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五十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闻人家主……这是在怀疑本王的能力呢……还是在公然挑衅我妖月佣兵团呢!”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闻人山,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压迫性冷冽。舒榒駑襻

    闻人山浑身一震,脸色有些不好的看了一眼冰血和闻人熙然,最后无奈的的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闻人熙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有时间回来看看你母亲,她很想你!”

    闻人山说完便转过头向着高台走去,那伟岸的背影竟然有中落寞感,看的闻人熙然心里泛起了一阵酸涩。

    闻人依依看了一眼立刻的父亲,随即转过头看着闻人熙然欲言又止,最后化作一道无奈的叹息,对着闻人熙然说了句:“擂台上要注意安全!”说完,便也跟着闻人山立刻了。

    最后剩下闻人熙耀一个人,他先是转过头对着冰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没想到紫王便是墨心齐阁下,上次熙耀有幸得紫王相救,当时立刻的急,都没有来得及好好道声谢。前几天听冰城提起他的小七,在下还说想认识一下呢,毕竟从冰城口中听了许多年这个名字了,没想到在原来早已见过面了!待比赛结束,在下再找时间好好谢谢阁下!今日在下就先告辞了,先预祝各位庆丰节夺冠!”随即闻人熙耀深深的看了一眼闻人熙然后,同样转过身离开。

    冰血有些不解的看着闻人家的这三个人,随即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然说道:“他们来到底是干嘛的?”

    “质问?”暗夜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然。

    “劝你回家?”火云跟着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然。

    “也许是试探?”怪妖同样疑惑的看着闻人熙然。

    “我怎么觉得这几个的性质都很别扭呢!”叶冰熏眨了眨眼睛,同样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然。

    闻人熙然无语的看着身边的几个伙伴,嘴角一抽:“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嘛?”

    冰血歪着头淡淡的看了一会闻人熙然后,双眉一挑随即说道:“等都结束后,我们陪你回去吧!这段时间还是不要接近的好,毕竟闻人商会只是商会,这种动刀动法的事情还是不要牵扯闻人家的好!”

    闻人熙然有些吃惊的转过头看向冰血,随即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谢谢!”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说了一句:“笨蛋”随即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的休息区走去。

    “确实很笨!”火云鄙视的看了一眼闻人熙然后,跟着冰血走了!

    暗夜、怪妖、叶冰熏更狠,连看都没有看闻人熙然一眼,直接走人。

    “喂!你们几个,本少感谢一下肿么了!”闻人熙然满脸无语的看着前面的几个人,嘴角却勾出一抹幸福温暖的笑容。

    第二场团体赛,冰血这一组被排在第二轮,此时擂台上的比赛已经正式开始,双方队员中都是各有两名武士,而且等级都差不多,在修为等级上倒是不相上下,这样的比赛主要的就是个人的战斗经验和团体的配合,哪个队更强一些,才会有得到最终的胜利。团体赛上不允许使用魔兽和丹药,但是却可以使用武器。

    冰血看着比赛的另一方队员,那一组的人冰血虽然不认识,但是他们身上的家族标志她却十分的熟悉!火家的两个武士,叶家四名魔法师!

    “还真别说,这叶轻侯的实力比那个太子扎实多了!”冰血看着擂台上那名手举着魔法师与另一名武士配合着攻击的男子带着几分赞扬的口气说着。

    “他们俩的等级一样,墨墨怎么会知道啊?”闻人熙然好奇的问道。

    冰血瞟了一眼高台上时不时瞟他们一眼的太子,不屑的说道:“那个太子的实力多半是被丹药巩起来的,可惜身体上里面的丹药成分太多,也没有好好的吸收。所以他的路最多只能走到圣魔导师,想要成为法圣估计只有重新投胎才有可能了!也不知道是那个白痴给他找的丹药,明明天赋不错,一点点凭着自己的能力晋级的话,在六十岁之前成为法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惜啊……就这么毁喽!”冰血说的好似很可惜一样,不过那双满是幸灾乐祸的眼眸中却刺果果的表示着她的心思。

