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章)(万更)雷人的混战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好了,现在……把面具摘了吧!”

    火云、闻人熙然相视一笑,抬起手抓着脸上的面具,此时本就有许多眼睛在盯着冰血六个人,在看到火云和闻人熙然的动作之时纷纷露出惊讶和好奇的表情,眼不眨一下,仔细的盯着火云和闻人熙然的动作,就连擂台上的其他参赛选手,也好似忘记了此时他们在比赛一般,紧紧的盯着火云几个人。舒榒駑襻

    四周的议论声纷纷传来,带着惊讶和好奇!

    “那总是以面具示人的妖月佣兵团的王这是要摘下面具了吗!”

    “天啊,不知道……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就在火云、闻人熙然二人“唰”的一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了,露出原本的面容,此时四周一片寂静!特别是认识火云和闻人熙然的人,更是满脸震撼,大张着嘴巴,呆滞的看着擂台上的那两个人,就是做梦……他们都没有想到,那个……那个大陆千百年来唯一一支s级佣兵团的王是……是他们啊!

    当然广场之上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人人有火家、闻人家来的冲击大!

    此时火家、闻人家的人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此时心中的震撼,脸部表情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度扭曲的境界了。

    火则青一把抓过旁边的弟弟火则壬,面部表情已经出现了僵硬,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擂台上的火云,磕磕巴巴的问道:“二弟,二弟!你快看,你快看!那个……那个是……是云儿!”

    火则壬皱着眉头看着擂台上的火云,对着哥哥的动作他没有介意,脸上闪过一抹无奈的表情,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大哥……那个……那个是妖月佣兵团的火王……火云裂!”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我是说!”火则青一巴掌趴在火则壬的后背上,随即有些急切的说着。

    火则壬看了看自己那已经凌乱的大吼,无奈的叹了口气,接过他的话说道:“咱们家的火云,大哥您的女儿!”

    “怎么会是云儿?”火则青满脸呆滞的转过头看向火则壬,声音很轻,好似在问自己,又好似在问火则青。

    火则壬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也不难猜,云儿天赋本就不错,加上她跟墨心齐阁下的关系,必定不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子,只是我们大家都没有想到罢了!”

    这边讨厌的热火朝天,擂台上的冰血六个人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比赛。

    冰血站在火云五个人的中间,看着擂台另一边打的热火朝天的人,双眉一挑,戏谑的说道:“看来我们要主动出击了。”

    “那也未必!”闻人熙然“唰”一声打开手中白玉折扇,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几个人,满脸挑衅的向着他们冲击而来,闻人熙然嘴角轻轻勾起,划出一抹痞痞的笑容,双眸中闪过一抹冰寒。

    闻人熙然话语刚落,前方那六道身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六名少年满脸挑衅的看着冰血等人,其中一名好似队长一般的人物嚣张的看着冰血,狂妄的说道:“我们是锡林国的选手,早在来之间就听说过南叶国出了一名号称大陆第一天才的人物,名唤墨心齐!今日一见竟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子。就凭你也敢说自己的大陆第一天才,不过这样也好,本少是锡林国第一天才,但是本少今日就要让大陆第一天才的历史改写,在这里破了你这大陆第一天才的虚名!”

    闻人熙然眨了眨眼睛,看着刚刚来到面前就说了一大串让他想要捧腹大笑的话,双眉一挑,抬起手搭在了冰血的肩膀上,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对着冰血戏谑的说道:“墨墨,好像有人比你好嚣张呢!”

    冰血浅笑着点了点头,淡然的说道:“而且比我还不要脸!”

    闻人熙然嘴角一抽,看了看那名叫嚣的男子,转过头又看了看冰血,最后有些纠结的摇了摇头:“这个……没看出来!”

    “喂……我说你们两个,人家都上门来了,你们还聊!”火云满脸无语的看着冰血和闻人熙然,随即单手一挥,一个手掌大小的火红色五芒星出现在手掌心上,紧接着迸发出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光芒逐渐扩张,不到两秒钟,一个由火元素拟成的火红色元素棍棒出现在手中。火元素棍棒通体火红,外形好似一根棒球棍,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看到几缕火焰在棍棒中燃烧!

