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五)(二更)真是个祸害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骗人!我知道你是谁,你在大陆学院排位赛上,就是用这根法杖将我表弟打废的,就是你……就是你!”男子几近崩溃的对着冰血歇斯底里的叫喊呢!因为大吼,整张脸都涨的通红。舒榒駑襻

    当冰血听到男子这句话后,突然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看着男子,冷声问道:“你是……黑舞学院的!”

    “是……是啊!”马斯满脸警惕的看着冰血,他很像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当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在大陆排位赛上杀了他们黑舞学院院长和所有参赛同学之时,他怕了!他真的怕了!他不该来的,更不该招惹这个恶魔,当初她在大陆学院排位赛上的影像传回锡林国之时,他当时也在场,他将所有人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为此他还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他从来没有想多他会在遇到这个对于他来说是个噩梦一样的人。而且……而且还要跟他战斗,不行!他不能打,他更打不来,他现在根本连魔法杖都举不起来!

    然而就算马斯不想打了,冰血有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原本只是想帮火云出个气,小小的废一下就好了。可是现在……在知道他是黑舞学院的人之后,冰血又怎么可能让他好好的离开呢,死……当然不可能,因为黑舞学院的人不配!“既然是黑舞学院的人,那么……现在就算是你想死,我都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因为……你……根本不配下地狱!”冰血双手垂直,歪着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马斯,那双黝黑的双眸中黑色越发深重,就好像是一个让人绝望痛苦的深渊,一点吸进去,便再也没有重获天日的一天,而且……一旦被吸进去,连死……都没有资格,这辈子只能禁锢在那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的深渊内。

    马斯看着那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冰血,双腿一软“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冰血不断的磕头,口中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不……饶了我。我已经退出黑舞学院了,我已经退出了!不管我的事情,真的不管我的事情!”

    “起来!”冰血冷冷的看着马斯,双眸射出两道冰冷刺骨的寒光,让马斯浑身一颤,跪在地上身子更抖了。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马斯抱着头跪在地上,身子连看都不敢看冰血一眼,可想而知,冰血当初在大陆排位赛上那一战的影像到底有多深。

    “我怎么会杀你呢!我刚刚说了,我不会杀你的,况且庆丰节的擂台上是不能杀人的!”冰血微微弯下腰,冰冷的唇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一道紫色光芒快速从双的惊人。

    “你……你不会杀我!”马斯颤抖的抬起头,此时的他脸色煞白毫无血色,一双眼中充满了恐怖与不安,此时又带着几分希夷!

    “当然,我墨心齐说话一向说得出,做的到!况且本少还有要冠军的位置的,杀了你,大会岂不是要取消我的比赛资格,这最后一步了,怎么能在这里放弃呢!”

    马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冰血,咽了口口水,谨慎的问道:“那你……那你打算做什么?”实在是冰血的笑容太过诡异,那一身邪气让他根本不可能去想到冰血不会伤害自己!

    “起来!”

    冰血双眉微微一颤,冷冷的看着马斯,眼中依旧出现了一抹不耐烦。

    马斯看到冰血对自己有些不耐烦了,连忙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同时猛地向后退了几步,试图跟冰血拉开一些距离,如果冰血突然爆发,他还有机会跑下擂台,一旦他跑下擂台,冰血就再也没有机会杀他了。

    冰血轻蔑的看着马斯,嘴角轻轻勾起,勾出一抹冷笑,如灵感敏锐的人也许可以看出,此时的冰血,笑容中竟然带着几分狡诈的狠戾。

    “你打赢我,我便放你走!我的兄弟们也不会拦你,从以后你跟我紫级班再无任何恩怨!如何?”

    马斯满脸惊讶的看着,心中更为正经,比赛他比墨心齐年长,他自认为年纪大的经验必定要多上许多,而且自从他亲眼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少年之后,心中也升起了一抹轻蔑,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鬼,竟然能杀了他们学院的院长。所以他最担忧还是紫级班的那群人,因为他一旦上了墨心齐,紫级班那群人绝对会冲上来讲她撕碎的!

