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四十九)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整个赛场内依旧陆续来了不少只队伍,一个个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比赛的青年才俊组成的队伍,此时已经在安排好的席位上入座,有的更是满脸紧张不安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不时左右看看,表现的十分不安。当然也有从进入到会场内便一脸淡然的坐在原位上,让众人一下子便能从这些青年才俊的脸上看出这人的心理素质的强弱。

    四周的观众席位上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硕大的塞亚广场内十分的热闹,每个人都在激烈的讨论着他们熟悉看好的队伍。

    有不少人的讨论声也引来了其他人的关注。

    “快看,下面那些穿着紫色斗篷的人便是紫级班的人!”

    “坐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便是墨心齐阁下吧!不知道她是不是如传闻中说的那般好看!”

    此时听到这几声讨论的人连忙将低下头看向擂台下方的休息区,只见下方那群衣着统一紫色斗篷的少年们此时一个个懒散的靠坐在椅子上,东倒西歪的坐姿明明是很有损形象的场面,但是这样的场景在众人眼里却看出几分洒脱、放荡不勒的感觉来。在配上那丝丝的邪气更让人着迷。

    突然下方的紫级班众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站了起来,身上齐齐迸发出一团刺眼的紫色光芒,几个呼吸后,光芒散去,原本罩在身上的那件很大的紫色斗篷消失不见,换上的是一阵干练精神的深紫色劲装,潇洒非凡,耀眼夺目。

    然而紫级班的所有人将紫级战袍转换了形态后,那一张张俊朗帅气的容颜也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突然周围看台上的女子瞬间爆发,议论声此起彼伏,甚至还有了几声尖叫!

    “天啊,紫级班的人好帅哦!”

    “快看,快看!墨心齐阁下转头了,转头了!”

    “……墨心齐阁下……好……好美,好俊,好酷!”

    “快看墨心齐阁下旁边的那位阁下,我的娘啊……这……这是妖孽吗!”

    “不知道……如果我请父亲大人去提亲的话,墨心齐阁下会不会考虑一下哦!”

    “切……提亲,就算是做妾我也心甘情愿啊!”

    这个姑娘的声音绝对是吼出来了,那尖锐的声音就算冰血等人再不想听到,也很难了吧,突然他们都有些后悔将神识外放,耳力变得好的惊人了!

    冰血嘴角一顿猛抽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怪妖,别扭的说道:“妖!他们要嫁给我你家老大我!”

    怪妖侧过头看着冰血,无奈的叹了口气,冷冷的转过头看向那几个叫的最欢的姑娘,双眼一片冰寒阴冷,好似一双锋利的兵刃,“唰唰唰”射向看台上叫唤的最欢的几个姑娘。

    就在怪妖转过头只是,那边的看台上瞬间安静了下来,那些刚好看到怪妖那双冷眼的人连忙死死的低下头,再也不敢放肆一丝一毫。

    “看来阁下便是那大陆第一天才墨心齐阁下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随即一名身穿金色华服的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到了冰血等人的面前,脸色带着几分阴郁的笑容,低着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冰血。

    冰血身体向后一仰,双手环胸,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金色华服男子,没有任何回答,只是最近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让人完全看不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时一声怒喝从金色华服男子身后传来,带着几分狐假虎威的味道,对着冰血大吼道:“大胆,见到我国太子殿下不起身行礼,竟然连话也不回,难道就是你们帝樱学院所教育的结果,你们紫级班的礼节涵养吗!”

    冰血挑眉看了一眼站在金色华服男子身后的那名男子,冷冷的一笑,问了一句完全风马牛相及的话。

    “阁下跟那个什么丞相的,是一家人!”

    男子被冰血问的微微一愣,随即满脸高傲的仰着下巴,冷哼一声:“本少就是南叶国当今丞相之子吴庸!”

    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好名字,看来阁下的父亲很有先见之明嘛,去了一个这么敞亮的名字!”

    “哼,那是当然……我父亲大人可是南叶国的伟大的智者!”吴庸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仰着下巴,双眼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身形,那感觉就好似在等着冰血对着他恭敬的行礼问安一般!

    然而吴庸还未等到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一声冷喝从那锦衣华服的男子口中而出,带着浓浓的不满:“闭嘴,本太子在这里何时轮得到你讲话了!”