    突然擂台上另一方队员竟然不知道何时绕道了火栎的身后,在众人完全来不及反应之时对着火栎就是一个猛击,而与火栎配合的叶家少年为了救火栎竟然完全放弃了这么的魔法攻击,快步跑到火栎的身边,来不及释放魔法防御技能,只能撑起一个简单的元素防御罩,后果可想而知。两个人同时受到了那个猛烈的的攻击,被攻下了擂台。

    火云在看到火栎落下擂台的一瞬间,猛地站起,脸色瞬间一变,下一秒便奔向了擂台下方的火栎。

    与此同时冰血、闻人熙然二人同时跟着火云跑到了火栎的身边。

    火云抱着浑身是血的火栎,艳丽的脸上面无表情,双眸泛着阴冷的光芒。

    冰血二话不说,蹲下身体,快速将一颗丹药喂到了火栎的口中,因为火栎受到的是火系魔法的攻击,用水系魔法治疗术是最有效的,冰血让火云将火栎放平,伸出双手悬空按在火栎胸口处,随即一个水蓝色五芒星快速出现在手掌下方,口中轻声吟道:“予……水之慈爱。”声音落下,一团水蓝色光芒从五芒星中迸发而出,快速包裹住火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光芒散去,火栎除了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以外,在也看不出受了重伤的样子。

    而冰血转过头有些纠结的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叶家少年,憋了憋嘴,接着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一颗丹药喂入到了那名救了火栎的叶家少年口中,同时给他释放了一个针对火系魔法的水系治疗术。

    “没事了,别担心!”冰血拍了拍火云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火云轻轻点了点了,随即转过头看向擂台上的几个人,双眼微微一眯,瞬间射出一道狠戾的冷光,随即消失不见。

    同时冰血、闻人熙然同样转过头看向擂台,二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眸平淡,但是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此时冰血、闻人熙然、火云三人四周的空气是冰冷的,跟其他地方的温度完全不一样。

    这时火栎的父亲火则壬和另外一位叶家的人也赶来过来,二人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没事,当下双双呼出了一口粗气,抬起头看向冰血,轻轻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感激。

    “多谢墨心齐阁下救了小儿,我火则壬感激不尽!”火则壬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比冰血地位好之类的,即使自己的年龄足以当冰血的父亲,但是以冰血小小年纪就有了这样的成就,足以让他将冰血当做平辈来看。而且他相信过不了多久,以冰血那变态的天赋,来当他的前辈都有可能!毕竟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大陆上,年纪从来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个人的实力,实力高就算你年龄能当人家爷爷,你也要老老实实的称人家一声阁下。

    而当火则壬说完这话后,他身边的那名叶家中年男子,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冰血后,有些纠结的皱了下眉头,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多谢心齐阁下!”

    冰血对着火则壬淡淡的点了点头后,看向那名叶家中年男子,嘴角一抽。这人她认识,是她娘亲的三哥叶萧利。看他那一脸便秘的表情就知道跟自己这么说话有都纠结了!冰血有些好笑的勾起嘴角,轻轻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叶萧利却是很纠结,怎么说眼前的这位都是自己妹妹的女儿,让他这么客气的唤一声阁下。这……这怎么可能不扭曲,但是人家不承认叶家是事实,救了自己的儿子更是事实。刚刚自己儿子在擂台上受的伤可不轻啊,在看看现在,跟没事人一样。可想而知,人家冰血的实力有多强了。

    这时擂台上的比赛已经结束,因为火栎和叶冰渝的中途退场,导致了整队比赛的落败,就是里面有个叶轻候也很难取胜了,能坚持这不久已经很难得了!毕竟两对之前的实力等级本就相差无几,突然少了两个人,叶轻候这一组仅仅只剩下三个人,失败了也无可厚非!

