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三)(万更)继续点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六个人的团体赛结束,但是上一场的余热依旧盘旋在广场上空,时不时有人偷偷瞄一眼下方的几个人,然而此时冰血几个人身上再也找不到刚刚的爆裂之势。舒榒駑襻一个个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满脸淡然的看着擂台上的比赛,这样的转变反倒让那些时刻关注着他们的人有了几分不适!

    接下来的团体赛上虽然依旧战意弄弄却少了几分让众人激动的情愫在里面,广场上也少了几分激烈讨论的热闹。

    团体赛结束后,便是五天后的单人半决赛,而获胜的三支队伍正式进入到了庆丰节前三强的名单内,其中自然有众人瞩目的冰血一组。

    众人离开广场之时,已经看不到冰血几个人的身影,只剩下紫级班的二十几个人满色淡然的向着酒店飞驰而去,而冰血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竟然无一人察觉。

    当天晚上一个重雷再次袭击了越发热闹的帝都。

    皇城领侍卫内大臣拥兵自重,秘密集训近五万的普通士兵在距离皇城千里之外,太子殿下亲自带兵前去围剿,将以领侍卫内大臣为首的十来个重要官员全部收监问审,当晚领侍卫内大臣口中喊冤却在半个时候后在天牢内畏罪自杀。

    两天后六皇子率领重兵将内阁学士的府邸团团围住,在其书房内收到一首蓄意煽动民众的藏头诗百来首,内阁学士在被带往大牢的路上与士兵发生激烈的对抗失败后,竟然以自爆的悲烈形式结束了这场对决!其中竟然伤了数百名皇城皇城士兵。

    庆丰节团体赛的前一天,皇宫失窃,皇家传承之宝,一把高级圣阶幻器剑光神玉。当天晚上竟然在太子府邸的密室被找到同时还有一件金黄龙袍及假玉玺一枚。在太子寝宫找到一支蕴含黑暗系魔法元素的巫蛊小人,里面竟然是南叶国当今皇帝的生辰八字!皇帝大怒,当晚召集众臣扯了南傲云的太子之位,废了修为剔除皇籍,永世不得入帝都!

    事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南傲云之母,南叶国的皇后娘娘伤心至极,跳入御花园荷花池,救治不及,损命!

    这皇家的种种丑闻,南叶国官员的各式劣迹,让整个帝都笼罩在了一股人心惶惶的气氛中,好似突然一朵乌云压了下来一般,就连空气都变得压抑了起来。再也看不到了往日热闹繁华的景象,那么普通百姓一个个躲在家中闭门不出,官员们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出事的便是自己。而那些豪门望族一个个升起了一个观望的态度,坐看皇家的这场大变故!

    然而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人为,没有人知道,更加没有人去猜测。一旦弄不好,下一个倒霉的可能就是自己,这个时候选择自扫门前雪才是最好的办法。

    “老大!”一阵风传来,怪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院子里,一脸邪笑的看着冰血。

    冰血缓缓的睁开双眼,侧过头看向怪风,双眉一挑。

    “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已经为了太子之位开始正面交锋,现在这三个人就差聚众在皇城广场内来个群殴之战了。而南叶国那几个人王爷,南列亚、南列禹听从了南傲井的却说推出了这场战斗。叶家始终都保持着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就连异姓王叶萧津也找借口几天不去皇宫了!那个老皇帝现在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体内的毒素攻心,没有几天好活了!”

    怪风满脸仰慕的看着冰血,心中那叫一个激动啊!估计外面那些吵疯的人死都想不到,南叶国这些事时日的种种事件都是他家老大墨心齐一手操控。他们可是从比赛开始就在帝都到处点火,此时整个帝都被他们搅和的好似掉进了一个大火炉里面一样,而这场大火的主创人却在这帝都唯一清凉的地方闭目养神。

    估计那些人知道,死的能气活过来,至于活的嘛……吐血三声,然后不是自杀就是杀过来。

    “老大,我们何必那么麻烦,看皇室不顺眼,只见杀过去就好了!我们要灭掉一个皇室,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就算皇室有三大高手又如何。我们的神兽军团根本完全不惧他们!”怪灵突然飘到了冰血的身边,蹲在躺椅旁边,那张怎么看都有些呆木的脸上竟然难得挂上了一抹好奇。