    马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惊恐少了几分,带了几分认真看着冰血,谨慎的问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冰血笑着点了点头。

    “好!”马斯大吼一声,不知是为了给自己动力,还是给自己勇气。强压下心底的恐惧与不安,握紧中法杖,身体快速向后一跃,对着冰血摆出开战的架势,严正以待。

    冰血诡异的一笑,双眼微微一眯,并没有释放出任何压迫式气势,然而那一股股阴森的气息却不断地徘徊在身体四周,带动起一道道阴冷的劲风。

    战事一触即发。

    四周看台上的众人一个个对于这突来的变故便没有发生什么诧异的声音,而且一个个屏住呼吸,认认真真的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虽然对于冰血和马斯之前的对话,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他们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就算是讨论了,没有当事人的解说,他们猜的未必也是真的,但是隐隐约约还是知道一些其中的原因,毕竟之前大陆学院排位上的事情,已经在大陆上流传开来,这里也不凡当时在场的人。

    冰血单手一挥,手中法杖突然消失不见,换上一把黑色匕首,匕首四周被一团诡异的红光包裹,随着冰血身上的阴森之气越越来越浓,匕首四周的红色也越发耀眼。

    马斯见此,连忙高举手中法杖,用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吟唱:“凝结在我手中的炎之分子啊,随着我挥舞的弧度……”

    然而冰血在他刚刚将魔法咒语吟唱到一半之时,身体突然暴起,快速想着马斯冲击而去,带动起一道血色光华。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冲天而起,随即而来的是一道血流从马斯的手臂划出,而马斯的脚边一块血淋淋的碎肉安静的躺在那里。

    而冰血此时再次回到了她刚刚所站的地方,淡笑的看着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臂的马斯。

    “要快哦,不然可就要变成一具白骨了!”阴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诡异的戏谑从冰血口中发出。

    马斯服下一颗止血丹,额头已经挂满了汗水,脸上一片煞白,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剧痛,举起手臂,在前方的火红色五芒星还未来继续消失之时,快速地吼道:“以火神的名义,我命令火精灵出现……舞扇之炎!”

    随着马斯的声音落下,一团熊熊大火以一个扇形的状态向着冰血迎面扫去。

    马斯满心紧张的看着冰血,然而在看到冰血的脸上依旧带着那抹诡异的笑容,身体竟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就连最起码的防御魔法都没有施展起来。马斯的心中升起了一抹激动,嘴角满满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心中对于冰血这种过分自信的态度感到十分不屑。

    要怪只能怪墨心齐这家伙太过自大,竟然看不起我,连躲都不躲,真当自己是铁做的不成,就算是铁做的,老子今日也要将你给炼化了,让你尝尝这火系魔法的滋味。

    马斯想到这里,再次挥出手中魔法杖,对着前方依旧被熊熊大火淹没的冰血,激动的大吼一声:“伟大的火焰主神,请借给我神力,点起撕开黑暗的火焰吧……”

    “现在可是该我了哦!”一道诡异的声音在马斯的耳边响起,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吹进衣领,让马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僵硬的转过头看向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边的冰血,顿时双目大凸,呼吸呆滞。

    “你……”

    马斯刚要开口,只听一声银铃般的笑容传入耳中,明明是十分悦耳的笑声,但是却让马斯听到了推动地狱大门的声音。

    随即一道道红色光芒在马斯的身边闪过,随即而来的一阵阵难忍的刺痛。

    一声冲天惨叫从马斯的口中发出,带着一股不甘:“啊!”

    只见原本完好无损的右胳膊此时已经露出了一大截的森森白骨,数十片碎肉快速落到马斯的脚边,落在那火光点点的地面上,一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马斯的指缝落入地面,滴出点点血花。

    而冰血此时却满脸淡笑的站在距离马斯足足有十米距离的地方,双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凶残,自己勾出一抹残忍的冷笑。

    “你……你好狠!”马斯半跪在地上,左手捂着右臂,满脸冷汗的看着冰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在稍稍平静一些后,快速拿出一颗止血丹服下。但是他所食用的止血丹不过是低阶丹药,即使这些丹药花了他不少的钱币,但是低阶就是低阶,不过是帮他稍稍止住血而已,根本不得不到其他的什么好转,刺骨的疼痛依旧在!。