    叶轻候三个人结束比赛后便快步走了过去,担忧的看了一眼火栎和叶冰渝,看着叶萧利问道:“三叔,堂弟和火栎怎么样了?”

    叶萧利抬起头看了一眼冰血后,对着叶轻侯说道:“已经没事了!”

    叶轻侯当下放心的呼出一口气,站起身对着冰血抱拳说道:“多谢墨心齐阁下救了冰渝!以后有什么用得着轻侯的地方,阁下尽管开口!”叶轻侯对冰血倒是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对于冰血的娘亲影响也不深,当时冰血出生的时候,他早就被送到了试炼塔修炼,自然没有那么多别扭的情绪,到起谢来,倒是大方得体。

    冰血看着叶轻侯嘴角一勾,有些讽刺的说道:“本在第一次知道,原来叶氏家族的人还蛮团结的嘛!”

    “这……”叶轻侯脸色有些不太好的看了一眼冰血,这话真是怎么听都不是滋味,可惜又不能责怪人家,毕竟她在叶家看到的确实没有什么好的情况。

    火袁看着自己还未醒过来的弟弟,皱着眉头,愤怒的低吼道:“这帮人太卑鄙了!他们一定是用了风系属性幻器!”

    “卑鄙又如何,起码人家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打赢了比赛了!只要结果对了,过程如何,谁会去计较!”冰血嘲讽的看了一眼火袁,翻了个白眼!这就是那传说中光明正值的苦逼大侠吧!整个一白痴!

    火袁满脸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冰血,愤愤不平的说道:“阁下的意思是所有人都应该学的如此卑鄙不成!”

    冰血冷声一笑,接着说道:“卑鄙又如何,无耻又怎样!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好!如果像阁下这样事事讲究什么光明正大之类的原则,最后受伤的还不是自己的弟弟!”

    “我……”火袁浑身一震,愣愣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亲弟弟,眉头紧紧的皱起。不是他想不明白,而是他竟然听到墨心齐的这句话,一下子领悟到了其中的道理。是啊……最后……还是自己的弟弟受伤了!

    这时擂台上另一组人也走了下来,满脸嘲讽的看着叶、火两家人,不屑的说道:“哼,什么南叶国四大家族,什么南叶国第一天才啊!也不过如此,最后还是败在了老子们的手里!”

    不等叶、火两家人发作,只见刚刚说话的那人突然好似发了疯一样不断扇着自己的耳光“啪啪啪啪!”的脆响响遍整个广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哥!你做什么啊?”旁边的男子满脸惊骇的看着不断地扇着自己耳光的男人。

    “啊,我……停……啪啪啪……停……啪啪啪啪……下来……啪啪啪!”一声声脆响看的广场的人头皮发麻,脸上的肉都跟着疼了起来。

    特别是叶、火两家的这几个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到他们面前才说一句话便开始疯狂的扇自己耳光的男子。

    这一个又一个的“啪啪啪”声把他们心里的火气都给啪没了!

    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你们到底……你们到底对我大哥做了什么?”扇耳光男子身边的那男人指着冰血几个人,满脸惊骇的大吼着。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恶魔式冷笑,双双环胸,双眸阴冷的看着对面的那六个人,根本连话都不屑回答。

    这时火云缓缓的站起身,来到冰血的身边,看着那六个人,双眸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冷声说道:“你们……伤了我弟弟!”

    “哼!那是他们白痴,活该受伤!跟我们又什么关系!再说擂台之上损失在所难免,这不是没死吗!”男子有些底气不足的看着火云,怒吼道。

    火云双眸突然一冷,刚要闪身上前,便被冰血突然伸过来的手臂拦下,只见冰血双眸神色微微一闪,耳边的“啪啪啪”声终于消失。那名自扇耳光的男子满脸迷茫,晕晕乎乎的停下了下来,身体一软靠在了身边的人肩膀上。

    只见冰血仅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那笑容却充满的诡异的感觉,一双幽深的眼眸淡淡的看着对面的那六个人,轻声说道:“阁下说的没错,擂台之上死伤在所难免,没死就不算违规!而且……谁没有个失手的时候啊,这夜路走多了就算是碰到了鬼,都是很有可能的!这疯病不好治,当心身体啊!”