    冰血满脸诧异的转过头看向怪灵,抬起手在怪灵的额头上探了探,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嘴角一抽,认认真真的看着怪灵说道:“怪灵,你很好奇!”“嗯!好奇!”空灵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热络的感觉,但是却很难让人察觉出来。

    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怪风,发现他此时也满脸惊讶的看着怪灵,冰血双眉一挑,转过头再次看向怪灵,有几分僵硬的说道:“玄想要南叶国皇室,那么我们自然不能只见灭了。况且我们如果攻打锡林国的,自然要利用南叶国的名号去打。大陆上的国家分布最大的便属南叶国和锡林国,而光明神殿一直作为大陆平衡使,一旦有势力想要攻打其中一个国家的皇室的话,光明神殿必定会有借口从中阻挠。我们虽然不怕光明神殿,但是此时还不是跟他们证明冲击的时候。而如果国家与国家打的话,只要出师有名,那么光明神殿纵使想要出面,也没有任何借口,毕竟名誉可是那些神棍最重要的东西。”

    怪灵带着几分懵懂的眼神点了点头,缓缓的站起身,刚要消失,便被身边的冰血给拉住了。

    冰血拉着怪灵,嘴角一抽,轻声问道:“怪灵,你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怪灵愣愣的看了冰血几秒钟后,接着说道:“怪灵跟冰熏打赌,冰熏说老大是为了大陆统一,所以皇室的外壳还是要有的。怪灵说老大是为了玄少的哥哥,所以想要将皇位拿下来给玄少的哥哥!”

    “额……”冰血微微一愣,满脸惊讶的看着怪灵。

    这边的怪风突然一声怪叫,惊讶的吼道:“我靠,两个木头竟然也会打赌来玩了!竟然还是这么高难度的问题!”

    怪灵缓缓的抬起头,双眼幽幽的看着怪风,一句话不说!

    “额……别介兄弟!”

    怪风话刚落,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向着空中飘去,而他自己就好似做到了一个气球中一样,在半空中不断地翻滚,口中还不断的叫嚷着:“老大救命!怪灵这呆子要把本少送到哪里去啊!”

    怪灵和冰血理都不理半空中那个鬼吼鬼叫的怪风,两个人就这样一看着我,我看着你,不说一句话。

    最后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怪灵依旧是怪灵,没必要的时候绝对不会开口说一句话,在知道对方一定会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之时,他更加不可能开口说话了!

    对于怪灵这的举动和想法,冰血自然了解,而冰血更加知道他想从自己这里听到什么,而且她百分比相信……如果自己不开口,怪灵能在这里跟自己对视一个下午。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你和冰熏都没有猜错!将锡林国皇室灭了之后,两个国家自然要合并起来的!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手大陆皇室的将会是玄的哥哥!而到那个时候整个大陆将会只有一个皇室!”

    怪灵看着冰血,僵硬的嘴角微不可寻的向上勾了勾,估计也就只有冰血可以得到怪灵的笑容了!额……虽然就算是怪灵笑了,一般人也很难看的出来。他的笑跟暗夜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还不一样,而是一种特别飘渺空灵的浅笑,就跟……空气一样!

    “你和冰熏用什么打赌的!”冰血突然有些好奇,这一个好像空气烟雾一样飘渺的人和另外那个好像一根木头似的天然呆能用什么来打赌。

    然而空灵的话再次将冰血给雷到了。

    只听那空灵的声音缓缓地出来了两个字:“晚饭!”

    “晚……饭!”冰血一愣,随即了然的点了点头,好吧……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冰熏和怪灵竟然是做饭高手,而且是那种吃过一次,绝对可以做出原味的天才。

    而他们之间好像只有这能用这个来玩玩了。

    “你们谁输了谁做晚饭?”冰血好奇的看着怪灵。

    只见怪灵缓缓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输的人要吃掉赢得人一个小时做出来的所有饭菜!”

    冰血满脸呆滞的看着怪灵,现在不仅仅是嘴角抽了,她连眼角都开始抽了!

    哥们……你们俩能再无聊一点吗!