    “呵呵!狠吗!”冰血看着马斯嗤嗤一笑,随即满脸狂傲的抬起头,一声狂傲凌天的气势瞬间迸发而出,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感,对着马斯接着说道:“狠又如何!本少可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换句话说……你所以的善良在本少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毫无营养的脑残问题罢了!所以少来跟本少说这个,只会加速你的衰败而已!如果善良有用的话,这个世界还会有那么多杀戮吗,既然是一个杀戮的世界,既然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既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那么……本少宁愿做一个杀尽天下的强则,也要护住本少想护的人。只要有人伤了本少的人,本少将立即化身为魔,哪怕是玉石俱焚,要是送那个人下地狱。”

    “而你们黑舞……刚刚好触了本少逆鳞,所以……无论是谁,只要是黑舞的人!就彼此承受本少的怒火,恶魔的报复,这是你们必须承担的!”

    所有人看着那个浑身充满了嗜血凶残之气的少年,满心震惊。此时有好多之前十分惧怕冰血的人突然不再怕了,心里反而升起了一股无上的崇拜感。那颗之前很不安的心突然变了,变得激动,变得充满了热血。

    是啊……这个少年其实并不可怕的!他只是想要保护自己在乎的人罢了。她不是杀戮机器,她本不是嗜杀之人。这些完全是那些人逼出来的,她从来不想去招惹任何人,如果没有人伤害她,没有人伤害她所在乎的人,她又怎么会举起手中的利刃,拼了命的刺进敌人的胸膛呢。

    她也想简简单单、安安静静的生活,可惜生在了一个不平之年。为了活下去,为了让自己在乎的人活下去,她必须残忍,必须狠戾,必须有能力击退敌人。

    我为鱼肉,不然奋力举起自己的武器,哪怕与敌人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起码她努力了,她为了自己的希望,为了自己的目标,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她努力了。就算是下了地狱,哪怕是魂飞魄散,她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了!

    一个年纪十五岁的少年都能将人活在世,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这件事想的如此通彻。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汗颜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他别是一些男人,他们这一生是为了什么。名誉、金钱,地位,这些身外之物真的很重要吗,真的比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妻儿重要吗!

    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妻儿都无法保护。那么……这个男人还算的上一名真正合格的男人吗!

    “放心,我说了……我不会杀了你!”冰血看着马斯,冷冷一笑,双眸迸发出一股凶残狠戾的光芒。

    然而马斯在看到冰血的那双眼眸之时,顿时浑身一冷,好似突然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面,而且四周是暗无天日的冰窟窿,充满了阴森的冷气,太……天可怕了。

    冰血单手一挥,将匕首横在身前,脚下一动,快速划过一道红色光芒,消失在原地。众人只见到一道红色光流不断地围绕在马斯的身边,一圈一圈的环绕着。

    众人完全看不清冰血的身影,她的速度足以与光束媲美,唯一能感受的那就是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和空气中传来的死死血腥之气。

    整个广场内一排死寂,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的盯着擂台上的那道完全看不清的红色光芒,竟然没有了之气的恐惧。有的只是满身的热血沸腾和浓浓的战意。

    突然冰血的身影停了下来,而那马斯此时浑身上下布满了坑坑巴巴的血洞血坑!身体四周到处都是合着血的碎肉。而此时的马斯却依然有生命迹象,证明他还没有失去生命。

    浑身颤抖的马斯躺在地上,此时的他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力气发出。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马斯,双眸快速闪过一道紫色光芒,随即消失不见。接着冰血转过头向着擂台下走去,期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然而只有紫级班的兄弟们发现,她从停下刚刚的虐杀之后,左手便一直在抚摸着右手食指上的钻石戒指!别人不知道,但是他们紫级班的人却知道!他们的阳光此时就睡在里面,一直在等着他们去带她回家!

    小心姐,我们又毁了黑舞的一个人!你别担心,我们没有杀了他,他就算死了,最后也是灵魂破灭,绝对不会去打扰你的!所以安心睡吧,等着我们,去带你一起回家!