    然而对面之人在看到火云突然幻出了一根火焰棍棒,心中有了几分不安,对着火云吼道:“喂,比赛之上不让带武器!”

    火云转过头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对方,不屑的说道:“你白痴啊!这是魔法……懂吗!这么明显的火元素波动,你别告诉我你这白痴看不出来,那你还上来干什么,早虐的吗!”

    别说是对面的人傻了眼,就连冰血和闻人熙然都傻了,哪怕是冰冷的暗夜此时在见到这么火爆的火云后,嘴角都微不可寻的抽搐了一小。

    冰血拉了拉闻人熙然的衣袖,看着火云,惊讶的说道:“云姐姐什么时候这么……这么能说了!”

    闻人熙然满脸呆滞的摇了摇头,咽了口口水,僵硬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火云听到这两人的话,转过头没好气的白了冰血和闻人熙然一眼,豪迈的挥了挥手中的火元素棍棒,对着身边的五个人说道:“还不动手!”

    冰血双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跟着单手凭空一握,一根冰棒出现在手中,形状跟火云的一样,只是她手中的那根是冰元素捆绑而已。

    闻人熙然耸了耸肩膀,将白玉折扇收入空间戒指,凭空一抓,手中同样出现了一根水元素棍棒。

    至于暗夜,他自然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幻出黑暗元素。不过对他来说,双拳比棍棒好用多了。

    怪妖和叶冰熏看了看火云、闻人熙然、冰血手中的元素棍棒后,对视一眼,用魔法元素做出简单的元素拟态,他们之前都跟冰血学过,虽然无法向冰血那样拟态出一只活灵活现的魔兽,但是一些简单的死物还是可以的。

    眨眼间,怪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根紫色棍棒,还可以看到棍棒周四偶尔出现的几丝电流,让人看到就有种浑身酥麻的感觉。

    而叶冰熏的手中则是拿着一根褐色土系元素棒球棍,没有什么耀眼的特点,但是却比其他几个人的棍棒都结实很多,那棍子轮下去,估计不死也残吧!

    “你们……你们竟然用武器,你们卑鄙!”刚刚对着冰血叫嚣的男子,此时已经被冰血几人的手法震的彻底不安了起来,那一根根五颜六色,带着强悍元素波动的棍棒,让他看了就肉疼。

    冰血满脸鄙视的看着对面的男子,单手一挥,将手中的棍棒扛在了肩膀上,随即十分无耻的说道:“大会规则只是混战之时,不等用幻器,本少这是幻器吗!你到底是从哪个山沟里出来的土鳖啊!这么明显的差别都看不出来,你们锡林国是没人了吗,竟然说自己的锡林国第一天才,本少真的很难想象,你们锡林国已经颓废到哪个等级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侮辱我锡林,如此侮辱本少!哼……本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天才!”男子一声怒吼,顿时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气势,身体四周不断的漂浮着一缕缕翠绿色魔法元素。

    冰血不屑的冷哼一声,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低声说道:“看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千万不要在本少面前说自己是天才……最后本少只会帮你打成蠢材!”

    冰血话音刚落,身体突然爆发而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惊天呐喊从高台之时突然传来,惊得冰血差点一个抢地,摔个狗吃屎出去。

    “小齐加油!小齐加油!小齐加油!”

    “师父加油!师父加油!师父加油!”

    冰血满脸抽搐,保持着高举手中棍棒的姿势,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高台贵宾席的方向,最先映入眼帘是两张红艳艳的横幅,上面分别写着“小齐加油”“师父必胜”的几个大字。然而高举那两张红艳艳的横幅的几个人正是帝樱学院那五个人仍然头疼不已的五行长老和冰血那便宜徒弟以及叶、火两家的太长老叶亿、火坷三人组。

    然而那两张突如其来的大横幅以及挡住了后方之人的视线,可惜众人只能敢怒不敢言满脸憋屈的站起身,试图高过高台前方护栏前的两张大横幅。

    冰血看着高台上的七个人老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本少知道了,你们几个小老头给本少安静的看着!”