    “那……那像现在这样平手呢?”冰血很好奇,这两个奇葩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互吃!”怪灵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冰血僵硬的点了点头:“就是你说,你们两个同时在一个小时内做出一桌子菜,然后互相吃掉,是吧!”冰血抿着嘴,忍住抽搐的嘴角,单手一挥拿出了两个小瓷瓶交给怪灵,接着咬着牙说道:“这是健胃的丹药,被把胃吃坏了!去吧!”

    “是,老大!”怪灵看着冰血再次勾出了一抹他的招牌笑容,随即身边的空气一瞬间发生了一阵极小的波动,随即怪灵的身影消失不见。

    冰血在怪灵消失的一瞬间,抬起手“啪”的一声,拍在了额头上。接着高举另外一只手,对着天空“啪”的一声,打出了一个响指。

    接着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带出一连串哀嚎:“哎呦!摔死我了,老大……你放我出来也不提醒我一声!”

    冰血白了一眼怪风,鄙视的说道:“堂堂一个初级大魔导师被摔成这样,还好意思抱怨!”

    “对了,告诉引魂派人今晚八点开始,每隔十分钟杀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府中的一个人!”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一道紫色光芒快速闪过双眸,带着几分阴森与冰寒。

    “是,老大!”怪风听到有正经事做,快速从地上跃了起来,对着冰血微微弯下腰,认真的应道。

    “传令紫级班,今晚同样是八点开始,每隔十分杀皇城后宫内一个人!”

    “是,老大!”怪风嘴角勾去一抹邪笑,双眼中闪动的淡淡青色光芒,带着几分肃杀之意。

    冰血缓缓的站起身,看着皇宫方向冷笑一声:“盛宴开始了!”

    当天晚上整个帝都都好似没笼罩在了一层淡淡的血腥气味中,虽然有些仅仅只是心中作用,但是在听到那个震惊消息后,心中依旧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情绪。好似一只大手不知道何时敷在了帝都的上空,死死的掐住了帝都内所有人的脖子,让人无法正常呼吸。

    有这种感觉的不仅仅是皇城本地的人,就连那些前来参赛的选手和前来观看比赛的外来游客,此时都留在自己下榻的酒店内,房间门都不敢出。

    因为在帝都刚刚进入到夜幕之中没多久之时,接二连三的尖叫声便再也没有停下来过,大街上的士兵们也是一队一队的快步跑过,那些重械铠甲碰撞的声音就好似响彻在每个人的心里一般,震得人浑身酸疼。

    而有些耳尖的人也很快找到了传出惨叫的几个地方……六皇子府、七皇子府、八皇子府!而且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就连皇上的后宫也是从同一个时间内开始了接二连三的惨叫,几乎是每隔十分钟便会出现一次,无论多少人搜查都没有将杀人的找出来,最终找得到都是一句句死的十分惨烈的尸体。

    最后都惊动了皇家三位强者,都没有找到一丝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这样的事情,更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有的甚至都有了离开皇城的念头,但是因为一连几次怪异的血案发生,南叶国异姓王叶萧津早在第一时间关闭了帝都城门,不然任何人进出。

    然而第二天比赛也因此被往后拖延了一天,消息一出,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这种情况下,就连白天的帝都,街上都变成了寥寥无几的几个匆匆而过的人。

    “少主!”翠莲恭敬地走到冰血的身边,稍稍弯下腰对着冰血恭敬的唤道。

    “嗯?”冰血闭着眼睛,呼吸缓慢到好似完全没有一般,一道轻缓的鼻音传出,带着几分慵懒之意。

    “叶家家主、火家家主带领其子弟前来求见!”

    冰血听到翠莲的话,缓缓的睁开双眼,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轻声说道:“这才几天而已啊,本少又没将人统统杀光,年纪那么大了,还这么沉不住气!”

    翠莲微微一笑,有些无奈的说道:“少主,六皇子府、八皇子府、七皇子府、以及老皇帝的后宫,这四个地方以及整整少了一半的人了!”

    冰血冷笑的笑了笑头,双眸闪过一抹紫色光芒,慵懒的说道:“不够!这些怎么够呢!”

