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五十二) 还有改哦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天啊,怎么会这样,那些针是怎么进去的,完全没有看到!”

    “墨心齐阁下威武,墨心齐阁下加油!”

    “墨心齐打败他,打败他!”

    四周一瞬间爆发出的喧嚣声、呐喊声不断的冲刺着平凡男子的耳朵,此时的他脸色早已呈现出一片青黑色,但是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警惕的看着漂浮在细针,心里一阵发毛。舒榒駑襻

    “我靠,这小子是怎么做到了?”火坷手一抖,狠狠的掐在了叶亿的大腿上,然而此时的叶亿早已顾不得腿上的疼痛,也许根本没有察觉出来,满脸惊诧的看着擂台的上空,就连他都没有看清那些细针到底是如此出现的。

    而冰血此时依旧一脸淡然的站在平凡男子的身后。缓缓的举起右手,五根手指竟然呈现一种张开状态,当她微微动动五根手指之时,那浮现在平凡男子四周的百来根细针便跟着动几下,一副蓄意待发的样子。

    “现在说说吧!你……到底是谁!”冰血轻飘飘的来到了平凡男子面前,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双眸一片阴冷。

    平凡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双眼不断的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咬牙切齿的对着冰血,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冰血的问话一般。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不说……没关系!”

    冰血声音刚落,只见她举着的手中,食指轻轻向前一动,随即一声闷哼从平凡男子口中发出,只见连根细如牛毛的细针此时正插在平凡男子的脸颊上。

    然而最终众人锚固送上的事情,那平凡男子的脸竟然突然以细针为中心向着缓慢的向着四周溃烂。“啊!”一声惨叫冲出天际,平凡男子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脸上传来的剧痛,他只感觉到半张脸都是火辣辣的疼,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敢动一样,因为那些围绕着自己四周的细针,已经完全将他包裹在了其中,只要微微动一下,便会碰到漂浮在身体四周的细针。

    顿时一片倒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有些眼尖的顿时发现了细针的不同,针头处泛着的点点青光……那……那莫非是……毒!如果不是毒,那么该如何解释细针刺入平凡男子脸上后,造成的大面积腐烂。

    毒……竟然出现了能让一名天阶高手有效的毒。

    太……太变态了!

    “你……你竟然用毒!”平凡男子满脸狰狞的瞪着冰血,颤抖的声音足以证明他此时有多疼。

    “切!”冰血不屑的白了一眼平凡男子,接着说道:“大会只说不可以用丹药,我这种毒可不是丹药,而是毒液,跟大会的规则范完全不冲突,所以不要那么大惊小怪嘛!还真是没见识!”

    “你……”平凡男子被冰血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的瞪着冰血,真是恨不得用眼神杀死眼前这个让自己恨的牙痒痒的臭小子。

    冰血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阴冷的看着平凡男子,再次问道:“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平凡男子咬着牙瞪着冰血,眼中闪过一抹犹豫。

    “还不说啊!”冰血双眸中突然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身体突然迸发出一股邪气,带着几分阴森诡异感觉袭向平凡男子。

    只见冰血高举的五根手指微微一动,那围着平凡男子四周的细针再次跟着向前轻轻一动,期间甚至已经离平凡男子的身体只有一毫米的距离,这样的场景再次引来了一阵倒吸气声。

    此时四周看台之上鸦雀无声,好似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突然冰血右手食指再次一动,一个细针突然刺进平凡男子的耳垂,不到两秒钟的事情,平凡男子的整只右耳快速溃烂。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随即而来,让四周的人听了背后泛起阵阵凉风。

    平凡男子此时已经满脸煞白,额头上布满细细的汗珠,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却依旧不敢动一下。

    “还要吗!”冰血那略显空灵的声音此时在平凡男子耳中活脱脱的成了地狱而来的勾魂曲,第一次……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恐惧。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怎么会有这么空气的阴森之气,她到底是怎么成长起来了!怎么感觉……这人从小到底根本不是生活在人类的正常世界里,而是……而是根本就是在地狱中成长起来的,不然怎么会给人一种如此恐怖的感觉。

    “说!”一道冷如谷底的声音突然夹着一股极为强悍的攻击力冲入平凡男子的脑海中,随即一阵难忍的刺痛感在传入脑海中,平凡男子只感觉眼前瞬间出现一片漆黑,脑子嗡的一声,身体又不控制的向后退了一步,顿时冲击在了漂浮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细针之上,随即一片火辣辣的剧痛感从后背传来,就算不去看,平凡男子也已经猜到了,他此时的背后绝对已经出现一大片的溃烂了。

    平凡男子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双眼萎靡的看着冰血,喘了一口气说道:“你……你还是了老夫的儿子,所以老夫要你死!”