    冰血说完便幻作一道道残影消失在原地,火云、暗夜、怪妖、闻人熙然、叶冰熏紧随其后。一道道残影出现在擂台之上,顿时拉回来了被雷够呛的众人的神智,立即引起一连串的喧哗与尖叫。

    随即在冰血冲出去不到两秒的时候,四周开台上的观众口中的惊讶还没有完全从口中发出之时,突然一声闷响从擂台之上传出,声音不大,但是却让广场上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了一个绿色身影从擂台之上“嗖”的一下飞起,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后,“碰”的一声狠狠的落到了擂台之下,期间竟然连一声惨叫众人都没有听到,这说明什么……说明冰血竟然连声都不给对方发的机会,便一棒子将那人给打飞了出去。最后众人只见那绿色身上仅仅只是脸朝下的躺在地上,浑身抽搐了一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冰血站在擂台上,扛着手中的冰蓝色棍棒,有些无辜的看着擂台下的那个人,十分无耻的说了句:“呀……不好意思啊,下手重了,本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天知道……这货是不是真的不好意思啊!

    无耻啊……这货怎么可以怎么无耻!一棍子把人打飞了,最后竟然还好意思说下手重了,竟然还能那么理直气壮的说不是故意的!

    然而在众人还没有从冰血给的冲击下回过神来之时,从擂台之上再次飞出了五道身影,而且这五个人都十分巧合的,好似叠罗汉一样叠在了刚刚那个被冰血打飞出现的人的身上。

    所有人僵硬的转过头看着擂台上的冰血、火云、闻人熙然、暗夜、怪妖、叶冰熏六个人,满脸抽搐。真不愧是一起的人,这……这做事风格也这么像!

    被冰血六个人打飞出现的那六个人,正好就是刚刚对着冰血叫嚣的六个人,此时看台上的人纷纷扭曲头,不去看被打飞出现的六个人,看着都觉得肉疼。也不知道冰血他们那一棒子是怎么打出去的,竟然能让那六个人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好像死猪一样就飞了出去,到现在都浑身抽搐的躺在地上。

    然而冰血六个人看都没有看被自己打飞的人一眼,转身化作一道道劲风冲进了混战当中的人群,抡起手中的棍子就是一顿抡,也不管身边的人是谁,反正都不是自己人,至于那些参赛人员的契约兽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一只只萎靡不堪的匍匐在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完全失去了战斗力,无论身边的主人如何努力,都不敢动一下。

    看台上的众人此时已经呈现出一种集体目瞪口呆的状态了,其他几个擂台的比赛,他们依旧没有心思去关系了。此时在他们眼中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各种空中飞人。中间擂台上的参赛者一个个以不同姿态,不同角度飞起然后以一种十分销魂的姿态落入到擂台下方。

    最后唯一留在擂台上的除了冰血、暗夜、怪妖、火云、闻人熙然、叶冰熏六个人以外,就剩下另外一边紧紧的靠着擂台边缘抱头蹲地的六个人。

    “这几个怎么办?”闻人熙然挥舞着手中的水系元素棍棒,看了看擂台边上的那几颗球,嘴角一抽,转过头问着冰血。

    冰血环顾擂台四周,随即看向那六个人,无所谓的说道:“不是每个擂台上最后要剩下两组吗,那就留着呗!”

    最后冰血一语敲定了唯一仅存的一组成员的命运,这样的结果让人大跌眼皮,虽然已经有好多人早在开始只是便已经认定了冰血这一组决定可以胜出,但是这样一个简单到雷死所有人的过程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够让众人惊讶的人,因为擂台边缘的那六颗球,从冰血他们开始打之时,就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因为他们六个根本就没有怎么动,而且从看到冰血他们打飞出去一组人之后,就满脸惨白的抱头蹲在边上,浑身颤抖不已。

    最后……最后竟然被留下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屎运!