    “带他们进来呗!”冰血邪魅的看着翠莲,轻声说了句。

    翠莲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恢复神智,无奈的笑了笑,这么久了她依旧无法抵挡她家少主的这种眼神啊!亏得还经常说怪妖少爷长了一副妖孽脸,熙然少爷少了一副桃花脸。其实这各种之最在她家少主这呢。

    翠莲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向着院子外走去,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院子外传来,紧接着翠莲便带着叶中岳、叶老夫人、叶萧羽夫妇、叶萧津夫妇、叶萧利、叶冰渝、叶轻候、叶冰烈以及火家的火慕海、火则青夫妇、火则壬夫妇、火袁、火栎一行人走到了冰血的面前。

    然而即使如此,冰血依旧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依旧面无表的躺在躺椅上看着走进来的一群人,让人完全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

    而叶家、火家的众人也学乖了,就连火慕海和叶中岳都不敢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而且有些别扭的站在冰血面前。不是他们怕冰血,而是……而是家里有两个死活都要认墨心齐为师的两位太长老……他们真心伤不起啊!

    叶、火两家的人看着冰血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当下火慕海向后示意了一眼后,随即火栎、叶冰渝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对着冰血拱手弯腰,语气更是十分恭敬的说道:“火栎\叶冰渝多谢墨心齐阁下的救命之恩,以后如若有在下帮得到的地方,还请墨心齐阁下派人传个口讯即可,我二人一定义不容辞!”

    冰血看着那两个人,双眉一挑,眨了眨眼睛,好笑的想着……这两个人年纪不大,说话怎么文绉绉的!而且……还是那种武侠小说里面的文弱书生!

    不过对于这两个人,冰血倒是没啥反感,况且里面还有一个火云在意的弟弟,她更不可能为难人家!

    冰血嘴角一憋对着火栎、叶冰渝二人说道:“是云姐姐让我救的,你们去谢她吧!”

    火栎、叶冰渝微微一愣,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冰血,随即发现冰血刚刚的话并没有别的意思,而且很认真,那是真的让他们去找火云道谢啊!

    火栎、叶冰渝二人对视一眼,接着对着冰血再次抱拳说道:“但是阁下出的手,我二人自然也不能忘!还请墨心齐阁下不要再推辞了!”

    冰血歪着头看着执着的两个人,嘴角一抽,慵懒的说道:“还有什么事?一起说完!”

    火栎、叶冰渝再次一愣,不由自主的又对视一眼,一个眼神便达成了某种共识,最后火栎对着冰血再次鞠了一躬,随即有些紧张的说道:“这次是墨心齐阁下救了我和渝,我二人愿意跟在墨心齐阁下身边,哪怕是最护卫也可以!”

    冰血单眉一挑,满眼戏谑的看着火栎、叶冰渝二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接着冷声说道:“本少可请不起二位!而且我家可是从不来不缺护卫给我的!只是……我墨心齐身边的人都是我墨心齐可以放心交付背后的伙伴兄弟家人!二人觉得……二位是这三种人当中的哪一种?”

    火栎、叶冰渝听到冰血的话后,脸上出现了一抹纠结和为难,却有些固执的站在原地,不肯放弃!

    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院子的大门处传来,带着几分冷漠:“你们放弃吧!你们是不可能墨墨身边的!”

    火栎、叶冰渝听到这一声,猛地转过头,惊喜的看着来人,开口唤道:“堂姐!”

    “火云姐!”

    火云淡淡的看了一眼火栎、叶冰渝,轻轻点了点头,随即走到了冰血的身边坐下,不再理会其他人。

    “堂姐,我们想留在你和心齐阁下的身边!”火栎看着火云没有再理会他的意思,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

    “对啊!火云姐,我们是你的家人,我们应该可以留在你身边吧!”叶冰渝紧跟着帮腔道。

    火云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一眼两个人,毫不客气的说道:“无论是紫级班还是妖月佣兵团,又或者是魔宫,这里面的人,彼此之间都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哪怕是一个人被另外的一个人举刀架在脖子上,他们对彼此都不会有任何的怀疑!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信任!你们没有!”