    “你儿子!”冰血双眉一挑,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说实在的她杀的人不少,鬼知道那个倒霉蛋是这老家伙的儿子的啊!

    平凡男子见冰血竟然完全不记得了,顿时呼吸一滞,一口气卡在胸口,险些让他忍不住在退几步。狰狞的看着冰血,恶狠狠的说道:“白飓华!”

    平凡男子那咬牙切齿的三个字吐出后,好似用了他浑身的力气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眼恶狠狠的看着冰血,眼底伸出带着一抹不甘的神情。

    冰血听后微微一愣,随即一个嚣张的嘴脸在脑海中划过。冰血瞬间想起了这白飓华到底是何身份!原来是那个被自己阴了一下,最后被魔兽群分尸的光明神殿倒霉蛋。

    这么说来……

    “你是光明神殿红衣大主教……白遂!”

    “没错,老夫正是光明神殿的红衣大主教白遂,识相的赶紧放了本主教,如若不然……你就等着被光明神殿追杀吧!”平凡男子满目凶残的看着冰血,一股杀气突然迸发而出。

    然而冰血再看平凡男子之时就好的眼神却显得十分的淡然,对于平凡男子的威胁根本完全不单一回事儿,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嘴角的冷笑中竟然让人感觉到了一抹肆虐的阴冷感。

    “白痴!”淡淡的两个字突然从冰血的口中吐出,带着浓浓的嘲讽:“光明神殿,本少就从来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过!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

    “你就安心的去吧!放心……过不了多久,你们整个光明神殿都会去陪你的!”冰血刚刚说完,右手猛地一握,只见那群漂浮在平凡男子四周的细针瞬间刺入平凡男子体内。

    一声崩溃式惨叫破天而出,带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

    “砰!”的一声,平凡男子整个人以一种直线坠落的方式从半空中跌落到地面上,整个人蜷缩在擂台之上,止不住的颤动着,从头到脚,所有的地方以一种右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放生这腐烂,几个呼吸间竟然变成了一副白骨!深深白骨就这样大刺刺的摆在擂台之上,下方没有任何血迹与残肉!就连衣服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那一具让人毛骨悚然的森森白骨!

    整个广场内一片死寂,在冰血结束战斗之时,暗夜、怪妖、火云、闻人熙然、叶冰熏几个人同时解决了对方。

    在裁判还没有上场之时,冰血便对着另外的那个人单手一挥,几张人皮面具瞬间从那几个人的脸上飞落,露出了一张张与参赛资格的年龄不符的面容。

    冰血的动作让裁判和评判台的几个人微微一顿,他们这次机会训斥冰血,比赛之上竟然违反规则杀人性命,但是在看到这样的场景后,几个人脸色不太好的放弃了刚刚的想法。

    这时冰血环顾四周,淡淡的扫了看台之上的众人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到了擂台下的裁判身上,冷声说道:“这几个人是光明神殿的人,他们蓄意谋划参赛人员的性命,企图破坏这届庆丰节,虽然他们到底是存在的什么心里,本少不知道!但是这几个人的身份便已经证明本少口中的话到底是真是假!”随即冰血再次挥出手,一阵清风徐过,地上的那几个血人身上的长袍瞬间破碎,露出了腰间的光明令!

    这个光明令绝对可以证实了这几个人的身份。

    要知道庆丰节并没有说光明神殿不可以参加,借给南叶国皇室一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将光明神殿的人拒之门外,早在之前他们便已经向光明神帝发出了邀请函,但是在比赛开始之时,他们都没有看到光明神殿使者的影子,本因为光明神帝的人不会来参加了!然而……却完全没有想到!光明神殿的人来了,而且不仅仅是来了,竟然还跟他们玩起了变脸和换老还童!

    “我靠,真的是光明神殿的人!亏得老子之前还很信奉光明神,他们的人竟然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来!”

    “妈的!什么狗屁光明神殿,根本就是一群无耻小人!”

    “没想到啊,光明神殿竟然能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

    一声声咒骂,一道道指责纷纷指向光明神殿。站在擂台之上的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早已死绝的光芒神殿的几个人,双眸闪过一抹狡诈的光芒,随即消失不见。

    在裁判一声哨鸣后,比赛正式结束!虽然冰血几个人杀了任,但是因为对方图谋不轨,先是想要杀冰血六个人,所以评论员一致认为冰血六人晋级!

    比赛继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