    此时距离第一次比赛结束的时间还有一顿距离,冰血六个人竟然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坐到了擂台上看起旁边擂台的比赛来了。那个轻松啊,让所有人极度无语,特别是旁边擂台上的人,那绝对是恨的痒痒啊!再配上那几个开始无聊到无耻的人的对话,更让人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看那个人,力道也太弱了吧!这样怎么能把人趴下呢!”闻人熙然长袍一撩,盘腿做到了地上,手中挥动着白玉折扇,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但是配上那张桃花脸,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那个水系魔法师真笨,竟然在武士身边的吟唱魔法咒语,这不是找打吗!”冰血一脸嫌弃的跟着说道。

    “打的真没劲!直接一脚踹下去不就好了,弄那么多花样也不嫌累!”火云盘膝坐在地上,一手拄着下巴,满脸无趣的说道。

    “也许,他们在表演而不是打架!”叶冰熏呆然的脸上带着几分认真的表情,好似对面那个擂台上真的是在进行表演比赛而不是实力的对决一般。

    暗夜和怪妖无语的瞄了一眼那四个无耻的人,无语的叹了口气。这几个人真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你说你们点评就点评呗,说话竟然还配上灵力,将声音硬硬生生的扩散到了整个广场内,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四个是有多嫌一样。

    怪妖转过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擂台,随即对着冰血、火云、闻人熙然、叶冰熏四个人十分淡定的说道:“你们四个也小声一点嘛,看看因为你们的话摔到了多少个!人家心里承受力差,我们就多担待一下,不要火上浇油了!”“砰砰砰!”一连串的摔跤声突然从对面擂台内传来。

    冰血、闻人熙然、火云、叶冰熏愣愣的看着对面擂台的场景,嘴角一抽,无语的转过头看向那个平时冷冰冰,一开口绝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怪妖,额头齐齐落下一排黑线。

    原来……最黑的在这里呢!

    暗夜转过头望天……原来他才是家里最单纯的一个人……我只看,不说话!

    “对对对,那个人就是这么干,直接给他一拳,别弄得那么麻烦!”

    “你也是,都那么近了还释放什么鬼魔法,直接扑到上抡起拳头揍一顿,然后丢下擂台嘛!”

    “喂!说你呢,踹他啊!还绕什么弯啊!”

    “咬他!”

    火云、闻人熙然、冰血、叶冰熏四个人是越说越大声,越说越兴奋,最后干脆坐在擂台上开始对着对面擂台上的人指手画脚了起来,还别说,还真有听了冰血四个人的话,快速解决了对手的。

    不过……这样的情景看的高台上的几个评委满脸扭曲,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看着悠闲的坐在擂台上的那六个人,恨不得飞身下去,将那六个小鬼给丢下擂台,大吼一句:你们六个可以休息了,赶紧滚蛋,后天直接来比赛就好了!

    可惜……这六个人的身份……不是他们可以动的了的。

    几个评审小心翼翼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紫级班、妖月佣兵团和魔宫的人,齐齐咽了口口水。他们敢保证只要他们几个人敢那么做,那么……紫级班、妖月佣兵团和魔宫的人绝对会飞到他们面前将他们给活活撕了!

    在比赛的哨声吹响的那一刻一片呼气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这一场比赛虽然没啥惊心动魄的场面发生,但是却总是让人感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盘旋在心头,而照成这种感觉的罪魁祸首们竟然毫无自觉,满脸平静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那平淡的样子让人看了只有暗自磨牙的无奈了。

    然而没有注意到,在比赛还未结束之时,紫级班内的怪风、韩启明、洛坤三人的身影就早已消失在了座位上,至于去了什么地方,估计只有他们紫级班的人才知道了。

    当夜幕悄悄降临之时,帝都皇城内突然派出了一群百来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在二品骠骑将军淮航将军的带领下将丞相府团团围住,不到一个是时辰的时间将整个丞相府内的男男女女们送进了大牢,罪名府内藏有龙袍,蓄意谋反,罪责九族。

    两天后,皇城再次出动禁卫军挨家挨户的搜查,最后在帝都最偏远的一座大宅子内竟然找到了一名暗中潜进南叶国的锡林大将军和近千名手持兵器的锡林卫兵。两方二话不说便动起手来,在帝都内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这一场战斗毁了方圆百里的内多所建筑,两方死伤百多余人,最后南叶国护城军大队长带人赶到将锡林国所有士兵擒获。