    冰血说了这一窜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后,淡然的一笑,转头向着擂台走去,身后火云紧随其后,再也没有管过任何人,好似刚刚因为弟弟受伤而发怒的人不是她一般。

    而冰血、火云二人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做法让所有的都摸不到头脑,愣愣的看着二人的背影,最后在前来调谐的工作人员分别送回了各自的位置。

    这一个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下一场的比赛,当冰血、火云、闻人熙然、暗夜、怪妖、叶冰熏走到了擂台上之时,对面早已站好了六个人,其中便有比赛前对着冰血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的长相平凡男子!

    “我刚刚让怪风去查了一下,竟然查不到这几个人的资料,仅仅只有名字而已,不过怪风怀疑……这几个人连名字都是假的!”怪妖一边淡淡的看着对面的那几个人,一边对着冰血传音说道。

    冰血刚要点点头,突然神色一愣,猛地转过头看向前方最靠右边的那名男子,双眸快速闪过一抹紫色光芒,随即对着暗夜、怪妖、火云、叶冰熏、闻人熙然传音道:“我在最右边的那个人身上感受到了光系元素!”

    “光明系魔法师!”闻人熙然微不可寻的瞟了一眼冰血口中指的那个人,带着几分疑惑的语气说道。

    “没错!虽然很淡,但是依旧被我抓到了!”冰血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冷笑,轻声说道:“没关系!打起来就知道了!暗夜、怪妖强攻、熙然、火云、熏魔法配合!至于那个大的,我来引走!”

    “是,小心!”五个人齐声应道。

    这时裁判一声鸣笛,比赛正式开始!

    双方等级皆是天阶高手,当裁判的哨声刚刚吹响后,便足小脚尖一点,飞身登上了天空。

    然而在双方队员刚刚登上天空之时,便快速驱动自己的内体的灵力,于此同时释放出体内的势压,两边的人将各种的势压凝结,两股强悍的势压眨眼间在半空中碰撞。

    势压虽无形,但是那股真真切切的压迫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一股股劲风应该两队人员释放出来的势压凝结而成,不断地挂着四周的结界。

    单单仅仅是释放威压,四周结界外看台上的观众根本看不出擂台之上比赛的人的等级。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却足够震惊所有人的了。

    只见一股股浓烟的彩色元素力不断地从冰血六个人的身体流出,那一股股元素之力虽然十分纯净但是却不同属性,冰血的冰系、怪妖的雷系、火云的火系、叶冰熏的土系、闻人熙然的水系,这五系魔法在外人眼里根本就是无法融合的存在,但是此时当着五系元素之力分别从各种主人体内流出后,竟然十分默契的相交在了一起,化作五道如同彩虹一般的屏障将冰血六个人团团包裹在了其中,不让对方的势压伤到。

    冰血六个人除了暗夜以外,剩余五个人齐齐爆出自身的元素之力也因此将自己的修为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众人眼前。四周再次升起一片喧哗,带着满满的震惊与诧异看着擂台上空的那几个人。

    “天啊,竟然都是大魔导师之上的修为,他们才多大年龄啊!竟然就有这样的修为了!”

    “我的娘啊,墨心齐阁下不是……不是高级大魔导师吗,什么时候成为圣魔导师了,她今年好像才十五岁吧,这让我这个四十多岁的魔导士情何以堪啊!”

    “这帮人要不要这么变态啊!果然不愧是妖月佣兵团和紫级班的人!”

