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四) (一更)总决赛第一场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看来要让王爷失望了!本少即使是这样……都还好得很呢!呵呵呵!”冰血挑动着手边的黑色气流,气流就好似一个听话的顽皮孩子,在冰血的手指间欢快的玩耍着!

    这样的杀气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的,就连两位老家主这被子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杀气,太……诡异了!

    叶冰城看到冰血身体四周的那些黑色杀气,心中一阵绞痛感传出。舒榒駑襻这个女孩小的时候到底经历过什么,她所处的世界中是否除了杀戮,再无其他。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杀气,重到已经从无形转为实体化,他到底错过了哪些。如果……当初他可以强大一些,好好保护她的话……

    可惜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如果都不会成立,哪些只会成为一个让自己悔恨的理由。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当叶中岳和叶老夫人看到那些从冰血体内流出的黑色杀气之时,已经从最初的震惊满满转换成了满心的愧疚与哀伤。他们竟然因为自己的自私将一个原本应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长得成人的小女孩逼成了一个满身杀戮,一路血腥走过来的黑暗杀神。

    难怪……难怪她会如此怨恨叶家,难怪她无论如何都不原谅他们!

    这样的他们,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原谅呢!

    叶萧津虽然跟冰血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对于冰血的母亲,叶萧津的亲妹妹,他却是真的疼爱。然而她用生命去保护的女儿,现在却被他们逼着走上了一条满是杀戮血腥的道路。

    叶萧津皱着眉头,有些沉痛的叹了口气,带着几分请求的语气看着冰血说道:“心齐,我知道你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但是……你要知道,那些都是鲜活的生命!难道,就不能放过他们吗。他们也许都不知道你是谁,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为何你一定要杀了他们呢!”

    冰血看着叶萧津,笑的阴冷、笑的阴森、笑的一脸嗜血。身上的杀气满满消散,但是那股阴森的邪气却依旧徘徊在冰血的四周,甚至越来越重。

    只见冰血慵懒的退到椅子上坐下,清冷的声音中充满的血气:“无辜,什么是无辜!王爷今天来找本少无非就是因为此时帝都的安全护卫工作是王爷的罢了!何必说的那么假惺惺呢,好像王爷是多么善良的人。呵呵……善良,如果善良有用的话,当初皇家怎么会为了某种利益泄露娘亲的行踪呢!不过……这些人的命根本不够偿还娘亲所受的一切痛苦。南叶国皇室,这……不过是个开始!那些人,本少会一个个的拉出来,让他们尝尽世间最痛苦的一切。”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叶萧津震惊的看着冰血,这件事除了他们几个人意外,就只有皇室当初参与的几个人知道。怎么可能被查出来。

    冰血邪邪的勾起嘴角看着叶萧津,不屑的说道:“据说当年王爷兄弟几人对自家的小妹疼爱有加,恨不得将世间所有的宝贝都搬到叶溪儿的面前,只为她可以开开心心的微笑就好!可是却放任皇室向那些人泄露叶溪儿的行踪,最后害的叶溪儿离开叶家不过两天的世间便失踪了!而那些王爷这些所谓的好哥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帮着皇室,依旧护着整个皇家!对于各位这种作为,这种心理,本少不得不说,本少真的很佩服!如果让本少将这些戏码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啊!”

    “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当年也还只是个孩子,你为何……”叶萧津看着冰血有些沉痛的问道。

    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慵懒的说道:“母债子偿,天经地义!当年南叶国老皇帝看上我娘亲,不过碍于火家和叶家有意联姻所以放弃了纳我娘亲入宫的心思。不过后来我娘亲怀着我回到叶家后,他又升起了这个念头。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的母妃正值得宠,深怕娘亲威胁到他们,也正因为这个心思,那些人才会找打她们。刚好两方一拍即合,最后才会有了皇家泄露娘亲系行踪的事情。当然了,这件事你们叶家也在一大功臣啊!难怪叶家可以再南叶国久而不衰。如果不是你们放任皇室的眼线在叶家到处游荡,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娘亲就在叶家呢,而且最后就连娘亲离开叶家去了什么地方,他们都能知道!”

    “你……你竟然都知道!”叶萧津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脑海中一片混乱。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被埋藏了十几年的秘密会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被当年那个所有人都没有在意的孩子给挖了出来。

    冰血平淡的语气此时在叶家几个人眼里成了最大的讽刺,讽刺着他们这些被誉为好哥哥对于妹妹的疼爱,讽刺他们这些所谓的正值,讽刺他们那些所谓的仁义。

    “你要灭南叶国皇室!”叶中岳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说的很平静。对于冰血的能力,他突然没有了任何怀疑,虽然皇室不弱,而且有三名法圣级别高手坐镇,但是如果冰血亮出她在帝樱学院的底片,就算是十个法圣都没用。毕竟在真正神阶高手的眼里,神阶一下皆为蝼蚁。

    冰血看向叶中岳时,突然变得面无表情,冷声说道:“这个就无需你们叶家来管了!这是本少自己的事情!”