    接着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淮航将军再次带着近千士兵将南叶国皇帝亲弟吴王王府团团围住,双方先是发生了一系列激烈的口角战后,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所有百姓退居百里外观战,最后吴王以勾结锡林国蓄意某发的罪名被捕获。只因发现锡林过大批士兵的那所宅院竟然是吴王秘密购买的宅院。吴王就算到死都想不明白,明明计划从头到尾实施的天衣无缝,包裹那所宅院只有他和他最亲近的一个人知道,到底是谁……将这个秘密找出来的。

    当天晚上吴王连同那个被同样罪名定罪的丞相一家被皇宫大牢内被秘密皇帝下令秘密处决。

    短短三天时间,皇室便失去了两名大员,而且这二人在皇室中的地位绝对是举重轻重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般地步中,然而那凭空出现的秘状和那没有任何毛病可找的证据却实实在在的摆在了南叶国皇帝的龙床边上。

    对此皇帝陛下在大发雷霆,其中不仅仅包裹了发现两个自己信任之人谋反的事情,还包括那个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偷偷潜进他的宫殿将证据放在龙床上的人。

    整个皇朝乃至整个南叶国帝都瞬间陷入到了一个极为压抑诡异的气氛当中,下到百姓上到各大官员,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实在是这两件事来到太过突然诡异,好似暗处有只大手一般,暗自操控着一切,却让人无处探查。

    在这样压抑的气氛当中,就连因为庆丰节而变得然闹非凡的帝都都满满的清冷了下来,无论是帝都本地人还是外来参加比赛的人员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带着自己的家里或者酒店内,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这三天的时间突然变得十分漫长!

    三天后帝都塞亚广场内在响起了三声震天鼓声之后,终于让沉寂了三天的帝都有了几分新的热闹之气。

    “现在有请进入第二场团体赛的十支队伍上前进行抽签,对战的顺序一号对战十号,二号对战九号,三号对战八号,以此类推。最后决出五支队伍进入五天后的半决赛!比赛中可以使用任何武器与魔兽,却不可以使用任何药物辅助,违规者将被取消比赛资格,连带着整支队伍将会被大会取消比赛资格。还请诸位参赛者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去比赛,最后连累了整支队伍。”

    裁判人员站在擂台前宣布出比赛规则,接着由每队的一名代表上前抽签。

    冰血拿着手中的竹签,笑着对暗夜、怪妖、火云、闻人熙然、叶冰熏五个人晃了晃手中的竹签,轻声说道:“九号,对战二号!”

    冰血的声音刚落,一道冷哼声从远处的一直队伍中传来,引来了六个人的注意。

    冰血转过头看向那个人,那人长相很普通,普通到掉进人堆了绝对找不到的那种,而且很难让人记住他的长相,身体也没有任何元素或者东西波动。这样的一个人难怪冰血六个人才注意到他的存在,而且如果不是他发出声音,估计冰血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这十支队伍中竟然有这样的一个人。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人,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警惕感。这种感觉绝对不是她感觉到了突来的危险而升起的,而是一种本能的提醒,是她长年累月生活着杀戮中而融入骨血的本能。是对于任何潜在危险不由自主升起的,就好似人们常说的第六感,突然之间感觉到了,没有任何理由可言。

    然而对于自己心底突然升起的这股警惕感,冰血从来没有怀疑过,要知道这种本能的感觉在前世曾救过她和玄无数次。就连玄当时都说她完全可以去个未卜先知的大神,来赚些外快了。

    所以……冰血此时此刻对于那个长相平凡的男子真真正正有了警惕,而且等级绝对不低!足以让她认认真真的对待了。

    这时那名男子竟然直直的向着冰血走来,嘴角带着几分不自然的笑意,对着冰血说道:“久闻墨心齐阁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在下很期待与阁下的切磋,相信无论是过程还是结局都会让在下不虚此行!”