    裁判询问的冰血的意见,是想今天进行最后冠军总决赛还是要休息三天。冰血直接回了今天一起比完就好,她根本连灵力都没有动过一丝,刚刚用的体力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很快最后一场比赛的哨鸣响起,冰血再次走上擂台,此时的擂台已经清洁干净,完全看不出刚刚才经历过一个让人众人久久无法忘记的惨烈比赛。

    然而让众人大跌眼皮事情再次发生了。

    只见那位名唤穆署的少年刚刚登上擂台,裁判手中的旗子刚刚挥下,他里面对着冰血十分有礼的行礼一个绅士礼节,隐隐约约中竟然还带着一丝丝恭敬,此时不仅仅是四周的观众愣住了,就连冰血都懵了,这孩子……是干嘛!

    “你……”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穆署,轻声问道。

    “在下全名夜穆署!”穆署在看向冰血之后,便无头无脑的来了这么一句话。

    “哦!”冰血嘴角一抽,僵硬的点了点头,听他接下来的话!

    没想到穆署也微微一愣,双目有些呆滞的看着冰血,心中不明白,这位少爷怎么一点都表示一下呢!

    “然后呢?”冰血有些好笑的看向穆署,轻声问道。

    穆署再次一愣,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打不过你,所以我不打了!”

    冰血嘴角一抽,额头出现了三道黑线,有些无奈的说道:“你都没打过,你怎么知道!”

    “哥哥说的,而且穆署来的时候,哥哥还说过……不许穆署跟墨心齐阁下动手,不然就让穆署从家里滚出去!穆署不会做饭,不会赚钱,除了修炼什么都不会!哥哥时候穆署是三无人员,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所以滚出家里就会被自己饿死,所以穆署说什么都不能被哥哥踢出家门!而且穆署知道,穆署根本打不过心齐阁下!穆署累了,不想打了,反正打不过!”“你都没试过,就这么放弃了!”冰血皱着眉头,有些不赞同的说道。

    只见夜穆署摇了摇头,接着十分认真的说道:“如果是别人穆署会一战到底,但是你不一样!所以穆署打不过,就不打了!不过你如果有讨厌的人,穆署可以帮你打!”

    冰血眨了眨眼睛,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那个少年,嘴角一抽……这孩子,真的是那只狐狸的弟弟。这……真的是一个娘生出来的!差别要不要这么大啊!

    没错,冰血从刚刚就已经猜到了夜穆署的哥哥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有些太天然呆,说自己生活不自理的小朋友就是夜倾尧那老狐狸的弟弟!

    都是一个娘生的……这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

    夜倾尧那狐狸绝对是那种把别人卖了别人还帮他数钱的那种。而他这天然呆弟弟却恰恰相反,这货绝对是那种人就要埋了他,他还帮人家挖坑的那种。

    这时夜穆署看冰血迟迟没有说话,便在心里认定冰血这是同意了。接着完全不给冰血任何反应的时间,一个闪身出了擂台。

    “哎……”冰血一愣,抬手便要唤回夜穆署,然而已经晚了!这孩子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看来天赋确实不错,之前的而比赛肯定是隐藏的了身份。

    不过有一点冰血有些奇怪,为何她在夜穆署身上闻不到一丝魔族的气息呢。

    这时发愣的裁判员才回过神来,僵硬的转动着头,看着那头也不回,毫无后悔之意的夜穆署的背影,嘴角一抽!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实惠,不会是被自己的哥哥给坑了吧!

    裁判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朗声宣布:“我宣布,这届庆丰节冠军墨心齐阁下!”

    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广场内瞬间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所有人的口中此时只有一个人的名字。

    那就是……墨心齐!

    冰血站在擂台之上,这时南叶国皇帝陛下在两个人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向上了擂台,看着冰血笑的一脸随和与慈爱,那眼神……如果冰血不是特别敏锐的一个人,根本就无法从那满是真诚与慈爱的眼底深处看到那一抹快速划过的精锐和狠戾。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走过来的皇帝陛下,没有有任何言语,没有一丝情绪,更加没有行礼!

    因为……他……不配!

