烈火佣兵团的兄弟们,跟你没有丝毫关系!如果不是他们要带着你一起上路,本少绝对会将你丢在森林中。死活与我何干!”

    “你……你怎么可以!”南瑶儿完全没有想都,冰血竟然会在这里,在这么多的面前,连一个道谢都不肯接受!一个人无措的站在原地,只能满脸无辜加诧异的看着冰血,希望她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做梦的!

    “所以公主殿下根本不需要跟本少道谢,本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救你!本少救得是烈火佣兵团的兄弟们!”

    冰血无情的话让整个大殿瞬间沸腾了起来。

    “天啊,一个高级魔法师就敢去闯巫骨山脉,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其实我也听说了,是这位八公主不听烈火佣兵团的劝阻,执意要去巫骨山脉,而且还要往中围跑。后来连累了烈火佣兵团差点被一只圣兽给灭了!”

    “太不自量力了,自己没有能力找死,还要拉着别人!”

    “可不是嘛!要是我,我也不救她啊!自己找死,谁能拦得住!”

    众人的议论声让南瑶儿显得更加无地自容,小脸上一片惨白,双眼通红,眼中泛着泪花,一副楚楚可怜的摸样看着冰血。

    那感觉,就像是冰血是一个抛弃她的负心之人似的!

    逐渐失控的场面让上位的皇帝陛下略微变了脸,淡淡的看了一眼冰血后,双眸一变,有些范冷的脸上快速扬起了一个慈爱的笑容,对着冰血说道:“无论怎么说,瑶儿的命都是心齐阁下救的!没有心齐阁下,瑶儿上次前往林城估计就回不来了!瑶儿年纪小,被朕宠坏了,还望墨心齐阁下多多担待啊!”

    冰血奇怪的看了一眼上位的皇帝陛下,刚要开口讲话,只见皇帝陛下旁边的娴妃便一脸温柔的看了冰血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皇帝陛下,柔声说道:“陛下,臣妾看着墨心齐阁下必定是为不凡之人,将来的成就更是不同凡响。依臣妾看,这墨心齐阁下和我们的瑶儿倒是十分的相配呢,不如陛下借这个机会为二人指婚如何!”

    ------题外话------

    额……晚上还有哦!艾玛……猫猫去补个觉去,又开始咳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