    虽然打从元素之力的色彩是很那辨认,但是从元素之力内发出的元素波动却让四周的人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冰血等人的修为等级。

    四周看台上的那些普通观众惊讶,然而高台上的众人更为的惊讶,竟然他们这里不少对于擂台上的几个人年轻人十分熟悉的人。首当其中的便是叶家、火家、闻人家。

    在上一次大混乱的比赛中,冰血六个人根本连灵力都没有发出,便结束了比赛,但是这一场比赛,他们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冰血几个人的强悍实力。

    十几岁的天阶高手本就十分难得!但是像冰血这样仅仅只是十五岁就成为了一名圣魔导师,千百年来还是头一例。就连叶冰熏、火云、闻人熙然这样天才少年都很少。

    “爹,您快看,弟弟……弟弟他是一名中级大魔导师!”闻人依依满脸惊讶的指着擂台之上的闻人熙然,对着闻人山不顾形象的叫喊到。

    闻人山愣愣的看着擂台之上的小儿子,心中不惊讶不震惊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个从小便不求上进,让自己视为最头疼的儿子,现在不仅仅成为了一个连他们闻人家族都忌惮不已的s级佣兵团的王,现在竟然连修为都让自己不得不刮目相看。记忆力闻人熙然的脸上总是挂着一幅吊儿郎当的纨绔表情,以为他们父子一见面除了争吵便是谩骂。他从未见到过这样的闻人熙然,脸上的痞笑不见了,换上的是一副认真狠戾的表情,好似一名高高在上的王者,充满的霸气凌人的气势。这才是他要的儿子,可是闻人山的心里却怎么也升不起一丝兴奋感。因为他觉得……他要的那个儿子出现了,可是却离他越来越远了,远到他触碰不到。这个时候闻人山才猛然惊觉,他竟然从来都没有认认真真的去了解过自己的这个小儿子。

    此时不仅仅是作为一名父亲的闻人山有这种想法,同样在坐在高台上的另外两名父亲都升起了与闻人山同样的想法,那边是火云的父亲火则青、叶冰熏的父亲叶萧羽。

    身为父亲的他们,竟然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去了解过自己的孩子,而此时面对自己的亲生孩子,竟然有种完全看不懂看不清的感觉。

    就在这时冰血、闻人熙然、叶冰熏、怪妖五个人突然不断地将自己体内的势压加重,好似不要命的压向对面那六个人,而暗夜却突然撤出了队伍,身形一闪快速消失在原地,而冰血五个人的势压突然加重,对面那六个人根本无法抽身而出,虽然对于冰血五个人突然加重的势压感到很奇怪,但是却无从抽身。

    明明两边的等级差不多,但是冰血这队在少了一个人后竟然可以突然暴起,这样的事情是从来没有过的。众人却不知道,冰血是借助了魔幻之纹的力量将自己的势压提升到了法圣的等级,这样虽然对精神力的损耗极大,但是像是冰血这样拥有一个精神海的变态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但是这时冰血也有了一个重要的发现,对面竟然有一个法圣。不然不可能接得出她们五个人如此强悍的势压。

    这些外人自然不可能知道,在好多双眼睛找寻这暗夜之时,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一名灰色长袍男子的身边,在众人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之时,一道寒光闪烁,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名男子竟然就这突然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噗噗噗噗噗!”五道喷血声随即传来,刚刚那势均力敌的场面瞬间消失。

    只见另外一边的五个人在同伴收到暗夜攻击坠落到地面之上,瞬间被冰血五个人的势压击中,纷纷吐出了一口鲜血。然而在他们想要转过头找寻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的暗夜之时,暗夜早已利用他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冰血的身边,冷冷的看着他们。

    原本有些火热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擂台上的九个人,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感觉了。

    “你们……你们卑鄙,竟然偷袭!”其中一名火系魔法师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冰血等人,大声怒吼道。

    暗夜那一剑下去可是丝毫没有留情面,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的,擂台上的那个人从跌落到了地面上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过,而且……而且是脸朝地掉下去的。身体不断地抽搐几下后,连血都没有,就这么起不来了。不过众人还可以从那个人的身上感受到生命力,证明那人还活着,只是……只是起不来了而已!