    吴庸听到这一声冷喝,连忙满脸惶恐的低下头,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小的冷汗,让此时一直看着他们这群人的紫级班众人不屑的白了一眼。

    这时南叶国太子殿下颜色高傲的看着冰血,语气虽然已经放轻的许多,但是那份从小养成的优越感和高高在上的品性依旧十分的明显,就连对着冰血说话之时的口气,都好似在施舍给对方一般,等着对方感恩戴德的接收。

    “本太子知道你们紫级班的实力很强,而你墨心齐同样有着大陆第一天才的美誉。不过你可不要因为这些荣誉就开始沾沾自喜起来,要知道本太子被誉为南叶国第一天才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孩子。不过本太子也不是在乎那些虚名的人,要知道日后整个南叶国都是本太子了,哪怕是整个大陆都是落入到本太子的手里,这些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南叶国的实力早已超过了锡林国,这件事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太子殿下说道这里,满脸高傲得意的看着冰血,等待着她的动作,他自问他说的很详细了,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位能统领整个紫级班的墨心齐是笨蛋。

    然而冰血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双眼平静的看着太子殿下说道:“原来阁下便是那个前南叶国第一天才南傲云啊!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呢!”

    能在皇室众多子弟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国太子的南傲云自然不是笨蛋,至少他比他的那两个妹妹聪明多了,毕竟他做到这个太子之位靠的不仅仅是他嫡子长孙的身份还有他那南叶国第一天才的天赋和机智的头脑。但是天生优越感极强、从小高傲自满的性质让他已经越来越看不清自己本身真正的实力和皇室在整个大陆上的尴尬位置。

    “墨心齐阁下是再跟本太子装傻吗!”南傲云冷冷的看着冰血,双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与不满。

    冰血好笑的摇了摇头,在看向南傲云之时脸色微微一变,带着几分冰冷的语气说道:“太子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吧,本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浪费!”

    南傲云十分不满冰血用这用态度跟自己讲话,但是为了得到这支强悍的队伍,他不得不先压住自己的脾气,反正等墨心齐成为自己的属下后,自己想如何对付他都可以,届时墨心齐一旦再也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他就会找机会除掉墨心齐,将紫级班占为己有,成为专属于他的死士!

    所以说那些早已被眼前的利益和庞大野心吞噬了理智的人,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好出生,多强的天赋,他的路也不会太长久。因为他根本永远都无法看清自己,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看清的人,这样的人还能指望他有什么伟大的成就呢。

    而此时的南傲云早已被心里的那个想法淹没,根本没有看清眼前的事实,再看向冰血之时,眼中拿到得意的神情也再也无法掩饰了。

    “本太子有意招安于你,只要你带领你的紫级班加入本太子的阵营,助本太子击败其他几位皇帝,早日等到这南叶国的皇位,那么本太子登基之日便是你墨心齐教官晋爵之时,不仅仅是你……就连你们的所有人的家族都已经迁移到帝都内居住,等到最高的荣誉和富贵。他日带我们联手夺下锡林国,整个大陆都将会是我们的天下,到时你我兄弟二人平起平坐,共享这天下盛世!”

    冰血从始至终都摆出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看着越说越激动的南傲云,双眸深处带着几分讽刺的神情,安静的听着南傲云的自说自演。

    不得不说……南傲云这货的思想真是强大啊,强大到连冰血都汗颜的地步。

    这些东西他是怎么想出来了的呢,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刚刚还说想要整个南叶国皇室统一两国,一统整个浩瀚大陆。

    冰血有些纳闷的看了一眼南傲云,随即无语的笑了笑,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看着南傲云,冷声说道:“我说天子殿下这思想还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本少真是甘拜下风,呵呵……招安我紫级班,让我紫级兄弟们的家族入驻你帝都!哈哈哈!”

    冰血忍不住的笑趴到了怪妖的肩膀上,抬起头看着怪妖说道:“妖!太子殿下说要带领我们共赴荣华富贵,让我们的家族进驻帝都哎!你说……那些人如何真的来到了帝都会怎么样!”

    怪妖稳妥的扶着冰血的肩膀,在听到冰血的话后,脑海自动浮现了一个极为诧异的场面,一群除了人类以外各种种族的生物齐齐出现在帝都的场面。

    怪妖嘴角一抽,十分难得的翻了个白眼,抬眼看了一眼南傲云,那眼神就好似在看傻子一样,这货不是傻子也是白痴,竟然没事玩自虐,这不是自取灭亡还能是什么呢!

