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百四十八)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今日一早帝都的街道上呈现出一种激流勇进的感觉。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而他们去的方向却十分的统一,那就是帝都皇家塞亚广场。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激动兴奋的表情,跟着前方的人快步向着前方走去,潮流看似拥挤却十分的有须,为了避免意外发生,街道两旁每几米便会有一名皇家侍卫守在旁边。

    偶尔会有一行人在半空中快速飞过,都会激起下方一连串的惊呼,毕竟天阶等级有的时候是一个人穷极一切都无法踏上的。

    冰血一行人按照前一天的安排分成了三批人从不同的地方前方塞亚广场,时间虽然差不多,但是却不会让人看出其中的关联。冰血带着紫级班的所有人从墨域酒店出发,悠闲的飞在半空中,一行人身披紫级战袍,格外的扎眼。

    在街上的人群看到半空中飞的那些身穿紫色披风的一行人统统停下了脚步,仰着头满脸惊讶的看着,一阵议论声纷纷而出,就连两旁的皇家侍卫都一个个仰着头,几乎用着膜拜的目光看着天空中的一行人,满脸惊诧。

    “天啊,快看天空上的那些人!”

    “那个我知道,我知道,是紫级战袍,一定是紫级班的人!”“我的娘啊,我今天终于见到活的紫级班了!好帅啊!”

    “快看最前面的那个人,那个一定是传说中的墨心齐阁下了,好帅哦,听说他长得可好看了,好像仙人一样!”

    此时大多数的女子眼中只剩下了那个带领着紫级班向前飞行的少年,满脸爱慕之色,少年们更是满脸仰慕的看着那个身形潇洒俊朗的身形,止不住的惊叹。

    “老大,你实在是太招蜂了!”怪风满脸抽搐的飞到冰血的身边,小声的嘀咕着。

    “那是,谁让本少天生帅气难自弃呢!”冰血一脸得瑟的摇了摇头,这话听到身边那些男子的耳中怎么听怎么绝对憋屈。身为一名货真价实的男人却被自家这个假男人给比下去了,这叫他们……情何以堪啊!

    一直跟在冰血身边的怪妖冷冷的看了一眼怪风后,一把拉着冰血,对着身后的一行人冷声说了一句:“快走!”随即直接拉着冰血的手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紫级班众人齐齐扶额,随即身形一动消失消失在了街上上空。没办法……怪妖老大发话了,他们可不想被冻成冰块。

    然而哪怕紫级班众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眼里,下方接到上的人群依旧满眼激动的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久久无法回神。然而当他们人群再次动了之后,速度竟然比之前更快了几分,所有人此时都抱着一个兴奋的心情,想要快些到达塞亚广场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紫级班到底长何摸样,同时对于这一届的庆丰节更加的向往与期待。

    当冰血一行人来到塞亚广场之时,哪里早已设好了贵宾专用路口,四周更是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一辆辆华丽高雅的兽车在距离大门口五百米的地方停下,接着许多穿着华丽高贵的男男女女从马车上走来了,脸上带着优雅有礼的笑容,相互打着招呼。这些大多是都是来至全国各地的豪门富家老爷夫人,还有许多帝都本地的高官豪门人物带着自己得意的子孙前来参加南叶国的一大盛事。

    在这样的一个大型活动,也成为了那些有身份有权势的富豪权贵们互相攀比的场所,这不仅仅是他们的一大通病,更是一件形成了一个不可改变的趋势。

    无论是那些各式各样豪华高贵,典雅大方的车辆,还是那些用来拉车的形形色色的魔兽,都可以成为他们互相攀比的出题。当然还有一点可以攀比的项目,那就是那些豪门权贵的夫人们身上所带的手势与华华丽高贵的衣着。往往可以从这些方法看出家族的富贵等级。

    当然这攀比之中最为热烈的还是每个家族子孙只见的天赋修为,在这里没有人会看你家孩子漂亮,还是我家的孩子帅气。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里,就算长相奇丑无比,但是天赋却胜过所有人,这样的子孙才会成为那个家族的骄傲与期望。

    所以这些各大家族豪门权贵的人见面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令公子或者令千金实力又高了几分,真是可喜可贺,羡煞旁人啊!

    无论这话说的是真心还是假意,永远都比你家孩子真是越来越漂亮或者越来越帅气来的好听得多。

    当冰血一行人从半空中飞身而下进入到了贵宾专用通道之时,再次引起了一个轰然大波,四周所有的人纷纷停下刚刚的话题,转过头带着几分好奇,带着几分探究,带着几分异样情绪看着那群从天而降的少年少女们,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几分诧异于震撼。

    冰血他们这一次依旧隐藏了自身所有的等级气波,每个人打眼看去就好似一个个最为普通的少年少女,如果不是看到他们从天而降,而且身上穿着疑是传说中的紫级战袍的话,相信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不过是一些天赋差的连灵力气波都没有的废物。

    但是此时相信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会脑残的以为……冰血一行人是让人唾弃鄙视的无用废物。

    然而这样的一行人,却再次让众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讶,如果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配用隐匿幻器,那么足以证明冰血一行人财大气粗到让人抓狂。要知道隐匿幻器等级越高,将佩戴者的气波隐匿的越好,向着冰血他们这样竟然让所有人都看不出一丝有修为的人,身上佩戴的绝对幻器最低也是一个中级圣幻器。

    中级圣幻器啊,放在拍卖行拍卖的话,一个就能拍出一个天价啊!