    然而对于冰血这样的态度,皇帝陛下看似淡然无波,好似毫不在意的面容下却出现了一丝阴狠毒辣。

    冰血在心里不屑的冷笑一声,不得不说……这老皇帝确实一个不错的演员,难怪会在几十年前那场惨烈的多滴当做,展露鳌头,坐上那个位置,而且这一坐就是几十年!

    “哈哈哈!恭喜心齐小友成为这一届庆丰节的冠军!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我南叶国有墨心齐小友这样的人才,这是我国之幸,朕之福气啊!”

    老皇帝原本想要去握冰血的手的,不过却被冰血冷冷的躲开了。双眸中的不耐更是刺果果的展现在几个人的眼中,让老皇帝的脸上快速出现了一抹怒容,不过却他很快很好的掩饰掉了,本以为没有人看到,殊不知他的一切情绪都被冰血给实实在在的看在了眼里。

    然而当老皇帝说话刚刚那句话后,谁也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丝毫不给面子的说道:“陛下误会了,本少可不是什么南叶国的人!所以这什么幸、什么福的,陛下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冰血说完,快速拿过一旁婢女手中托着的冠军奖励……一把高级幻器。随即毫不在意的丢尽了黑晶戒指中,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对着老皇帝点了点头后,转身走下了擂台。

    此时四周一片死寂,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狂傲的无人能及的冰血,嘴角一阵抽搐!

    见过不给面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给面的!

    真是……真是……太嚣张了!嚣张的让众人……众人想要大声欢呼,给力啊!

    老皇帝满脸尴尬的站在擂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分勉强的维持住了自己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人看到他那宽大衣袖中的双手此时死死的扣着自己的手掌心,气的浑身发抖。

    随即老皇帝为了个自己找个台阶,笑呵呵的说了一句场面话后,在两个人人的搀扶下走下了擂台。

    然而这届的庆丰节就算正式结束了,不管他是否真的圆满!起码成为了众人这一生最为难忘的一次庆丰节。

    为了庆祝庆丰节正式结束,当天晚上皇帝陛下在皇宫内设了宴会,这宴会也不算是临时决定的。每一届的庆丰节结束后,都会在皇宫内设一个闭幕宴会,宴请此次前来参加庆丰节的大家族大势力的贵宾们,自然也少不了那些实力不凡的年轻天才们。而皇家也借此机会像这许多背后没有什么大家族撑腰的年轻天才们抛出橄榄枝,招揽而来成为他们皇家的一个潜在助力!

    然而像冰血这样的绝对不输给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一大阻力,自然是所有人招揽的目标。作为这个地盘的主人,南叶国皇帝陛下想要招揽冰血的目的是最为明显的!

    看看宴会两边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公主郡主,大臣女儿孙女就知道了!

    而此时的冰血还在被无尽的纠缠当中!

    “我为毛要穿成这样!”冰血满脸纠结的扯着甚至的绅士礼服,眼中带着深深的嫌弃。

    “少主,别扯啊!这领结刚刚才弄好!”翠莲看到冰血不断的扯着那可怜的领结,连忙拉开她的手,轻柔的将领结重新弄好。

    冰血沉重一张绝美的小脸,嫌弃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嘴角一抽:“我不要穿成这样,好怪哦!我觉得我的长袍很好啊,再说我们以紫级班的身份去,不是应该穿紫级战袍吗?”

    “那怎么行,今天怎么说也是一个盛大的宫宴。老大你身为紫级班的首领,自然要穿着隆重高贵高雅端庄才行哦!”怪羽一边说,一边低头忙着手里的衣服。

    冰血嘴一憋,皱着眉头说道:“可是这衣服好麻烦,穿在身上一点都不舒服。”冰血看着他们不断地往自己身上加一些各种繁琐的装饰物,眉头皱着更深的!这些衣服的布料虽然都是极品布料,虽然自己的衣服看着挺简单,但是那一件件衣服的等级最少也是高级灵幻器啊!在看现在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个低阶魔法就能轰成碎布。

    “老大,这样的衣服本来就是这样啊!看看,多好看!一定能迷倒一大片姑娘!”刘佳满意的看着自己她们几个人的杰作,最后还不忘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嘟囔了一句:“嗯,绝对没错!”