    南傲云看到冰血和怪妖的样子,心里“轰”的声音燃起了滔天大火,满脸阴狠的看着冰血,冷声说道:“墨心齐,你别不知好歹,本太子招安你是看的起你,想给你带领紫级班兄弟们走向更好位置的机会。难道……你想要因为自己的自大心里让紫级班的这些兄弟们根本你一起生活在底层吗!在这个大陆上又得时候实力并不是最重要的,只有真正的强大的势力才能在这里称王称霸!”

    冰血在听到这里之时,脸色一变,再次靠在自己的椅背上,不屑的看向南傲云,冷哼一声:“南傲云……虽然你用你在自身的条件愉悦了本少一下,这一点本少看的还算满意。但是现在本少懒得跟你浪费时间了!别说是你了,整个浩瀚大陆,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统领本少跟本少的紫级班。你觉得你……一个过了期的南叶国第一天才又有什么资格来像我自己班招安!”冰血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轻蔑的看着南傲云,接着说道:“呵!你竟然来跟本少说什么实力和势力!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南叶国太子!”

    突然冰血快速站起身,双脚突然离地,一下子高过了一米八身高的南傲云,冰血伏下头满脸轻蔑的看着南傲云,不屑说道:“本少今天就在这里告诉你,你……南傲云,在本少眼里连个杂草都谈不上!”

    南傲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明明冰血没有释放出任何势压,但是那股即将窒息的感觉却十分的明显,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南傲云满脸狰狞指着冰血,低吼一声:“墨心齐你……”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带着几分阴森的感觉:“原来太子皇兄在这里,父皇可是在找天子皇兄呢!”

    南傲云眉头一皱,转过头看向来人,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狠戾,脸上却极为不符的摆出一副淡雅的笑容,对着来人说道:“原来是三皇弟啊!怎么……三皇帝也是来找墨心齐阁下的!”

    南傲井淡淡的一笑,走到冰血的身边站定,面向南傲云。这一站也让所有人看出了南傲井的想法,他不站在自己亲哥哥的身边,也不站在南傲云和冰血二人的中间,而是直接站到了冰血的身边,足以证明他即使对于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依旧选择了跟冰血站在同一个战线上,对付的却是自己的亲哥哥!

    南傲云看到南傲井所站的地方,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快速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有些僵硬的说道:“原来三皇弟依旧跟墨心齐阁下有了如何好的关系了!如果父皇知道,一定会好好封赏一番三皇弟的!只是皇兄不懂,为何前几日在大殿之上,父皇问起三皇弟与墨心齐阁下的关系如何之时,三皇弟却说与墨心齐阁下根本不熟悉呢!”

    南傲井冷冷的看着南傲云,刚要开口说话,冰血的慵懒的声音变从身边传了出来,让南傲井瞬间愣着主了。

    “本少跟南傲井自然不熟悉了,但是就算是不熟悉也是帝樱学院内的同校同学,也是一同前去参加大陆学院排位的临时战友!这些跟你们南叶国皇室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在帝樱学院内,所有人的身份都是不存在的,我们学院内每个人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帝樱学院的学生!怎么……太子殿下是对我帝樱学院的校规不满吗!”

    南傲云此是脸上的笑容再也扶持不住,当下冷着一张脸看着冰血,冷哼一声说道:“哼,墨心齐阁下最后不要为今日所做的决定后悔才好,不知道紫级班的兄弟们会不会因此而怨恨墨心齐阁下挡了他们光明的路途!”

    冰血对于这个狂妄自大的太子殿下真的是没有耐心了,双眸阴冷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两个字:“蠢货!”

    “你……”

    “我说你这白痴到底有完没完,你以为我们家兄弟都是你这个级别的吗!靠……老子还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光明正大的挑破我们兄弟们的感情!说你是白痴都绝对亏待了白痴,趁早滚蛋,不然……小爷不介意送你一层!”怪风“唰”的一声站在到了冰血的身边,满脸邪气的看着南傲云。

    与此同时三十几道极为猛烈的气势纷纷射向南傲云,如果不是他的天赋不错,加上紫级班的众人根本没想理会过这个白痴,估计此时南傲云已经被击飞出去了。

    “哼,好!你们不要后悔!”南傲云脸色有些发白的一甩衣袖带着身后那些浑身颤抖的人向着高台那边走去。

    南傲井转过头看向冰血,轻轻的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我没想到你会帮我说话!”

    冰血无所谓的挑了挑眉头说道:“我说的事实而已,没有什么帮不帮的!”

    南傲井轻轻的点了点,随即看向冰血说道:“这次的比赛你小心一点,我来的时候在宫里听到了一些消息,宫里有人找了个高手来,好像是要对付你。那个高手太强了,当时我不敢靠太近,所以没有听清楚!”