    “堂姐,你……你不信任我!”火栎有些受伤的看着火云,双眼突然有些红了起来。他从小就最喜欢火云这个堂姐了,无论家里说什么,他都最喜欢火云,可是现在……

    火云看着火栎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信任你,因为你是我弟弟!但是我不相信你不会做出伤害我伙伴的事情!即使现在不会,以后可就不一定了。所以你不需要来反驳我这句话。”

    火栎听完火云这句话,突然愣住了,随即缓缓的低下头,不再开口说一句话!他明白火云的意思,火云所指的伤害是异心!火云所说的伙伴是可以完全一条心的伙伴,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伙伴,再也没有更重的了。他虽然不曾有过想要伤害火云身边之人的心思,但是他想要留在妖月却是叶、火两家让人。他们让他和叶冰渝跟妖月佣兵团、紫级班打好关系!只是这样,看似单纯的目的,却依旧有为了墨心齐他们的宗旨。

    他们之前的情谊是不掺杂任何东西的!纯粹的让人惊讶!

    冰血靠在火云的肩膀上,抬起头看向叶家的一行人,这时才看到一直站在叶中岳身边的叶老夫人,然而看到那张年轻好了三十几岁的容颜,冰血并没有感觉到经验。她前阵子给叶老夫人的丹药本就不仅仅是修为她体内破损筋脉恢复她修为的丹药,还有助于她恢复往日的容貌。当初那个六十几岁的老妪已经完全消失了,此时的叶老夫人绝对可以用风韵犹存四个人来形容,特别是那张美丽的容颜,带着几分成熟的沧桑感,更加让她有了几分魅惑。

    叶老夫人感受到冰血透过来的目光,当下慈爱的一笑,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她来仅仅是想见见这孩子而已。

    然而冰血却转过头看向翠莲说道:“翠莲,请叶主母入坐!”

    “是,少主!”翠莲毫不迟疑,令行禁止。

    刚刚说完,便抬起头走向叶老夫人,对着叶老夫人不卑不亢的说道:“叶主母这边请!”

    叶老夫人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

    冰血看了一眼叶老夫人后,有些别扭的扭过头说道:“我只是看叶主母跟娘亲长得相而已!”

    叶老夫人慈爱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宠溺的说道:“好!不过……我还是要谢谢心齐,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我说过,我会治好你的!”冰血看了一眼叶老夫人后,再次扭过头看向别处。竟然……有种傲娇的感觉。

    对于叶老夫人的殊荣,叶、火两家没有任何有疑义,毕竟这里是人家墨心齐的地盘,况且得到殊荣的还是叶中岳的老婆,谁不知道他疼老婆疼的比他的叶中岳这三个字还出名!只要老婆好了,那他就好了!

    冰血看了一眼叶中岳,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喂!老头,你带着你这大家子来我这里到底干嘛!如果说你们要只是想找个地方罚站的话,麻烦去外面!这里是墨域私人会所,不对外开放!”

    “你……你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叶中岳黑着一张脸看着冰血,双眼中竟然划过一抹浅浅的委屈。

    “本少凭什么跟你好好说话!”冰血嚣张的仰着小下巴,大吼回去。

    “我是你……”叶中岳刚想要接下来的话,随即却快速噎了回去,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然而冰血却一点没客气,张口就来了一句:“我是你大爷!”

    清脆的叫嚣声在小院内回荡开来,此时站在小院内的叶、火两家人除了火云以外,统统目瞪口呆的看着冰血。她……她竟然……竟然这个跟叶中岳说话。

    不是说墨心齐不能跟叶中岳呛声,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只是这话……有点……有点不合适了吧!

    “臭小鬼,你跟老子说什么?”叶中岳满脸漆黑的对着冰血就算一声大吼,那肺活量……十足啊。

    然而冰血毫不示弱,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了叶中岳的面前,仰着下巴,满脸嚣张狂傲的看着叶中岳,双手叉腰,大吼一声:“老子说什么,你这臭老头都听不懂,你老是耳背还是文盲啊!这都听不懂!”

    叶中岳被气的胸口大力起伏,那张漆黑的脸上都能滴出墨水来了!抬起一直颤抖的手,指着冰血,牙咬切齿的说道:“臭小鬼,就是你娘和你爹当年也不敢这么跟老子说话!”

    “哦,是吗!”冰血突然恢复了淡然的表情,双手环胸,满脸戏谑的看着叶中岳,轻轻说道:“据说当年我爹毁了叶家不少地方……要不……本少也去试试!”