    这一行三十多个人,得多少钱啊!这不是财大气粗是什么。

    估计众人就是想破脑袋都会想到,冰血他们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什么隐匿等级气波的幻器,完全靠着冰血特殊的修炼手法,让自己体内的灵力不会流逝半分,灵力不流出体外,外人自然感受不到他们的等级气波。不过这样的方法估计全大陆只有冰血和玄才知道了,这两个完完全全是默契十足的从前世所学的古代气功中摸索出来的。

    耳边传来的议论声并没有让冰血一行人有任何停顿,刚刚来到地面上后,便向着赛场大门走去,可惜人如果太火的话,走到哪里都有一些不要命的飞蛾,挑战扑火的极限。

    “呦,难道这就是那个所谓的传说中的紫级班,以本少看叶不怎么样吗!一个个连脸都不敢漏,怎么是长得太丑,怕吓到我们不成!哈哈哈哈!”

    一道刺耳的声音从身后的一辆马上传来,随即一阵脚步声从冰血等人的身后响起。

    然而冰血一行人却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淡然的向前走着,对于身边的那群,连看的欲望都没有!刚刚开口污蔑紫级班的男子在看到冰血一行人竟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瞬间怒里,一边加快自己的脚步,一边对着前方的紫级班怒吼道:“本少再跟你们讲话,你们这群贱民竟然敢无视本少,是不想参加庆丰节了是不是,信不信本少让你们连门都进不去!”

    然而在男子喊完这句后,不仅仅是紫级班,就连四周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纷纷摆出了一副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向那名自我感觉良好的男子,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突然一道如闪电般的身体快速越过紫级班众人,来到了那名男子的面子,“唰”的一下抬手扣住了不断叫嚣的男子的脖颈,手臂一抬,男子毫无反抗的被怪风扣着脖颈提了起来。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速度快到众人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紫级班队伍的最前头来到那名男子的面前的。

    充满邪气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股让人心惊胆寒的凶残之气,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如果你相死,本少不介意成全你。借句我老大的话,别惹我们,不然本少会让你知道干干脆脆的死亡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是让你生不如死!

    在场的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后,无论身份地位高低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浑身一抖,这那就好的弦外之音,所有人都听出来了。相信没有人不惧怕死亡,虽然这惧怕的理由有许多种,但是怕就是怕!

    然而这个人却说会让男子明白其实有的时候死亡更加美好。顿时让所有人有种其实死一点都不可怕的感觉,因为生不如死才是真真正正可怕的事情。

    “你……你……你竟然敢如此对本少,你知道……知道本少是谁吗!”男子别怪风吓的浑身发抖,就这么给怪风轻轻松松的扣着脖子提了起来,如论他的双腿如何挣扎,双脚完全够不到地面,整张脸被憋的涨红,呼吸越来越急促,第一次感觉到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怪风不屑的冷哼一声,嚣张的说道:“老子管你是谁,就算是天神,侮辱了我们紫级班,也要留一层皮下来!”

    一阵倒吸声从四周传来,这话真是太嚣张了,试问整个天下,有谁敢去跟天神叫嚣,然而此时这句话从那名紫级班少年口中说出,竟然有种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信服的冲动。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怀疑紫级班少年的话。即使他们都知道没有人有实力可以去对战那传说中的天神,但是紫级班一行三十几个人,无论在什么地方,给人的感觉都好似一支完全不可分割的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有个人,只有彼此。

    这时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突然从刚刚来到的一辆马车上下来,在看到贵宾道的景象之时,顿时一愣,随即飞快的跑到了怪风面前,满脸扭曲的看了一眼已经进气少出气多,满脸铁青的男子。中年男子的额头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对着怪风满脸恳求的说道:“还请阁下手下留情,小儿年纪小不懂事,阁下手下留情啊!”

    怪风满脸鄙视的转过头看着中年男子,讽刺的说道:“年纪小不懂事!”怪风轻松的晃了晃高举的手臂,好似手中扣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且一头死狗一般,不屑说道:“这家伙怎么看都有二十七八了吧,本少今年好不到二十,你在本少面前说这家伙年纪小不懂事!”

    “这……这!”中年满头大汗的看着怪风,整张脸涨的通红,硬着头皮说道:“是是是,是在下矢言!在下教导无方,让阁下见笑了!还请阁下留小儿一命,在下一定感激不尽!”

    ------题外话------

    吼吼吼……最近总是熬夜,身体有些亚健康了!不过……猫猫没有生病哦,宝贝们放心,只是好好休息一天,所以今天的少了点,嘿嘿……么么……明天继续。

    额……还是会有五千的,明儿刷新下!(*^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