    叶中岳轻叹口气,有些无奈的看向冰血,轻声说道:“无论你是做什么,叶家都不会阻止!反而……我们会站在你这边!”

    叶中岳说的诚恳认真,语气中不含一丝虚假,然而冰血听后却不屑的一笑,冷声说道:“呵呵!你觉得本少需要吗?叶家……本少又看在眼里吗!十年前不会,十年后更加不会!”

    叶中岳深深的看了一眼冰血,并没有向上几次那样听到冰血不屑的话气的跳脚,只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走了出去。

    当叶、火两家人离开小院没多久,洛坤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小院呢,只见他快步走到冰血身边,低声说道:“小齐,韩家有动静了!”

    冰血从刚刚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向洛坤,愣了一秒钟后,冷冷一笑:“终于沉不住气了!”

    洛坤看出了冰血刚刚的走神,不过却没有多问什么!他知道刚刚叶家来人了,而且都是叶家重量级人物,这帮人也不嫌烦,瞄了一眼冰血身边的叶冰城,轻轻点了点头,再次转过头看向冰血说道:“他们刚刚派人前往锡林国了!”

    冰血有些错愕的看向洛坤,不解的问道:“直接拍人去,为何不传音!”

    洛坤不屑的一笑,冷声说道:“韩家三少爷拿了韩家的传家之宝。”

    冰血一副了然的笑了笑,双眸突然划过一抹狡诈的光芒,抬起头看向洛坤,笑的一脸邪魅:“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洛坤温和无害的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和小天带几个兄弟亲自去!”

    冰血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小心点,拿不到便毁了!如果有高手,就撤回来,安全重要!”

    “我跟他们俩一起去!”雷明的声音从不远处出来,随即一阵清风吹过,雷明俊朗的声音已经出现在了洛坤的身边,一手随即的搭在洛坤的肩膀上,笑着看向冰血,眼中带着几分温柔。

    “好!快去快回!”冰血看向雷明温柔的一笑。他知道自己担心洛坤和洛天还有其他几个兄弟的安全,毕竟韩家护送的是传家之宝,必定会有高手在从旁守护。但是现在如果走太多人的话,必定会让人起疑心。如果雷明带着妖月的一小队人跟着去的话,定然安全许多。

    洛坤和雷明走出离开的同时,火云、翠莲也跟着离开去忙其他时间!小院内只剩下冰血和叶冰城两个人,另个人对视微微一笑,躺在一旁的草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落落白云显得是那些亮眼,温暖的阳光让人觉得很舒服,偶尔一阵小风吹过,带过一阵清爽的感觉。

    “小七,明天哥哥去看你比赛!”“好!我一定会拿着冠军从擂台上下来的!”

    “嗯!哥哥相信你!”

    这天晚上在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府内的人仅剩下不到之前的五分之一,后宫某宫殿内仅仅只剩下一个主子后,这场让人心惊胆战,毛骨悚然的杀戮才安静下来!

    同一天内南叶国异姓王叶萧津竟然突然称病高价,收回了所有的其手下的兵权,一下子将整个皇室的气势降低了一般,然而恐惧感则是以一个反比率向上不断高升。

    无论南叶国皇帝陛下如果派人去叶家,最后都无事于补,因为无论派去多少人,都没有一个人见到叶家一个主子的。

    第二天一早,整个帝都就好似被笼罩了一层黑色大雾中一样,到处都是死气沉沉的一片,所以人的脸上在没有找不到之前开赛之时的幸福与期待。虽然去广场观看比赛的人依旧不少,但是却少了几分热闹与激烈的议论声。大街上上所有的人都低着头向前走着,带着几分警惕性,好像在放着谁一般,而且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像是几天都没有睡好一样,带着几分苍白与疲倦,双眼中带着几分恐慌和担忧。

    此时硕大的广场内到了许多人,不过每个人之间的交流不再是激烈热闹的,而且小心翼翼的窃窃私语,时不时向着四周看看,一副不安的样子。

    冰血一行人一脸淡然的坐在擂台下方,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四周那股诡异的气氛,他们就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一样。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议论声这几天的事情,怪羽就好似一个现场直播,神识覆盖住整个广场,不断地将她听来的一些交谈说给紫级班的兄弟们听。

    “进入总决赛的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南傲云,不过现在他已经失去比赛的资格了。所以今天的比赛中你和一个叫穆署的人!还有就是团体赛第四名,是用来顶替南傲云的!”怪妖坐在冰血的身边,对着冰血无声的传音道!