    “你你你你……”叶中岳被冰血搓到心中痛穴,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吓的身边的几个叶家人生怕叶中岳就这么被气过去。

    “我个屁啊!本少还是你祖爷爷的师父呢,怎样!”

    冰血满脸嚣张的看着叶中岳,一句话再一次击中了叶中岳心里的痛处,疼的他险些吐血。

    叶中岳一手握着猛捶胸口,气的浑身发抖,打从他当上叶家大宅的家主后,他已经是第二次被人气到如此地步了!要问他第一个是谁……妈的……不就是眼前这个小鬼他老爹,那个拐跑自己宝贝女儿的混蛋!结果老混蛋走了,现在又出现个小混蛋来气自己。叶中岳顿时有种内流满面的冲动,他……他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先后败在一对父女的手中!这辈子这对父女就是他叶中岳的克星。

    叶中岳颤抖着手指指着冰血,气的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也可能是冰血那句:我是你祖爷爷的师父。这句话太过给力,让叶中岳完全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因为……因为这是事实!他家太长老叶亿和火家太长老火柯死活要跟着闻人家的老头向墨心齐这臭小鬼拜师。

    叶中岳就不明白了,家里的那个太长老又不是炼器师,他跟着闻人老头、火柯去凑什么热闹啊!弄得现在这样,让他不得不在自己亲外孙女的面前低头。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那老头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叶中岳终于内流满面,憋着嘴,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

    这时一道优雅磁性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带着几分春风的舒适感,传入到每个人的心目中:“小七,不要这样!”

    声音刚刚落下,冰血双眸一亮,快速转过头看向小院的门口,在看到那道白色身影后,微微一笑,愉悦的唤道:“三哥!”

    叶冰城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在看向冰血之时,双眸中泛起一抹宠溺的温柔,就连脚下的步伐都快了一几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便来到了冰血的身边,伸出一双白皙温柔的大手握着冰血的小手,轻声收到:“小七这几天可好!”

    “小七很好!三哥你的伤终于好了,可以出来了!”冰血欢快的看着叶冰城,带着几分激动的情绪。如果不是叶家对叶冰城还算不错,她早就将叶冰城从叶家带走了!

    “是啊,前几天听了小七在擂台上的表情,哥哥已经遗憾没有看到!明天的比赛,哥哥一定要去看看,看看我的小七已经成长到什么地步了!”叶冰城温柔的摸了摸冰血的头,带着几分怜爱。

    “好,那三哥明天可要好好看着哦!看看小七厉不厉害!”

    此时的冰血不再是那个对待敌人狠戾凶残无情的冷血杀手,不再是那个对待兄弟们之时大气豪爽,霸气凌天的老大。此时的她,此时在叶冰城面前的而她,只是一个想要让大人夸奖自己努力的小孩子!满心满意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让大人开心的小孩子!

    “嗯,哥哥的小七一定是最厉害的那个!”叶冰城抬起手轻柔的挂了一下冰血的小鼻子,口中满满都都是宠溺!

    这时叶冰城转过头看向脸色十分不好的叶中岳,无奈的摇了摇头,握着冰血小手的那只手,轻轻的握了握!

    冰血感受到手中传来的压力,疑惑的看了一眼叶冰城后,随即转过头看向叶中岳,小嘴轻轻一赌,竟然有点赌气的意味。

    冰血白了一眼叶中岳后,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叶老家主、火老家主来了这里这么久了,快坐下吧!”

    听到冰血这话,叶、火两家的人齐齐抽了抽嘴角,最后齐齐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向叶冰城,果然……还是这位少爷强大,他们都来了这么久了,人家墨心齐理都没有理,现在人家叶冰城刚来,他们的家主就有地方坐了。这待遇……也太天差地别了吧!

    然而墨心齐这人的身份,无论是叶家还是火家的人都不可能去对人家表示出指责!谁让……谁让让人家是他们家里太长老的师父呢!这辈分升比龙鹰魔兽飞行的速度都快啊!

    叶中岳、火慕海二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走到了叶老夫人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而叶、火两家其他的小辈自然是跟在叶中岳、火慕海身后站着。就算旁边还有椅子,他们也不敢去坐啊!谁不知道这墨心齐的心性绝对是变幻无常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出来一抽,将他们都丢出去!