    冰血看了南傲井几秒钟,随即笑着点了点头,她早在之前就知道皇室一定会派人接近自己,而且在帝樱学院内,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这位皇室三皇子南傲井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回去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跟自己不熟,想必这样说后他在那个皇帝的眼里地位也会有所影响吧!而且这次又冒着被皇室怀疑的危险来告诉自己这个,却不是派人来,难道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信任了。

    好像看出了冰血的疑惑,南傲井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皇室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三皇子的这个身份对于我来说除了负担和厌恶以外,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我想要的!既然注定得不到了,那么放弃有的时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太过执着,最后伤害最深的是自己罢了!”

    冰血轻轻点点头,突然发现……其实南傲井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心里这么想,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许多,轻轻点了点头:“没错,恭喜你领悟到了!不过……你现在依旧是帝樱学院的学生,这一点不要忘记了!”

    “当然,进入帝樱学院这决定可能是我这一生做的最值得的一件事了!”南傲井平静的笑了笑,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以前跟眼前的人讲话都是带着某种目的的,虽然他没有动过什么坏心思只是想接近这个人,根她合作罢了,不过每一次得到了除了冷嘲热讽,就连冷眼相对。现在自己突然放弃了所有,跟她竟然一下子拉近了不少,他们虽然不是真正的朋友,却成了同学。这样就足够了!

    南傲井离开后,怪风站在冰血的身边看着南傲井的背影,双眉一挑,轻声说道:“这小子突然变得顺眼了!”

    冰血嘴角一抽,好笑的看着怪风,上上下下扫了一圈后,双眸中快速闪过一抹狡诈,随即说道:“怎么……你看人家了啊!没关系你尽管大胆的表白吧,本少给你撑腰,到时候你如若娶人进门的话,老大给你准备一切聘礼,如果是想嫁过去的话,你的嫁妆本少也会给你准备最好的!”

    怪风僵硬的转过头满脸扭曲的看着冰血,一声哀嚎带着无尽的委屈:“老大……您不能这么祸害兄弟啊!”

    “切!真不可爱!”冰血无趣的白了一眼怪风,真是不可爱……多好的姻缘啊,她都不嫌弃他了,他还不要!真的是!

    众人狂汗……这老大也太强悍了!先不说竟然突然给家里的兄弟们牵上了红线,现在竟然还乱点鸳鸯谱的给怪风指了一个男人!亏得她刚刚还说人家太子殿下思想强悍呢,以他们看……他们家的老大才是强悍到无下限!

    冰血坐下后,怪妖看着她有些担忧的说道:“刚刚南傲井说的那个高手,你收到消息了吗?”

    冰血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道,皇室应该也有不少人想杀我吧!这次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庆丰节上虽然年龄要求是在十五至三十岁之间,但是身为主办方的皇室想要塞进去一个人的话也不难!改变脸型和隐匿气息的幻器也不是没有,我们现在的实力已经让皇家感受到了威胁感,多次招安都被我们拒绝,加上我们这次将出手家血洗洛家。有些势力更是坐不住了,以那些人的心思……无法拉拢到自己的势力当中,自然抹杀掉是最为安全的!我们成为目标也是很正常的!”

    “皇室的人,难道是皇家的老皇帝!”怪妖眉头轻轻皱起,看向冰血。

    “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别人,南叶国皇位之争越来越激烈,玄传来消息说那些想要皇位的皇子们已经开始行动了,皇上的身体也越来越弱。既然太子能想到来找我们紫级班,别人自然也会想到。当然也会有想阻碍我们参与的,同时还能将我这个危险灭杀,庆丰节上绝对是个好机会!他们怎么可能放弃!就算不是我,他们也会想办法消弱我们紫级班的实力!”

    冰血说完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兄弟们,随即说道:“妖,不会有事的!”怪妖抬起头看着冰血,突然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我自然是信你的!”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他们旁边那个无人坐的空位,双眸中划过一抹思念,轻声说道:“我……不会再让小心姐的事情发生了,绝对不会!神挡杀神,魔当弑魔!”

    “你还有我!紫级班也是我要守护的!”怪妖轻轻拉过冰血的手,表情认真,语气肯定。

    冰血略带慵懒的黑眸在一瞬间变得明亮耀眼,嘴角声声上扬,勾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她从未怀疑过怪妖的心,他对她有着绝对的相信,这是毋庸置疑的,就像她对他的相信一样,盲目的、执着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