    “穆署?”冰血带着几分疑惑看向怪妖。

    “嗯,是从锡林国来了,听启明说好像是锡林国那边的一个隐世家族的少爷,出来历练的,刚好赶上庆丰节!怪蒙说他是一名统领剑师,不过是应该是刚刚晋级不久的!今年才二十三岁,天赋确实不凡。果然……这个大陆上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高手和大势力的存在。”

    冰血认同的点了点头,怪妖说的没错,既然能有墨岛那样的存在,那么久一定还有其他跟墨岛一样隐世的大家族,只是他们不喜露面而已,往往这样的家族不是太弱害怕被仇敌灭杀,就是太强,不屑出现在世人的眼中,跟那些小家族争名夺利。

    “对了,另一个是谁?”冰血歪着头看着怪妖,轻声问道。

    怪妖转过头用眼睛瞄了一眼最左边上的那个位置,无声说道:“就是那个打伤火云弟弟的家伙!”

    冰血双眉一挑,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戏谑的说道:“看来,这家伙实体还不错!”

    这时冰血转过头越过黑暗对着另一边的火云,邪气的一笑,说了句:“那个人……交给我了!”

    火云妩媚的一笑,明媚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狠戾,轻轻点了点头:“不要让他完好无缺的离开就好!”

    冰血戏谑的看着火云,慵懒的眨了眨眼睛,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诡异的血气:“我会让他……终身难忘!”

    这时擂台上的评论员开场白已经结束,大概就是一些比赛规则之类的。最后两场总决赛,团体赛中取胜的三只队伍中,选出一名参加总决赛比赛的人员,进行抽签。选出两名第一轮的比赛的对战的二人,其中三人不得在中途换人。比赛中可以用丹药、幻器、魔兽。只要你有的,都可以用。

    而巧的是,总决赛上这第一场比赛,便是冰血对战马斯,也就说前几天上了火烁的那人!

    冰血一身慵懒之气站在擂台上,今天的她穿了一身自己炼制出的深蓝色休闲服套装,这套衣服是她根据前世的休闲运动服炼制的!连帽上衣的右胸前印着一颗紫色骷髅头,肥大宽松的休闲裤两边印着两条水蓝色条形印。一头长发被一蓝色发带扎高,额前留着几率调皮的秀发,显得有几分洒脱之意。尖尖的下巴,完美的脸型,配上那精致绝美的五官让众人眼前一亮。整体上给人一种精明干练,果断决绝的感觉。

    然而此时的她却又双手插入裤兜,嘴角勾着一抹邪恶的笑容,幽深的双眸中闪速着阴森冰冷的光芒,配上右耳上不断闪烁的蓝色耳钻站在原地,浑身散发着慵懒邪恶的气息,又让人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竟然可以有这样的一个人,不仅仅是可以让人看到许多不同的一面,而这每一面都是一种性质的极端,相互矛盾着,却又决定放在她身上是那么的融洽。

    冰血单手一挥,拿出了那把专用敲人棍,随意的在手中挥动着。

    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挥动着手中的黑色法杖,歪着头,一副吊儿郎当的地痞流氓样,向着对面男子走了两步,然而冰血每走一步,对面的男子便向后退一步,脸上带着一抹精悍的表情,特别是再看到冰血手中的那根黑色法杖之时,眼中的恐惧就更加的深了!“喂!”冰血终于有些不耐烦的停下了脚步,对着那人吼道:“你到底打不打,没事往后退什么!”

    “你……你不打我!我……我就……就不往后退!”男子满脸不安的看着冰血,就连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了!

    “不打你!”冰血有些错愕的看着那名男子,嘴角一抽!小脸一黑,冷冷的说道:“你他娘的耍老子玩是不是!这是擂台……老子不打你,难道站着让你打不成!”

    “我……我……我没有……没有!你不能……不能用那个!”男子满脸惊骇的指着冰血手中的黑色法杖,颤抖不已。

    冰血鄙视的看了一眼男子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手中的黑色法杖,接着快速抬起头来,嘴角勾出一抹恶魔式笑容,对着男子说道:“这只是一根魔法杖而已!你上一场比赛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不要怕!”冰血勾着一抹恶魔式笑容,双眸变得越发黝黑,好似一双无底洞一般人,让人充满的不安却又无力逃脱的感觉。只听冰血那清脆的声音竟然突然变得柔和的起来,带着丝丝引诱的味道,传入男子的脑海中:“放心,本少会轻轻的!一定……不会让你太痛苦的!”

    “你骗人!我知道你是谁,你在大陆学院排位赛上,就是用这根法杖将我表弟打废的,就是你……就是你!”男子几近崩溃的对着冰血歇斯底里的叫喊呢!因为大吼,整张脸都涨的通红。

    然而当冰血听到男子这句话后,突然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看着男子,冷声问道:“你是……黑舞学院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