    而冰血则是拉着叶冰城走到了另一边的椅子上,做到了火云的身边坐下。

    冰血双眸淡然的看着叶中岳,随即的说道:“说罢!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磨磨唧唧这么长时间,也不怕憋出便秘来!”

    “你这小鬼就不能说话客气点吗!这就是你的教养吗!”叶中岳突然十分无力的看着冰血,长长的吐了口气。

    然而冰血却在叶中岳说完这句话后,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勾起一抹冷笑,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嘲讽:“哼,那还真是抱歉啊!本少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成长起来的,没有娘教本少如果跟你们说话客气!至于教养,呵呵……本少更加没有爹娘教过什么是教养!”

    “我……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叶中岳突然有些尴尬的看向冰血,张了张嘴去发现自己无论如何解释对于冰血来说都是无力的!

    “行了,别废话了!说罢……到底干嘛!”冰血不耐烦的对着叶中岳挥了挥手,皱着眉头说道。

    叶中岳看着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转过头看向叶萧津,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萧津会意的点了点头,看向冰血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感觉,轻声问道:“不知……心齐知不知道这几天帝都所发生的事情!”

    冰血瞟了一眼叶萧津,冷冷一笑:“知不知道有关系吗!这事是你们皇室的事情,来跟本少说什么!”

    叶萧津眉头微微一怔,咬咬牙,也懒得在多费口舌,直接挑明的对冰血说道:“前几次的事情我无法断定,但是这几两天所发生的一连串血案,我知道这一切一定跟你有关,为何要杀那些无辜的人!而且皇室对于你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威胁,你为何要这么做!”

    冰血慵懒的靠在叶冰城的怀里,冷冷的看着叶萧津,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轻声说道:“无辜……呵呵!他们是否无辜根本少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承认,这些是你做的吗!”叶萧津脸色也越发冰冷的起来,语气多了几分生硬。

    冰血对着叶萧津翻了个白眼,满脸鄙视的说道:“本少有说这不是本少做的吗!”

    “你为何这么做!那些人都是无辜的人,如果你想要找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的麻烦直接找他们本人就可以!我相信你也有这么实力,但是为何要对他们府中那些无辜之人下手!”叶萧津的声音越发高昂,到最后竟然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感觉。

    冰血满脸淡然的看着有些激动的叶萧津,完全不受他语气中的波动,狂傲的说道:“什么时候本少做事需要你来管了!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本少!”“你……你小小年纪难道就一定要制造出这么多杀戮吗!你难道就不怕身上的煞气太多伤了灵魂心性吗!”叶萧津突然有些痛心疾首的看着冰血,声音中有了几分沙哑!

    冰血在听到叶萧津这话后,突然笑了起来,笑的豪爽,笑的霸气,笑的狂傲。

    只见冰血缓缓站起身,向着叶萧津的方向走了几步后,嘴角带着几分冷笑,双眸阴冷的看着叶萧津等人。

    然而此时的冰血竟然让叶萧津等人突然有种看到地狱之神的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阴森与冰寒,这人……怎么会这样!

    “煞气……你说的……是这个……”

    一丝丝黑色气流不断的从冰血体内流出,环绕在四周,带着一股阴冷阴森的疾风,吹动着四周的枝叶,震撼你着所有的心!

    “那是……那是实体化杀气……怎么会有……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叶、火两家人满脸惊骇的看着冰血和她四周的那道道黑色气流,心中早已开始了翻江倒海!

    她到底经历过多少杀戮才能让原本无形的杀气变成了实体化杀气!她……到底是经过了怎么样的成长和过去!她不是应该在边城生活嘛!

    “看来要让王爷失望了!本少即使这样……都好得很呢!呵呵呵!”冰血挑动着手边的黑色气流,气流就好似一个听话的顽皮孩子,在冰血的手指间欢快的玩耍着!

    这样的杀气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的,就连两位老家主这被子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杀气,太……诡异了!

    ------题外话------

    猫猫昨晚那章发错地方了!宝贝们没有看吧!悲剧啊,猫猫太二了……内伤啊!这么二的事情,我是怎么做出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