    冰血看着刘佳,嘴角更抽了!

    姑娘……擦……老子就是姑娘好不好!是你们这几个姑娘没有搞清楚状况吧!

    “好了,老大真是帅气!今晚绝对是全场唯一的两点!”怪柔满脸欣慰的看着冰血,轻柔的将几率调皮的秀发帮冰血缕到脑后,温柔的双眸中带着浓浓的满意。

    “本少不要亮点,要低调啊!”冰血彻底欲哭无泪了,无力的看着怪柔。

    “那怎么行!我们紫级班老大、s级佣兵团妖月的紫王、魔宫的血少,堂堂墨岛的七少主。怎么可以让那些凡夫俗子比下去!”火云轻柔的扯了扯冰血的腰带,满脸的看着她。

    冰血此时已经满头乌鸦在飞了!

    姐们儿……小爷这是要看破红尘,飞仙而去吗!还凡夫俗子嘞!

    不过冰血看着眼前这为了她忙里忙外,忙了一晚上的五位小妞,无声的叹了口气!算了……她们喜欢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去吧,小爷是爷们,小爷要大度,小爷要宠着她们,小爷我……忍!

    可是……貌似……好像……可能……大概……她真的也是个姑娘嘛!平时穿的就够中性了,现在好了……活脱脱一爷们,还是个贵族绅士爷们!

    今晚宴会冰血并没有带太多人去,主要是……紫级班和妖月佣兵团真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啊!那魔宫就更不用说了,连暗夜都破天荒的不跟在冰血身边了,早早就跑路回了房间,死活不肯不出来。

    就算是最后敲定跟着她去参加宴会的几个人,也是满脸委屈加无辜,一个个一脸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模样,好像冰血这是要带他们上断头台似的。估计啊……就算是真的上断头台,他们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的。

    如果南叶国的皇帝老儿知道他引以为傲的宫廷宴会被这群人如此嫌弃,不知道他是回吐血三升直接抽过去,最后让出皇位呢!还是坐在大殿中间痛哭流涕呢!

    最后的最后,冰血一手拦着火云、一手拦着怪柔,身后跟着怪风、怪蒙、雷明、闻人熙然四大护法,坐着火云的五星神兽变异火烈鸟黑火,雄炯炯气昂昂的向着皇宫飞去。那架势,绝对一豪门纨绔的现行!

    而当黑火一声冲天长啸在皇宫上空响起之时,皇宫内所有人的纷纷抬起头,满脸震惊的看着天空中那只浑身上下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烈鸟,然而最让众人惊讶的是,那只火烈鸟竟然不是众人所熟识的样子,更确切的说,火烈鸟身上的火焰不是众人熟识的火焰。原本正常火烈鸟的火焰黄里透着红的!而这只火烈鸟周身的火焰竟然是黄里透红,红里透黑的奇异火焰!

    这时有些见多识广的人在看清那火烈鸟周身火焰之时,顿时惊吼了一句:“天啊,那是变异火烈鸟,千只能的一件的变异火烈鸟!”

    这一声惊吼犹如一个闷雷一般在皇宫内炸开,炸了所有人头脑发晕,一片空白。

    然而当那只变异火烈鸟飞身而下之时,着实吓趴了一大群人!护卫更是纷纷而至,一个个严阵以待,满脸警惕。

    当黑火飞至距离地面不过几十米的距离之时,缓缓的收回了身体四周的诧异火焰。这个时候黑火少了几分煞气,多了几分的温顺。

    黑火缓缓的降落在了宫宴大殿前的一块硕大的空地之上,其实就在刚刚这片空地上还站着不少人,但是此时百米之内,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了,都是被这只巨大的变异火烈鸟给吓跑了的!黑火因为仅仅只是驮着冰血几个人来参加那个让人嫌弃的宫宴而已,所以并没有泄露一丝神兽气息,所以众人根本看不出来黑火的等级。不然……估计方圆千米之内都别想找到一个人影了!