    冰血看着平凡男子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幽深的双眸中好似变成了一双无底洞,让人完全完全不看到底。有连声音也变得空灵阴森了起来。

    “呵!阁下的话还真是让人联想翩翩啊!里面的意思想必只有阁下自己知道吧!不过本少对于过程倒是不太在意,结果嘛……本少更从来没有怀疑过!现在最让本少有兴趣的倒是……”冰血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双眸中突然泛起了一抹邪恶的光芒,散发着一股邪气看着平凡男子,接着说道:“现在最让本少有兴趣的倒是阁下的长相……倒是别具一格!”

    平凡男子微微一顿,随即快速回过神来,看着冰血淡淡一笑,有些自嘲的说道:“呵呵,让墨心齐阁下见笑了,在下自小长相平凡,让人过目即忘,哪里可以攀比得了阁下这样英俊不凡,赛过天人之资的俊美之人!”

    “呵!是吗!”冰血双眉一挑,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本少倒是认为,本少的这张脸对于阁下来说实属太过平常,毕竟……对于正常人来说也不过仅仅有一张脸而已。而阁下……却不尽然吧!”

    平凡男子听到冰血这话,猛然一愣,双眸出现了一瞬间的晃神,随即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墨心齐阁下这是何意?”

    “呵呵!”冰血淡然的笑了笑,深意的看着平凡男子,语气怪异的说道:“阁下何必来问本少呢,这种事情想必阁下比本少清楚的多!”

    随即冰血双手背后,一身狂傲凌人之势悠然而发,冷冷的看着平凡男子,冷声说了句:“既然阁下想玩,本少奉陪到底,只是这最后的结果阁下是否能承受得住,就是阁下自己的事情了。我们……擂台上见!”

    冰血说完邪邪的勾着嘴角冷笑一声,带着暗夜、怪妖五人向着他们的位置走去,神识未动,身后之人那双满是冰冷凶残的目光,一点不落的全数被冰血收进了心里。

    暗夜五个人虽然心中疑惑但却也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只等走回他们的休息席位上在谈论,反正他们是第二轮的比赛。可惜却没有人不想他们太早回到席位上去。

    当冰血带着另外五个人刚刚走出比赛区域,那里已经有人等在了那里。

    而闻人熙然在看到站在那里的几个人之时,脚步一顿,桃花脸上出现了几分不自在。闻人熙然的怪异举动冰血等人自然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然而站在那里的人像是很少接触大陆上各大家族的冰血、怪异、叶冰熏自然不认识,而对于大陆资料毕竟了解的暗夜和火云却第一眼便知道了那几个人的身份。

    冰血转过头看向暗夜,双眉一挑,无声的问道:什么人?

    暗夜无奈的轻叹口气,他记得他早就将大陆上的一些终于人物的资料和图像给少主看过了,可惜她只记得那些人的资料却不记得那些人的长相。

    暗夜有些好笑的看着迷茫的冰血,无声说道:少主难道忘记了,我们上次在无辜山脉救得闻人家的几个人了。

    冰血双眉一挑,再次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前面那堆人中的一名男子,脸上出现一幅了然的表情看向暗夜:那个是闻人公会的少主闻人熙耀,燃哥哥的大哥!

    暗夜叹了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少主!

    冰血皱了皱鼻子对着闻人熙耀旁边的几个人问道:那其他几个人呢?

    暗夜瞟了一眼冰血后,淡淡的看向不远处的几个人,接着无声说道:闻人商会会长,也就说闻人家族的家族,闻人熙然的父亲,旁边的那位是闻人家族的大小姐,闻人熙然的姐姐。

    冰血看着暗夜眨了眨眼睛,这货竟然鄙视她,她家暗夜竟然鄙视她。她不就是空有过目不忘的眼睛,却奇迹的记不住人脸吗,至于鄙视她吗。

    冰血憋着嘴,白了一眼鄙视自己的暗夜,转过头看向前方那名中年男子和旁边的那个火辣大美女,在转过头仔细的看了一眼闻人熙然,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句:“还真像,不过那大美人估计没有你爱招桃花!不过你们姐弟两都长得不像那老爹,只有你大哥那几个叫什么闻人熙耀的长得像。难道……是抱养来的!”

    “噗!”