    然而冰血在听到那火系魔法师的咒骂后,竟然微微一笑,好似听到了自己最为喜欢的赞扬一般,愉快的说道:“谢谢夸奖,不敢动……不敢动啊!”

    “噗!”那名火系魔法师听到冰血的话后,顿时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满脸狰狞的指着冰血:“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卑鄙无耻!”

    冰血双眉一挑,好似看白痴一样看着对面的那五个人,不屑的说道:“切!比赛规则上可没有说不可以偷袭哦!是你们白痴而已!怪谁啊!年纪一大把了,竟然还如此单蠢!”

    “你……”火系男子刚要开口继续咒骂,话还未完全出口,便被旁边那长相平凡的男子给打断了。

    “墨心齐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几个人的年龄虽然比墨心齐阁下大,却也大不了多少而已!”

    冰血讽刺的一笑,冷声说道:“本少到底说的对不对,待到比赛结束后,自然可以揭晓!”

    冰血话音刚落,与身边的五个人快速一闪,向着对面的五个人攻击而去。

    而此时四周的看台上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快速收起了自己心中多余的情绪,认认真真的看着擂台上的比赛,一分一毫都不想错过。

    这种高手对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了,自然没有人愿意错过这样的精彩场面,况且还是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更加不会放过了。要知道,这样的场景如果在外面的话,四周根本不可能有人留下观看,除非你有在危险来临之时瞬间推到安全地带的实力,不然分分钟都可能成为战斗中的炮灰。

    两支队伍根本没有谁有时间去施展什么复杂的魔法技能,想必平凡男子等人再之前也多多少少调查过冰血几个人,知道他们中有人会瞬发魔法,所以跟他们拼魔法根本就是自找死路,魔法咒语没吟唱完呢,人家的魔法技能便已经攻击过来了,到时候还打个屁啊。

    干脆直接元素之力对拼了起来,五颜六色的元素之力直接化作一道道光芒在空中不断地碰撞。

    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之后,两支队伍中剩下的九个人就这样在半空中在没有任何华丽夺目的魔法技能下,单用元素之力简简单单的硬格的起来。

    平凡男子这边因为少了一个人的情况下,实力自然少了几分。而冰血虽然暗夜无法施展暗系魔法,但是他却跟冰血一样是真正的魔武双修,体内不仅有灵力还有斗气,那深红的斗气之际将原本势均力敌的场面搬了过来。

    略胜对方一筹的冰血六个人在第一次对碰之后,趁胜追击,丝毫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只见火云、闻人熙然快速退后几步,来到叶冰熏的身后,快速伸出一只一手,手掌对着叶冰熏,没有丝毫迟疑,竟然将自己体内的灵力不断地输入到了叶冰熏的体内。

    与此同时,叶冰熏高举手中法杖,对着前方的几个人大吼一声:“伟大的大地之神,至尊的魔神,以您的名义,听从我的召唤,束缚住眼前的敌人,地灵束缚!”

    突然一个比正常情况下还要粗的几条绿色藤条突然凭空出现在半空中,好似几条粗壮的大蟒一般向着对面的那几个人射去。

    同时冰血、暗夜、怪妖三个人快速飞到那五个人的身后,断了他们想要避开藤条的退路。

    平凡男子五个人再转过身后看到冰血、怪妖、暗夜三人之后心中一惊,然而身为魔法师的他们近身搏斗根本是他们的致命伤,但是身后越来越近的几根藤条根本不是他们所能砍断的,因为那是集合了三个人的灵力所施展出来了。攻击力不低于高级大魔导师所释放出来的魔法技能。

    他们就想不明白了,这些人打架怎么都跟不要命似的。竟然可以完全放心的将自己的身体交给自己的队友,这种事情方法虽然每个魔法师都知道,但是却从来没有人用过。因为那也做一旦有一个人心中出现一丝不信任的情绪,施展灵力的几个人都会瞬间没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