    就在众人都在猜测黑火的来历之时,七道靓丽的身影从黑火身上一跃而下,现身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时火云优雅的转过身,温柔的摸了摸黑火的头,紧接着黑火化作了一道黑色光芒消失在了原地,这让众人更为惊讶,原来……原来那是变异烈火鸟是火家大小姐火云、妖月佣兵团火王的契约兽。这其中自然也有火氏家族的人,他们在看到这样的场景之时,内心的震撼绝对比任何人多大。他们身为火家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火云……竟然有一直变异烈焰鸟!这……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啊!顿时突然绝对……他们对于火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有这样想法的人当中,也包括了正好看到这一幕的火烁、火袁几兄弟。

    这时当众人将目光转向同时拦着两位娇滴滴的美艳姑娘的冰血身上之时,顿时一片倒吸声随即响起。他们在刚刚看到火云之时也泛起了几分惊艳,但是此时在看到冰血之时,那就是惊艳到震惊的地步了。

    凡世间真的有长得如此好看之人吗!

    原来人真的可以好看到让人完全不在乎性别的地步了!

    只见冰血一身水蓝色镶银边的小西服,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一根银色发卡随即的束在脑后,那张绝命的小脸即使面无表情,也依旧让人看得难以忘怀,然而那双如星辰般璀璨耀眼的黑眸让人只要看一眼,便会如痴如醉,甘愿被吸进那无底的深渊。右耳上那颗闪速着水蓝色光芒的耳钻给原本高贵典雅的她添了几分邪魅感。

    上身的水蓝色小西服那笔直的线条勾勒出冰血那匀称修长的身姿,肩膀两边的那一片从紫色柳丁下垂直下来的银色流苏,显得异常好看,更衬托出了冰血的高贵。

    颈部那条被打的十分宽松的贵族领结,小西服里面穿着一件白色双翼领礼服衬衫,配上那白色的公形胸衬,整洁大方,典雅高贵。下身是一条深蓝色靴裤,脚下配上一双黑色高筒皮靴,这一身华丽中带着几分优雅,优雅中带着几分高贵,高贵中带着沉稳之气的装扮,在配上冰血嘴角那抹淡雅从容的浅笑,着实秒杀了一片在场女性。

    而此时的冰血也稍稍收起了几分邪气,露出了几分稳重的态度,在配上那双带着几分清冷的眼眸。

    这样的她,已经让四周所有的女性陷入了一种疯癫般的状态当中了!有的更是眼冒红星,如果不是自身潜意思中仅剩下的那一丢丢小小的修养,估计已经有好多人要对着冰血流口水了。

    不过此时被冰血拦在怀里的火云与怪柔同样是让在场众人惊艳的目标,特别是在场的男性,在他们眼里冰血再美再帅,那也都是个男人。而此时冰血怀里那两位各具特色,却同样美艳俏丽的两位姑娘,成了众多年轻男子心目中的女神。

    只见火云一身火红色紧身鱼尾裙,长裙的上身带着几分褶皱,下摆呈长拖裙型,由腿部后侧处一直到末尾堆砌成花朵图案。上身配上一件艳黄的小披风,不仅仅衬托出了火云那火辣勾魂的完美比例身材,更承托出了她柔中带刚,火中带冷的性格。妩媚中带着几分冷艳,冷艳中又有着几分小女儿的娇态。

    而冰血另一边的怪柔,则是一身抹胸香槟色玫瑰花齐地公主蓬蓬裙,上身是一件洁白的貂毛披风。整条裙子上布满了大朵的玫瑰花,身后腰间是一朵大大的蝴蝶结。完美的勾勒出了怪柔火辣的身材,同时又体现了她娇柔美艳外表和那刚劲狠辣的心,如同玫瑰花一般,有着好看的外表,深处却藏着扎人的利刺。

    不仅如此,就连冰血身后雷明、闻人熙然、怪风、怪蒙四人都让人眼前一亮,让四周女子痴迷不已!

    这几个人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瞬间秒杀了所有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幼,一个个都露出一副痴迷的表情看着他们几个人,特别是冰血,有的甚至连男子都看的她出神。

    雷明几人扶额长叹……苍天啊……你把我家妹纸的性别生错了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