    原本纠结不已,心里有几分烦躁的闻人熙然在听到冰血这句十分认真的话后,顿时一个没忍住喷了出来。转过头满脸无语的看着面前这个小丫头,闻人熙然对于冰血这种变样的安慰实在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只是闻人熙然在听到冰血这么一调侃后,压抑在心头的那股郁闷气息竟然奇迹般的消散了,感受到身边伙伴们的气息,闻人熙然微微一笑,再次恢复了那个放荡不勒的纨绔样,洒脱的挥动着手中的白玉折扇,宠溺的摸了摸冰血的头,轻声说道:“如果是抱养的,那以后燃哥哥可就没有家了,墨墨会不会养燃哥哥啊!”

    冰血憋着嘴角看着闻人熙然,不满的说道:“怎么会没有家呢!有我们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哈哈哈!对……有你们的地方,就是我闻人熙然的家!哈哈哈!”闻人熙然爽朗的笑声让人了听了十分舒爽,因为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其中不含一丝杂质在,这样的笑容怎么可能不感染到身边的人呢。

    冰血甜甜的一笑,拍了拍闻人熙然的肩膀说道:“走吧!”

    “好,走!”闻人熙然轻轻的点了点头,怕什么呢!只要有他们在,前方哪怕铺满荆棘他们也可以毫无畏惧的砍过去!

    闻人依依看着自己的弟弟,心中突然一颤,她从来没有见过弟弟笑着这么开心,这么真实!以前她看到的永远都是弟弟不长进的一面,永远都是那副吊儿郎当的邪笑,从来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她美美看到弟弟脸上出现那样的笑容,就很心疼,却总是无能无力。她想如果自己在努力一点,是不是就可以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就可以让他真正的开心起来,结果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赞扬,以一名女子的身份进入到了闻人商会的时候,她猛然发现……她与弟弟之间的距离竟然越来越远了!远到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拉近一丝一毫。

    她的弟弟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会笑的如此真实了,或许他本来就会吧。只是以前他的身边没有可以让他笑的如此真实的人存在。

    当闻人熙然走到闻人家几人都面前之时,闻人家主闻人山便满脸严肃表情的看着闻人熙然,带着几分责怪的语气说道:“回了帝都竟然不回家,你这孽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还有我这个做父亲的带着你哥哥姐姐来请你不成!”

    “爹!”闻人依依和闻人熙耀听到他们的父亲这般说话之时,连忙转过头有些焦急的唤了一声。

    然而闻人熙然却毫不在意的看着他的父亲闻人山,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痞笑,眼中的真实瞬间消失不见。

    “闻人家族莫不是忘记了,在下此次来帝都只是以妖月佣兵团金王,金燃的身份来参加庆丰节的!这件事与闻人商会好像没有任何关系!”

    “弟弟,不要这样跟父亲讲话。父亲只是担心你!”闻人依依这父子见面的场面要再一次失控,连忙转过头看向闻人熙然,脸上带着几分严肃的表情,开口说道。

    然而闻人熙然却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过头看向闻人依依,轻声说道:“大小姐还是如此贴近闻人家主的心啊!”

    “弟弟!”闻人依依哀伤的看向闻人熙然,她始终不明白,她的家为何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她记得小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他们兄弟姐们之间关系很好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她的家变成这样子了!

    “闻人熙然,几年在外,学到的就是如此跟父亲和你姐姐这么说话吗!”闻人山怒瞪着闻人熙然,怒气冲冲的说道:“老子真怀疑那妖月佣兵团的紫王是如何让你这个臭小子当上什么金王的,老子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老子回去,继续当你那不求上进的纨绔,也好过在大陆上给我们闻人家丢人显眼!”

    听到这样的话,闻人熙然却仅仅只是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随意的说道:“无所谓,反正我闻人熙然从小到大都是给你闻人家丢人显眼的存在。你老怎么还如此在意啊!”

    “你……”闻人山刚要开口怒骂,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窜入,打破了这父子俩剑拔弩张的气氛。

    “闻人家主……这是在怀疑本王的能力呢……还是在公然挑衅我妖月佣兵团呢!”

    ------题外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